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袭击中国船只的瑙坎:与华为敌血债累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湄公河血案后,金三角毒枭瑙坎的名字再度浮出水面。事实上,他并非今日一朝成名,而是早已劣迹斑斑。


有400名武装成员


根据亚洲时报在线的一篇报道,在“金三角”湄公河沿岸的大其力(Tachilek)地区,近年来崛起一个以瑙坎(Nar Kham或写做Nor Kham)为首的毒品武装团伙,外界称之为“瑙坎集团”。


瑙坎,今年50岁(一说40岁),原属缅甸大毒枭坤沙集团成员,1995年坤沙投降缅甸政府军,瑙坎也随之“投诚”,他通过贿赂缅甸政府军高层、勾结拉祜族民兵团,在泰、老、缅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长期横行不法、武装贩毒、水贼打劫、绑架撕票。


而直到2009年他仍然有着一个被缅甸政府承认的“合法身份”,即他是大其力北部小镇红列镇(Hawngleuk)民兵团的领导人。泰国麻醉品管理局办公室副秘书长Permpong Chavalit称,瑙坎贩毒团伙约有400名武装成员。


然而,包括缅甸政府在内,老挝、泰国、中国都已经对瑙坎发出通缉令,可他却依旧在“金三角”一带岿然不动。接近“金三角”黑社会活动的一些人士都“高度评价”黑帮老大瑙坎的“坚定勇敢顽强”。


当然,有时高层做后台,也难保瑙坎不受打击,2006年1月10日,当时缅甸军政府突然采取“成功行动”,对瑙坎在大其力的仓库、工厂进行“大扫荡”,缴获150件武器以及一条安非他命药丸的生产线。

据称这次行动来自于中泰两国的压力,缅甸警方根据上述两国的卧底人员排摸情况,并且要求缅甸政府采取突袭行动,然而瑙坎却在一些人员的“通风报信”下成功逃脱,等风声过后,他又“安然无恙”重返大其力的家中。


在那之后,瑙坎似乎改变了传统的制毒贩毒“赚钱模式”,他将自己手下70-80名武装毒贩的活动范围迁往更接近湄公河的区域,2007年开始,他的民兵要求过往船只向他“交税”,如果不付这笔买路钱,那么货船就无法将货物转运到他控制的偏远地区。


按照一家缅甸流亡组织所办的掸邦先驱报的报道,瑙坎的毒品定价是每公斤141美元的海洛因,以及每粒2.5-3泰铢的摇头丸,此外他的收入来源还有“合法的”商业货物税。


按照一些西方观察家的说法,2007年,缅甸政府与瑙坎讲和,其证据是此人居住在老挝博胶省(Bokeo)、泰国清莱府附近,而其自己的武装实力较小,如果没有缅甸军方保护,瑙坎不可能这么安然住在缅老泰边境小镇上。


袭击中国巡逻船


当然瑙坎最大的敌人是中国。


2008年2月,一支武装突然对湄公河上的中国巡逻船发起射击,根据缅甸流亡媒体以及老挝、泰国政府一些消息人士的说法,那起导致3名中国警员严重受伤的枪击事件,正是由瑙坎集团所为。


他们此举的目的意在示威,因为在目前的湄公河一带数量最多的商船都来自中国。

据称,中国政府当时极为震怒,曾对老泰缅三国施压,要求其逮捕瑙坎,而老挝政府高层也感觉颜面大失,因为袭击发生在湄公河老挝段。


迫于中国政府压力,缅军于当年2月18日再次展开对瑙坎集团的清剿行动,缅军两支轻步兵营对大其力的瑙坎民兵发动进攻。


而在湄公河上的枪战再次殃及中国船只,一艘货船上4名中国人受伤,其中1人伤重身亡。


而根据泰国《曼谷邮报》的说法,中国警方继续与老挝、缅甸的安全部队对瑙坎进行追缉,此人躲过最初的攻击,虽然民兵团元气大伤,手下34人在那次行动中被捕,但他却潜逃至老挝,按照当时的说法是,他已被炸死。


然而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假消息。今年3月佤邦领导人外甥遭瑙坎悍然绑架,支付赎金190万美元后获释。

4月,他再次绑架了13名在金三角经济开发区赌场的中国人,后来他在拿到830万美元赎金后释放了这批人。瑙坎宣称他不为赎金,是一个名叫赵伟的东北人欠其的保护费,此事不过给赵伟上一课。


瑙坎横行湄公河上, 肆无忌惮,2009年至2010年依旧悍然击沉中国船只。今年2月开始,瑙坎水贼多次在湄公河上拦路抢劫船只。


据称,瑙坎在金三角地区受到不少民众欢迎,一些泰老缅三地边民认为,中国货物大量运送到金三角地区,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冲击了本地货,因此甚至有许多人支持瑙坎向中国货船“征税”的行动。


另一方面,泰老缅官商勾结的一些行为也刺激了当地人“劫富济贫”的幻觉。


可事实上,瑙坎勾结更深,根据未经证实的报道,他亲自承认,他获得的钱财,与缅军、掸邦军按照三一均分,他只得到最后一份。



本文内容于 2011/10/11 15:02:35 被统一台湾呀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看我军方有木有屁眼敢出境打击之????不要再我一亿二千万之抗议。木有用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