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而眼前的问题是,磨磨蹭蹭的九国公约会议,按计划要到11月3日才能开幕。今天才是10月26日,上海城下大规模的抵抗,无论如何挨不到会议开幕的那一天。倘若会议开幕之前,上海已告陷落,那么,中国在列强心目中,就很不值钱了。谁肯为一个掉价的中国,而冒得罪日本的风险呢?第9集团军总司令朱绍良


这是一个难题。蒋介石拍一下光亮亮的脑勺,忽发奇思妙计。


在给顾祝同正式下达撤退的命令后,蒋介石又要通了朱绍良的电话。


第9集团军总司令朱绍良在淞沪战场担任中央防御重任,辖有孙元良、王敬久、宋希濂和黄杰四个最精锐的军,是第三战区7个集团军中,兵力最雄厚的一个。他肩上责任重大,但耳背得厉害。他的耳膜早年在一次炮战中被震坏。因为在淞沪战场仗打得不好,几次受到蒋介石的斥责,加上大场又刚刚在他手里丢掉,所以电话里一听见蒋介石的声音,他就紧张,一紧张耳朵更背。


电话中,朱绍良报告,向沪西转进的命令已接到,此刻集团军部队正按长官部布置,有计划地向第二线阵地转移。


蒋介石听完朱绍良的报告后,口授机宜:“上海为中国经济中心,国际观瞻所系,九国公约会议在即,上海不能宣告弃守。主力部队撤退要按计划加紧进行,同时,第9集团军应将得力之一师留在闸北地区游击作战,要多配弹药,四面出击,虚张声势,搞得热热闹闹的……你听懂了没有?”


朱绍良耳朵嗡嗡的竟没听清楚。


蒋介石生气了,又尖又利的奉化话,一下一下像锥子,扎进朱绍良的耳鼓:“朱长官的耳朵干什么的?我要你留一师死守闸北!打得热热闹闹的。”


“留一师守闸北,”朱绍良是听清了。但对“热热闹闹”搞不明白,问:“热闹什么?”


蒋介石吼声如雷:“要让全世界听到上海抵抗的枪声!听懂了没有?”


“懂了!”


10月26日的夜晚,是战争爆发以来最令人不安的一个暗夜。月黑风高,兵荒马乱。淞沪战场天塌地陷,了无指望。现在剩下的问题是,几十万军队如何尽快脱离战场,逃出虎口。


闸北观音堂附近堑壕里,团附谢晋元仍在督促士兵,加固工事。他至今还没接到撤退的命令,既然没叫退,就必须继续固守,准备明天厮杀。


黑暗中,大批大批队伍从前方撤退下来,像溃了堤的洪水,一路狂泻。四周不时响起枪炮声,像垂危的病人猝然而起的阵阵呻吟,听着特别让人难受。也有一些好心的士兵,冲这边喊道:“喂,弟兄们,赶紧走,再不退就退不下啦!”


大约10点钟光景,传令兵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谢晋元说:“师长有令,请马上到师部。”


看来要撤退!谢晋元心里一沉,二话没说,带上护兵,急忙奔向师指挥部。沿路满是高低不平的弹坑,磕腿扎脚的瓦砾,还能踩到冰冷的死尸,沿街到处是逃难的居民,满耳是呼儿唤女的惶恐声音,谢晋元心里好不悲凉。


战火纷飞中的四行仓库设在四行仓库的师指挥部,已经失去往日森严之气象,笼罩着溃败前的慌乱气氛,办丧事似的。过去灯火通明的大楼,这时显得特别暗淡。四周的警戒哨兵神经过敏地对出入人员严加盘查,看证件,对暗号,动不动就拉枪栓。楼门前停着几辆汽车,士兵们正慌慌忙忙装运物品。楼内满地都是丢弃的物品,一片狼藉,参谋人员正忙于焚烧销毁那些不能带走的公文、图表和杂物。而电讯兵正赶着收机撤线之前将最后命令发到每个部队,满楼都是他们“哇哇啦啦”的声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