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查理·威尔逊,真有这个人。2007年由汤姆·汉克斯和朱莉亚·罗伯茨主演的好莱坞大片《查理的战争》说的就是这档子事,他改变了美国政府对阿富汗战争的策略,成功遏制了苏军在阿富汗的强势,最终导致苏联提早结束了阿富汗战争。

1933年,威尔逊出生在得克萨斯州东部一个小城,自幼就是一个混小子。他的第一件传奇故事就发生在他13岁的时候,他成功破坏了他的邻居议员选举---因为自家养的一只黑狗被当市议员的邻居害死,他无偿接送反对那位议员的黑人选民去投反对票;邻居以16票之差落选。这天晚上,查理敲开了哈扎德家的大门,告诉主人说:“你的黑人选民将你给选下去了。记住以后不要再谋杀人家的狗。”这位堂堂议员先生根本没想到会栽在一个孩子手里。

1950年代,查理进入海军服役。他先在著名的海军学院学习,可是因为天性爱酗酒闹事,多次被学校记过。毕业时,他成了该学院历史上被记过最多的学生第二名。还在服役期间,他就开始竞选得克萨斯的地方议员。1961年,他成为该州的议员。

风度翩翩的查理·威尔逊,天生是个花花公子,视威士忌和女人如同性命,即使进入政坛也不改。幸好他长期是个光棍汉,所以种种作为既没人限制,也不够形成丑闻。况且,他身上总有那么点直率、天真的孩子气,让许多选民看了喜欢,被人称作“好时光查理”。1972年,39岁的威尔逊竞选国会议员成功,从得克萨斯来到了首都华盛顿。

阿富汗的召唤

1978年,阿富汗内部发生数次政变,同年12月苏联人支持的卡迈勒政权上台,但遭到各地武装抵抗。1979 年,苏军开进阿富汗去平定局势。当时苏联人只打算待上几个月,等事态安定之后便撤军回国。殊不知,阿富汗的抵抗力量非常顽强。游击队的武器尽管非常原始,但还是给苏联人造成了不小损失。再后来,美国中情局通过巴基斯坦向这些游击队秘密运送在国际市场买的“苏联造”武器,令苏联人开始吃上美军在越南的那种苦头。

时光很快转到1980年的一天,“好时光查理”正在拉斯维加斯最大赌场的凯撒宫里和一群脱衣舞娘厮混,忽地被记者丹·拉瑟从阿富汗发回的电视新闻吸引住了。那是丹·拉瑟在采访游击队员。画面显示,游击队使用的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生产的重机枪。有位显然是领袖的阿富汗人对拉瑟说:如果美国人给我们供应枪支,我们就一定能够打赢。

威尔逊记住了这一幕。他从小就爱读战争故事,二战期间迷上了丘吉尔,希望有一天能当上战争英雄或者领袖。威尔逊刚加入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专管国防拨款的小组,他查了一下给阿富汗行动的拨款,发现只有500万美元。于是,他立即让委员会的助理将拨款加倍,变成1000万美元。委员会中的其他成员竟然没有多加质问便通过了。威尔逊发现,他这个无足轻重的议员竟然能轻而易举发挥如此大的作用。就这样,“查理的战争”登场了。

“查理的天使”

威尔逊来到国会以后,雇佣的所有办公室工作人员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国会里的人戏称她们为“查理的天使”。不过,他的真正天使,却是另外一位漂亮女人。

乔安娜·赫凌是得克萨斯州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也是她们当中最漂亮的一个。在美丽的外表下,这位南方女子却是个外交政策上的鹰派,而且和巴基斯坦的总统、军事强人齐亚·哈克是好朋友。1981年,乔安娜说服了齐亚·哈克去帮她拍摄一部关于阿富汗反政府游击队的纪录片。没有哈克的批准和帮忙,美国人无法进入相邻的阿富汗。

在这个时候,苏联人眼看将很快平定阿富汗局势。在苏军的残酷打击下,抵抗力量损失了数千人,同时大批难民逃到巴基斯坦边境。乔安娜派出的制片组,在难民营和阿富汗境内看到了一片凄惨景象。缺吃少穿的难民们控诉说,苏联人杀害了大批平民,他们使用了玩具炸弹——向阿富汗居民投掷看上去像是玩具的炸弹,炸死炸伤了许多儿童。

乔安娜在家里开了一场晚会,将这部影片放给客人看。来客中就有众议员威尔逊。这时的威尔逊正在为阿富汗的局势感到沮丧:他虽然将拨款加倍,却看不到有任何实际的效果。苏联人对阿富汗游击队最致命的武器是武装直升机,穆扎希丁虽然勇敢,但是凭着手里的那几条抢,远远不够杀敌。乔安娜劝威尔逊说,他必须亲自到巴基斯坦的边境去看看。威尔逊便在1 982年的秋天来到了巴基斯坦的白沙瓦,那里有300万阿富汗难民。

在阿富汗游击队的基地,穆扎希丁——***圣战战士——的言谈举止非常对威尔逊的口味。那是一批不拘小节、说话直来直去、愿意为自己的宗教和信仰献身的粗犷男人。威尔逊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得州牛仔的影子。在医院里,他见到大批受伤的妇女儿童,让这位热血的美国人义愤填膺。在离开巴基斯坦之前,他挽起袖子给穆扎希丁献了血。

私通埃及武库

美国负责支持穆扎希丁的机构是中央情报局,而威尔逊却发现中情局是他的最大障碍,因为那里的官僚恪守美国对苏联一直以来的“软遏制”政策,不肯在阿富汗问题上扩大事端。

威尔逊1982年从巴基斯坦回来之后,不断地到中情局去打听阿富汗的事情,让中情局的头头们颇为头疼。这位议员尽管看上去愣头愣脑,不懂得外交事务,但却是掌握着美国钱袋的国会拨款委员会的成员,中情局也有点得罪不起。于是,他们将一个在单位里惹上司讨厌的人派去和威尔逊打交道。这人便是来自普通希腊移民家庭的嘎斯·阿佛拉克图斯,他在一帮由耶鲁等名校出身的人把持着的中情局里面吃不开,却和威尔逊一见如故。他们都认为,中情局的谨慎政策是阿富汗人战胜苏军的障碍。要克服这一点,他们就不能完全照章办事。

1983年,阿富汗的游击队仍然完全没有对付苏联直升机的武器。中情局仍然反对给他们供应任何美国制造的武器,而他们能够拿到手的苏式武器又都落后过时。这年3月,威尔逊带着一个来自得克萨斯的肚皮舞女飞到了埃及。这个曾与苏联关系密切、武器库里存放着大批苏联和东欧产品的国家的国防部长——穆罕默德·葛拉扎,和威尔逊一样喜爱女色,因此当威尔逊带来一个他从未见识过的美国舞女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喜形于色。这个名叫卡罗的舞女,其实是威尔逊的一个情人。她曾经是得克萨斯一个地方议员的妻子。威尔逊遇见她的时候,卡罗因为爱跳舞总是挨丈夫的打。威尔逊在义愤之下,动员起他所有的政治关系,将这个丈夫给选了下去,卡罗也和他离了婚。这次,她知恩报德,到埃及来帮威尔逊的忙。

卡罗的几场舞蹈过后,埃及同意秘密地向阿富汗游击队提供武器。当然,钱是美国人出的。从埃及出来,威尔逊又将卡罗带到了白沙瓦边界地区,在那里可以听到阿富汗境内的枪声。威尔逊再次献了血。回到华盛顿,威尔逊开始说服他在国会的同事,大幅增加对阿富汗的拨款。乔安娜频繁的晚会和社交活动,也给威尔逊带来了各种有用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她设法笼络住了负责对外事务的拨款委员会的主席、马里兰州的众议员朗格。他们仨还专门到巴基斯坦去了一趟,在那里会见了穆扎希丁游击战士。在朗格的支持下,威尔逊争取到了他所要的东西:国会连年上升的对阿富汗拨款一下子又增加了10倍,最终超过了10亿美元。

也是在1983年,反苏的沙特阿拉伯宣布,将拨出与美国同等数额的款项去资助阿富汗游击队。这样一来,金钱的问题就完全解决了。往下的问题,是中情局如何去使用这笔钱。

毒刺导弹显威

1984年,嘎斯·阿佛拉克图斯被任命为中情局阿富汗计划的负责人。他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威尔逊。他们私下决定,威尔逊尽管去给阿富汗计划弄钱,阿佛拉克图斯则去通过自己的关系,为游击队寻找新的武器来源,而且不一定要报告给中情局的上层。

阿佛拉克图斯领导的小组开始了秘密行动。他们的办公室设在中情局大楼一个很少人经过的角落里,哪怕是内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掌握着中情局有史以来最大的财源之一。他们为穆扎希丁输送了一大批杀伤力大的先进武器,包括专门用来对付坦克的导弹和地雷以及最新的地图导航系统。他们还专设了一个办公室,收购在小规模战斗中能够使用的新式武器。

美国人有权持枪,而且民间有一大批武器迷。其中有个人发明了一挺能够发射50颗子弹的大口径枪,将这个危险的武器放在他的卡车后面,开着车进了华盛顿市区,希望能卖给阿佛拉克图斯。但就在著名的水门旅馆附近,车后面的武器突然自动发射,打到了一个加油站,引起一场大火,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车主人一看势头不对,开着车就跑了,可是用阿富汗的文字所写的使用说明却被卷出了车外。很快,警察找到了这份说明,电视新闻当即报告,华盛顿遭到了恐怖袭击。后来政府有关部门给加油站作了赔偿,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这一走火意外的大事化小,说明当时美国政府已了解到阿富汗战场的进展,愿意鼓励这种资助行为。关键还在于由埃及转交的武器的性能如何——虽说它们能对付苏联的坦克,却仍然不能对付威胁最大的直升机。当埃及国防部长葛拉扎称他们来了一款能打直升机的导弹后,威尔逊和阿佛拉克图斯一起来到开罗。试射场上,有不少埃及的高级军官等在那里,国防部长还专门用飞机运来了一大盒肯德基炸鸡招待客人。殊不知,导弹刚刚飞出去,却接着飞了回来,紧紧擦着人群的边上飞过去在附近爆炸。吓得不轻的威尔逊赶紧向葛拉扎告辞。

回到华盛顿之后,威尔逊意识到世界上只有一种武器能够满足穆扎希丁的需要:美国制造的名为“毒刺”的地对空导弹。这种导弹的重量只有12公斤,却能从5公里外打下飞机。可是无论是美国国务院还是国防部都不愿意将这种武器交到阿富汗人手里,以免引发与苏联的直接战争。许多人还担心,这个致命的家伙有可能落到苏联人甚至恐怖分子手中,反过来成为对付美国人的武器。况且这时候阿富汗战争已经过去6个年头,穆扎希丁的进展非常困难,美国国会中也有人提出质疑:既然这场战争无法取胜,为什么美国的纳税人还要继续支持?面对种种质疑,威尔逊使出浑身解数加以反驳和游说。最后的裁决权,到了总统里根处。

素来强硬的里根总统很快同意了这个要求。1986年春天,中央情报局开始大量订购“毒刺”导弹。兴匆匆的威尔逊马上来到白沙瓦,向他的阿富汗朋友报告这个好消息。他冒险和他们一起到了前线,骑了一通战马,打了几梭子机枪。

1986年9月26日,“毒刺”导弹第一次在阿富汗发射,对象是贾拉拉巴德苏军的一个基地。第一枚导弹不幸是枚死弹,而且引来了苏军3架直升机。穆扎希丁的导弹发射小队怀着必死的心态,对着直升机发射出3枚“毒刺”。结果,3 架武装直升机立时灰飞烟灭。中情局阿富汗组的人将这3架直升机残骸的照片送到了局长凯西的桌上。凯西说:“看上去这场战争在进入尾声。”

几个月后,到1986年底,有100多架苏军的直升机和轰炸机被“毒刺”导弹摧毁。苏军的飞机不得不增加飞行高度,对地面的穆扎希丁的威胁大大降低。

1989年2月,戈尔巴乔夫下令苏军撤出阿富汗,结束了长达10年的痛苦战争。中情局在阿富汗的负责人给华盛顿发回了一个长长的电报,上面是由字母X组成的两个大字:“WEWON(我们赢了)。”

历史急转弯

1990年代初,有记者采访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请他分析为什么阿富汗游击队能够打败世界上最强大的苏军。哈克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这是查理的功劳。”

中央情报局也承认,这的确是查理的功劳。1997年,当威尔逊从国会退休的时候,他可谓是踌躇满志。可是,2 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却给他的成就蒙上了重重的阴影。在苏联撤出阿富汗之后,美国和国际社会并没有去帮助阿富汗人建设一个现代的国家,而是任由那里的人民自生自灭,以至于让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变成了***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的基地。

历史的急转弯,往往会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

2008年,笔者有机会见到了查理·威尔逊这位传奇人物。这是本地议员为他举行的一次聚会,来参加的人远远超出了主办者的意料。已经75岁的查理,依然高大英俊,也依旧充满童心。面对着好奇的人,他很快就作了一个声明:“我已经结婚了。”

威尔逊解答了许多人心中的一些疑问。他说,在他的推动下,国会对阿富汗战争的拨款从500万最终达到了300 亿美元。在苏军撤出之后,苏联大使馆的一位高级官员将他私下请去,告诉他说,美国人的援助实在是给苏联人带来了太大的麻烦。

“我们能不能找出一个双方都让点步的妥协方案呢?”苏联人说。

在这次谈话之后,威尔逊受苏联的邀请到了莫斯科。可是在任何可行的方案出台之前,苏联就解体了。

威尔逊坦承,他与其他支持阿富汗游击队的美国人都没有预料到在苏军撤离之后,阿富汗的局势会产生如此突变,最终导致***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政权上台,并且成为基地恐怖组织的藏身所。威尔逊说,直到1992年,他才听说有塔利班这么个组织;一直到塔利班取得政权之前,他也没有将这当回事。至于基地组织,他在1982年就知道了,可那时候基地组织是美国与苏联对抗中的盟友。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一个美国人 整惨了入侵阿富汗的苏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lxltqt

第一滴血3的结尾字幕,大意为献给为自由英勇战斗的阿富汗人民,我最近重温一次,真是蛋疼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