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听说可以随意吃,同来的十二人再也不客气了,一起和解大动手,开始七手八脚的分吃狼肉。谷栋见了,说道:“弟兄们莫急,那烤糊的就不要吃了,我重新给大家烤一条。”说完,又拽过来一条,先把狼血放干净了,用刀砍下四条大腿,扒了外面的狼皮,放在火上烧烤。

谷栋这边忙活着,那边十三人早已饥不可耐,哪还管得了那么许多?什么糊的,没熟透的,拿过来就啃。不一会儿功夫,就把一只狼给吃完了。谷栋见大家如此可怜像,于是又多砍了几条狼腿,放在火里面烤。

大家意犹未尽,还想再吃,博文连忙阻止道:“诸位兄弟,吃点垫垫底儿也就得了,免得吃出毛病来。这里狼肉甚多,保证今后饿不着大家就是,大家先歇一会儿,过会儿再吃吧。三弟,要注意节省柴草,不要今日一天就烧完了,还要留着明后天用呢。既然大家是同舟共济,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这里一共有十七人,咱们就分成四班,每隔一个时辰一换班,每班四人。其他人先休息,咱们轮班杀狼,然后把狼剁了,从墙上扔出去。”

解大好奇问道:“咱们这里只有十六人,那一位在哪里?”

博文笑着一指房顶上,说道:“那是我的四妹,也是我二弟的女人。是她最先发现了大家,我才去接应各位进来的。这位是我二弟高良语,这位是我的三弟谷栋,他们都是东京汴梁人氏。咱们十六个男人轮班,就不用四妹轮班了。”

解大道:“咱们在这里喂狼作甚?既然有木头,咱们可以做个火把冲出去不就完了?”

博文微笑道:“只想冲出去,我们兄弟还不来了呢?我们就是要来太行上屠狼的。咱们这里把狼群吸引过来,别的地方不就没狼群骚扰了?这里狼群越聚越多,最后把所有的狼群都聚集到这个地方,咱们可以用鞭炮、还有锣鼓把它们撵出太行山去,赶它们到塞外草原上闹辽人去。辽人大多都是游牧之人,只要把他们的牲畜给狼吃了,他们还拿什么来入侵咱们大宋?”

解大道:“道理倒是这个理儿,可是咱们既不能出去,也不能寻人来帮忙,这么多的狼群,可怎么赶呢?”

博文道:“咱们都已经有这么多人了,还要什么人帮忙呀?山里又哪里寻人去?很多人不是逃难了,就是被狼给吃了,哪里还有人呢?我们在这里吃喝不愁,还出去干嘛?诺,那边有个水井,里面有水,这里可以烧烤狼肉吃,不是挺好的么?咱们现在就分班休息,值班的人,一人拿根粗一点的棒子,在那个大门的洞口守着,等狼把脑袋伸进来,然后就是一下子,把它打晕了,再有人把它拖到院子里,用刀砍几刀,再从墙上扔出去就行了。这样狼群就会一直停留在这里,不会走开。咱们一天怎么也能轻松的杀上个万余条,有个十天半月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咱们就赶出太行山去。大家还有什么不懂的?”他知道这些猎户没有武功根底,也就不教他们给狼点穴了,干脆打晕就算了,反正院子里已经摆不下了,剁了扔出去正好。

解大道:“蔡大侠,为什么不隔着大门就扔出去呢?那多省事儿,何必费劲要扔到墙外去呢?”

博文道:“若是扔到大门外去,一是怕狼群知道了进来就有危险,都逃跑了去。二是周围的野狼若是没有了好处,还不都跑了?有人给它们投食,它们自然不会走了。三是因为有人不停的投食,群狼就不会去扒围墙了,否则狼可是会扒洞的,咱们这里有很多地方的围墙下面都是泥土,还不给野狼掏出洞来,那时咱们可是四面受敌,照顾不过来了。”

解大道:“好,蔡大侠。我明白了,人手我熟悉,就我来分派好了。你们弟兄三人再加上一人足矣。就让胡三儿跟你们一班好了。”说完一指最年轻的少年,也就是那个率先讨要狼肉吃的那个猎户。接着又把其他人分派了三班,然后又抢着要率先值班。

博文也不客气了,说道:“如此也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只是我们弟兄已经打杀了一晚上的狼了,实在是太累了,我们要坐息一下,两个时辰内不要惊动我们就成了。你们三班只要坚持住两个时辰,我们就来换你们。你们饿了,可以随意烧烤狼肉吃,只要别吃坏肚子就成。”说完一招手,示意米环下来。

米环看见,就从房上跳了下来,和博文等兄弟一起进到了破庙里面,坐在地上一起打坐。其实只有博文一人是打坐练内功,其他三人是因为山神庙太小,没有地方可躺,只得坐下来休息就是了。另外也是因为躺下了不够雅观,所以三人也学着博文一样,坐在地上休息。


天亮之后,博文收功起身,其他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起来到了院中。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米环见到堆积如山的野狼,不禁心里发毛,吓得险些惊叫了出来,嘴里喃喃道:“我的天,竟有这么多!”

谷栋得意道:“那还是我和二哥扔出去许多,否则还要多呢。”

博文见那些大汉俱都已露疲态,就说道:“诸位兄弟,大家赶紧休息吧,让我们兄弟来。”说完就来到了门口。

门口的大汉就要把手里的木棒递给博文,博文一摇头,对着刚刚伸进脑袋的野狼后脑就是一下,然后抓起来就甩向了身后。身后的高良语赶紧接住了,然后又甩向了谷栋,谷栋伸手接住了,就象码粮食垛一样,的把野狼一个一个的摞了起来。

本来那些山中猎户都已经疲惫不堪了,想找地方躺下睡觉,可是看见兄弟三人如此快速的抓狼,忍不住好奇,就一起观看了起来。

本来被安排在博文一组的胡三,此时倒是成了看热闹的,插不上手了。

解大望着空中上下飞舞的野狼,若有所思,突然他问闲在一旁的米环道:“请问这位小姐,那些狼可是被打晕了?要是过会儿醒过来可怎么办?蔡大侠就不怕它们醒过来伤人吗?”

米环娇笑道:“你放心好了,醒不过来的。要醒过来还早呢!就是醒过来也是病猫了,伤不了人了。”

谷栋一边忙着接飞过来的野狼,一边笑着说道:“她可不是什么小姐,而是我二哥的二夫人。”他的意思就是说她是小妾。

米环轻啐了一口,嗔道:“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

谷栋笑道:“我是长不出来,你给大伙儿看看,是不是长出来了?”

解大愣了一下,说道:“原来是二夫人。为什么不会伤人了?我们可都是用木棒打晕了,又都剁了扔出去了,蔡大侠只是用手指点了一下,莫非蔡大侠会法术不成?”他可没明白这个二夫人和那个二夫人有甚区别。

米环摇头笑道:“他倒是不会什么法术,那是武功。是用的点穴手法,只有武林高手才会。被点中的狼没有三天五日的是不会自己醒过来的,就是醒过来以后也是浑身乏力,动弹不得。你们放心好了。”

解大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昨夜逮住的那些也是点住的了?不是用药毒死的?”

米环道:“我们就没有毒药,哪里还能毒死呢?昨夜也是用这种法子抓住的。”

解大道:“那我们吃的狼肉没毒了?一开始我们还没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后来小六子是又拉又吐的。有人就说了,莫非我们吃的狼肉里面有毒?于是我们想到蔡大侠一而再的嘱咐不让我们多吃,可能就是因为肉里面有毒,怕我们中毒呢。我们还想等蔡大侠醒了以后给我们一些解药呢,看来是用不上了。”

米环娇笑道:“那是狼肉不能多吃,多吃了伤人。这个道理你们都不知道啊?亏得你们还是打猎出身呢!”

解大不好意思道:“我们知道是知道,不过我们以为偶尔吃多点也算不得什么,而且我们还都没吃饱呢。”

解大又望着正在忙活的兄弟三人,突然瞥见了旁边一无所事的胡三,就喝道:“胡三,你怎么不干活呢?”

胡三不知所措答道:“我倒是也想干来着,只是我插不上手去。”

解大摆手道:“算了,既然你插不上手,那你就收拢一些干柴,生火为大家烧烤一些狼腿吧,给大家做早饭吧。”

胡三哎的应了一声,就去忙活去了。解大带着其他人各自找个空地,身子一歪,躺下就睡着了,他们可是不管那些礼节什么的,都是山中的穷苦人家,也没有太多的讲究。

群狼还是不知死活的,争先恐后的往里面挤,被博文接二连三的点后,给扔了出去。慢说现在博文是一下子就点中穴道,野狼一点声音都来得及发出来就晕死过去了,就是昨夜那些猎户用木棒打,有的时候一下子打轻了,或者打歪了,野狼发出了凄惨的嚎叫,有的还噌的又退了出去,但是其它野狼还是有恃无恐的往进钻。狼是铜头、铁嘴,麻杆腿、豆腐腰,这些猎户用木棒打狼的头部,没打几下,手中的棒子就打断了,着实用了不少的棒子才打杀了狼群的。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胡三把烤好的狼腿取了下来,叫醒了熟睡的众猎户,让他们吃早饭。众人揉搓着惺忪睡眼,不禁大吃一惊,他们被眼前院子里堆得高高的小山可是吓傻了眼。再瞪大眼睛望去,只见博文兄弟三人,还在悠哉游哉的忙活着。外面的狼群非但不肯退去,因为墙周围没了投食的,就更加急着往进挤了。

解大见太阳早已高高生起,连忙叫人过来接班,他先跑到博文面前,面露愧色道:“真不好意思,我们睡着了,这么久了还让你们兄弟忙活,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先休息吧,吃些早饭吧。”

博文头也没抬,还在忙着抓狼呢,一边忙,一边说道:“大家就不用客气了。还是你们先吃吧。吃完再来也不晚。”

解大见博文不肯相让,就赶紧招呼大家道:“弟兄们,大家赶快吃早饭,吃完好接替蔡大侠兄弟。”

大家赶紧各自找地儿坐了下来开始吃狼肉,有的找不到地方坐就蹲在了地上吃。解大见米环站在那里,还不肯吃,就让道:“小姐也赶紧一起吃了罢,一会儿该凉了,就不好吃了,肉凉了就太腥了,这里又没盐可以调味儿。”

米环娇笑道:“你们先吃罢,我可是要等他们忙好了,和他们一起吃。”

解大见劝说不动米环,也就不客气了,这才狼吞虎咽起来。


解大等人吃完,赶紧过去接替博文三兄弟。

博文这才和高良语、谷栋停下手来,准备过来一起吃早饭。高良语拍着手笑道:“大哥,这回我可是数了,正好是一万三百零八头。外面应该没多少了吧?怕不被我们兄弟都抓住了吧?”

博文摇头道:“我听外面的叫声好象并没少多少,看来外面应该又赶过来不少。且待我上房顶看一看。”说完就跳上了房顶,向四外注目观瞧。看了一圈,他不由愣住了。

米环见博文既不下来,也不说话,就娇笑着说道:“观敌放哨是我的责任,我怎能不看看?”说完她也跳上了房顶,向四周察看。她也愣住了,说不出话来。

高良语见二人都不说话,就在下面叫道:“你们倒是说话呀!你们不说,我也上去了。”

博文听见他喊,赶紧跳了下来,说道:“你可别上去了,人多了还不把房子踩塌了。”

谷栋也催问道:“还有多少?大哥。”

博文苦笑道:“大哥只有一个,狼群却是一大帮,一点都没见少。漫山遍野都是,整个山坡都挤满了狼群,就是我们全都抓住了,这个院子里也装不下了。”

谷栋惊叹道:“啊?我可是把院子里的犄角旮旯都摆满了,再也没地方了。那可怎么办?”

博文道:“只能让他们先一边抓,一边剁了扔出去了。走,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合计吧。”

兄妹四人找个干净地方坐了下来,胡三又拿过来狼腿给大家分。最先送到米环面前,米环一撇嘴,说道:“我可不吃,没准儿那头狼还吃过人肉呢,那不是让我也吃人肉么?我怎吃得下?”

博文连忙接过来,冷斥道:“胡说八道什么?你不吃就吃干粮好了,我们可得吃。不过再过几日,我们就是想给你留干粮也怕不够你吃了。那么多的野狼,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去?二弟、三弟咱们吃吧。要知道将士在沙场之上,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那是何等的气魄?咱们只是被狼群困住了,好歹还只是吃狼肉。就别计较那么多了。现在咱们还能吃熟的,再过几日,恐怕就要吃生狼肉了。”

米环叫道:“大哥,你能不能不恶心,让我吃完了再说。”

博文无可奈何的摇着头,说道:“当初不让你跟来,是你自己逞能,非要跟来。现在只是牛刀小试,你就成了这个样子,过几天看你可咋办?”说完就闭着眼睛吃了起来,其实他也不喜欢吃狼肉,但是此时不得不吃。

高良语、谷栋也是闭上眼睛,胡乱的啃着。

米环把脸扭向了一边,吃着昨日在酒店里带来的干粮和牛肉。

四人也是草草吃罢。高良语问道:“大哥,野狼这么多,咱们打也打不过来,那可怎么办?”

博文沉思片刻,说道:“也怪我当初大意了,没有让三弟买些老鼠药来,否则咱们就省事多了,可以轻而易举的毒死一大批。我当时也就想不过有个三五千头,想个法子吸引过来,也就都擒住了,哪知道竟会有这么多?现在漫山遍野都是,怕不还有数十万?咱们就是全抓住了,也送不出去了,就是用鞭炮和锣鼓驱赶,也赶不了那么多,恐怕是无法让辽人品尝群狼骚扰的滋味了。”后悔也没用,不过当时他也不知道狼会吃狼肉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