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八十四回、西北天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高良语忽有所悟,说道:“要是那个王唯仁在这里就好了,他把他的豹子带来,就可以用豹子抓狼了。”

博文摇头道:“豹子和狼相斗,若是一对一还行。若是豹子遇到了狼群,照样不敌。就是有猛虎和雄狮在,见到如此多了狼群,也只能远远避开,不敢招惹。狻猊也许还行,因为他们身上的皮毛太硬,不怕撕咬。至于别的野兽,那可没听说过什么会不怕狼群。就是狻猊也是世间罕见,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地方能有。”

米环问道:“要是大军来了,一起用弓箭射杀狼群怎么样?”

博文还是摇头道:“大军若是来了,有了那么一大群人,狼群闻见了早就跑了。狼群也是怕人群的,人少了它固然不怕,多了它就会跑了。人才两条腿,而它有四条腿,怎能追得上呢?”

谷栋道:“那不会骑马追吗?”

博文笑了,说道:“在荒山野岭之间,马匹自己都跑不动,哪里还能驮着人跑了?另外人不怕狼,而马匹可是闻见狼群味道,就吓得举步不前了,哪里还敢追狼群了?狼和马可都是会闻味的。”

谷栋道:“那可怎么办?谁也帮不上忙了,这不是要命吗?”

博文道:“就是我们知道谁能帮忙,又有什么用场呢?人家可不知道狼群在这里,我们被困在这里。咱们现在想要冲出去可是有些难度。”

米环笑道:“想要出去并不难。咱们不是有鞭炮和锣鼓吗?只要鞭炮一放,狼群就吓跑了,咱们不就解围了。”

博文正色道:“不成。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鸣放鞭炮。这么多的野狼,要是吓跑了,还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呢,跑到哪里都是伤人,那怎么成?我还想把所有的野狼都召集到这里呢,好一举全歼。买鞭炮也是当初计算失误,没想到竟有这么多。”

高良语问道:“大哥,那咱们还能怎么办?”

博文无可奈何道:“咱们就这样等着罢,只要咱们留在这里,狼群就不会散去,咱们慢慢的宰杀吧,只不过树枝要省着烧,烧光了咱们可要生吃狼肉了。走,咱们多替那些猎户一阵好了,让他们多歇歇吧。”

三人又过去替下了众猎户,让他们休息。

众猎户可是累坏了,他们哪里有武人的体质?而且还饥饿多日了,体力就更加不支了。如今让他们休息,他们又是身子一歪,就躺下了,有的是枕着点中的野狼,有的干脆是抱着野狼睡着了。因为他们身上都穿着兽皮做的衣裳,倒也不怕地上潮湿和冷气,只要有地方就可以躺下睡觉。


大家一直忙到了日头过午,博文兄妹又是最后吃的午饭,吃完之后,兄妹四人坐下来休息。

米环道:“大哥,那些人好倒是好,就是太不讲究了,你看他们又到处解手了。”

博文看了一眼高良语,没有说话。

高良语见大哥看自己,就知道是让自己说话,于是说道:“现在大家一起被困在这里,你还能让他们到哪里解手去?这里又没有茅厕。”

米环道:“那也要回避一下啊!这里可是还有女人呢。”

博文道:“当初我就说了,不让你来,你非得要凑热闹。现在知道了不方便了吧?你不会背转过身去,不看不就行了?”

米环道:“我哪还敢看?哪次不是转过身去了?可是他们这个人在这里,一会儿那个人又在那里的,让我怎么回避?我可是不仅要监视外面的狼群动向,还要查看里面的狼是否有突然苏醒过来的,怎能不到处瞧瞧?”

博文道:“这里就好比是战场,只有战士,没有男人和女人,你还能让他们憋着?就是你自己不也得方便?非常时期,就不要那么讲究了。等回到家里的时候,你再讲究些罢。”

听到博文说到自己,米环突然脸色一红,对高良语道:“二哥,我也想要。”

高良语听了脸色一红,低声呵斥道:“光天化日的,想要什么?”

米环眼泪都下来了,说道:“二哥,我也要解手,我可是一天多了没有解手,实在快憋不住了。”

高良语皱了皱眉头,说道:“院子就这么巴掌块大的地方,又到处都是人,让你到哪里解手去?”

谷栋道:“你到庙里面去好了,那里人看不见。我去把里面的人都给你叫出来。”

米环道:“那怎么行?晚上咱们还要在里面打坐呢,弄得臭烘烘的,你让大哥到哪里休息去?而且那也是供奉神灵的地方,怎么可以在那里解手?将来神灵怪罪下来,还不找我们的麻烦?神灵你也敢得罪?”

博文对高良语道:“二弟,你到墙角处挪出一些狼来,用狼围个地方给四妹吧。三弟你也去帮忙。”

高良语和谷栋赶紧动手,腾出一个人大小的地儿,然后叫米环进去方便,高良语则是用身体给入口遮挡住了,脸面向外,给她站岗放哨。米环这才放心大胆的解手了。

院子里实在是摆不下那么多的野狼了,就是摞起来也摆放不下。博文只得不再抓了,每次点晕之后,就抛向了身后空中,高良语也不用手接了,宝剑一挥,就斩下狼头来,然后又是连挥宝剑,就把野狼尸体扫出了院墙去。在高良语斩杀的时候,博文又是把另一头扔向了另一边的谷栋,谷栋也是不用手接了,腰刀一挥,把野狼剁成两段,接着再次挥刀,把还在空中的野狼尸体扫出了院墙。兄弟二人可是用野狼来练起了剑法和刀法,时不时的三人也互换角色,换人抓狼。其他猎户倒是得到了充足的休息时间。

墙外的群狼吃饱了,就被其它野狼给挤了出去,远远的蹲坐在地上等着,只要饿了,就继续挤进来,抢夺同伴的尸体。那些没有吃到的野狼,焦急的直叫。狼群这一叫,就又招惹来了许多其它地方的狼群。而春秋正是野狼繁殖季节,野狼为了争夺配偶,和眼前的食物,更是大打出手,院外也经常上演同类相残的一幕。幸好是秋天,因为野狼发情,更喜欢往大的群落中凑热闹,所以博文这里的野狼倒是只增不减。那些斗败的野狼,由于身上有伤,就被其它同伴毫不客气的给享用了,这也是博文等人没有想到的,帮了博文等人不少的忙。

但是狼群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博文在里面屠杀的只是九牛一毛,还没有狼群自相残杀的多呢。


三日之后,只见外面的狼群还是有增无减,非但破庙的山坡上站满了狼群,就是和这道坡连着的其它山坡上也蹲满了狼群。

里面的人是叫苦不迭,但只得依着博文的意思,继续屠杀狼群。

本来是供奉神祗的地方,现在因为是屠杀狼群,而变得污秽不堪了,到处都是狼血。

正在这个时候,米环在房顶上叫道:“大哥,外面好象有人闯进来。哎呦!不对,那些狼怎么不咬他,还给他让道呢?”

博文赶紧丢下手中活计,对解大吩咐道:“解大,赶紧过来接我的班,我看看,莫要让狼伤着这人。”

解大等人赶紧过来接替博文兄弟的班。博文跳上房顶,顺着米环手指方向望去。只见远处一人正飞快的跑了过来,来人身上穿着一件狼皮做的袍子,边走边发出阵阵凄厉的狼嚎,群狼听见了,就纷纷让道给他。

博文对大家说道:“来人好本事,不用咱们去救。大家等着他来也就行了。”说完跳下房顶,站在院中,等候来人。

这时只见墙头人影一闪,来人就跳了进来,桀桀怪笑道:“我倒要看看这里有什么东西,竟能让狼群守在这里不肯离去,就连老子相召都不理了?”

博文见来人已经进来了,就赶紧现身道:“这位朋友请了,请到这里来休息一下,这里没有狼群骚扰。”

来人这才发现院子里居然有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博文,然后叫道:“你是谁?在这里干嘛?”

博文道:“在下乃是蔡博文。不知尊驾是哪位?”

来人一脸不屑,喝道:“我是谁你还不配问,我问你干嘛呢?”

博文道:“我等正在屠狼呢,也好让山中人免了群狼骚扰。快请这里来坐吧,这里无狼。”

来人道:“原来是你们在坏我好事儿。这些狼都是我的手下,我怕它作甚?倒是你坏了我的好事儿。看我不收拾你!”说完抡起手中钢杖当头就砸。

博文尽管手中有刀,但是他可是没有练习过刀法,不会怎么用,顶多也就是刚才剁狼和对着狼划拉那么两下子。他见人家的手杖打过来了,只得挥刀向外封,因为躲闪他是不会的。

刀杖相交,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就见博文的刀断成两截,因为二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而博文用的又是普通的钢刀,不是宝刀,而又刀薄,杖粗,所以一下子就把博文的腰刀给震断了。

博文用拳还行,用兵器却反落下风了。

高良语和谷栋见来人说打就打,连个知会都没有,又见大哥失去了兵器,赶紧过来帮忙,他们可是知道博文拳法天下无敌,但是就没有练过兵器。哥俩替下了博文,与来人斗在了一处。

哥俩这几天屠狼没白练,武功的确大有长进,但是二打一,才勉强不输,要想赢人家可是做不到了。高良语施展开茅山绝学伏魔剑法,招招致命,手下绝不留情。谷栋也施展开了家传武功心寒刀法,刀光片片,在一旁配合着高良语,寻隙进击。

博文看了一会儿,叫道:“三位住手,有话好说!”

高良语和谷栋听见喊声,向后一跳,率先停了下来。

博文上来抱拳施礼道:“这位朋友,我们又没得罪你,干嘛一定要与我们过不去?我们本来还想要出去救你呢,为何一上来就与我们动手呢?”

来人一脸的不屑,叫道:“你也配与我为敌?我还用得着你们救了?真是笑话!现在你们坏了我的好事儿,就等着受死罢!”说完就又要动手。

博文道:“你我本无仇恨,何必拿刀动枪?不如你我空手走上几何,比比拳法如何?”

来人叫道:“你没了兵器,可是害怕了?大爷让你再去找兵刃就是。”

博文摇头道:“我没有兵器了,没再多预备,找不到了。说实话,我也没练过兵器,只练过拳法。你可敢和我比拳法?”

来人把钢杖向地上一插,叫道:“好,那我就来和你比比拳法,让你死也瞑目就是。”说完挥拳就攻了过来。

博文见他果然中计,竟然赤手空拳的和自己动手,心下大喜,于是用了招钻拳,一手拨对手的来拳,一手却昂然的攻了过去。

来人见博文的拳势太快了,只得先去封博文的拳势,结果二臂交接,一下子就被博文给震飞了出去。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招过后,来人这才知道拳法真不是博文的对手,就又退回到了插着钢杖的地方,拔起地上的钢杖,叫道:“喂,你小子是谁?”

博文道:“我是蔡博文。”

来人道:“你是蔡博文?可是华山派的?”他终于开始醒过腔来了,否则一开始还没意识到博文是谁呢。

博文道:“我是华山弟子。你是谁?”

来人狂笑道:“我乃是西北天狼晋普芳。华山弟子也不过如此而已,虽然拳法了得,但兵器却是一般。我听说过你是陈抟的弟子,不过一开始没注意到罢了。你我在兵器上再大战三百合。”

博文笑道:“我也没说我兵器也厉害呀?你为何与华山派过意不去?”

西北天狼喝道:“还不是你那个老鬼师父?他把我师徒赶出了中原,害得我师父客死他乡。我正要寻华山派的晦气,没想到却先遇见了你,只能算你倒霉了。本来我好好的计划,也被你搅黄了,要不我今天就可以用群狼困死五台山,然后一派接一派的收拾,早晚也就轮到你们华山了。来吧,你就在我的杖下受死吧!”说完就要动手。

博文也喝道:“等等!咱们先不妨把话说清楚了,然后再动手。我且问你,这些狼是你带来的了?你用它攻打五台山了?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的野狼?”

西北天狼狂笑道:“这些狼正是我从西北大漠草原带来的,就是要灭了中原各大门派和太行山中的居民。今天先遇见了你,就先收拾了你再说。”

博文道:“中原武林无非是华山派与你有仇,为何你要消灭其他门派?山中居民又与你有何仇恨?你居然也不放过?”

西北天狼道:“听说你们中原各大门派结盟,华山派与我有仇,就是其他门派也和我有仇,我要先灭掉华山派的爪牙,然后再收拾华山派。至于那些山中居民倒是与我无仇,不过是辽国军师严容请我帮忙,让我顺便消灭了他们,使得守关的宋军无所依托,好进行攻打。好了,废话也不和你多说了,你我个凭本事,用不管拳脚还是兵器,拼命就是了。”说完就又挥杖攻了上来。

高良语和谷栋明明知道兵刃上博文不会,如今手里又没有了兵器,哪里还是西北天狼的对手?于是兄弟二人又是挥剑抡刀上来替下了博文,继续打斗。

如今博文已经知道了西北天狼是谁了,心里非常渴望生擒活捉他,可是自己实在没那个本事,要是胜武大师兄在这里就好了,肯定能用剑擒住他。可是自己不会兵刃不说,就是用拳脚,也不能保证擒住的是活的,没准儿一下子就打死了也说不定。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予两位兄弟身上,可是他看了一会儿,发现尽管是以二敌一,两兄弟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于是他从地上拾起了几块小石头,看见兄弟二人稍一落下风,就扔出去一块石子,把西北天狼又给挡住了,让他没机会下毒手。

以一敌三,西北天狼终于后力不济,于是一个跟头跳出院墙去,躲在了狼群之中。

博文三兄弟见西北天狼逃了出去,不住的摇头叹息。米环在房上见了,说道:“你们怎么不抓住他呢?他既然能指挥狼群,我们若是抓住了他,就可以逼着他把狼群驱赶到塞外草原上去了。”

博文苦笑道:“我们哪里是没想到?而是做不到。愚兄若是用拳法还行,但是换了兵器就不灵光了,还不如二弟、三弟呢。今日幸亏有你们哥俩在,否则愚兄可是要吃大亏了。哎哟!不好,要是他把狼群带走了可不得了,咱们得想法子留下狼群别让它们走。让狼群到了旁处,可是不好对付。”

谷栋率先苦笑道:“大哥,树枝都烧光了,要不还可以烧烤狼肉,吸引狼群。现在可是没法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