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高利贷的变化,共产党确实改变了中国

《白毛女》这个故事,中国人家喻户晓,甚至,在全世界也脍炙人口,日本就多次到中国演出日本版的芭蕾舞剧《白毛女》。

《白毛女》故事讲的是地主黄世仁,看中了佃户杨白老的女儿——喜儿,欲纳喜儿为妾,设下奸计,以利诱惑杨白劳借下黄世仁的高利贷,利滚利,最后导致杨白劳彻底破产,再也无能力偿还全部债务,只能做了杨跑跑。

在一个除夕的晚上,杨白劳偷偷回家看女儿,因为囊中羞涩,给女儿买的过年礼物,只是一根红头绳,喜儿拿到红头绳却欣喜若狂,欢欢喜喜跳着芭蕾舞蹈,与杨白劳把年过,

不曾想,黄世仁过年也不歇着,突然从天而降,逮住杨白劳,用武力逼迫杨白劳摁下手印,把女儿喜儿抵给了黄世仁做丫鬟,杨白劳悲愤不已,饮盐卤自尽,喜儿被抢入黄宅,受尽折磨和侮辱,最后,逃出黄宅,成了白发野人。

这段故事,在革命战争时期,是没有争议的催泪故事,是革命战士冲锋的号角,大战之前,只要文工团演了这个节目,部队就像会像火一样,燃烧起来,不用再多的语言鼓动,士兵们自然就能嗷嗷叫地冲向敌军。

到了改革年代,很多右派精英,对《白毛女》提出质疑:

1:杨白劳是欠债不还,黄世仁按合同办事,黄世仁无罪。

2:喜儿要是做黄世仁的2奶,属于幸福,干吗与钱过不去。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白毛女不再公演。

实际上,这种质疑是很无聊的,中华民国2次颁布《减租减息令》,黄世仁放高利贷,并不受法律保护,相反,属于中华民国的罪犯,理应受到法律的惩罚和道德的谴责。

黄世仁放高利贷还是小罪,以追债为名,强逼欠债人卖女还债,并且强奸债务人的女儿,属于严重刑事犯罪,右派精英为地主翻案,找黄世仁这个典型,还真是找错对象了。

至于说喜儿嫁给黄世仁,比逃往深山做野人更好,这简直就是禽兽之言,芭蕾舞剧《白毛女》,引起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共鸣,说明,黄世仁与杨白劳的这种高利贷关系,并且用黑恶手段逼债的故事,绝不仅存在中国,而是世界范围人类社会共有的悲剧。

共产党以“打倒黄世仁、解放白毛女”为宣传口号,获得了中国最广大农民和同情农民的知识分子的坚决拥护,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最后,推翻了地主政权,建立了人民共和国。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最广大的喜儿、潘冬子,成了国家的主人,一小撮黄世仁,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62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社会,又出现了黄世仁与杨白劳的故事,只是,他们的地位换了。今天的债权人,不再是旧中国的恶霸地主,而是靠劳动吃饭的最广大人民群众,请看媒体报道:温州高利贷,温州90%的市民参与。

今天的债务人,也不再是旧中国的佃户,而是一小撮财主,这些财主,借下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高利贷,还不起,只能学旧中国的杨白劳,跑跑躲债。

跑得快的,到外国做孤魂野鬼,从此浪迹天涯,有一顿没一顿,并不比当初白毛女逃跑的日子好过到那里去。

跑得慢的,或者还没来得及跑的,倒也不至于担心自己妻女被债主拉去抵债,共产党的天下,社会主义国家,黑恶势力是不可能当道的,媒体报道,温州当地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维稳措施,派出工作组进驻银行,监督债权人杨白劳,不得对债务人黄世仁逼债,派出警察,保护债务人黄世仁的产业家当,不许债权人杨白劳,哄抢债务人黄世仁的财产。

对债务人黄世仁,实行24小时监护,电话跟踪。如此周密安全,连先前跑出去的部分债务人黄世仁,都从美利坚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温州市,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与债权人杨白劳,展开对话和协商,进行资产重组。

总之,新中国是不会让债权人、债务人发生激烈冲突,一方以要债为名,伤害另外一方,是不允许的。

想当初,中华民国,地主与农民的矛盾那么深,蒋委员长要是能学习温总理,亲赴黄世仁和杨白劳索债现场,积极调停、座谈、安慰、救灾,中华民国的杨白劳,未必就会活不下去,最后,死心塌地跟着共产党走。

历史,是我们的镜子,新旧中国的杨白劳与黄世仁地位的变迁,充分说明,新中国的杨白劳,有了钱成了放债的财主,新中国的黄世仁,成了躲债的跑跑,共产党确实改变了中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quuott]ax79wTkUGLNA**2ZlgYRsQ%3d%3d[/quuott]

把款贷给中小企业本来风险就很大,没有银行愿意做的,中小企业贷不到款很正常。本来中小企业融资形式就应该偏向股权融资,小企业未来有可能成长成巨大的企业,但更有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灰飞烟灭。通过股权融资可以分享中小企业未来的成长,同时承担中小企业破产的潜在风险。而银行低息贷款给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将来做大了,银行半根毛都捞不着,还要承担巨大的风险,费力不讨好。正常情况下,银行都只会愿意跟大企业打交道。规范资本市场才是国家首要该做的。


11楼yydyc12

齐泽克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演说.中文译稿

他们说我们全是失败者,其实真正的失败者就在华尔街里,他们要靠我们付出数以十亿计的金钱救济才能脱困;有人说我们是社会主义者,但其实这里早就存在社会 主义——是专为富人而设的社会主义;他们又说我们不尊重私有产权,但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里,许多人辛勤工作买来的私有产业都被摧毁了,数量之巨,就算 我们这里所有人日以继夜去动手破坏,几个星期也破坏不完;他们又告诉大家,我们这群人正在作梦,其实真正在作梦的,是那些以为现有的一切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的人。我们不是在作梦,我们是在唤醒一个正在变成噩梦的梦想;我们没有破坏任何东西,我们只是在目击这个制度如何自我毁灭。大家都熟悉这段卡通片情节:那 只卡通猫走到悬崖边上,还是继续跑出去,没理会下面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当它向下看时,方才发现这个事实,然后就掉下去了。我们在这里正是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要告诉华尔街那些家伙:「喂!看看下面!」

2011年4月,Chinagov禁止了电视、电影和小说里一切含有「另类现实」或 描写时间旅行的故事情节,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的征兆:人们仍然梦想另有出路,因此政府才要出手禁制。在这里我们就连禁制都不必要,因为统治体制连我们梦想 的能力也早就压制下去了。看看我们常看的电影,我们很容易就想像出世界末日——比如一颗陨石掉下来杀死所有生命之类——可是我们却很难想像资本主义的末 日。那么我们正在这里干甚么?让我告诉大家共产时代一个精采的老笑话:有个家伙从东德给派到西伯利亚工作,他知道自己的邮件都会被人监看,因此他告诉朋 友:「我们定一个暗号,假如我的信件用蓝墨水写,里面说的都是真话;如果我用红墨水,说的都是假话。」一个月后他的朋友收到他第一封信:「这儿一切都美 好,商店里塞满了好吃的食品,戏院播放着来自西方的好电影,住宅又大又豪华。唯一买不到的东西就是红墨水。」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模式。我们拥有一切想要的自 由,但却缺少了红墨水:能够清楚表达我们「非自由」的语言。我们被教会的那种谈论自由的方式,例如「反恐战争」之类词语,已经篡改了自由的意义。而你们正 在给大家送上红色的墨水。

这次运动有一个危机:请大家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不错,我们在这里很开心,但请你们记着:搞一个嘉 年华会很容易,真正重要的是在我们回到正常生活后那天。到时候是否有任何事情改变了?我不希望大家回忆这段日子的方式,就是「噢,我们那时候多年轻,那次 运动真美好……」之类。要牢记着我们最基本的信息:「我们可以思考其他的生活方式。」一个禁忌被打破了。我们并不是活在可能里最好的世界。但在我们面前还 有一条漫长的道路,要面对一些真正困难的问题。我们知道自己不想要甚么,可是我们想要甚么?怎么样的社会组织能够取代资本主义?我们希望拥有甚么类型的新 领袖?记着:问题不在于腐败和贪婪;问题在于一个把人推向腐败的制度。不只要提防你的敌人,也要防范那些虚假的盟友,他们已经开始把这个运动淡化,就像制 造没有咖啡因的咖啡、没有酒精的啤酒、没有脂肪的冰淇淋一样。他们试图把这次运动变成一次无害的道德抗议,一次「脱咖啡因」的抗议。然而我们来到这里的原 因,正正就是受够了这个伪善的世界:循环再造一堆可乐罐以捐两块钱做善事,又或者去星巴克买杯卡布奇诺咖啡,把一个巴仙捐赠给第三世界的饥饿儿童,就足以 感觉良好。当我们把工作和酷刑都外判了,甚至连爱情生活都外判给婚姻介绍所之后……我们可以看见,在一段很长的日子里,我们容许自己的政治参与也「外判」 了,假别人之手进行。现在我们要把这个权力取回来。

我们不是共产主义者——假如所指的是在1990年已经崩溃的那个共产主 义的话。别忘记今天的那些所谓共产主义者,只是一群最有效率、最不择手段的资本主义者。今日存在于中国的是一个比美国的资本主义动力更强,却又不需要民主 的资本主义制度。因此当你批评资本主义时,不要让别人扣上「反民主」的帽子。民主与资本主义之间的联姻已经终结了。改变是可能的事情。

今 天的人们相信有甚么是可能做到的?看看媒体的报导。这边厢,由科技到性欲,好像甚么都有可能。你能够去月球旅行,用生物基因科技达到长春不老,可以跟动物 ML,诸如此类。但另一边厢,一碰上社会经济的范畴,几乎一切都被视为不可能。你想加一点富裕阶层的赋税吗?他们会告诉你不可能,我们将因此失去竞争力; 要把多些钱投入公共医疗保障吗?他们会说:「不可能!这做法等于极权国家。」当人们得到允诺将要长春不老的同时,却不允许花多一点钱在医疗保障上——这样 的世界不是很有问题吗?也许我们应该把事情的优先次序搞明白:我们不是要求「更高」的生活水准;我们要的是「更好」的生活水准!要说我们跟共产主义者有甚 么唯一的相似之处,那就是我们关心普罗群众:大自然里的群众;活在知识产权私有化底下的群众;在生物基因科技下的群众。我们应该为此而战斗,也只为此而战 斗。共产主义彻底失败了,可是群众面对的问题仍在。那些人告诉你,我们聚集在这儿的都不是真正的美国人。但我们要提醒那些自称「真正」美国人的保守原教旨 主义人士:甚么是基督精神?是圣灵。甚么是圣灵?是一群信仰者组成的一个平均主义团体,他们以互爱的精神彼此连系,并且只凭自由意志与义务责任心去实践这 个理想。这么看,圣灵现在其实就在这里,而在华尔街那头的银行家,都是一群亵渎偶像的崇拜者。因此我们需要的只是耐心。

我唯一害怕的,是我们有一天就此回家,然后每年在这儿聚聚头,喝喝啤酒,怀缅我们在这里曾经拥有过的美好时光。我们要向自己承诺不要变成那样。大家都知道,人们总是渴望一些东西,却又不是真的想争取它。不要害怕争取你渴望的东西。多谢各位!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