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一个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车祸去世 他的小孩才3岁. 参加完葬礼 想起小孩子挂满泪珠的小脸 彻夜难寐. 上百度一搜索 发现中国的车祸死亡率已经连续1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 我们以世界3%的汽车保有量 制造了全球16%的死亡人数.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开车最危险的地方. 大多数网友都把车祸多的原因归咎为中国司机素质低开车不规矩. 我强烈反对这种”素质论”. 本人在中国出生长大 大学毕业后去美国读硕士 在美国考的车牌 后由于工作原因跑了不少国家 在香港日本意大利墨西哥泰国 菲律宾都开过车. 我认为中国的车祸多 最主要的原因是整个交通管理的理念落后. 我从来不觉得美国人的素质比中国人高很多。

你看过新奥尔良风灾的照片吗?

美国的大兵是带着冲锋枪去灾区救援的。

如果他们不带枪,当地就会有人打砸抢。

汶川地震时解放军有带枪吗?

我国城市每万辆车死亡率是美国的17.8倍,我们的素质会比他们差17.8倍吗?

“素质论”掩盖了车祸多的真正原因,也撇清了交管部门的责任。

要拯救我们身边将要在车祸中丧生或受伤的亲人和朋友 最可行和最快的方法是改革中国的交通管理的理念和体系. 交通管理和工厂管理一样本质上是一门科学. 中国的工厂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 为什么交通管理不能引进别人的经验?

以下是我在国外和国内开车的一些体会 供大家参考: 1) 在美国学车的时候 教车师傅第一课就告诉我 后方45度左右的地方是左右后视镜的盲点. 如果超车后换线,必须要略转一下头 以眼角的余光确保盲点位置没有车才能换线. 如果你跟在别人的车后面最好不要长时间呆在前车的盲区 以免对方看不见你而突然转向。

这个盲区所有欧美国家的司机都知道. 我问过南美和东南亚等所谓”第三世界国家”的朋友他们也都知道 并且很惊讶我问他们这个问题. 在他们看来这就跟天是蓝的 草是绿的一样每个人都应该知道。

在中国 我们交学费去驾校学车教车师傅有教过你盲点吗?

没有 因为他们的师傅也没有教过他们. 我们只能自己从车祸中以血的代价来领会。

2) 中国的交通要改善,驾校是第一个要动刀的地方。

我再说两个例子: a. 在美国超车后换线,师傅会告诉你,在后视镜中看到了后车的前轮才可以换线。

这种方法可操作性很强。

但在中国没有人教这个,偶而有师傅教的话也只是说50米或60米。

在后视镜中你怎么能知道50米有多远呢?

b. 关于远光灯,所有的美国司机都知道,起雾时不要打远光灯,因为反而看不清楚; 另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乱开远光灯,如果你干扰了对面车司机的视线,撞到你了是自己倒霉。

中国的教车师傅不教这些 他们老是强调要眼明手快好像只有反应快才能在路上活下来. 基本的安全知识反而不教。

3) 在美国 如果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 交警至少在200米以外就在地上放置冷光蜡烛(防风) 提醒你换线 冷光蜡烛连成一条长长的火光斜线 后方的司机有非常足够的时间避开故障区. 而在中国交警顶多在几十米开外放一个荧光的警示牌 等你看到了 离故障车也就剩下几秒钟的反应时间. 三角标志和雪糕筒都是很不科学的装备,天黑的时候不够显眼,体积又太大,交警和司机都不可能带太多。

直接放在路中间的话容易造成车祸,放在路边又容易被忽视。

强烈建议中国的交管部门研究和引进西方的冷光蜡烛。

体积小,不占地方,使用方便,直接扔在路上就行,万一不小心碾过了一两个也不用刹车。

如果我们也采取欧美一样的故障警示方式 每年能救下多少人命?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广东 这几年仅在京珠高速和虎门大桥上因为故障处理车追尾就牺牲了5位交警。

4) 在中国交管部门喜欢在车道中的隔离带建花坛 有些地方甚至连高速公路的隔离带也有花坛。

这种做法全世界只有中国有。

为什么别的国家不搞?

别人是有道理的。

花坛建在路中间容易让司机分神 用隔离栏最实用, 还便宜. 另外花坛需要定时修剪和浇水. 在维护的时候停在路边的园林车 还有缓慢行驶的洒水车都很容易造成追尾。

要美化市容,花坛可以建在路边。

如果中间一定要种花草 能不能采用不需修剪和免浇水的品种?

5)我回国已经10年了,在国内也开了10年车。

我跟普通的中国司机一样,偶尔图方便也会犯犯规,比如双黄线左转等等。

但在国外就不敢。

我觉得我的个人素质没变(普通人一个),之所以在国内乱开车, 在国外小心谨慎, 是因为国外违规的成本远比国内高。

以我在美国开车的经验为例,感觉上每违规10次,至少会被交警逮到1次。

有一次在三藩市郊外,凌晨两点在65英里的高速上开到80英里也被警车拦住罚款。

美国的交警大都是流动执法, 会从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让你不敢心存侥幸。

反观国内,我们的交警很喜欢呆在十字路口。

很多地方还让交警站在十字路口指挥交通。

我一直没想明白, 路口不是有交通灯吗?

红灯停,绿灯走,清楚直白,为什么还要交警做复杂的动作去发相同的指示?

中国交警编制增加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车辆,有限的警力还是应该用在刀刃上,十字路口还是交给红绿灯吧。

6)最后我想强调一个观点,交通管理和其他领域的管理一样,是一门科学,需要以科学的态度去研究。

美国有科研人员研究了全美事故率最高的10个十字路口,发现了一个普遍问题,这些十字路口的交通灯都不够高,不够多。

如果前面是个货车,跟在后面的车就看不见交通灯变化,容易造成追尾。

政府按他们的研究对交通灯进行改良后,发现第二年事故减少了15%。

如果这个研究结果正确的话,90%的中国红绿灯都有改善的空间,而且一改马上就能见效。

这样每年能挽救多少人命,减少多少损失?

这些成果别人都已经研究好了,都是公开发表的,不用专利费,我们只要拿来就可以了,为什么不做?

国家每年这么多代表团出访,每年花这么多钱去引进技术,比如高铁。

为什么没有人肯花时间去研究别人交通管理的先进经验?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的专业和工作和交通没有半点关系。

我对交通管理的理解是一个普通驾驶者的粗浅理解。

但我强烈反对以司机“素质差”来解释中国交通管理的落后。

素质差的是我们交通的管理者,差的是管理的理念,而不是司机。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的司机素质低,该死,政府就没有做好工作的压力。

驾校发财了,交通局子升官了,我们自己很开心地给自己扣上“素质低”的帽子,最后还要把自己的命搭上。

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一”了,该到改变的时候了。

如果每一个人都置身事外,下一个出车祸的,可能就是我和你。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