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同盟,要知道我们归顺于朱由栩之下每年我们都可以获得三千多万辆白银的收入,你们这些建奴能给我们什么?”在打定了利用多尔衮吸引朝廷注意力黑水公司趁机远走美洲的计划之后郑芝龙再一次的暗中接见了范文程。

“平分天下,划江而治,长江以南归侯爷所有,长江以北归我后金,两国世代交好,我大汗愿与侯爷八拜为交,弑血为盟。”范文程对此次同盟充满了自信。

“你们建奴竟然想要饮马中原,志气不小啊。”郑芝龙对多尔衮的野心充满了不屑:“只是袁崇焕那一关你们过得了吗?”

“大明只有一个袁崇焕,但是他们却有着巨大的国土,我们并不一定要走辽东,现在整个蒙古都已经和我们大汗结为了同盟,我们可以绕过袁崇焕的防区进攻,直接牧马中原,到时候侯爷自起兵,我们双面夹击天启小儿岂有不败之理。”范文程侃侃而谈。

“好主意,可惜的是你们有哪个实力吗?辽东军的战力天下闻名,你们劫掠中原他们不可能会视而不见吧,更何况江南那支脱胎于辽东军的江南军他们的战力恐怕不会输于辽东军吧,到时候你们同时面对这两支军队恐怕你们只能为朱由校的武功增加战绩,白白送死成就那些武将们的军功罢了。”陈永华鄙夷的望着范文程。

“我们从西北攻入中原,明军必不可挡,辽东军定要星夜驰援,经过数千里的奔波之后就算是精锐如辽东军也将疲惫不堪,我们以逸待劳必可一战而下,至于江南军江南多山多水气候温暖,他们根本适应不了西北的寒冷,加之江南军军中甚少骑兵,在中原地区他们就是我们后金儿郎眼中待宰的羔羊罢了,至于他们的战斗力,天启五年十月,辽东军惨败于贝尔湖畔,三万余名辽东军丧命与我们后金之手,如果不是朱由栩的影龙卫趁后金不备偷袭得手的话袁崇焕的人头早就挂在沈阳城门之上了。”说起天启五年贝尔湖之战范文程是又骄傲又愤怒。

“那这一次你们就有能力击败朱由栩所率领的影龙卫了?不要忘记大明王朝最可怕的并不是当今圣上而是那位翼王殿下,那位翼王殿下手中握有的也不止一个影龙卫还有那神鬼莫测的锦衣卫,至于锦衣卫中更为精锐的影卫你们更是连见都没见过吧?那才是让天下人胆寒的存在,如果本侯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建奴上一个头头努尔哈赤就是被这位小王爷给擒获的,最后被凌迟处死了,据说到最后再撒上哇沙比就成了最受倭奴们喜爱的生鱼片,你们能保证现在的头头叫什么?多尔衮,我听谁说过多尔衮在女真语里是小崽子的意思是吧?你们的小崽子头头不被翼王殿下再给活剐了做成生鱼片吗?”郑芝龙用充满了挑衅的神情居高临下的敲打着范文程的神经。

“那是因为我们的火器不如他们,如果我们拥有了和他们同等的火器那么胜负是很明显的,所以我们才会来这里和侯爷您做这笔生意,至于朱由栩他是很厉害,小的承认放眼天下能与其为敌并战胜者并不存在,甚至能望其项背者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我家大汗算一个,侯爷您算一个,如果继续像现在这样你我双方各自为战的话咱们被朱由栩一个接一个的杀光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何不趁现在奋力一搏或许还能有个生机也不一定,再说直到我们问鼎中原之前侯爷您都可以按兵不动,坐收渔翁之利对侯爷而言也并不是什么冒险的事情。”对于郑芝龙的讽刺范文程不为所动。

“你们想要在本侯这里购买火器?你们怎么知道本侯一定会卖给你们那?”郑芝龙高傲了半天就是在等这句话,只要你开口跟我买那么价钱就得我说的算。

“侯爷现在面对的只不过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猴子,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大数量的火器,可是那些火器的成本高昂,如果只是放在那里的话不但可惜而且还危险,何不将它们卖给我们让侯爷您收回一些成本那?”范文程见郑芝龙谈到了重点上心里一喜。

“卖给你们火器来往运输实在是过于危险,要知道这些火器一旦出现在你们手里那么朝廷一定会怀疑到我们头上,那时候我们就要面对翼王殿下的责难了,而且火器的成本极高,恐怕你们无法承受。”郑芝龙他们在接受了朱由栩卖给他们的明朝军队淘汰的武器之后那些替换下来的枪支弹药都放在库房里生锈那,现在有个冤大头自己送上门来郑芝龙要在他们身上赚回自己更新武器的钱。

“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侯爷可以保证充足的供应我们绝对不会让侯爷失望的。”范文程一脸轻松的表情,只要郑芝龙踏入了他所设下的圈套一步之后的事情就由不得他郑芝龙说的算了:“那么侯爷,咱们之间结盟的事情您看?”

“以长江为界划分天下,这个提议不错,本侯觉得可以接受,本侯同意和你们建奴结盟。”郑芝龙装出一副对自立为帝很感兴趣的模样。

“小的代表我们大汗对侯爷的明智选择表示祝贺。”范文程同样也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只是侯爷的火器犀利,能否允许我和我的随从们进入侯爷您的火器局学习操控之术那?”

“既然我们已经是盟友当然可以,过几天本侯就找个机会让你们的人进入我们黑水公司学习那些武器的操控之法。”范文程的请求正中郑芝龙的下怀:“罗刹国离锡兰路途遥远,本侯想将火器制造之法传授给你们,只是不知道你们那些未开化的野猴子族人们学不学的会,还有价钱方面也是个问题。”

“侯爷肯将制造之法卖给我们?您放心,侯爷,不管价钱如何我们后金都会出的。”本来想着要从郑芝龙的兵工厂里挖墙角的范文程喜出望外。

“既然你们肯出钱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郑芝龙爽朗的笑着,他已经停产的那条生产线可是花费了他大量的银子,才只用了两年就更新换代了放在那里挺可惜的,郑芝龙打定主意要在后金身上赚回十条生产线的钱来,更主要的是可以让后金自己制造武器减少这场交易被朱由栩发现的几率。

“谢侯爷。”范文程大喜。

“哼,就凭他们建奴还想牧马中原,简直是痴心妄想。”谈妥了双方结盟之事后范文程起身告退,送走了范文程转回屋中的陈永华冷哼一声。

“那就不是咱们该管的事情了,让他们为咱们争取时间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建奴一吸引了朝廷的注意力黑水公司立刻西进,这里就让给毛文龙他们吧,希望朱由栩可以看在我们为他开疆辟土的份上放过咱们,咱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建奴被朱由栩彻底平定之前在美洲站稳脚跟,只要咱们可以在美洲站稳脚跟那么咱们也就不用害怕朝廷里要对咱们动手,上万里的征程绝对会让朱由栩好好的三思一下的。”郑芝龙并不想和大明帝国为敌,也没有自立为帝的念头,但是能给朱由栩添些麻烦让他把对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郑芝龙还是很愿意做的。

“侯爷,刚刚有锦衣卫的人送来了消息,他们说朱由栩已经过了好望角了,正在向锡兰行进,预估两个月后就会抵达锡兰,让咱们早做迎接的准备。”陈永华将刚才锦衣卫送过来的信息传达给郑芝龙。

“复甫,你说这些锦衣卫是怎么和朱由栩联系的,我总觉得那些锦衣卫死守的那些大风车肯定和他们的联络有关,你查探到什么了吗?”郑芝龙还是对朱由栩的无线电抱有浓厚的兴趣:“上次也是,他们突然间就跑过来跟我赎人,就是那个叫做法布雷加斯的西班牙商人,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朱由栩人在西班牙,可是他到底是怎样在一天的时间里将信息传到这里的那?”

“属下曾经暗中嵌入过那些锦衣卫的哨所,但是他们防守极为严密,我根本无法靠近,所以,侯爷,属下无能,没有查探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毛文龙的水师战舰上也都有那些风车,据咱们的人花了重金才打探到说那些风车是用来在舰队之间传达命令的,听说和大明本土那种叫做电报的东西类似但是他们不需要电线来连接。”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对于无线电郑芝龙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看好这些建奴,在朱由栩来的日子里别让他们给咱们找麻烦,必要时你知道该怎么做。”郑芝龙叮嘱道。

“属下明吧。”陈永华低头行礼之后再次隐入黑暗。

“两年了,你终于回来了,但愿你能像我所期盼的那样,这样对大家都好,如果你真的铁了心的想要收拾掉我那么我也只能奋起反击了。”郑芝龙独自一人的时候喃喃自语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