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 第一部分 大舞台,小角色(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6.html


1937年10月下旬,上海城下,炮火连天,中日双方数十万军队拼死搏斗,血流成河。


此时,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城内的一座密室里,两位隔岸观火的大国外交家,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臆测中日战争走势,各有高论,互不相让。


体态优雅、一副十分自信神情、长着拿破仑鼻子的这位是法国政府代表拉加德,而身材修长、打着深蓝色领带、十足文人气派的那位是美国外交家亨培克博士。他们到布鲁塞尔来,为的是出席几天后召开的讨论中日战争的九国公约会议。这是中国寄予希望的重要国际会议。中国国民党政府在战场上抵挡不住日军的强大攻势,指望大国出面干涉,在谈判桌上遏止侵略,战火笼罩下的上海城市以有补于日益危急的严重事态。


“到布鲁塞尔来,我们总应做点什么事,为中国盟友,也为我们在远东的重大利益,不知法国政府有何打算?”当仆人把杯中残羹撤下,端来时鲜水果后,亨培克一边品尝着当地出产的白葡萄,一边以探询的语气问。


八百壮士


——中国孤军营上海抗战纪实第一章大舞台,小角色“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多。”拉加德是中国问题专家,不过,在过去几次国际会议中,只要他出席,总要发表对中国不利的言论。他接着表示:“当然,从道义出发,法国政府赞成此次会议通过一项谴责侵略的声明。”


“这无济于事,中国需要切实的支持。”这不是亨培克个人的看法。美国政府希望扶住中国,以抵制日本,但又不愿单独出面,以免卷入战争。美国认为,中国“门户开放”的时候,美国是列强中最后一个挤进来的,现在挽救中国,也不应让美国先行出血。


“支持?”不料,拉加德冷冰冰地说,“中日战争已成死棋。据法国国防部分析,中国军队在上海的抵抗,可能坚持不到我们正式开会的11月3日。整个中国战场的战事,年底前就会结束。”


“有什么根据支持你的论断?”亨培克对这位中国问题专家的断语一点也不吃惊。


“我有有关中国战场的最新战报。”拉加德抖着几份刚从巴黎传来的情报资料。


“未必如此。”亨培克平静地说,“在美国,我也听到类似的预言。但军事权威们只会根据有关部队、大炮、坦克、飞机等数字来判断局势,而忽视了心理因素。不仅美国国防部,法国国防部的官员们莫不如此。”


大半因为亨培克最后一句话的刺激,拉加德显得有些激动,他反问:“阁下有何高见?”


“中国人不会停止抵抗。6个月以后也不会停止。”


“根据什么?”


“我有一种直觉。”亨培克接着谈起早年在中国杭州教书时的经历,“我曾亲眼看到一队参加北伐的中国士兵把一列熄火的列车推走了。此事给我深刻印象。”


“就凭这?你太轻率了!哼!”拉加德高傲地哼了一声。


“我敢打赌。”亨培克突然心血来潮,也许,因为受到拉加德那声不中听的鼻音刺激。


“赌什么?”有着拿破仑遗风的这位法国人不甘示弱,追问道。


“外交家说话当然算数。”亨培克略一停顿,说:“我收藏有一幅法国早期印象派油画。你呢?”


拉加德以不屑的神情答:“我以为不值得为此下大赌注。我只有一瓶中国出产的茅台酒。”


“一瓶酒少了点,再加一样东西,怎么样?”


“什么东西?”


“法国预言家的荣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