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柳河分遣队 正文 第十三章  豆腐老顾的葬礼(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74.html


“昭和十八年,不是将南京政府国旗上的反共和平建国六个字取消了吗?”

“取消并不意味不反共,只是南京政府已随帝国向美英开战。今后任务不止反共,还要反美英,范围更大。”

“也许那几个字,是大人物题写的,特意保留下来也说不定。在南京,考试院旧址的国民政府门前的旗上写着反共和平,新街口的旗上却写着和平建国,因为是帝国要人写的,所以没人敢改。”

“初进北平时也有这种事,皇军在西直门内陆军大学旧址设立‘宣传办事处’,办事处长官自恃精通汉语,把将招牌上的“办”写成“辫”。北平方面的支那长官也没人敢说错,就这么一直“辫”下去。后来发现不少支那人专门跑来看这个招牌,看完大笑三声而去,办事处的人还莫明其妙。直到敌方报纸也登了这事,引为笑料,这块牌子才取消。”

“南京也一样。记得有次,汉口特务机关长柴山当面递一封信给南京汪主席,上写汪照明阁下收,汪主席接信时一面板着脸一面口里还道谢呢。这在日侨中也已传为了笑柄。”

“真不知是那些要人愚蠢,还是南京政府无知。”

众人谈论着,忍不住笑了。

“不要太过份,这是在进行葬礼!”

佐分看看四周,小声提醒说。

除杏黄旗,还有大民会新民会的太极图旗,以及很少见的五色旗,甚至还有两杆肮脏破旧的大清龙旗。这么多旗纷纷竖起,让人觉得不寻常。

“旗越多越热闹,表明死者受人怀念和尊重,也说明死得深入人心。”老肥解释说。

“即然这样,不该没有日本旗吧。”安藤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面日本旗,系在枪上,往旗丛中走去。太阳旗一出,众旗畏服,所有旗都退到后面,让太阳旗突出引领在前。

繁复的丧仪最后,灰狗把烧了纸灰的瓦罐猛摔在地上。随着一声碎响,老恒大叫一声:“起灵!”

大作的乐声中,村民们抬起放老顾父女尸身的门板,跟在旗后,往村外墓地走去。

安藤迈着八十公分的讨伐行军步,用三八枪挑太阳旗,庄严行进在葬礼行列的最前面,使得本来乱糟糟的葬礼更显肃穆威武。

“还是队长大人给面子啊!”治安军士兵大声议论说:“老顾父女有福。”

奔前走后的老恒也擦着眼角,说:“值!鬼怕恶人,何况太阳旗,太阳旗护身,老顾到地府,阎王也不会怕的。”

一个女人还感动得哭了,说:“看人家老顾,活着吃豆腐,死了还有皇军治安军当孝子贤孙,牛!”

女人嗓门很大,吉泽认出是那个丢尿盆的妇人。不过,长得还不赖,长胳膊,鲤鱼眼。女人注意到吉泽,悄悄低下头。

不远的山脚已刨好两个土坑。灰狗跳下去,用一把黄裱纸清扫坑底,然后爬上来,抱着写有豆腐老顾名字的纸牌,跪在一边嚎啕大哭。老恒一挥手,凄婉的乐声中,老顾父女的尸体被村民们分放到坑底。灰狗放下牌位,走过来,冲墓穴扔了第一掀土。几个治安队士兵开始填埋。

参加葬礼的村民突然动荡起来,沿原路,争相往回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