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社会公正与社会和谐

这本是一个平静的星球,世间万物都在遵循它的轨迹生长,可是自从有了人类这个星球也就从此不再安静和谐。人类为了自身的生存需要破坏了这个星球和谐的规律,人类就是这个星球秩序的破坏者,可以说人类就是地球的恶性癌细泡。

人类有了阶级的划分。就有了地位的区别和利益之争。为了能使得社会平稳,更是为了利益的均衡,于是出现了国家。国家的出现,是从原始时期社会的部落社会,到奴隶封建时期的城邦,过度最后形成有特殊利益集团所统治和管理的国家机制。

统治阶级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受侵犯,因此,通过制定社会制度和法律规章来掌握国家所有的资源能源。,对土地的控制权,对水利、煤炭、森林、石油等矿产资源的绝对权力,以及人身生命和财产的操控权,对社会制度的制定权,等级制度的划分权,是所有统治阶级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控制权,是人类最原始的思维方式。人类通过制定道德规范,社会秩序和法制,建立起了由少数人作为统治地位的政治制度。

不论是西方的契约制度,还是中国的以血统观念建立起来的社会制度,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维护社会统治阶级的政局稳定和社会安定的而制定的。

然而由于人自身的原因。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能绝对的自由、公平可言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严酷的丛林法则,是人类生活的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的最终目的。人们只是在保证社会稳定自身平等,在符合统治阶级利益和政治局势的情况下获得一定的宽松的自由公正。

这个世界本身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和皇帝,一切权利只有靠我们自己。一个政府,一个政党。在他的统治地位不受到威胁的时候,是可以给国民一定的自主权的。而这种权利是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而定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应当有足够的知情权、话语权、参与权和否决权。

作为公民不能只是成为政府歌功颂德的赞扬者。而作为国家的管理者和服务者,不能躺在人民群众的鲜花和掌声当中自我陶醉。公民对国家政治事务的参与将极大的改善政府与公民的感情,并在一定时候能起到对政府各官员的监督作用。

以这次美国“占领华尔街”活动。公民对自身利益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发起的抗议活动本身来讲,这是美国民主的一种极其普遍的现象,公民有对政府的政策发泄不满的权利。而政府为了缓解公民的不满情绪也提供了非常便利的发泄渠道。这种人性化的发泄手能化解埋藏在国民心中的不满。

而中国的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还没有从政权管理者的心态里扭转过来。中国社会的不公平现象,显然要比其他国家要严重得多。中国人的幸福指数,中国人的纳税的额度,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的严重性,中国人的教育、医疗和住房等福利待遇,是什么状况大家是非常清楚的。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为了能买上一套属于自己的居所拼了老命的赚钱,可是,所赚回来的钱,始终没有赶上房屋价格上涨的速度,现在的国人有很一部分是看不起病的,甚至是死不起。贵族式的教育模式,奢靡的消费水平,这不是平常老百姓所能得到的。朱门酒肉,臭凸显了社会利益的不公。

在前段时期,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有力的驳斥了:“中国人痛苦指数,是世家第二”,和“国富民穷”以及“中国社保制度是劫贫致富”的“可耻”的造谣言论,通过大量的事实雄辩的向世界证明了;中国人是世界“最幸福”的国家之一。至于,是我们的国民是真的幸福,还是假痛苦,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明白。

不管是幸福,还是痛苦。有一点大家是清楚的。社会资源分配的不公正,导致了大量的突发事件和恶性事件的发生。因房屋的拆迁而发生的自焚事件,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而一些政府官员领导的极其猖狂的言行也很正常。

大家对去年发生的多起伤害幼儿园儿童和小学生的恶性案件,人们是不会忘记的。而我们的一些部门,为了推卸和转移国民的注意力,往往的将这些案件归罪,于犯罪人的个人行为,而绝口不谈政府自身的原因。

现在当今中国的仇富心理,就是国民对国家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过多的考虑了巨富人的利益和权益,而忽视了绝大多数普通国民的权利。政府在优惠政策和福利待遇的天平,甚是司法也过多的向利益集团倾斜。我们国家的80%的财富,都集中到了5%的人的手里,这种绝对的贫富差距直接导致了社会的不稳定。而现在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国民是“被幸福”“被快乐”“被富裕”的假象所蒙蔽。而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农民是什么样子,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民工的生活状况又是什么?那些随父母在城市里居住的打工子弟学校里的农民工儿女又是什么样?人们是明白的。

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所有的生产资料都归“全民所有”,而就是这个“全民所有”现在则变成了“全民没有”,我们国家的80%的财富现在在哪里?那些超豪华的别墅,令人眩晕的跑车,天价烟,名牌表,都集中在了5%的人的手里,我们每天的窝头咸菜,而那些富人则是鲍鱼海参,这种悬殊的两极分化,使得人们存在仇富心理也是正常的。一些极端的人,以自己切身的体会和自己的理解,通过极端的行为手段和方法。来发泄对国家对社会的不满。他们憎恨这个国家,仇视这个政府,仇恨任何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是比他强,还是不如他,他都要通过残忍极端的手段,疯狂的对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进行报复。这就是典型的仇富心理,这绝不是个人的原因,而是社会不公平所造成的恶果,除非他有心理变态。

我们国家的贫富差距,是从三十年的经济改革开放开始的。国家当时的初衷;是让一小部分人依靠国家政策的扶植帮助率先致富,起到一个表率的作用,从而带动全国人民走共同富裕的康庄小路。

可是事与愿违。共同富裕的道路被这先富裕起来的人所打破。他们利用已经获得的经济利益,与公权机关一道,建立起来了牢固的特殊利益集团的关系网。而国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由于受到自身利益和私利的驱使。制定的政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和权利,从而忽视了在中国占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和要求。权利过分集中,贫富差距悬殊,土地兼并,国家财富过多的集中在少数利益集团手里,这些都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所在。

我们每年在春天召开的代表会,其实是名人与富人的大聚会。本来是严肃的政府审议的场合,被喜气洋洋、笑逐颜开的热闹气氛所代替。一府两院的代表们,本应该是监督与被监督,审查与被审查的关系。可是这本不和谐的气氛,确变成了“天地一家春”。

在这个场合出现的基层代表寥寥无几,绝大多是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非官即富”的“达官显贵”所取代。这种代表身份所指定的政策,有多大成分是代表了广大国民的利益而制定的?

有消息说;一些企业家,已经不再安心的赚钱,不再甘心当一个只有金钱而没有政治地位的“小商人”。利益催生了“权利的欲望”,他们要“带商当官”。金钱与权力的相互勾结,产生了“官商勾结”,而“官商一体”的国家政治格局,将导致整个社会断裂,那些已经掌握了制定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红顶商人”们,就会通过制定对他们有利的法律政策,掠夺公民所剩不多的财富,甚至是凌驾于国家的法律之上。这样就会给国家的政治的稳定,社会的和谐造成不可估量的恶果。

社会的不公,是国家对政权掌控能力一大挑战。国家如果真的想构造和谐社会,就应当还与国民更多的权利而不是义务。权利与义务是相等的。利益的均等将能是国家进入长期稳定,权利和义务的正比,将促使和加深国家政府和官员更好的服务国民义务和意识。如果国家政策的制定,只是一味的考虑利益集团的个人私

利,再好的政策,在亲民的政府,也不会受到国民的爱戴和信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