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出行安全谁来保证?

7日凌晨2时许,云南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镇17岁少年符国俊跟表弟崔文豪吃夜宵时,突然被穿着统一服装、手持钢管木棒的20多个男子暴打。符国俊随后送入医院救治,抢救无效死亡,崔文豪软组织受伤。(10月9日大洋网)




看了“17岁少年被20多个保安围殴致死”的报道后,着实心惊胆战,冷汗直流。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老是呆在家里不出去,总是要出去干点工作,以养家糊口;或者街上溜达溜达,以活动身体筋骨。万一你不走时气,遇到“打错人”的组织,你一命呜呼了还一肚子不精明,不知所为何来。岂不恐怖也者?




我们的有些组织不知道是眼睛不明,还是狂妄惯了,老是“打错人”,或者以“打错人”为借口来搪塞人民的责问。去年,湖北一厅官夫人(其夫是省纪委书记)在省政府门口被警察打了16分钟,事后公安说是误会,打错人了;今年4月, 武汉警方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将武汉市新洲区委宣传部科长程某当作犯罪嫌疑人,致使该科长脸部等处受伤, 武汉警方做出的解释是“因人指认错误“;最近,云南一17岁少年 符国俊跟表弟崔文豪吃夜宵时, 被穿着统一服装、手持钢管木棒的20多个男子暴打而死,也说是 “我们打错人了,医药费我们出”。




网上查了下,大凡“打错人”的组织有三类:一是黑社会,打你没商量,不管打对打错,你都没处说理,只能自认倒霉;二是公安之类有执法权的,人家打你是正常执法,你要反抗是妨碍公务,“打错人”后总有打错的理由;三是保安,这是个由临时工组成的组织,受雇于各钱力部门,公司工厂企业,特别是房地产的拆迁。或小权力部门,驻京办、乡镇、学校、医院、住宅小区,多为保护受雇单位的安全稳定,在拦访、截访中屡建奇功。由于这三类人都有打人的“权利”,所以,在打的次数多了,难免打错几次。连厅长夫人、科长都能被打错,一般小老百姓,被打错,或打死,也再正常不过了。



记得新中国一建立,有个“保障人权”的口号,规定任何人不准打人,也就是不准打任何人。62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进入法治社会,随便打人的恶习仍然没有肃清,甚至连“打错人”的现象也时有发生。为什么会“打错人”?因为有的组织有打人的权利。如果任何人、任何组织没有打人的权利,打人的现象就不会发生。打人的现象不发生,何来“打错人”一说?所以,要想再不发生“打错人”,就得从根本上制止打人,不给任何组织打人的权利。



可遍查我国的宪法、相关法律法规,都没有赋予哪个组织或个人打人的权利。反之,倒是禁止刑讯逼供的条文赫然在列(犯罪分子都不允许打,况一般百姓),早年的《三大纪律八相注意》里就有:不准打人和骂人。故不仅“打错人”,就是打对人,也是违法的。但现实是执法部门的执法者在打人,保安在打人,打眼红了就“打错人”了。17岁的花季少年符国俊,就被活生生地打死了!



如果允许打人的现象继续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就生活在一个恐怖的环境里。厅长夫人都能被打,科长也能被打,其它人不被打的机率有多大?说不定你在大街上,小路上,商场里,一个不小心,遇到个打人狂,你轻则遍体鳞伤,重则要了小命。事关每个人的人身安全,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大声疾呼,制止打人恶习,坚决将打人者绳之以法!执法者更应该“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为符国俊讨要公道,就是为我们每一个人讨要安全的生话环境。要构建和谐社会,绝不能允许有任何超越法律的打人者存在。不管打对人,打错人,只要打了人,就必须严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