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人物 正文 013 劫夺黄金

西路转运使 收藏 0 1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size][/URL] 013 劫夺黄金 在住的地方,赵永刚还在想,好容易碰到的美女,一句流氓,把自己仅有的一点幻想打破了,原来还想做进一步的交往,看起来是没戏了,极度郁闷。胡一刀看到头儿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劝道:“出去转转,老板?”赵永刚没好气地说:“转什么转?就知道瞎溜达,没事捉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13 劫夺黄金


在住的地方,赵永刚还在想,好容易碰到的美女,一句流氓,把自己仅有的一点幻想打破了,原来还想做进一步的交往,看起来是没戏了,极度郁闷。胡一刀看到头儿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劝道:“出去转转,老板?”赵永刚没好气地说:“转什么转?就知道瞎溜达,没事捉摸点正事。”被一阵抢白,胡一刀灿灿地坐下,心中在想:这是怎么了,我又招谁惹谁了?还是离的远一点吧,距离产生美。刚想站起来到外屋,又听见说:“怎么屁股下面有钉子,坐都坐不住了,心里长草了?”胡一刀在想:这都哪跟哪啊?这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都不会了。“别像个木头橛子戳在那里,该干嘛去干嘛。”胡一刀听后飞似的逃出去,掩上门后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很纳闷:司令肯定遇到了不开心的事,等那二个小子回来后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那里知道这事儿是赵永刚和那二人分手以后发生的。

赵永刚的邪火发出去后,心情也好了许多,想一想对胡一刀的态度不觉歉然。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对一个学生念念不忘,对自己的弟兄发哪门子邪火。想去和胡一刀道个歉,又拉不下当领导的脸子,有机会再说吧,自己到北平来可不是为了看女学生的,还有正事没办完呢,未免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随着敲门声,郑文怀进来了。在胡一刀反身要出去的时候,赵永刚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歉意的一笑,四目对视,胡一刀什么也没说坚定而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大步有力地走了出去。

郑文怀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个队员成功地利用同学关系打入了日本驻天津领事馆做翻译,在领事馆海军武官处得到了一个信息:日军有一条民用船只二日后靠港,船上载有运往华北的大批经费,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用的是民用船只,通知天津领事馆派人接船,接送人员数量不详,经费数量不详。

听到这个情报后,赵永刚在屋里打起了转转,一边踱步一边想:情报的真实性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个要是鬼子布下饵,难道是要剿灭像自己一样的抗日分子吗?不太像,剿灭的方式太多了,这种方式不会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威慑力,不像鬼子的暴虐性格。这么分析这事儿的真实性就很大了。现在是太缺钱了,怎么也要想办法把这批鬼子的经费截下来。

有几个问题需要澄清:在那个地点劫?用什么方式?人员怎么召集?武器用什么合适?多少人参加?成功后物资和人员怎么转移?想好之后吩咐郑文怀:“告诉天津方面尽可能地搞清交货的时间、地点、人员和货物数量,用暗语联络,告诉那位同志尽力而为,不必强求,注意自身安全。傍晚我去你那里研究方案,其他同志就不要通知了。”郑文怀领命而去。

对着门口大喊“胡一刀。”胡一刀应声而入,“快去把杨斯同、草上飞和保罗他们几个找回来,有急事。”“是,老板。”赵永刚在屋里静静思索方案和细节。

到了傍晚,赵永刚等几个人陆续地进入了郑文怀公司的仓库,在昏暗的灯光下,几个人围坐在一起。郑文怀说道:“天津方面已传来消息,明晚八点在塘沽四号码头交接,押货的有二十几个化妆成船员的鬼子,接货的有十几个,就是具体数量没有搞清。”赵永刚安慰道:“已经很不错了,同志们辛苦了。”郑文怀等人表示应该的。

“同志们,情况大致已经清楚了,感谢情报组的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情报。”赵永刚带领大家轻轻的鼓掌,接着说:“这批鬼子从东北运来的经费肯定是从东北那里掠夺过来的,是为侵略华北而准备的,我准备把它截下来,用于我们的抗日,大家看怎么样?”下面有人接口“干了,队长你就说怎么干吧。”“抢过来,反正是小鬼子的不义之财。”赵永刚自己知道,东北军撤退时不仅留下了一座完整的沈阳兵工厂和大批枪支弹药、火炮、坦克、飞机、军舰,而且还有银行来不及搬走价值7000多万的大批黄金、白银和银元。这都是张大帅在东北几十年攒下的家底,一夜之间全部败光,可惜了。

经过大家的讨论和研究,抢夺方案最终定了下来。全部人员化装成帮会的成员,外罩风衣,在货物全部上岸后动手,最后集体否定赵永刚带队的突袭的方案,决定由草上飞约得江湖哥们陈成龙、高敬亭并带行动队5人正面突袭;赵永刚和胡一刀侧翼掩护攻击;郑文怀负责两部卡车接应人员和货物;保罗负责联系即将离港的美国轻巡洋舰装货,连人带货偷运;小三子带二人负责警戒。如果行动失败或出现意外,人员在西郊土地庙集中,等到凌晨3点再撤出。

因为天津地处大运河的重要位置,所以自满清开始从来就不缺乏帮会人员,打扮成黑帮分子可以混淆视听,干扰鬼子的侦查方向,这是草上飞提议的;身着风衣可以很好地隐藏汤普森冲锋枪,这是赵永刚提议的,印象中的电影里黑帮好像是从风衣里拿出汤普森就是一顿猛扫;因为没有水面交通工具,只能在陆地上动手;草上飞的铁哥们以前合作过几年了,赵永刚的意思这次行动后,他们几个都去美国。至于用美国军舰还是保罗的提醒,这家伙帮保罗偷运好几次军火了,保罗前几天还和那个乔治舰长吃过饭提前为他饯行,开船的时间正好是午夜,时间来得及。鬼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货物会装在美国的军舰上运走,另外在国内出手大宗贵重金属,会引起鬼子的注意,美国就不同了;保罗在行动前还要搞到20支20响的驳壳枪和100枚手雷,还有20枝配有弹鼓的汤普森,那家伙近战很猛,一扫一大片,外号“芝加哥打字机”,是黑帮的最爱。

再一次的确定每人的具体任务和行动路线后,接着又在图上进行了一次演练,分析了一下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紧急情况的处置办法。赵永刚说:“这次行动是我们这支部队对日的第一战,意义重大。你们要稳、准、狠,果敢坚决、快打快攻,注意自身安全。另外我不想看到活的鬼子。”说到最后,有摸了摸鼻子,语气阴森。

第二天傍晚四号码头,人影稀少,想必是鬼子为了安全,清理了码头,这更加方便赵永刚他们这些人的行动。鬼子在外围布置了4个警戒哨,接近八点,一条500吨左右的小船靠岸。船上的人与岸上的人接触后,立刻有二十多人从小船出来,陆陆续续地往往岸上搬木箱,二人一组,抬得很吃力。岸上的人也下去帮忙,总共有三十多个箱子摆在码头边,为首的挥了挥手,立刻有三辆卡车亮着大灯开过来。赵永刚看到汽车很懊恼锤了一下腿:怎么事先没有想到把鬼子的汽车劫过来,行动的把握就会更大一些。

顺着鬼子汽车的灯光,草上飞带人发起攻击了,警戒哨被抹了脖子,手雷悄然无声地飞起,二轮有三十多枚手雷在那个狭小的地方爆炸,那是什么情景,基本上没有任何死角。紧接着汤普森响起,爆豆一般,十几支冲锋枪看到阻碍物就打,木屑横飞,火光冲天,惨叫声、喊杀声、枪声、爆炸声交织在一起,硝烟弥漫,杀声阵阵,连鬼子的汽车都被炸得起火了。“抓紧时间,搜索残敌,搬运货物。”赵永刚看到再没有站立的鬼子在大喊。攻击的同时,郑文怀二人从隐蔽处把汽车开了过来。大部分队员往车上搬运货物,小部分队员搜索残敌,对躺在地上的挨个补枪。

刚刚装完货物,小三子那头就传来了爆炸声和枪声,赵永刚急急说:“快速向预定地点撤退。”众人急忙上车向美国军舰的停泊处进发,远远地听见小三子那个方向又传来了几声爆炸,枪声便逐渐消失了,众人的心也提了起来,开始为他们担心,但却不能马上支援,因为都懂得还是这方面的任务重要。草上飞看了看赵永刚“老板,要不我带几个人过去看看?”还有几个人跃跃欲试,赵永刚轻轻地摇了摇头,沉重地说:“你们几个要去美国,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我相信小三子在特勤队那么长时间,以他的身手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说完低下了头,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再给大伙打气。众人听到此话,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都知道特勤队是干什么的。

一路飞奔,到了军舰码头哨卡,经过保罗下去交涉后,卡车被放行。远远看到一个庞大的军舰轮廓,几名水兵站在舷梯边,到了近前,保罗先跳下车与其中的一名军官紧紧拥抱,相互问候。接着来着那名军官与上前的赵永刚介绍“乔治,这是我的老板赵先生。”“老板,这是约克号轻巡洋舰舰长,乔治中校。”二人是一阵寒暄,看到货物搬得差不多了。赵永刚对保罗递了一个眼色,保罗便拿出一个小布包递给了乔治舰长:“乔治,这是老板付给你的酬劳。”乔治打开一看是十根金条,热情地与赵永刚拥抱、贴脸,大喜:“赵,您太慷慨了,认识您真高兴。”赵永刚谈谈地说“货物和人到岸后还有一包金条奉送。”这家伙一听眼睛都直了,散发出了血丝,“赵,我的朋友,您以后有事尽管找我,这里的大使、武官、总领事我都熟悉。”“谢谢乔治,我会的。”这家伙的脸上立刻乐开了花。通过保罗赵永刚得知眼前这个乔治舰长和上层有些关系,中国境内的外交人员也很熟,关键是这小子经常跑中国运送一些人员和物资,以后用他的地方多,所以这次不惜重金把他拿下,方便以后行事。

在来的路上,赵永刚已经得知这些箱子装的全部是黄金,每箱有500斤,30箱就是15000斤,此时折算美元(官价0.888克黄金=1美元)应该是840多万,这个时代是一笔巨款。自己想了片刻,把保罗、杨斯同、草上飞几个人叫到附近说:“黄金到岸后,保罗你负责在纽约收购一家快破产的银行,重新联系关系,开展业务,并坚定支持纽约州长罗斯福先生的竞选;斯同你负责采购物资、人员的召集训练和寻找一些人才,这事儿以后专门电报给你的;草上飞你负责整个护卫的任务,可以建立华人黑帮组织,重点打击日本人。在美国的一切行动由杨斯同负责,用电台和专用密码和我经常联系。告诫你们:千万别坏了规矩,要不然我会很生气。”几个人同时点头称是。

赵永刚对去美国的一行人一一握手拥抱,“注意安全,早日见到你们的成绩。”说完对众人挥挥手,和郑文怀、胡一刀走了。杨斯同等人也带着赵永刚的希望奔赴美国大陆。

天津今晚,警铃大作,出现这么大的暴力事件,够当地政府头痛的了。军车在四处呼啸,一片肃杀气氛。赵永刚吩咐郑文怀等人把汽车处理好,今夜找个地方躲一躲,不要乱跑,明日分批离津,在酒店会合。自己则带着胡一刀奔向西郊土地庙等小三子,赵永刚明白,鬼子吃了这么大的哑巴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大肆收捕可疑人员的,尽快与小三子汇合离开天津。

为了躲避路上的军警哨卡,二人躲躲藏藏接近了土地庙。寂静的黑夜里,土地庙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没有一丝声响。赵永刚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咕噜咕噜”叫了二声,焦急地望着对面等待回应。胡一刀在另一侧警戒着,也是满脸的急切。“咕噜咕噜”对面终于有了回应,赵永刚跃起,胡一刀忙拦住“老板,我先去看看。”说完走了过去。一会儿领着小三子他们三人过来了,赵永刚急忙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们:“你们辛苦了,有没有受伤,脱险就好。”小三子笑着说:“没事的,老板,我们都很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赵永刚喃喃地说。胡一刀接着说:“大伙可担心你们了,尤其是老板。”赵永刚斜着看了他一眼,这帮鬼精灵,这也看出来了。“此地不可久留,快些返回北平。”几个趁夜连忙赶路。

回到北平的住处,都在饭店休息一天。第二天,到公司取回保罗弄的物资,拆分装车,混入包装夹带,发往张家口,在从张家口运回。赵永刚一行五人随车到了张家口,此时张家口的军队很多,有西北军、东北军、抗日义勇军、东北山林队等武装。赵永刚和胡一刀拿着拜帖去拜见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因为在北平时,通过乔治舰长的关系,联系上了驻华武官,请求对方联系察哈尔省政府给予一些方便,对方很痛快地答应了,当然金条还是少不了的。由于是美国外交人员的引荐,政府出面的是一名秘书长。赵永刚见到秘书长时一阵寒暄和恭维,末了,拿出一个物资清单。秘书长看过清单也是很惊讶,东西不少啊,有300枝步枪,50枝驳壳枪,20挺轻机枪,4挺重机枪,子弹20万发,又看了看对方,手笔不小啊,快一个营的装备了。急忙换上了笑脸,“你先等等,我看看主席有空没?”赵永刚起身回答“麻烦秘书长。”

一会儿,门开了,进来一位穿着士兵装束的军人,四方脸,浓眉大眼,两撇胡须,典型的山东大汉,和照片上差不多,这应该就是宋主席了。赵永刚急忙起身“您好,见过宋主席。”对方也在打量他,刚才听秘书长说有人赠送了近一个营的装备,挺好奇,也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是一个年轻人,见到自己显得很镇静、说话态度不卑不亢。“哦,认识我?”“哈哈,‘宁作战死鬼,不做亡国奴。’将军的通电振奋国人,天下何人不识君?”宋主席显得很高兴,饶有兴致地问:“你这次到这儿来是……” 赵永刚很坦然地答道:“哦,宋主席,在下从美国留学回来,帮着朋友在尚义一带打理几个矿,这次带点设备和物资回去。”虚虚实实吧,点出自己美国留学身份,也不多说明是什么朋友,给对方以遐想空间。宋主席也在想,美国留学生,使馆的特别关照,携带着物资,这次还轻易送上这么多军火,身份呼之欲出,大概是美国人前台的买办之类的。这种情况常见,外国人在幕后操纵,中国人在前台操作,这也是当代中国的悲哀,以后兴许在装备和物资采购上还能用到此人。释然之后,便不再怠慢,宋主席欠身道:“感谢赵先生对我部的支持。”“这是晚辈应该的,凡是抗日的队伍,晚辈鼎力支持。”“像赵先生这么深明大义之士,不多了。”……又是一阵寒暄,赵永刚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便把身边的小皮箱推了过去,“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送给贵部抗日将士。”送出的时候,赵永刚也是肉痛,没办法,为了以后的发展不被掣肘,必要的支出,反正也是为了抗日。秘书长打开又是一声惊呼,一百根大黄鱼外加一张2万块大洋的可随时兑现的山西银票。宋主席愣了一愣,随即笑着说:“子明,承受不起啊。”“这是抗日将士应得的,宋主席。”“不要老是主席主席地叫了,显得生分,叫我宋叔或是轩叔均可。”“那好,晚辈放肆了,轩叔。”宋主席点点头,略一思索,把小皮箱推了过来,“子明,既然你我一见如故,轩叔也不推迟,这些你就代我采购一些药品和医疗器械吧。”赵永刚听到此话猛然站起“轩叔莫不是瞧不起在下?”说得宋主席一怔,“物资晚辈自当筹集,这些还是留给急需的抗日将士吧。”宋主席很欣赏地点了点头。

“子明,在尚义有什么困难吗?”哈哈,真知我心,大人物那个不是玲珑剔透。赵永刚心想此时不提条件更待何时,便有点灿灿地说:“轩叔,是有点麻烦,那一带土匪很多(最大的就是自己),晚辈几百人的矿警队有点应付不开……”宋主席有些恍然,略一思索便问秘书长:“尚义的保安队实力如何?”“那里的保安队前些日子和土匪交了手,吃了大亏,就剩下200多人了。”秘书长当然明白宋主席的意思。“那……这样,子明,你看我想委任你为尚义县保安团长,如何?”宋主席也在想,尚义地处偏僻山区,人口资源都不多,匪患严重,自己也有心无力,莫不如交给他。一来是示恩,表示自己的认可和感谢;二来是交结好他对自己以后或许有帮助,能多一条外联的渠道,特别是他背后的人应该很有能量;三来是一个偏僻小县几百人的保安团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也不费自己钱粮,只需一个名义,这也是自己职权范围内的小事。赵永刚立即起身一脸的感激:“谢主席栽培。”宋主席笑着说“现有的保安队并入保安团,团以下人员由你上报。不过可先说好了,子明,轩叔这里财政……”“勿劳轩叔费心,晚辈粮饷自备,经营好了,或许还可以给轩叔上交一部分,以充军资。”宋主席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子明,我很看好你。”立即吩咐秘书长办好相关履职的一切事宜。赵永刚趁机告辞,一老一小算计结束,各取所需,宋主席和秘书长还一直把他送到了门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