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2011年9月27日文章]题:普京不是美俄关系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上周末传出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将再次担任总统的消息引发广泛反响,并有可能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特别是美俄关系产生影响。关注这一事态时,应该记住以下几个关键点。

首先,普京从2000年开始担任总统,并于2008年离开这一职位,此后他仍然是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他能够决定任何领域的政策,也能决定政策的走向,唯一的制约是与俄罗斯国力有关的客观因素。因此我们不大可能在他重登总统宝座后看到俄罗斯外交和防御政策出现重大改变。

第二,近4年来,在涉及俄罗斯国家安全政策时,梅德韦杰夫总统和普京似乎有意分别扮演了“好警察、坏警察”的角色。梅德韦杰夫往往采取较为温和的路线,强调决心实现俄罗斯的现代化,在大多数情况下保持克制,不发表煽动性言论。普京则继续对他心目中的国内外对手(包括美国)提出尖锐批评,并在总体上奉行强硬的安全政策路线。这两位领导人在调换位置的情况下没有理由不继续扮演各自的角色,这样一来,俄罗斯政策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第三,在国内推行强硬路线的俄罗斯政府并不一定会奉行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斯大林在国内问题上是彻头彻尾的强硬派,但他在外交政策上极为谨慎。

第四,普京的归来甚至不一定意味着总统会推行更为强硬的国内政策,更不要说强硬的外交政策了。普京非常务实。他在任的前几年,大刀阔斧地推行自由经济改革,之后油价的攀升削弱了他继续走这一路线的动力。从他推行的外交政策可以看出俄罗斯努力与各国合作,而不去管意识形态是否相同。普京在明年重新担任总统后推行的政策可能会表明,他将继续推进从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时开始出现的势头,即在国际形势允许的情况下,获得西方的投资并稳定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第五,无论谁入主克里姆林宫,俄罗斯和美国都不可避免地存在利益冲突的地方。只要北约是欧洲影响力最大的安全机构,普京及其身边的人就永远不会感到满意,因为俄罗斯不是北约的成员,也不可能成为其成员。同样,俄罗斯人永远都会反对北约在导弹防御方面所做的努力,因为他们既无法与之抗衡,也不能加入其中。至于伊朗问题,和大多数美国官员相比,俄罗斯官员的确认为来自德黑兰的威胁没有那么大,而且如果中断与伊朗的经济关系,或者伊朗与西方实现和解,俄罗斯的损失会更大。

普京和奥巴马之间没有明显的个人恩怨。但是即便他们的关系以后可能会恶化到普京与小布什之间关系那种地步,与普京这样一个有着敏锐洞察力和巨大影响力的人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尽可能多地让他看到真实的美国。这意味着不要简单地把他视为俄罗斯的坏警察,而是要看到他真正的身份:一个重要、但越来越表现平平不过依然抱有超级大国梦想的大国的领导人。

格鲁吉亚拒绝俄罗斯入世

[路透社第比利斯2011年10月8日电]格鲁吉亚与宿敌俄罗斯就莫斯科申请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今天在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结束。格鲁吉亚说,它会阻挠俄罗斯入世,除非莫斯科改变立场。

格鲁吉亚外交部副部长、率团前往瑞士参加谈判的谢尔盖·卡帕纳泽说:“谈判结束了,我们可以说谈判破裂了,而且我们认为继续为谈判而谈判毫无意义。”不过一名俄方消息人士说,本月17日将重启谈判。

由于世贸组织成员国必须一致同意才能做出决定,亲西方的格鲁吉亚实际上对俄罗斯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国握有否决权。

卡帕纳泽说,这次谈判破裂的症结在于俄罗斯拒绝让格鲁吉亚获得有关格鲁吉亚境内闹独立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区的贸易信息。在与格鲁吉亚进行了为期五日的战争后,莫斯科承认上述两个地区是独立国家。俄罗斯是世贸组织153个成员国以外的最大经济体,1993年以来一直力争加入该组织。

自美国总统奥巴马支持俄罗斯入世,作为改善与莫斯科关系努力的一部分以来,俄罗斯与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世贸组织成员国之间几乎所有遗留的贸易争端都已得到解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