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大舞台,小角色(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谢晋元尽力稳住脚步,报名而入。“第524团中校团附谢晋元前来报到。”


在败象环生、遍地凌乱的指挥部内,他的声音显然过于震耳。一位作战参谋连忙上前,将他引导到师长指挥室。


指挥室内一切设施都已撤走,四周空荡荡的,一只灯泡放射着惨白的光芒。师长孙元良全身披挂,一副急不可待的神情。在这大撤退的不祥之夜,分分秒秒都极为重要。


几个小时之前,蒋介石在电话中把“留一师死守上海”的命令下达给朱绍良。朱绍良虽然耳背但心里明白。他揣摩到“委座”的意思是叫他打套花拳,让外国人看。既然是做个样子,何必一个师?一个团就行。于是,他给72军军长兼88师师长孙元良下达命令,留一个团固守闸北最后阵地。孙元良更是个明白人。他想,既是打花拳,就打到底。他决定将留一个团改为一个加强营。留哪个营好?眼下全师3个旅9个团20多个营,胡椒面似的撒在各处,并且大部分残缺不全。唯有524团1营较齐整,且离四行仓库最近。师长与参谋长张柏亭商量的结果,决定留这个营。孙元良毕竟老谋深算,他想,朱长官交代留一个团,我虽不能留一个团的兵力,起码要留一位团级指挥官,并且这项任务异常艰巨,非同小可,必须选派得力军官,否则,难当重任。参谋长张柏亭当即举荐524团团附谢晋元。谢晋元可算是孙元良的老部属,他机警干练,经验丰富,有智且勇。淞沪作战初期,他任262旅参谋主任,颇有谋略。他曾策划并实施袭击停留在黄浦江的日军旗舰“出云号”的作战行动,也曾组织指挥了攻击虬江路日军据点的“铁拳计划”。选派谢晋元担当固守闸北指挥重任,正合孙元良之意。


蒋介石一道严令,几次传达,一再变通,逐级减码,兵力由师而团,由团而营,这是大元帅始料不及的。然而,由此引出一段惊天动地的悲壮故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被推上淞沪战场的大舞台。


大撤退的命令已经下达到所有部队,各路人马正在夜幕下匆忙后撤。虽然已有明令,行动要严密组织,尽量隐蔽,循序而退,但兵败如山倒,顾不得很多了。车轮声,脚步声,夹杂着逃难百姓的叫骂声,四处乱成一锅粥,就像被抽去梁柱的大厦,正“哗啦啦”地倾塌。在这种情势下,却要留一支小部队固守最后堡垒,稳住阵脚,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当谢晋元来到跟前时,孙元良最初的情绪是复杂的。他的目光游移不定,心中的话语不知如何说好。这尤其使谢晋元感到自己面临的使命非同一般。


片刻迟疑后,师长终于发话:“部队已奉命撤退。但是……”


将军毕竟是将军,只要一开口,他的话就带有不可逆转的威严和不容商讨的果断。他接着说:


“你要留下,给你一个营。这座四行仓库就是你的阵地,要守住它。没有命令不许撤退!”


不容细想命令的全部含义,出于军人的本能和禀赋,谢晋元一个有力的靠腿立正,神色庄严:


“坚决完成任务,誓与阵地共存亡。”


师长点点头。“具体作战方案,你与参谋长商量。我先走了。”


临别的时候,师长有力地拍了拍谢晋元的肩膀。他突然感到,这副肩膀竟这般单薄,硬骨铮铮,将如此重负加于如此瘦削的肩头,能承受得了吗?


离开四行仓库师部,已是夜里11时。谢晋元与师参谋长张柏亭约定,师部警卫连午夜12时开始撤出四行仓库,他必须在此之前赶来接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