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姐妹花”保镖:拔枪灭灯 发暗器击伤刺客

在晚清,有一对姐妹与“鉴湖女侠”秋瑾被时人共称为“中国近代史中女界之三杰”。她们就是尹锐志和尹维峻。这是一对亲姐妹,她们均深谙“内家”武当派武功,格斗时姐妹俩皆可以一当十克敌制胜,堪称“巾帼双杰”。她们曾担任孙中山的保镖,孙中山先生尊称尹氏姐妹为“革命女侠”,并在公开场合多次说她们“十余次”救过自己的性命。


尹锐志和尹维峻是浙江嵊县人。姐姐尹锐志生于1891年,妹妹尹维峻生于1895年,父为乡间小绅士,母早亡。姐妹俩由外祖母抚养成人。尹锐志十四岁入嵊县爱华女学堂读书,思想激进,多次为革命党人通风报信,并参加光复会。入会第二年为反抗包办婚姻离家出走,携妹尹维峻到绍兴,进明道女学堂读书,深得其师秋瑾赏识,曾被派到上海光复会秘密联络机关锐峻学社工作。锐峻学社就是以尹锐志和尹维峻姐妹二人(都是光复会会员)的名字命名的,是丁未起义失败后实际负责光复会对外通讯联络和侦查工作的总机关。


秋瑾主持大通学堂后,派尹锐志和竺绍康等回嵊县联络会党,谋划接应事宜。徐锡麟、秋瑾皖浙举义失败以后,尹锐志也被通缉,流亡上海,以卖报为掩护,与姚勇忱、王金发等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并学习制造炸弹。次年夏,尹锐志回绍兴办女学,协同王金发处死了杀害秋瑾的幕后人胡道南。


在辛亥革命中,搞定东南的光复会“厥功甚伟”。1911年6月,光复会领导人陶成章去南洋募款,光复会的日常工作实际由尹氏姐妹主持。这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尹氏姐妹力谋响应,以陶成章名义运动沪上各界人士,共同策划革命。


上海光复后,尹锐志等又派人前往苏州,游说江苏都督程德全。尹锐志为支援攻打南京赶制炸弹,不慎爆炸造成后脑受伤,于是就由尹维峻率女子先锋队参加江浙沪联军会攻南京。在占领雨花台、强登中华门战役中,尹维峻身先士卒,受通令嘉奖。上海、江苏独立后,浙江巡抚增韫仍负隅顽抗,尹锐志率部亲往杭州,发动起义。起义中,年仅十七岁的尹维峻手持炸弹、带领敢死队率先冲进巡抚衙门,投掷了第一颗炸弹,取得了此役的胜利。


尹锐志和尹维峻姐妹二人给孙中山当保镖期间的出色表现更是可圈可点。


武昌起义成功后,孙中山正在欧洲宣传中国革命,并为此筹款。他听到这一喜讯后,立即动身,乘船回国。1911年12月25日,孙中山抵达上海。消息传到南京后,各省革命党人的代表一致推选其出任临时大总统,组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清廷对抗。此时,对革命党人来说,保护孙中山的安全,成了头等大事。一些习武团体或个人,纷纷毛遂自荐,追随其左右。在追随过孙中山的众多保镖中,有一对“姐妹花”。她们就是尹锐志、尹维峻姐妹。


旧上海黑社会横行,处处暗藏杀机。孙中山抵达上海的当天下午,上海闸北警署的侦缉队捕获了一名小偷,在他偷来的一个钱包里发现这样一封信:“凤梧兄大鉴:马辉和曾全已于昨日抵沪,并潜入哈同腹地,妥甚。俟彼等插标卖首者在自吹自擂之际,夺其群龙之首,岂不美哉,兄静候佳音。敬请筹安。弟老戚顿首。”署长见此信颇有来头,火速上报了沪军都督府。


时任沪军都督的陈其美见后大惊。如不能在孙中山到达哈同花园前破获此案,中山先生的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但若取消此次欢迎活动,会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而且孙中山又坚决不同意,执意准时赴会。陈其美只有求助于中山先生的两名保镖——尹锐志、尹维峻姐妹。


12月25日下午四点,孙中山按原计划来到哈同花园,同上海各界人士会面。孙中山先生的身后,跟着一位文静的女秘书(尹锐志),而女秘书的身后则跟着一个侍女打扮的“小姑娘”(尹维峻)。宴会结束后,众人走进一个大厅,观看演出。孙中山与陈其美并肩坐在前排;尹锐志就坐在孙中山身后的座位上;尹维峻则到处走动,与人交谈。陈其美环顾四周,见预先布置下的警卫人员均已进入岗位,注视着自己的警戒范围,紧张的心情也就松弛了下来。


演出进入高潮时,台上的一名武打演员展示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引得全场喝彩。就在此时,尹锐志突然拔出手枪,将舞台上的两盏大吊灯击灭。这时就见尹维峻飞身蹿上舞台,双手抖动分别发出一枚暗器,击中了那名武戏演员的双眼,轻松地擒住了那个武打演员——他正是企图行刺孙中山的杀手!孙中山得以躲过一劫。


事后陈其美问尹锐志:“你既然发现了武打演员是刺客,为何不将其击毙,反而打灭了舞台上两盏大吊灯?黑暗之中刺客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尹锐志答道:“戏一开场,我就发现武打演员有问题,因为演员的行规是不向台下看观众,只专心演自己的戏。可是这个武生频频向台下偷眼窥望,当戏进入高潮时就没有这种现象了,而且在武打的做功上特别卖力,借以吸引各方面的注意力,我就知道这个刺客要动手了。若出枪把他击毙,怕其他刺客借混乱之际下手,所以打灭了舞台上的吊灯,舞台上光线很亮,刺客的瞳孔一定扩得很大,灯灭之后光线骤黑,刺客的眼睛在这一刹那间什么都瞧不见,极易被擒。其他刺客在灯灭之后觉得事出突然,也就不敢轻易动手。你布置的警卫人员,在枪响灯灭之时,一定会出枪准备射击,这些人一暴露身份,即便是会场之上还有其他刺客,也会被震慑,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由此可见尹锐志心思之缜密。


几天以后,孙中山再遇险情,又是保镖“姐妹花”出手相救。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乘坐火车,从上海出发赶赴南京,并于当天晚上十点举行临时总统就职典礼。第二天下午,他带着一名文职秘书,走出总统府,沿街体察南京民情。其间,尹氏姐妹混在不远处的人群中,严密观察周围的动静。在夫子庙内,孙中山看到,象征共和的五色旗已经取代封建王朝的龙旗。触景生情的他,站在一张椅子上,开始进行他出任临时大总统后的首次演讲,呼吁废除封建等级、礼节和称谓,传播“国民是主人、官吏是公仆”的观念。孙中山侃侃而谈,市民们则奔走相告。很快,街头的人流向夫子庙拥去。


此时,危险再次逼近了孙中山。在奔向夫子庙的人群中,藏有三名来自广东的刺客。他们是清廷江南提督张勋逃离南京时留下的散兵游勇。听说孙中山正在街头发表演讲,他们当即决定展开刺杀行动。他们相信,若能成功行刺孙中山,清廷一定会对他们论功行赏。此三人中,官阶最高的“哨官”(相当于连长)带着一支左轮手枪;“棚长”(相当于排长)带有一支状元梅花笔(一种锋利的兵器);“骁勇”(普通士兵)的绑腿中插着匕首。他们以为南京街头的人听不懂粤语,便肆无忌惮地商量好了分工:“骁勇”负责行刺,其余二人负责掩护。但他们没料到,懂粤语的尹氏姐妹不仅早已盯上了他们,还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姐妹俩互相递了个眼色,很默契地完成了分工。尹锐志负责对付“哨官”和“棚长”,尹维峻盯住“骁勇”。“骁勇”离开同伴后,尹锐志立即走到两名刺客面前,双手齐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二人的手枪和状元梅花笔。跟踪“骁勇”的尹维峻则发现,对手似乎有些功夫,便决定智取。她乘“骁勇”不备,将其绊倒在地,并眼疾手快地抽走了他身上的匕首。不一会儿,“骁勇”挤到了孙中山的身边,伸手去摸绑腿,却发现匕首已不翼而飞。他吓得掉头就跑,哪里还顾得上动手!


临时政府陆军部长黄兴得知此事后,高兴地称赞尹氏姐妹为“革命女侠,民国功臣”。


民国二年(1913年),尹锐志、尹维峻姐妹去北京探亲,袁世凯企图笼络收买她们,但被她们拒绝了。妹妹尹维峻1914年与浙江同乡、光复会会员裘绍结婚。惜天不假年,尹维峻于1919年7月16日在汕头病逝。姐姐尹锐志1916年与同乡、光复会会员周亚卫结婚,次年,周亚卫被选送入日本陆军大学学习,尹锐志同往。两年后回国,定居北京,此后长时间不参与政治活动。抗战期间,尹锐志在重庆先后担任妇女工作队副队长、抗日军工烈属工厂厂长,积极参与抗日救亡活动。1948年1月10日,尹锐志卒于重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