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造假,出现“中国版黄禹锡”?

从3月初开始,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司履生的一封公开信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广


泛的关注。信中,司履生对中国科学院院士、四川大学副校长、长江特聘教授魏


于全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和《自然医学》(NatureMedicine)杂志上的两篇


重要论文提出质疑,称中科院院士涉嫌在实验数据上造假。




“要么是小鼠不合格,要么是肿瘤细胞不合格”




司履生在这封公开信中,对院士魏于全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的论文《异种


黑色素细胞疫苗诱导小鼠恶性黑色素瘤免疫反应》提出了7项质疑,内容涵盖了


这一论文所据实验的诸多细节,包括观察方法、数据统计及对照组设置等内容。


并得出结论,“这是一篇十分拙劣的造假科学论文”。




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司履生着重描述了其中一个疑问。根据肿瘤


实验的经验,小鼠在接种了肿瘤细胞20天以后生长出的肿瘤,体积应该超过4000


立方毫米,至少也要有核桃大小,而且到这个时候,小鼠存活的几率已经很小了。


而在魏于全的论文中,肿瘤细胞接种了20天以后,小鼠的肿瘤只有绿豆般大小,


仅为正常情况的十分之一。由此可知,“要么是他用的小鼠不合格,要么是肿瘤


细胞不合格”,司履生甚至认为有人伪造了这一实验数据。




司履生还提出,院士魏于全发表在英国《自然医学》杂志上的另一篇论文同样存


在严重的造假嫌疑。在这篇奠定其学术地位的重要论文中,魏于全系统介绍了他


的研究思路。司履生把它归纳为“将异种组织细胞作为肿瘤疫苗注射到动物体内,


预防和抑制肿瘤的发生”,并怀疑文章有6处造假。




司履生的公开信由某学术监督网站发布,并在中文网络大量转载以后,魏于


全院士在3月底陆续向该网站发送了4封实名回复,他坚持自己的“实验是严肃的,而


实验结果也是准确不造假的”。他表示,司履生之所以怀疑自己的论文造假,部分原


因是杂志刊登其论文时,一个公式发生了排版错误,而司教授也不完全清楚自己


在论文中对实验条件的限定,并且双方在对实验数据的计算方法上也存在分歧。


此后其秘书向媒体证实,这些回复确实是魏提供的。




司履生称魏于全院士曾携礼物求情




司履生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魏于全院士发表在《自然医学》上的论文参与了


2001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作为评审组成员,他当时就怀疑论文造假,并反对将

基金发放给魏于全,但基金委最终还是批准了这笔总额100多万元的基金。




此后,司履生将质疑文章发给《自然医学》,该杂志将其删短以后,安排在


2003年9月发表,“刊物都已经把清样给我发过来了”。司履生称,魏于全院士则在


得知这一消息以后,多次携带礼物赴西安向司履生求情,并承诺提供科研经费。


由于多方压力,司履生暂时收回了这篇文章。2005年夏季,他将所有质疑内容改


写成中文,并向中科院及多家媒体投书,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发布了


这一公开信。




魏于全院士在公开回复中强调,自己赠送的礼物只是一些“成都的小特产”,而


阻止司履生发表那篇评述性文章的原因则是他认为司履生对自己论文的很多质疑


“不妥当”,如果发表可能会影响司履生本人的学术声誉。




原项目主审周爱儒建议重复实验




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多方联系,找到了当年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工作的


部分专家。




第四军医大学教授黄高升告诉记者,当时的条件没有现在好,所有评审专家


都只能看到参评者送交的论文摘要。当时司履生对魏于全院士的论文提出了一些疑问,


认为魏的实验思路非常奇怪。这一评价也引发了评审组其他老师的关注。“我记


得有一位老师就说,魏于全的这个实验,在思路上有一点像文革时候曾经风靡一


时的鸡血疗法。”




当时魏于全申报材料的主审、原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周爱儒现已旅居美国,


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通过邮件与他取得了联系。昨天,他在回邮中称,当年他也对


魏于全论文存在疑问,并由司履生通过电话向魏教授求证,但“未能获得满意回


复”。后来,评审组给出的结论指出:“建议组织一个专家组对魏的工作,包括


原始实验记录进行检查与核实。若确证事实,则同意资助。”事后,这一检查是


否进行,结果如何,自己均不知道。他建议魏于全提供当时实验的原始记录,并


在专家监督(如中科院组织专家组)下,重复有关实验,以澄清疑点。




接受记者采访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副主任冯雪莲表示:


“他(司履生)已经把自己的感想写出来了,魏于全院士也有他自己的应对方式,


这个事情我不想进行评价。”她只强调基金的评审、发放是合乎程序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