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姊妹花 正文 十五、初露锋芒

陈正举 收藏 0 1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URL] 且说当刘仁弄清李世武李京虎枪杀他的弟兄,企图嫁祸于人,以便借他的手消灭田家峪的青旗会后,一挥手,大喊,走,找李世武李京虎算账去! 李世武为什么制造事端,借刘仁的手消灭田家峪的青旗会?原来在刘仁带着众匪回百丈崖的五天的时间里,田成奇红菊率领田家峪的青旗会员出刀亮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


且说当刘仁弄清李世武李京虎枪杀他的弟兄,企图嫁祸于人,以便借他的手消灭田家峪的青旗会后,一挥手,大喊,走,找李世武李京虎算账去!

李世武为什么制造事端,借刘仁的手消灭田家峪的青旗会?原来在刘仁带着众匪回百丈崖的五天的时间里,田成奇红菊率领田家峪的青旗会员出刀亮剑,反捐抗税,抵制官盐,大闹了沭水集和盐行,向沂山地区以李世武为代表的封建反动势力进行了第一次斗争。

且说那天,通往沭水集的路上行人如织,挑担的,推车的,赶驴驮子的,挎着箢子的,背着布袋的农民,络绎不绝。这些人穿着破烂,三三两两,满脸愁苦地相互诉说日子的艰难,来到沭水集上。集上生意人的叫卖声,饭摊上的刀勺声,牲口市上牛羊的叫声,家禽市里鸡叫鹅鸣声,还有唱小曲,说快板,开头要钱悲切的叫喊声,汇集在一起,嗡嗡嘤嘤响成一片。

沭水集摆得最长的是柴禾市。由于连年歉收,和李世武为首的地主老财的搜刮盘剥,老百姓地里打的粮食交上各种捐税,连吃都不够吃。没有可换钱的东西,只得上山打一些柴,推到集上换一点儿钱,好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这一集,菊给老爹拉着车子,也来卖柴。卖柴的人多,买柴的人少。爷俩挨到日西,又累又饿,才有一个人来买他们的柴。一般买柴的都是这样,老不买,老不买,直到把卖柴的熬得心急火燎,才向前搭讪着买柴。这样能够低价买到柴禾。红菊家那满满一车柴,只卖二十文钱,简直就是白送呀!

二十文,刚够买一斤盐的。沂山县因官商勾结,都吃官盐。官盐贵得很。那是田成奇打了一集的柴,可那么低的价也得卖呀!不卖,还能老天拔地再推回去?何况还急等着钱买盐呢!家里早就没盐了,不能总借邻居家的,再说借了也得抓紧还人家!

田成奇接过买家的二十文钱,认真数过,还没揣进坏里,两个税狗子就上来了,别棱着脑袋,嗤啦撕下一张税单,喝道,缴税!

田成奇一愣,问,缴什么税?

那税狗子一翻大眼泡子说,明知故问,卖柴不交税呀?

田成奇说,田粮税,耕牛税,小鸡小羊小狗税我们都缴过了,怎么卖把柴也得缴税,这是哪家的章程?

要搁过去,田成奇是不敢跟税狗子较劲儿的;可现在他当了青旗会七分团团长,已有底气跟他们摆理了。

税狗子说,哪家的章程?李区长的章程!

田成奇说,李世武的章程,也得有理,没理我不缴!

税狗子一下子火了,向前一蹿说,不缴,你想找死!

田成奇一拉黑红的脸膛,掷地有声说,我不想死才不缴!

那一刻,红菊耐不住,哗啦将腰间的钢鞭抖擞出来,大吼一声,我叫你找死!照着税狗子就是一鞭。那一鞭,叫过头鞭,鞭稍越过那个税狗子脑袋,将一棵小树,拦腰抽断,折断的树头,把那个税狗子的头打破了。

另一个税狗子一看同伙被打,蹿上来,尖锐地一声叫,你们要造反!

那一刻,红菊早已忍无可忍,飞起一脚,将那家伙踢得倒在地上,我就是要造你们的反!

那家伙抱着小腿爹呀妈地叫唤起来。

多亏那天红菊打赤脚,要是穿着铁鞋,那家伙的肝货肠子也能给他踢出来。

那家伙叫唤一阵儿,便高声喊,有人造反了!

田成奇按耐不住,挥动开棍也大吼,老子就要造反!

来赶集的青旗会员一见团长动了家伙,也拿起手中家伙,呐喊着,去揍那两个税狗子。集上其他人让税狗子欺压得早已忍无可忍,一看有人带头打税狗子,也跟着叫喊起来。一时,叫喊声痛打声,将沭水集煮成一锅沸水。

两个税狗子一看大事不好,赶快爬起来,冲破众人阻截拦打,如惊弓之鸟,一瘸一拐,狼狈而逃。

众人哪里就此罢休,在红菊的带领下,将那两个家伙,赶出沭水大集,又追一阵儿,方才罢休。

田成奇跟红菊又折回沭水大集,赶到盐行,去称盐。

因是吃官盐,周围几十个村庄,就这一个盐行。虽然官盐贵,可谁家离了盐也不行,所以买盐的人排起很长的队伍。

红菊跟老爹一天没吃饭,饿得直冒虚汗,还得耐心等。等呀等,等到日西,好不容易挨到他们,谁料田成奇要称二十文钱的盐,盐行伙计只给了十二两。

田成奇问,怎么才十二两呀?不是二十文一斤(老秤一斤十六两)嘛?

卖盐的伙计没好气地说,盐价又长。

田成奇不悦地说,这官盐,见风就长呀?

卖盐的伙计像抱着老虎腰一样说,就是见风就长,你买不买,不买,滚一边去!说着,一下把秤盘子的盐又倒回柜台内盐袋里!

红菊一看,耐不住了,一掌拍在盐行的柜台上,怒气冲冲地望着卖盐的伙计,呀呀呸,你叫谁滚?你滚出条路来我看看!

买盐的伙计说,咳,裤裆里钻出一只老鼠,你充什么大头娃?我就是叫你们滚!嫌贵,你们就去买贱的!

那个买盐的伙计还想胀饱下去,一抬头,突然直勾了眼。他看到红菊怒气冲冲地正解腰间的钢鞭。卖盐的伙计知道遇到厉害角色了,急忙换成一副笑脸说,来来,大叔,我给你们称上。

这时,田成奇微微一笑说,你们的盐,要像莒县的一样,几文钱一斤,我就买!

就在这时,盐行掌柜的走了出来。盐行掌柜就是红旗会副会长王剑。王剑白净的国字脸上堆满笑,亲切和蔼地对田成奇说,田大叔,天下的官盐就这个价,你也别讨价还价了,将就买一点吧,去莒县买盐,那得多少盘缠,你去得起吗?敢去吗?那可是贩卖私盐!

红菊说,呀呀呸,当姑奶奶不敢去!说着,啪一下将盐行的楸木做的门槛子给踢断了。这一下,把王剑惊成一付泥胎大傻势。

买盐的伙计也惊大嘴巴,半天没合拢。

随后赞扬声,感叹声四起。那些买盐人畅快地说,终于有人敢站着撒尿了。

当天夜里,田成奇将他们在沭水集上的行动报告给李耀远。李耀远听过,不住地点头称是。他如此赞许,是因通过这次青旗会员的行动,充分显现出他这些日子的工作没有白费。他在沂山一带开坛发展青旗会会员,建立青旗会组织,就是想逐步将这个青旗会分团改造成为一支共产党掌握的,敢于向封建势力斗争的队伍。可他又一想,青旗会七分团成立不久,对于这么一支稚嫩的革命力量,应该好好培育保护,不能让它有一点闪失,于是,便对田成奇说,你们这一次行动,初步显示了我们青旗会七分团的威力,但是有一位古人也曾说,“将在谋不在勇,兵贵精不贵多”。这些军事上的至理名言,我们都要好好琢磨领会,所以我们的每一次行动,都要做到计划周密,既要震慑敌人,又尽量保护我们的会员不受伤害。这话,他虽说给田成奇听,实际也对他自己的警示。他又说,要想使我们的队员免受伤害,斗争的方式方法要注意,还要提高他们的战斗能力,所以当务之急要抓紧训练我们的会员。

田成奇对于李耀远说的注意斗争的方式方法没太在意,对提高会员的战斗力,抓紧训练会员道是越发抓得紧了。他让青旗会员枪刀不离身。白天会员在地里干活,休息时,就三五成群地在田间地头练习刀枪,晚上到香堂烧香念咒,集体练刀枪,练铁布衫,听李老师讲道念经。每到沭水逢集日,赶集的青旗会员,就身背大刀,排成队,喊着,刀枪不入,来到集上,耍一阵子大刀,练一阵子铁布衫,再赶集买卖东西。

这样一来,那些税狗子们吓得就不敢来集上收税了。税狗子们的行为有些收敛,但沭水盐行却仍然嚣张跋扈,只几天的工夫,一斤盐涨到二十八文。

那一集,红菊去称盐,又生了一肚子气。跟她一起生气的还有村里好多人。其中大多数是青旗会员。这些人一见盐又涨价,跟盐行的伙计吵了一架,谁也没买盐,怒火中烧地回到家。

红菊回到家,气愤填膺地跟老爹田成奇说,沭水盐行的盐又涨价了,简直不让人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