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军事 > 铁血历史论坛 > 中国历史 > 许世友“十杀令”杀到谅山城下!

许世友“十杀令”杀到谅山城下!

clamok 收藏 69 65656

1979年初,我所在的部队从中原急急开赴中越边境,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在边境线上,全连集中在一起,由指导员张世伟宣读广西战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十条战场纪律。当时我是步兵班长, 30年过去了,依稀还记得许司令十条战场纪律的大部分内容:


不前者,杀!


临阵怯逃者,杀!


延误战机者,杀!


投敌叛变者,杀!


泄露军情者,杀!


违犯战场纪律者,杀!


… …用刀子杀!


十条纪律,嘎嘣响,没一个余字,没丝毫回旋余地。犯了那一条,都是死路一条,而且是“用刀子杀!”


指导员在宣读这《十杀令》时,全连鸦雀无声。直到结束,排长喊“向后转、跑步走”的口令,平时整齐的步伐变得有点乱,我想那是士兵们的思绪还没从震惊中平定下来。


许世友是什么人?


是抡着着大刀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天兵天将,是冷热兵器混杂时代的关羽。


他许世友绝不怕死,他的士兵,当然也不能怕死!许世友打了败仗,会提着头去见毛主席,也要求他的部下打了败仗提着脑袋去见他。


作为指挥我国迄今为止最后一场战争的指挥员,若不下达《十杀令》,就不是许世友了。


一个“十杀令”,让军队中的那些八旗子弟胆战心惊,更让觊觎中华国土的侵略者胆寒!


… … …攻克谅山 剑指河内守卫谅山的是隶属河内第一军区的越军第3师。这支部队又称为“金星师”,1965年9月组建于越南南方,取名为“金星师”,意为南方的一颗金星,象征胜利之意。在抗美战争期间,该师是越军在南方对美军作战的主力师。在越军中,除组建于五十年代抗法救国战争中的312、316、304、308等历史最悠久的头等师外,便数这个第3师了。第3师下辖2团、12团、141团、炮兵68团,其中12团曾获“英雄团”称号,擅长进攻,能打近战、夜战,在与美军作战中功勋赫赫。141团则能攻善守,曾获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称号。


第3师从上到下,兵骄将傲,曾喊出过“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的狂言。但正如兵家所言,骄兵必败!越3师出师不利,在同登挨了我五十五军狠狠一拳,在同登地区的所谓“英雄12团”没有逃脱覆灭的命运,基本被彻底歼灭。其余主力1万余人猬集谅山,企图利用谅山周围的险要地形,大量的明碉暗堡溶洞岩穴,与我军决一高下。


谅山正面,只有一条经同登向南至谅山的公路,周围则尽是山地丛林。越军第3师将主要兵力摆在了谅山外围的各个山头高地上,俯瞰公路,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若我军机械化兵力通过公路经达谅山,越军凭险据守,张网以待,会给我猛烈击,越军正是打着我军自投罗网的如意算盘。


我军要攻克谅山必须另出高招,让越军的希望破灭。


2月27日清晨,谅山战役开始。东集团军首先进行10分钟的火力急袭,然后兵分三路,以一六三师四八七团猛攻扣马山,四八八团进攻四一七高地;一六四师四九一团直取巴外山。当时整个谅山周围大雾弥漫,天上又下着细雨,能见度很差。


我军在坦克引导下发起冲锋,步兵跟着坦克逐次跃进,不断向纵深插入。越军集中“冰雹”火箭弹和高射机枪进行火力打击,关键时刻,我军炮兵进行了纵深炮击,以密集弹着点开辟进攻道路,同时发射大量燃烧弹,为茫茫雨雾中的坦克指示攻击目标。进攻部队也改变了打法,将密集队形组成不同梯队,以营为单位,采用班、排疏散队形,交替掩护,多路攻击。炮兵观察所紧随步兵前进,随时为炮兵提供射击坐标,呼唤炮火支援。步兵每攻下一个制高点,便发射信号弹,炮兵部队则立即进行向上200米火力突击,将越军的下一个火力点置于火网之下。然后,步兵再发起冲击。这样,我军像梳头一样密集推进,拔点攻击,一个个打掉了越军的火力点。


激战至2月28日,谅山外围防御要点基本被全部扫清。我军队从东、北、西三面直逼谅山市区。越军统帅部举棋不定,既没有使用预备队增援谅山守军,也没有下令三师撤退。越军迟迟没有调动预备队进行反攻,仅靠谅山孤城的守军是无论如何挡不住我军进攻脚步了。然而谅山又太重要了,失了谅山,越南首都河内就将直接面临兵锋之下。因此,“金星3师”只有负隅顽抗孤注一掷,在此作最后一搏,实现其豪言壮语与谅山共存亡了。


攻打谅山之前,许世友指示军区司令部:告诉东集团再接再厉,坚决夺取谅山市。


他特别指出,谅山是越南首都河内的北大门,非常重要,是要塞性质,工事坚固,又有山洞。要先用炮火突然猛烈地轰击市区,把军事建筑彻底摧毁,打出国威,打出军威。


他决定打谅山依然用打同登的办法,集中猛烈炮火摧毁敌人的各种设施,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而后再用坦克、步兵突击。


3月1日上午9时30分,许世友一声令下,东集团集中军直炮团、163、164、165师炮团、炮26团合计二十多个营的300余门火炮猛烈轰击谅山,急袭30分钟发射炮弹一万余发。地动山摇,房倒楼塌!谅山市顷刻间变成一片火海。 刚刚盖起的越军营房顿时化为平地、城内坚固的军事目标被摧毁、弹药仓库连续暴炸,变电所、邮电大楼、公安厅等建筑被打得千疮百孔,整个供电系统被摧毁,联系河内的通讯中断。


号称王牌的越三师用无线电明话向河内呼叫:“敌人从上午8时30分(河内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开始炮击,火力非常厉害,简直不可想象,炮声隆隆,从未见过这样猛烈的炮火,炮弹一直不停地轰,数不清有多少发,所有的道路都被他们封锁了,我们简直无法抵挡,要撤退只有爬山。”


随着最后一发炮弹落地,五十五军兵分数路,以一六三师为主攻,其四八九团主力沿铁路向谅山奇穷河大桥实施主要突击,一部兵力沿铁路西侧展开向谅山北市区攻击;四八八团沿279高地向奇穷河大桥攻击前进,协同四八九团歼灭铁路以东、谅山以北地区之敌。一六四师和一六五师则紧靠一六三师左右两翼协同进攻。越军3师依托防卫阵地节节抵抗,猛烈程度堪称空前。


许世友听到情况汇报,明确指出:打这种地形的敌人,不能用野战战法,而应用攻坚战法,严密组织发挥直瞄火炮的威力,直戳敌人的山洞,步兵分成小组,使用手榴弹和爆破筒,夺取敌人阵地。


东集团连夜调整部署,要求四八八团坚决以攻坚战法攻占谅山北市区,四八九团歼灭大小石山之敌,控制奇穷河大桥。一六三师也迅速做出决定:四八八团首先夺取279高地,然后直插大桥头;加强四八九团85毫米加农炮1个连、高射机枪1个连、152加榴炮1个排,主力沿铁路西侧向大小石山攻击,另以一部兵力直插大桥头,断敌退路。并指示该团把坦克和直瞄火炮前推至距敌500—800米处,实施抵近射击,掩护步兵小群多路从侧翼接近,用打、炸、烧的方法将敌人消灭。


2日清晨,我炮兵群实施了10分钟的火力准备。随后,四八九团采取“穿插迂回,顽强攻坚,各个击破”的战法,二营主力沿铁路、公路直取谅山大桥;一营配属二营六连向小石山发起攻击,于9时45分占领了表面阵地。团指即令二连肃清残敌,六连向大石山东南侧迂回;一连由北向南攻击大石山,三连直插其防御要点三青洞。三青洞,原是谅山市西郊的一个疗养胜地,绿草如茵,山清水秀。在此驻扎的越军第二团团部和一个营,利用这里“深邃曲折,洞洞相通”的有利地形,硬是把三青洞修成了一座碉堡群。我指战员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将一个个炸药包、爆破筒塞进洞里,刹时间,烟火冲天,山鸣谷应,崩塌之声,不绝于耳。洞中越军死的死,伤的伤,有的憋得喘不过气来,惊呼着刚挤出石缝,就被我活捉。11时许,我四八九团攻占大石山。四八八团则攻占了279高地,随即以二营搜剿残敌,三营直插谅山大桥,肃清了大桥以北地区之敌,在奇穷河北岸转入防御。


一六四师和一六五师也突破谅山市区。其中,一六四师四九一团三营直扑谅山省府大楼。 城南高地上的越军以密集火力封锁了路口,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八连七班长谢中清带领全班,在越军火网中灵活跃进,仅用5分钟就冲入了省府大楼。谅山市省府大楼的办公室里硝烟弥漫,火光熊熊,一片狼藉,省府官员们南逃时丢下的大印摔在屋角,文件、纸张随风乱飘……紧接着,四九一团又攻占了谅山市公安局、国际旅行社、奇穷河大桥……谅山市北区已在我军牢固控制之下。


谅山市分为南北两片,奇穷河以北是新市区,以南是老市区,我军攻克谅山市北区,占领了省府大楼。越南政府肉烂嘴不烂,此时却通过宣传工具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市!”“谅山市坚不可摧!”


许世友听到这个情况后,坐在作战室里深思着:按照军委的意图,我们对越自卫还击是惩罚性的,是有限目的的行动。拿下谅山市攻占省府大楼,歼灭越军第三师就达到了预定目标。现在越南向全世界宣布,我军没有占领谅山,好像我军无力攻克谅山。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应该攻克南市区,戳穿越军纸老虎原形。但这必须请示军委。事有凑巧,正在这时军委发来了“争取自卫还击作战的更大胜利”的指示,与许世友的想法不谋而合。许世友看过电文,高兴地告诉司令部:“通知东集团,准备打过奇穷河。”并命令司令部迅速拟定打过奇穷河的作战计划。


广州军区前指连夜拿出了作战计划,并通知各参战部队勘查渡河地点,准备渡河器材。并命令炮兵向前推进,准备支援步兵、炮兵的火力计划;通知后勤补充弹药和物资。


许世友看了作战计划后说:以命令形式发给有关部队。各部队要奋勇前进,打过奇穷河,占领南市区以南一线高地,向南再进五公里,造成对河内威逼的态势!


外界说,当时许世友已经打红了眼,亲自下令“拂晓攻击开始后,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


事实上何止许世友打红了眼,东线饱经磨难、血染征衣的各参战部队早就已经是地煞星附体,怒火三万丈了,命令被不折不扣地执行了。


在奇穷河上有一座长一百一十八米,宽四米的公路铁路桥,桥下河水滚滚,水深流急。市区南侧的四二八、三九一和文庙三个高地,居高临下鸟瞰全城。越军在这三个高地上配置了强大火力,严密封锁着大桥、渡口和市区。


三月四日清晨,许世友早早地来到指挥部,他首先询问了炮兵的准备情况,询问了越军前线的变化,纵深内敌人的动向,有没有反击的征兆;越军的预备队是不是移动了位置等等情况。当他得知越军没有什么新动向,任然处于防御状态 ,似乎在等待时来运转的奇迹出现。


他指示说,要对谅山南市区、奇穷河南岸的越军各个要点、兵营、越军的指挥所进行炮击!并愤怒地说:狠狠地打那些狗日的,看老子能不能打下谅山!


六时五十分,许世友一声令下,东线集团攻打谅山南区的战斗开始了。


我五十五军、四十三军以及加强的军区炮兵展开了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最猛烈地炮火急袭。一群群炮弹带着中国人民的愤怒,带着对侵略者的仇恨,带着对忘恩负义者的惩罚,带着对地区小霸的教训,飞过奇穷河上阴云密布的天空,准确落在越军的阵地上,兵营中……炮声隆隆,火光闪闪,硝烟滚滚。趁夜暗推进到北岸的坦克部队、直瞄火炮直接瞄准南岸的火力点、射击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七点正,早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的突击部队,组成七支突击队趁炮火袭击的效果,冒着弥漫天地的浓雾,从奇穷河大桥和各个渡河点乘冲锋舟、橡皮舟抢渡奇穷河,直插谅山南市区。一六三师四八九团二营主力从谅山大桥,六连从桥下水面渡河顺利。七点四十分,四连攻占南市区越军营房,六连攻占疗养院、五连攻占火车站。三营紧随其后,通过大桥时,遭飞机场、文庙高地、428高地、391高地越军的高射炮、高射机枪和纵深炮火的火力封锁。师炮群和团直瞄火炮对上述地点进行火力压制,掩护三营快速通过大桥,超越二营的战斗队形对391、428高地发起冲击。


九时十五分,九连在七连的配合下,攻占了391高地,毙敌71名。八连在七连配合下,以一部分兵力正面牵制,主力从东西两侧迂回,于十时二十五分,拿下428高地,歼敌48名,紧接着六连攻占了文庙高地,毙敌23名。余敌向伯蒙方向逃窜。中午刚过,七连和八连配合攻占了465高地;下午四点过,六连拿下了伯蒙,四连攻占了弄刚及附近要点。我军攻进越军的阵地,越军的炮管还炙热烫手,压进炮膛的炮弹有的还没有打出去。在一个高炮阵地上,堆放的弹药竟有五车之多。南市区主要阵地被我军攻克,整个谅山的防御就全线崩溃,土崩瓦解。


我军以团为基本作战方向,以营连为基本作战单位,小群多路,遍地开花,所向披靡势如劈竹。


四十三军四四四团二营从昆八大桥渡过奇穷河。首先五连一排在营连火力掩护下,徒步过河,抢占了可以控制昆八大桥的317高地,四连在五连掩护下通过昆八铁路大桥,抢占了铁路旁边的1、2号高地,控制了大桥,掩护主力渡河。四连过河后,向7号高地进攻,遭到越军四个火力点的突然射击,二排长、五班长牺牲,另有七人受伤。连长迅速组织火力摧毁了越军火力点,以小群多路迂回攻击,先后攻占了5、6、7、9、11号高地,继续向8号高地发起攻击。四连三排刚占领10号高地,就发现西南方向有越军三辆坦克引导步兵约一个排的兵力向10号高地冲来,三排沉着应战,经十几分钟激战,击毁越军坦克一辆,毙敌五名,其余越军赶快龟缩了回去。


五连发展顺利。十点钟攻克8号阵地。营在8号高地部署兵力,并以此作为进攻出发阵地,迅速攻占了332高地。以四连转攻为守坚守既得阵地,五连为主攻,六连加入战斗,协助五连围歼了332高地地域内的越军。后五连预备队加入战斗,二排用火箭筒准确地摧毁了北侧的两个火力点。越军仓惶撤退,五连击毁越军一辆装甲车和一台履带牵引车。


越军为夺回10号高地,在三辆坦克的掩护下疯狂向三连反扑,越军打了一阵看高地上没有什么动静,以为防守10号高地的我军对坦克没有什么办法,引导步兵冲击,正好从382高地赶来支援的六连二排和四具火箭筒,悄悄隐蔽前出到170米处,击毁越军坦克一辆,其余两辆慌忙逃跑。


在恢复以西地段打过奇穷河的是四九三团的一营和二营,他们于五日十四时攻占了627高地、靠奔西北侧无名高地和413高地。


在扁福渡过奇穷河的是四八零团,他们的攻击目标是迷迈山。迷迈山位于谅山市东南约五公里,主峰海拔480米,周围均是约300余米的群山,南与扣瓦山相连。两山之间有一条谅山通往河内的简易公路。北有奇穷河为天然屏障,易守难攻,是谅山东南的一道屏障,也是越军在奇穷河以南屏障河内的一个防御要点。往南就是丘陵和平原,再没有与其等高的山脉了,攻下迷迈山,就形成了对河内的威逼态势。


四八零团侦察排和工兵排与四日七时就潜伏到了骄新,沿大路向扁福搜索前进。原来以为该地区没有越军防守,他们在村北与越军一个加强班遭遇,因浓雾弥漫,对面见不到人,越军以为我侦察排是他们的特工队,大声询问口令。我侦察排迅速占领大路两侧的有利地形,并抢先开火,毙敌五名。二连迅速赶到此地增援,在我二连和侦察排的打击之下,击毙越军十五人,残敌越河逃向棍杂方向。二连夺占了扁福,控制了河北岸的有利地形。此时营主力进至扁福北侧集结。


团长何善福率领团指挥所人员随二营之后进至扁福地区的无名高地开设指挥所,命令二连在昆杂正面佯攻,牵制越军,一、三连迂回到敌防御薄弱的侧翼担双地段渡河。一、三连顺利渡河,并歼灭了双担、崩毛以及昆杂等地的守敌。三营随一营后跟进,八连首先渡河,攻占了吨来西侧和南侧无名高地,营主力也于十七时十分全部到了河南岸。四八零团在渡河战斗中共歼灭越军147人。当晚四八零团一营在担双南侧、三营在吨来西南侧、团指在扁福及其以北高地组织防御,并做继续进攻的准备。


当天晚上,四八零团接到上级命令,四日十二时以前要攻克迷迈山。团指决定二营担任主攻,接替连续作战的一营,三营担任助攻,一营转为预备队。并要求不惜一切代价,首先攻克迷迈山,而后向两翼卷击,全歼守敌。四日零时,冷雨淋漓,浓雾密布。二营从扁福北侧无名高地向渡场开进,由于没有辩准方向,走错了路。到了攻击时间仍没有全部到位。团长当机立断,由一营接替二营担任主攻,二营为预备队。一营的进攻出发阵地距离迷迈山约三点五公里,中间全部是小山包,如果采取逐步攻击的办法,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团指令三连和九连实施穿插,主力随后跟进,两个营利用浓雾掩护并肩向迷迈山猛插。三连避开班茂守敌,隐蔽地渡过玻令河,直插迷迈山南侧;九连在班茂东北侧与少数敌人遭遇,先敌开火,刚渡河又遇班茂以北无名高地的越军射击。团指示该连,不要恋战,不要怕敌侧射,要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插到迷迈山。九连遂以一个排牵制越军,主力迅速绕到班茂西侧渡过玻令河,从班茂西侧无名高地越军防御间隙之间通过。九点五十分,一、三营穿插到迷迈山的预定位置,在上级九个炮营的火力急袭后,对迷迈山主峰发起攻击。九连主力于十一时零五分,控制了迷迈山主峰,歼灭越军155团6营营部和9连,击毙越军上尉副营长,提前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


迷迈山主峰被攻克,但主峰下的抗外、班茂地域的战斗正激烈地进行着。山下还有越军三个连队与四八零团一营激战,一直打到下午还没有结束,团指挥所又把预备队二营拉上去加入战斗,只留一个连队作预备队。四日到五日,四八零团以歼敌450人的辉煌战果顺利完成了迷迈山之敌的战斗任务。


整个谅山之战,我军战绩辉煌,不可一世的越军"王牌"第三师主力基本被歼。


我军攻占迷迈山,标志着我军攻克了包括谅山北市区、南市区以及谅山市以南五公里的地方。雄踞迷迈山已可剑指河内,再向南已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了。若祖国需要一声令下我军练兵河内饮马红河也只是弹指可待的事情。


河内统治者这次已是噤若寒蝉,再不高喊“谅山市坚不可摧”了。 黎笋集团惊恐万状,急令第一军区前指后撤,而这个指挥所早就逃跑了;同时发布总动员令,开始在河内市区要道挖掘工事,准备进行城市防御作战,并通知各国外交代表团,准备适当时机向城外安全地带转移。


越南首都河内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3月31日,黎笋视察“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军事重镇谅山。


这里的春天,已是满目疮痍。他良久不语。


93

热门评论

许世友?楼主你就别捧他了,这让人恶心!我老爸当时在127师当军医,此师主攻谅山,现在我家里还放着一些从谅山银行里弄来的越币。当时127师算是所有部队中打得最好的,伤亡也最少,公布出来的数字是死亡500多人。但我从我老爸的战友那得到一些情况判断,这个数字绝对有问题!一个老乡当时是某营9连的班长,这个连最后剩下8个人,包括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他命大,连伤都没有,还立二等功,而当初一起参军的十几个同乡(分散在各部队)中,有三人牺牲。另一个老乡是个卫生员,据他说,他原先是在7连,一年前调走当卫生员,后来他原先所在的7连在战斗中打得只剩3人,如果他没调走,估计是有去无回。另有一支小分队50多人,在黑夜中与越军遭遇,双方端着枪互扫,全部阵亡,后来师长张万年赶到现场,满地死人,还下着大雨,根本都分不清是中国兵还是越南兵,张万年让军医(当时我老爸在场)检查是否有活着的,检查第一遍第二遍都未发现,检查第三遍时才发现有一人还有微弱的心跳,最后救起一人。当时的连队有两百多人,仅这三支部队就将近阵亡500人了,如说全师才阵亡500多人,怎样都说不过去!当时我仅几岁,随军在河南洛阳新安,邻居是个参谋,坐吉普踩着反坦克地雷,被炸得尸骨无存,仅捡回一条胳膊。127师已算是当时各部队中打得最好的了,其它部队作伤亡更大,具体数字不得而知,但绝不会小。据老爸的那些战友们说,特别是开始时,还是老一套,一味命令部队死冲,伤亡很大,后来发现不行,才开始转变,先用炮火覆盖(一般标准是每平方米一发炮弹),将越南佬炸上天,步兵再上,伤亡立刻就降下来了。战争思想应该与时俱进,打法落后就得吃亏,如要吹棒谁的话,请将镜头对准那些冲锋陷阵的战士,别去吹捧那些在后方瞎指挥的将军。

好像当时另一条战线的指挥员杨得志将军有病,邓小平点名让梁光烈上的,梁光烈从湖北省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直接过去,当时坦承一个星期打到河内,结果用了八天,而且伤亡比许世友指挥的要少。这一仗也为今天的梁光烈的地位奠定基础,还有廖锡龙将军。

60楼zgzfslm

许世友打仗无能,阴人,玩手段,拍马屁倒是高手,如果当时让王必成指挥肯定死亡没有这么惨!

69 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