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人穿越四姑娘山失踪12天 穿越路线早已被封


14人穿越四姑娘山失踪12天 穿越路线早已被封


14人穿越四姑娘山失踪12天 穿越路线早已被封

华西都市报记者刘建李逢春程渝吕甲报道


●由于该团队未在任何部门登记备案,这给搜寻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计划今天一大早将有搜救队员进山搜救




昨天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山地救援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省山地救援队)了解到,一支户外爱好者队伍,于9月29日进入日隆,进行海子沟—龙岩—卧龙一线的穿越后,已与外界失去联系12天。今日凌晨1时左右记者获悉,最终确认这支队伍由9名驴友和4名背夫1名协作组成。




接到家属的求救信息后,按照四川省体育局指示,昨天省登协派出一支搜救队赶往日隆镇,全球首位完成“7+2”极限探险的记者——本报记者刘建也作为救援队员一同前往参与搜救。




3地驴友


12天无音信




昨天,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以下简称省登协)接到求助电话:9月29日,9名户外运动爱好者与日隆当地4名背夫1名协作,共14人从日隆进入龙眼地区穿越至卧龙过程中,与家人失去联系至今。家属请求省山地救援队进山搜救。昨天下午2点15分,在分析了这14名人员的行进路线后,四川省登协立即按照省体育局的部署,组织救援队,由本报记者刘建带队赶往日隆镇展开搜救前期工作。




根据失踪队员朋友罗女士介绍,该队伍中的9名队员分别来自广东、上海和浙江三地,基本都是80、90后,其中有4名女队员。




而家属“骨头”说,这支队伍都是网上召集的,他们9月28号在成都集合,29号在卧龙扎营。“29号晚上7点多我和队伍联系过,队伍在休整,准备30日从日隆出发进行穿越。”“骨头”说,按照出发前做的计划路书,他们应该在10月6日完成全线穿越,返回卧龙镇,但队伍已经12天没和外界联系。




信息不全搜寻难度加大




“由于该团队未在任何部门登记备案,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资料,这给搜寻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省山地救援总队总队长高敏说,昨晚赶到日隆的救援队工作重点还停留在搜集失踪队员和向导的信息上。




罗女士称,他朋友进山穿越时在日隆进行了登记,但是登记的路线与实际穿越路线不符。“他们登记的是到海子沟扎营,第二天就返回,并不是穿越龙眼一线。”她说。据了解,除了基本的户外装备,干粮都是由向导准备,能维持几天她也不清楚。而一起进山的4名背夫和1名协作,由于都是长期进行登山、穿越等工作,经验丰富,此次也没有给家人留下什么特别的信息。




穿越路线早已被封闭




华西都市报记者昨天下午电话采访了四姑娘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户外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支队伍自发组织穿越的海子沟—龙岩—卧龙一线,由于线路地形复杂,难度较大,且常有野生动物出没,大部分路段无通信覆盖、后勤补给异常困难。又因“5·12”地震严重破坏了该区域的地形地貌,不仅危险系数加大,遇险情搜寻和救援都极度困难。鉴于此种情况,景区管理局在今年6月24日就发出公告,暂时封闭该穿越线路,并明确告知:“在此期间,如有任何个人或组织私自在‘海子沟—龙岩(龙眼)—卧龙’进行穿越活动(包括反穿),一经发现,除按相关法律法规处理外,所带来的一切后果自负,与四姑娘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无关。”




而就在封闭该路线之前,有两名南京驴友反向穿越该路线失踪,3批救援队兵分4路,先后两次搜救无果(本报曾作报道)。据了解,有3名上海籍队员的家属已于昨晚飞抵成都,今天将赶往日隆镇与救援队会合。




最新进展


前期搜救无功而返




昨晚9点,华西都市报记者刚到日隆镇不久,就碰到了此次队伍的高山协作唐阳华的家人,他们第二次进山搜寻已经返回,“搜寻了一天,但还是没发现任何线索。”唐阳华的三妹夫陈昌说。而在日隆镇这一侧,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组织的搜寻工作也已经展开。昨晚9点,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户外活动管理中心工作人员透露,管理局调派了3名有经验的救援队员,从日隆方向进山一直搜寻到犀牛海垭口,但也无任何突破。




两种可能:有队员受伤或私走路线




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派出的3名队员,从大海子一路搜寻到大黄棚子再到犀牛海,都没发现他们的踪迹,而这一条路线相对开阔,因此据有经验的当地向导分析,14人的队伍或已离开景区管理局地界,也就是过了犀牛海,甚至过了热水沟。




省登山队的蒋峻说,现在14人在山里究竟什么情形,究竟在什么方位,线索都还不是很多。昨晚,搜寻队员和陈昌等分析了可能的情况,觉得有两种可能:一是徒步的9名游客里,有队员受伤了,而其他队员不愿让其掉队,一直陪伴着他。但唐阳华的一位哥哥则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真的有人受伤了,5个当地人完全可以派1到2人返回报告。




而还有一种可能则是大家比较担心的,就是14人队伍穿越热水沟后,往卧龙方向走银厂沟、正河沟是常规路线,但那一带这样的沟有几十条,如果他们选择了其他沟进行穿越,那搜寻难度就将非常大。




景区管理局:该批游客属私自穿越




昨晚,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党委书记、副局长祁玲透露,他们以急件形式将此事向阿坝州政府作了紧急情况专报,州委和州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州政府和小金县政府、四姑娘山管理局将全力以赴,动用各种力量进行搜救。




祁玲向记者介绍,9日,四姑娘山户外管理中心主任曾凡荣接到一批游客、协作、背夫失踪的消息,据调查这9名游客(5男4女)由高山协作唐阳华带队进山,9月30日他们在管理中心办理了户外登记手续,但登记人数并非9人,而是6人,登记线路是从日隆-海子沟-大黄棚子,从事露营活动,时间是30日到10月2日。




从目前来看,这批游客存在瞒报人数、私自穿越等多项违规。而早在今年6月24日和27日,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发出了封闭海子沟-龙眼-卧龙穿越线路的公告,禁止任何协作和客人穿越该线路,因此这批游客属于私自穿越。




今日部署:早上将有搜救队员进山




事情发生后,省体育局高度重视,并介入搜救工作,同时指示省登山协会在充分了解事发情况的基础上全力开展搜救。目前已派协会人员和山地救援队员刘建抵达日隆镇,省登协还通知四姑娘山高山救援分队做好一切准备,尽早安全地进行搜救。




记者昨晚11点得知,计划今天一大早将有搜救队员进山搜救。




截至今晨1时,省登山协会救援队和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仍在收集各方传回的零星信息,准备今日的搜救工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