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七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七节


第二十一旅团旅团长坂本顺有气无力地签署了一道令他倍感耻辱的命令:炸毁仅存的战车。他不敢想像板垣师团长得知这个决定后会如何暴跳如雷,要知道,第五师团号称帝国在支那关内惟一的机械化师团,这些战车正是师团的看家资本。

“支队长,请您务必再考虑一下!”配属坂本支队的战车大队代理大队长马场源五郎少佐扑通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只要您为我的战车部队再提供两百升汽油,我马场愿意率领剩余的部下向支那阵地发起最后一次冲锋,直至全员玉碎!”

“马场君,如果我还能获得哪怕一升的汽油补给,我会下这种可耻的命令吗?现在,我军同临沂方面的通讯联络与物资补给已全面中断,濑谷那里也自身难保、即将崩溃。如果你需要,我甚至愿意把士兵们的鲜血灌进你的油箱,如果有用的话。”

“坂本阁下,难道,令支那军恐惧的我军战车部队,就要自我手中白白地损失掉吗?至少,它们还能充当我军突围时的后卫炮塔啊!”他直呼旅团长姓氏,显然已经急红了眼。

“马场君,你似乎太无礼了。”对部下明显的冒犯,坂本顺似乎并不为意,“假如我军后卫阵地被突破,那么我宁可现在就把它们变成一堆废铁,而不是完好无损地等着交给敌方。”

见马场还想争辩,他终于不耐烦:“够了,马场队长,难道你忘记了长筱之败吗?”

天正三年,年轻气盛的武田胜赖与织田、德川军对阵于长筱城外的设乐原。是役中,甲斐铁骑在尾张、三河联军的铁炮下灰飞烟灭,马场氏的先祖马场信房也殒命于自杀性的殿后掩护战斗。对于这段堪称悲壮的家族历史,马场源五郎一向如数家珍、再清楚不过。坂本在这种情形下,以此言相讽,显已耐心全无。

马场抹了抹几乎垂到地面的鼻涕,继而转向东北方向,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接着他站起身,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支队指挥部的农舍。

坂本顺终于可以继续他的突围命令:“电告濑谷支队长……”

他才讲了半句,屋来就传来南部十四式清脆的枪声,不禁为之一震。一个卫兵慌慌张张地进来报告:马场大队长饮弹自戗了。

坂本先是一惊,不过很快脸色平平地吩咐:“记下,第二十一旅团台儿庄攻击支队配属战车大队代理大队长马场源五郎少佐,率部向支那阵地发起冲击,不幸座车被敌炮火命中……”现在,他能为这位愚勇的马场所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继续……支队为攻占沂州,奉命返回,预定明日日没后开始行动,并于七日拂晓前三佛楼集结。”

今天的早些时候,第二十一联队联队长片野定见再次负伤、交出了指挥权。这是一个信号,他得知这件事后,一直被某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所纠缠。自己与濑谷启为少将旅团长,他才不会为那个在电话里颐指气使的家伙掩护、垫背。相信就算师团长在眼前,也会同意他的撤退决定。

他想到含羞自尽的马场。他和他的祖先,真的一样蠢笨。不过,他的死倒能为这场倒霉至极的撤队战增添某种力战而退的悲情色彩。

现在,这不正是他所需要的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