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有多穷:县政府快倒塌了也没钱修,只好用木支撑

强大宋帝国 收藏 1 1866

半个多世纪以前,四川西部和西藏东部有一个完整的省建制,叫“西康省”,著名的《康定情歌》就出自这个省份,“跑马溜溜地山哟,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地照在,康定溜溜地城哟,月亮弯弯,康定溜溜地城哟”,这个“康定城”是西康省会,省主席刘文辉上将在此办公。


西康作为省份,酝酿于1935年7月,消失于1955年7月,前后加起来,只有20年寿命,但在这短短的20年历史中,有一种奇异的现象曾经格外引人注目。


1939年,影视教育大师孙明经摄制记录片《西康》,他曾惊讶地发现,西康校舍大多坚固宽敞,相比之下,政府机构破烂不堪。在影片中,孙老师使用对比剪辑手法,突化了这个特点。此外,他还拍摄了大量图片,其中两幅颇具深意。其一是德格县小学生合影,背后是高大气派的校舍,即使今天看,一点也不寒酸。其二是义敦县长站在县政府门前,县政府不是大楼,而是石头垒起来的平房,为了防止倒塌,两条长长的原木支撑着它的前脸。如果不是孙老师做了注释,今人很难相信,这是西康省十分重要的政府机构。


孙老师问县长:“为什么县政府的房子总是不如学校?”


县长答:“刘主席有令,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


实际上,这是20世纪前半叶的中国现象,并非西康省独有,只是刘文辉对违反这种传统的官员处罚最烈。想一想1916年的首都北京,有哪座政府建筑或商务驻地能比北大红楼更强?红楼在那个时代如此耀眼,除了里面坐着陈独秀、胡适、李大钊、周作人,还因为它是首都最高大气派的洋建筑。在世俗社会中,这是一种奢望,是一种令人难以企及的荣耀。再想想1919年的清华图书馆,有哪座非教育机构敢与之比肩?清华图书馆一层是玻璃地板,商人来了,一样觉得敬畏。清华科技馆空调一转,四季如春,没有人知道原子弹功勋科学家大多在这里成长,但看到这样的国内一流条件,你会相信顶尖级人物在别处出现吗?


在川康地区,握有实权的将军纷争不和,但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因为自己是读书人,因此格外重视各级教育,最喜欢建学校和豪华图书馆——重庆市长杨森上将如此,四川省主席刘湘上将如此,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上将也是如此。刘文辉兴建了成都建国中学,他儿子是共产党校长,培养了一批地下共产党学生,比如《红岩》的作者罗广斌。刘文辉的五哥刘文彩,抗战期间耗资2.5亿,兴建人间最美丽的安仁文彩中学,他立碑言志,“学校成立之日,刘家对之不再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但他重金聘请各地名师,每年把2000亩良田的收入捐给学校,设立“清寒补助金”。


重教之风,上行而下效,所以巴塘县长赵国泰在公务之外兼做小学教师,代讲语文课。最关键的是,这是一种精神和社会愿望,以牺牲眼前利益为成本,铸造民族的未来力量。


后来,西康省消失了,巴塘和义敦并入四川。再后来,义敦消失了,降级为巴塘县的一个区。德格建制倒是没变,却成了贫困县。随着这些古代行政区划成为历史,学校拥有最好楼宇的传统也消失了,成为日渐模糊的遥远的记忆。

一九三五年,四十岁的刘文辉被侄子刘湘逐出成都,落草雅安,出任西康建省委员会主任。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国民政府正式任命刘文辉为西康省主席。


主政西康期间,他十分重视教育。一九三九年,在一次演讲中,他语重心长地对国立康定师范专科学校的学生们说:“你们这些学生,很有希望,很有前途,我们国家很需要你们,你们是我们国家的后起之秀。特别是我们这个康定、康巴地区文化素质比较差,希望你们,好好地学习,把你们的文化程度提高,把你们的知识提高,将来为这个康巴做点贡献。”


为了表示对刘文辉的响应,当时的巴安县县长赵国泰就曾放下繁忙的公务,亲自到当地小学代课教书,当起了国语老师。他的行动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刘文辉治下的西康省,重视教育早已成为自上而下、实实在在的行动。


附记:刘文辉其人其事


刘文辉(一八九四~一九七六),字自乾,法号玉猷。一八九五年一月生于四川大邑一农民之家,六兄弟中排行最小。以优异成绩考入成都陆军小学,后保送西安陆军中学,继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一九一六年在保定军校第二期读完炮科后,回四川投奔刘湘,开始了军人生涯。


刘文辉虽是刘湘的堂叔,但年龄却比刘湘小六岁。有刘湘的关照,再加上自己的突出才能,刘文辉在四川军队中一路官运亨通,仅三年时间就从上尉参谋、营长、团长一直升到川军第一混成旅旅长,成为四川军阀中的主要将领之一。一九二O年,刘文辉以川军独立旅旅长的身份占领四川东部重镇叙府。一九二二年升任川军第九师师长,在打败杨森之后,刘文辉取得四川帮办名义,一九二八年更当上了四川省政府主席,一九三一年改组后留任。此时刘文辉已拥有七个师,二十多个旅、十四万军队、八十一个县的地盘。而此时的刘湘任四川善后督办、二十一军军长,他们成为四川的主要统治者。


一九三一年,刘文辉从英、日等国购进武器和飞机散件,从上海起航经万县港被刘湘扣留。二刘间矛盾于是激化到不可调和。同是大邑刘氏子弟的刘文辉与刘湘开始为了争夺对四川的全面统治,发动四川历史上的最后一场军阀内战,时间是一九三二年十月到一九三三年九月。内战的结果,以刘文辉失败退出四川结束。一九三三年九月刘文辉带着仅存的十二个团从成都退到雅安。仍担任第二十四军军长兼川康边防总指挥的职务。一九三五年,国民党计划在西康建省,任命刘文辉为"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长"。一九三九年,西康省建立,刘文辉就任第一任西康省政府主席。抗战爆发后,刘湘的川军被蒋介石调出,部队一出川就被拆散调往各战线,刘湘和蒋介石的矛盾就尖锐起来。一九三八年,刘湘因病去世于武汉。刘湘去世后,蒋介石派张群继任四川省主席,实际上想控制川康。刘文辉联系原刘湘的下属,还有四川一些实力派人物,共同抵制,把势力范围扩展到整个四川。直到一九四O年,张群才坐上四川省主席这把交椅。刘文辉为了避免被蒋介石中央政府吞并的命运,大约从一九四二年开始,就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秘密联系。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九日,刘文辉在西康做了十年的国民政府西康省主席之后,在彭县宣布发动起义,公开投奔到中国共产党一方,中共兵不血仞占领西康。一九五O年六月,刘文辉所部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二军合并。改编后,原第二十四军军长刘元瑄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二军副军长,原第二十四军中将副军长刘元琮担任六十二军一八六师师长。刘文辉本人则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委任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后又被任命为四川省政协副主席。



民国有多穷:县政府快倒塌了也没钱修,只好用木支撑



民国有多穷:县政府快倒塌了也没钱修,只好用木支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