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团长”教枪记

“黑脸团长”教枪记

射击前平整场地。 赵风鸣 摄

新华网哈密10月11日电(记者贾启龙) 一阵噼哩叭啦枪声响过后,哈密军分区某边防团排长李连跃扭头看到团长李劲林正黑着脸盯着自己,心头骤然一紧:这次可能打了个“光头”。

指挥员停止射击的命令刚下,李劲林就像兔子一样冲向靶壕,逐个查看各射击手的成绩。

不一会儿,胸环靶被扛了过来。李连跃瞅了一眼,果然,10发弹只中了一发。“看来团长的‘熊’这回挨定了”。

刚从地方院校毕业的他,第一次打这种新型的机枪,好多性能还没掌握;今天风雪交加,抠扳击那会儿,李连跃觉得手都冻得不听使唤了。

“可碰上这么一位‘黑脸’团长,又有什么办法。”本来预先准备好的理由,只得憋在肚子里。

“黑脸”团长李劲林的名声,在李连跃刚一踏进这个边防部队大门时就有耳闻。当年,一位领导听说时任团参谋长的李劲林一年有一半时间在训练场忙乎,以致脸面被晒成炭色,当场号召全军区军事干部都要象“黑脸”的参谋长学习。

前年底,李劲林升任为团长。然而,真正被官兵私下称为“黑脸团长”的理由并不是那张依旧黑如漆墨的脸,而是他抓训练愈发狠劲的故事。

上任伊始,李劲林就在全团叫响“训练超过野战团”的口号,并定了两条铁规矩:一是训练专拣恶劣天候;二是全团人人都要当战斗员。

据说,在这个团练手枪射击,枪口前要挂盛满水的军用壶。一直以来,令团里领导比较纠结的是常因某项训练课目成绩不合格,而被“黑脸团长”批评得好几天都不好意思见面。

“黑脸团长”教枪记

对照靶牌,寻找失利原因。 赵风鸣 摄

“严师出高徒”,让所有人折服的是,这两年来,这个团在参加各级组织的所有军事考核中,名列东北疆所有边防团的前列。

这天早上,一场大雪铺天盖地而来。作训股长向李劲林请示可否取消新分配干部的首次机枪实弹射击训练,被他无情地黑乎了一顿:既定的规矩,哪能说改就改!

“看我怎么做!”第一轮实弹射击后,李劲林按战斗动作要领,快速卧倒在空旷的雪野中,从架设机枪、装填子弹到射击姿势一一向10余名新毕业学员示范。

趴下,起来,再趴下……逐个检查射击手的动作要领后,“黑脸团长”趴在了李连跃跟前。

“要像抱婴儿一样据枪!左手托枪,右手击发,两肩内合,两脚掌内侧向前蹬地。”李劲林大声地教导李连跃正确操枪姿势,虽然团长的脸“黑”得厉害,可手把手的示教,让他感觉到心里温洋洋的。

其实,李连跃所用的枪也是部队前不久刚列装的新型武器。就在第一次射击时,全团干部包括“黑脸团长”在内无一优秀。败北当天,急得满嘴是泡的李劲林以一百发子弹和双肘被得血肉模糊的代价,总结出了新机枪的操作要领。

雪下得越来越紧,半小时后,射击场上银装素裹。冰冷的雪地上,所有人冻得瑟瑟发抖。

“换上雨衣继续射击!”

第二轮,第三轮……暴风雪中,枪声不断。

雪水打湿了靶纸,迷糊了视线,抹一把脸之后,继续重复瞄准、射击、验靶、讲评,“黑脸团长”李劲林和年轻的下属们就这样在泥泞的射击场上一趴一上午。

“报告团长,所有射手成绩均为合格。”李劲林脸上一颤,大手一挥,下令道:从明天开始,我们要进行“魔鬼式”训练法,射击之前,射手先跑1个5000米中长跑,再做50个俯卧撑,尔后,在带战斗背景的大喇叭声中进行射击。

回营途中,李劲林对记者爽朗一笑,“别看我今天黑脸,其实,高兴着呢,新分配的干部第一次能打这么好,不易;我天天故意黑着脸给他们看,也不易。”

“黑脸团长”教枪记

李劲林为李连跃传授射击技巧。赵风鸣 摄

“黑脸团长”教枪记

“黑脸团长”亲自示范动作要领。赵风鸣 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