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番外(类OVA) 穿越正传 第十七节

海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十七 看到钟点差不多了,孙莉招呼她们两个回到巡逻车,说:“好了,今天的工作结束了,你们是要回学校还是要回家啊?”陈隽问柳漪:“小柳,学校没说我们每天回去报到吧?”柳漪说:“半个月后找孙阿姨要报告以后才回去,不过我还是要回学校,我住宿舍,呵呵。”孙莉笑了笑,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七

看到钟点差不多了,孙莉招呼她们两个回到巡逻车,说:“好了,今天的工作结束了,你们是要回学校还是要回家啊?”陈隽问柳漪:“小柳,学校没说我们每天回去报到吧?”柳漪说:“半个月后找孙阿姨要报告以后才回去,不过我还是要回学校,我住宿舍,呵呵。”孙莉笑了笑,说:“那好,我送你们回去吧。”陈隽正准备说妈妈就在附近,孙莉腰上的通话器响了,里面调度的声音说离她们两个街区以外的一条道路上出了一起车祸,要她们附近的巡警都去支援。

孙莉说:“不好意思,我要去做事,你们自己搭车回去吧。”陈隽说:“孙阿姨,我们不用去吗?”孙莉说:“你们又不是正式的,只是实习学员,又是第一天,还让你们加班不成啊?”陈隽看了柳漪一眼,柳漪点了点头,说:“孙阿姨,我们要去!我们虽然没转正,但是毕竟还是这个队伍里的。“柳漪也说:“对啊,我们身上穿的也是帝国警察的衣服,我们一定要去!”孙莉笑着说:“那好吧,上车!”

到了街区,孙莉见是汪剑和才上岗两年的小郑在哪里忙活运送伤员,前面一辆翻了的小厢式货车里还有人,孙莉说:“那辆车的人怎么没救啊?”汪剑说:“我们试过了,车头压变形了,门拉不开,我们在等消防队。”陈隽看见里面的人挺可怜,从巡逻车里拿了一块擦车布,捆在手上,走过去蹲下,运了运力气,猛出几拳,把货车副驾驶车门上的玻璃打碎。然后把受伤的司机拖了出来,背他进了救护车,旁边的民众交口称赞。汪剑和孙莉看傻了,当现场道理清开了以后,孙莉过来问陈隽:“手疼不疼啊?你不用警棍打吗?”陈隽说:“呵呵,没想到。”柳漪说:“孙阿姨,你别听她的,她很聪明的,只是有点本事就喜欢显摆,全班的同学好想就她有这个能耐。“陈隽说:“就你知道的多!”孙莉笑了,说:“说到动手,你比你妈妈能耐大多了,但是做事你没她活泛。”

陈隽听到这里有点郁闷,柳漪看她的表情不禁好笑,这时候卓衍也走过来说道:“是说在哪里等半天没看见你们,原来你们主动加班来了啊。”孙莉说:“呵呵,卓姐,她们两个都不错哦,特别是隽隽,身手了得,刚才为了救人几拳头打破了车窗。”

卓衍一愣,说:“隽隽,你没事学你爸做什么?”陈隽嘿嘿一笑,说:“我可没我爸爸厉害,他是空手一拳头打碎前挡风玻璃,我可没那么厉害,我包着手几下才打碎了车门上的窗户。”卓衍连忙把陈隽的手拉过来看,没大碍这才放心,但是嘴上还嗔怪道:“这孩子怎么那么冒失,好了,也不早了,小孙,隽隽,还有你这个同学不好意思我真忘记你叫什么了,一起去吃饭再回去吧。”

回家以后,卓衍见陈捷没回,于是把陈隽今天的愣头青举动告诉了陈捷,陈捷听到以后哈哈大笑说这孩子有点意思。卓衍反唇相讥,说隽隽又不是男孩子你把她练的匪里匪气的以后都不好嫁人。

陈捷这边笑完了,总部那边传来消息说明天要来一批新兵,让陈捷等一干教官做好接收分配工作。

第二天,陈捷和其他的教官都到操场上等着通知的上午9点送前来接受训练的新兵过来,结果过了20分钟还没来,一向严谨遵守时间的陈捷他们于是就开始一阵阵的骂,等到9点30分,运送车辆终于过来了。

负责军官下来说:“对不起各位教官,实在不好意思,路上被警察拦了一次,给耽误了。”教官王刚问:“你们这有特别通行证的车辆,警察还会拦?”负责军官说:“谁说不是呢?可惜是那个夹生的小破警察非不认,说我们在禁止左转的地方左转了。”这时候两个新兵下来也说:“就是就是,我们还下去说半天好话,还软硬不吃呢,要不是看着是个小女孩我们早揍她了!”陈捷一愣,小女孩,呵呵,这要隽隽就搞笑了,不过应该没那么巧。

甄别,分配教官等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红狼部队的效率还是挺高,上午搞完接待,中午吃饭以后下午就在操场上搞了次欢迎典礼,陈捷分配了12名学员,其中就有刚才下车和王刚说话的那两个新兵,一个身高1米78的,壮实点的叫姜锴,来自于徐州某陆军部队侦察营,一个身高1米83的叫祝云飞,是上海人,来自于空降部队,身手了得。

集体的欢迎典礼完了,各个教官简单训话就放那些新兵回宿舍休息了,正式训练明天才开始。陈捷和其他教官在会议室讨论训练大纲的时候,广播响了,“陈捷教官基地门外有人找您。”陈捷奇怪这个时候谁找我?要是老婆女儿的话就应该直接打电话过来了,带着疑问走到基地大门口,发现是陈隽。

陈捷奇怪的问:“隽隽,你怎么来了?”陈隽说:“还说呢,爸爸你们部队的人太不厚道了,上午他们违规左转,我就是开张罚单,他们那么多人凶巴巴的下来吼我,就差要揍我了。”陈捷乐了,说:“哈哈,他们说起这事的时候我还在想要是你就搞笑了,原来真的是你啊!嗯,爸爸看看,呵呵,不错不错,这一身真俏皮!”陈隽一笑,原地转了一圈说:“嘿嘿,好看吧?”陈捷说:“好看好看,咦,你辫子上是什么?蝴蝶结?”陈隽说:“哪里呀,就是个小发卡了,样子做的像蝴蝶结。”陈捷说:“你这和职业形象不符合啊?”陈隽说:“怎么不符啊,难道警察就应该是个个黑口黑面的啊,弄俏皮一点不行啊,真是的!”

陈捷缠不过这丫头,就没多说什么,只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啊?现在应该还没下班吧?”陈隽说:“是啊,以公带私了,妈妈说今天要加班晚点才能回,师傅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吃饭,我说算了,去找爸爸去,呵呵。她知道这里远就让我先走了,我就是来您这里混饭的。其实最主要的一个多礼拜没见你,想你了,呵呵。”陈捷刮了刮陈隽的鼻子说:“鬼丫头,行啊,反正我们已经下训了,你等下我办个手续就带你进来啊。”

和陈隽一起走在基地的道路上,陈隽说:“哎,好久都没来了,不过倒也没变什么。”陈捷说:“这里又不是商业区域,为什么要变呢?何况也没几年。”陈隽说:“也对哦,哎哟,不说了,爸爸我饿了,街上溜达一天了。”陈捷笑着说:“好,好,去吃!”

在饭桌上,陈捷看着女儿吃饭,还在问她当了两天巡警感觉如何,特别问道她昨天用拳头砸车窗的事情,爷俩个一说一笑。陈隽黄色的巡警服在红狼部队迷彩服的衬托下格外显眼,再加上她的相貌,让不少新兵和不认识她的教官路过时纷纷侧目观看,陈隽估计也是在街上被人这样看惯了,只当是没看见。

祝云飞和姜锴端着餐盘从窗口出来,看见陈教官对面坐着一个穿巡警制服,却梳着马尾辫的人,祝云飞说:“喂!小胖,你看那个女巡警是不是今天拦我们车的那个,看发型好像啊。”姜锴狙击手出身,眼力不错,瞄了一下,说:“肯定是,那个发卡我记得。”祝云飞说:“你记女孩子的特征还是蛮有一套的哦。”姜锴白了他一眼说:“她怎么追到这里来了?难道是向教官告我们?”祝云飞说:“不会吧,她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姜锴想到和她吵架的情景,生性脾气火爆的他不禁又愤怒了,想整整陈隽。于是慢慢走过去,当走到陈隽桌子边上的时候,他故意把餐盘里放着的一杯牛奶给打翻了,正好砸在陈隽的桌子上,顿时桌子上,陈隽的衣服和裤子上都洒满了牛奶,问题是牛奶还有些温度,把陈隽烫得大叫一声,顿时站了起来。陈捷连忙过去帮女儿擦,责问姜锴:“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姜锴见报复得逞,心里暗自窃喜,却说:“师傅,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巡警小姐,你没事吧。”

陈隽看了姜锴一眼,认出了他,说:“好哇!是你!你是不是要报复我拦你们的车啊?”姜锴朝天看着说:“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咯。”这时候祝云飞也走了过来,说:“不是故意的了,你还想怎么着?”

陈隽说:“爸爸,你看吧,就是他们两个最凶,恨不得都要打我了!还当你的面欺负我!”一声爸爸,把姜锴和祝云飞叫傻了,两个人心想:完了,原来这个夹生的小女警是自己红狼教官的女儿,第一天把教官给得罪了,这下可有的受了。

陈捷说道:“你叫姜锴吧?”姜锴连忙力争敬礼,陈捷说:“身为军人,更应该懂得国家法律的重要,对于执法人员要予以配合和尊重,你白天是言语侵犯在先,现在你这基本上跟袭警差不多了,不过,好在这里是军队,念你初来乍到,我就不处罚你了!”陈隽说:“啊?爸爸,你就这样放过他了?我不干!”

陈捷没理她,继续说:“你们想过关,就每个人完成一次她所要你们完成的任务,如何!”姜凯和祝云飞看看陈隽,都答应了。

陈隽闷在心里乐,陈捷说:“你这身衣服是擦不干净了,去我房里找件衣服换上,我把这俩小子带到操场上去。”

陈隽在陈捷房间里翻出了她以前外训时的衣服换上,把警服往洗衣机里一扔,就跑到操场上,这时候姜锴和祝云飞已经换好了训练服,站得笔直准备挨整。

他们看了陈隽一眼,穿上军服的她气质与刚才又不一样,不变却是她那秀丽的面庞,陈隽现在解开了头发,如乌云般的秀发很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再配上她如湖水般清澈的大眼睛,姜锴和祝云飞顿时后悔今天白天和她吵架了,姜锴尤其后悔刚才的傻事了。

陈隽撅着嘴,背着手在两人面前踱来踱去,先看看姜锴,觉得挺讨厌,继而面对着祝云飞,说道:“你看上去还不那么讨厌,只是今天白天对我说话声音大了一点,这样吧,你扛着原木绕着操场跑两圈如何?”祝云飞一喜,说:“那好,那好!”忙不迭的抱起木头开跑。

姜锴想这个强度对自己来说可不小,而且刚刚还把姑娘家家的给烫了,心里不禁打鼓。陈隽严肃的望着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张500元的钞票,说:“我要你,换上超人造型的衣服,出去给我换10元一张的零钱,而且每找一个人,都要先大喊一声:“我是超人!”陈捷一下子笑喷了,他就知道女儿鬼灵精怪的,啥损人的法子都想的出来。

姜锴哭丧着脸说:“我没超人的衣服啊!”陈隽看着他,说:“这还不简单啊,你把你的裤衩子穿在衣服外面,再剪个三角形的纸贴在胸前,然后把你的床单披在肩膀上,不就完了。”姜锴有点想反悔,但是碍于刚才答应了,只好硬着头皮照办了。基地外面是郊区根本就没什么人和商店,姜锴出去晃了一圈,哭丧着脸回来了,陈隽还是心软,心想也够了,于是说:“好了,你把衣服换了吧,不整你了。”姜锴有点意外,本来她觉得这个高挑美丽的女孩是个心肠很坏的人,专门出损招整人,没想到还是很善良,虽然整了下他但是没有刁难,况且是自己不对在先,一下又对陈隽印象变好了,连忙准备回宿舍换衣服,去又被陈隽叫住了,姜锴回头说:“你不是变卦了吧?”陈隽没好气的说:“你当我是你啊?喜欢出尔反尔,你快把我的500元钱还给我,我身上就这点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