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体为何对占领华尔街失声

自9月17日以来,一场名为“占领华尔街”的游行抗议运动在美国愈演愈烈,波及上千美国城市,声势日益浩大,加入抗议的社会组织和民众日益增多,政治诉求十分明确:改变美国不公平不合理的政治经济制度。美国人民已无法忍受长期被资本操控的命运。

但奇怪的是,这场席卷全美国的抗议风暴却被美国媒体“忽略了”。一反他们一贯唯恐天下不乱的风格,实行低调处理。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要么视而不见,要么轻描淡写,与他们在别的国家发生类似事件时的表现完全迥异。当自己家爆发了“华尔街革命”的时候,美国所谓的“新闻自由”哪儿去了?

现实情况是,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走上街头,呼喊着“我们代表99%”、“华尔街需为一切危机负责”、“将金钱踢出选举”、“要工作,不要战争”、“现在就革命”、“重塑美国”等口号,目标直指华尔街毫无节制的贪婪、美国政府不负责任的放纵,以及民生维艰的萧条现状。示威者将不满的怒火喷向深陷贫富悬殊、金权交易、党派恶斗、战争泥淖的美国政治经济制度和社会体系。他们坦言,“组织这些抗议活动就是要告诉民众,美国目前的体制已经行不通了”;而活动发起者则将其与“中东北非革命”相提并论,明确表示“跟我们在埃及、希腊、西班牙和冰岛的兄弟姐妹一样,我们计划使用群众占领这一革命战术,恢复美国的民主”。对于这些人,美国警方不仅戒备森严,多次进行大规模拘捕,还使用喷射辣椒水,甚至发生暴力冲突。

美国媒体在不得不说的窘境下,把“占领华尔街”运动描述为“小打小闹的街头话题”,说什么是乌合之众,没有什么现实意义,缺乏明确的政治诉求。总之一句话,不值得关注。在他们眼里,示威者是一些“只考虑眼前利益的肤浅之辈”,是一群“无所事事、痴心妄想的傻子”,警方拘捕700多名示威者只不过是因为“交通占道问题”,完全不应受到批评。如果发生在别国,拘捕几个人就是暴政,就是残酷镇压了。明明美国大众已经对制度完全失望了,美国媒体却说这套制度没出任何问题。

一直以来,美国媒体对别国的群体事件极为关注。一有风吹草动,在第一时间就开动全部舆论机器,不惜版面、频道、时段,不惜添油加醋、造谣抹黑、移花接木,越乱越令他们亢奋。在他们的报道中,别国的示威者往往是政治诉求明确而正当,手段和平而合法,政府和警方的行动则往往是无视人权的镇压和屠杀,钳制民主自由的反动举动,等等。美国媒体热衷于插手别国事务的这种表现,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常识”,但很明显,好像这并不适用于美国自己。

不仅美国媒体在内外事件的报道上表现虚伪,美国不少政客同样惯于使用双重标准。如果其他国家发生类似的“占领运动”,美国这些政客无不会祭出民主、自由、人权等口号,摇旗呐喊、说三道四,借机牟利。但对待本国民众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些政客却又是另一副面孔。在他们嘴里,示威者是一群“失败者”,是“刁民”、“暴徒”,“这是一场危险的阶级战争”。虽然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及其他民主党人士对抗议人群表示出一些同情,但个中颇有安抚意味,更多的是出于维护自身党派利益和近期选举考量。从各种声音中不难发现,两党对华尔街的偏向和袒护异曲同工,并没有人真正倾听广大民众的抗议诉求。

美国媒体完全无视本国积重难返的制度弊病和日趋激烈的社会矛盾,表现出一种惊人的“政治正确”,令全世界再次见识了美国新闻舆论生态的真面目。在资本当家做主、资本说了算的美国政治经济制度之下,各类媒体完全沦为资本的奴隶,成为供利益集团驱使的工具,而华尔街作为金融资本的大本营,从来都是媒体的老板,而不是受媒体监督的对象。美国媒体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表现,深刻揭露了其为资本服务的本质和功能,戳破了美国所谓“新闻自由”、“客观公正”的假面具。要知道,华尔街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和金融体制的象征,很明显,“占领华尔街”就是要对这个制度和体制发出抗议,美国媒体怎么可能为此助阵?

实际上,美国媒体一直是美国资本利益和政治经济制度的鼓吹者和捍卫者。他们把美国制度描绘成普适的、终极的、不可逾越的,而对资本和军工财团操控政治、纵容欺诈、权钱交易闭口不谈。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泡沫破灭,但美国媒体却从未对华尔街的罪恶和自己国家存在的制度性问题进行深刻反思。反而不断地进行各种辩解制造谬论,自夸美国永远强大、信用永远3A,不惜大印钞票、以债养债、打肿脸充胖子,一方面坚定地维护和巩固华尔街资本的利益,同时不断地将国内问题和责任转嫁栽赃到其他国家身上。一贯标榜自己监督政府、守望社会的美国媒体,自始至终没有发出过有价值的调查和拷问,反而不断地为华尔街和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进行辩护。此次“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兴起,直白地将美国政治经济制度弊病和社会深层次矛盾揭露在世界面前,但面对资本利益,美国媒体惟有不敢触及、不愿触及、无法触及,这是由其鲜明的本质立场和根本功能所决定了的。说白了,美国媒体是端人家饭碗,就给人家打工卖命,就服人家管。

一段时期以来,国内有一些人对美国所谓的“新闻自由”羡慕赞赏、顶礼膜拜,新闻界有一些人也将其视为样板,鼓吹引进照搬过来。事实上,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完全是另一套标准:从北京奥运会到上海世博会,从拉萨“3·14”事件到乌鲁木齐“7·5”事件,从人民币汇率到中美贸易,从南海问题到对台军售,从社会稳定到互联网管理,美国媒体不断在有关的中国话题上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甚至无中生有地制造事端,甚至不惜导演无聊的“行为艺术”,并加以放大。而华尔街成千上万人喊着“革命”口号上街的大规模抗议,却在美国媒体那儿沦为不值一提的“八卦话题”。这里头看不到什么“新闻自由”,看不到什么“客观公正”,真正看到的不过是美国媒体基于资本利益、美国利益所一贯严格恪守的“政治正确”而已。这难道不是活生生的教材吗?

一场百年不遇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其后发生的故事告诉我们,华尔街资本泡沫破灭了,美元霸权地位破落了,美式制度神话破产了,西方自诩不可动摇的价值观也动摇了。对于中国新闻媒体来说,就是要认清所谓西方“新闻自由”的极端虚伪性,打破西方媒体垄断国际舆论传播秩序的现状,打破西方媒体营造的新闻“铁幕”和“鸿沟”,让中国的声音在全球化时代和世界媒体竞争中愈发响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