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半仙 正文 第20章

hawk735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size][/URL] 仙儿用腰带把胡彪给拍躺下了,所以说,胡爷为何坚信她是投胎转世的扈三娘?理由也就不言而喻。 老大被人揍了,手下兄弟自然要上来意思意思,哪怕打不过仙儿,喊上两嗓子也算是那么点心意。可萧汉没给他们机会,率领着马三炮和孟大勇,举着手榴弹径直闯了进来。 萧汉能出现在西山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2.html


仙儿用腰带把胡彪给拍躺下了,所以说,胡爷为何坚信她是投胎转世的扈三娘?理由也就不言而喻。

老大被人揍了,手下兄弟自然要上来意思意思,哪怕打不过仙儿,喊上两嗓子也算是那么点心意。可萧汉没给他们机会,率领着马三炮和孟大勇,举着手榴弹径直闯了进来。

萧汉能出现在西山头,这也是没办法。打仗的时候,军事主官不能离开政治主官,若不然,还要党指挥枪干嘛?可问题是这军事主官的腿脚太快,脾气一上来便不管不问,拎个棒子就想找人拼命,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所以迫于无奈,政治主官就只好给自己找个活干,主动向她靠拢了。

仙儿独自上山是很危险的,八路军还没有撇下兄弟不管不问的习惯。最后想来想去,萧汉拿定了主意:不管形式有多严峻,也不管遇上什么样的困难,他必须跟仙儿坚决地站在一起,这既是自己的责任,也是工作的需要。可在诺大的石盘山,又该如何找到那个淘气仙儿?

把几个土匪分开询问,一个小时后,终于得到了所需的供词——为躲避日军迫害,胡彪已化被动为主动,把老窝挪到了山西境内。

“仙儿!我这辈子是欠你的!”咬咬牙,萧汉认为自己别无选择了,“从打认识你开始,我就一直在为你无条件奉献,想偷个懒都不行!”揣着一肚子怪话,萧汉押着俘虏不情不愿地上了西山。结果,他看见了仙儿爹追打闺女,也意外地瞧见了哼唧在地的胡彪。“这还能解决问题吗?”哭笑不得的萧汉自言自语,“怎么问题一到仙儿手上,就变得那么复杂呢?”

土匪们不敢轻举妄动,仙儿爹也不敢动,他瞧见了萧汉手里的三八大盖。这支枪还是仙儿缴获的,现如今被派上了用场。

“谈谈吧!”萧汉冲个小头目眯眯一笑,“我想你能看出来,我们的到访是没有恶意的……”

举着手榴弹说没有恶意,谁信哪?

“我说了不算,”小头目也很干脆,“拍板拿主意的事情,你找我们‘公明哥哥’。”

那就把“公明哥哥”弄起来吧?

按着痛处一通乱揉,胡彪看一眼狼狈不堪的仙儿,然后把目光停在了萧汉身上。他在看萧汉,仙儿和她爹也在看着萧汉。不同的是,仙儿爹瞧萧汉的眼神有些古怪,他是顺着闺女的目光,才注意到有这么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但随后再看看仙儿那热切的眼神,又瞧瞧萧汉明晃晃的眼镜片,突然一皱眉,变得满怀心事不言不语了。

场面有些尴尬。

“八路?”盯着萧汉的臂章,胡彪苦苦一笑,“该来的躲不掉,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

“哦?这么说,你已经关注我们很久了?”

“唉!不关注能行吗?晋绥军、日本人都在打我主意,我不信你们八路会冷眼旁观。”

“这是一个聪明人,”萧汉心中暗道,“只不过……嗯!性格有点蒸不熟煮不烂。”

进入大厅落座,胡彪瞥一眼表情严肃的仙儿,随即扭头问萧汉:“说吧,你们八路是啥条件?”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抗日统一战线……”

萧汉话音未落,就被胡彪挥手打断。

“你们是什么‘馅’儿,这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你们能开出啥价码。”

果然不出仙儿所料,土匪是只谈利益不管主义,想叫他们彻底接受抗日救国的好思想,这还真有一定地难度。

“你想要什么价码?”萧汉反问。

扇子一开扇了几扇,胡彪郑重地说道:“晋绥军给我的好处是上尉连长,外加五十支步枪,五千发子弹。你们呢?不妨把条件说出来,让我听一听。咱们交情归交情,好处归好处,先小人后君子。”

这话说得太直接了,其中心思想就是两个字——好处,没有好处你就免开尊口,乖乖走人吧。

可八路自己还缺枪少弹,哪有资本跟他讨价还价?迫于无奈,萧汉只好婉转语气,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大道理来与之周旋,并期望能打动其爱国心。

然而胡彪听得是昏昏欲睡,一边抻着懒腰,一边含糊不清地嗫嚅着:“先谈到这,太晚了,睡觉吧,明儿个再说……”

“你先歇歇,让俺来!”瞪了萧汉一眼,仙儿不高兴了,她觉得这两个男人一个比一个磨叽,屁大点事也要翻来覆去折腾半天,实在是没用至极。照此下去,小鬼子也不用消灭了,等你们达成共识,没准他已经搞定了自己——两腿一蹬寿终正寝了。

“俺就一个条件:不管你愿不愿意,必须归顺,其它的免谈!”仙儿接过话茬,“胡彪,咱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你什么人,俺啥性格,这都不用再藏着掖着。说白了,俺就一门心思:跟你这种人讲道理没用,不服的话……”指指太平镇方向,“.…..小鬼子俺不打了,先灭了你再说,攘外必先安内,国民政府就这么讲的,你有脾气么?”

这叫谈判吗?萧汉急得直冒冷汗,他没料到仙儿根本不讲究个斗争策略,上来就往死里得罪人,那不是变相把胡彪推往敌对阵营吗?

“胡彪,你给个痛快话,跟着俺去打鬼子,到底行不行?”

胡彪说:“你威胁我?”

“要受不了威胁,那就痛痛快快跟俺干一仗!俺们这些人加一起,弄死你肯定不费吹灰之力。说吧!你是马上低头,还是手腕上见真章?不管你咋想,石盘山这地界俺是要定了,俺不想总听见有人在旁边唱反调。”

这句话的中心思想就是“一山容不得二虎”,摆明了告诉胡彪别逼我斩草除根。

萧汉没敢看胡彪的脸色,也知道那脸色肯定不会好看,所以一着急,只好尴尬地遮住半边脸,冲仙儿低低说了句:“谈判的事归我负责,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一边凉快去!现在是谁有本事谁上,没工夫搭理你!”

“你……”

仙儿愤怒了,她没理萧汉,直接撩起衣衫,露出了腰间的甜瓜手榴弹,“胡彪,你难道忘了江湖规矩?谁拳头硬,谁是老大。别再磨叽了,是爷们你就放马过来,算俺求你还不行?”

这哪里是跟“公明哥哥”谈判?简直就要“火拼王伦”嘛!

偷眼看看手榴弹,胡彪咽咽唾沫,强行压下了怒火,手中折扇“呼哧、呼哧”扇个不停。“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刀把子攥在人家手上,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他心中暗道。

“俺在等你回话!”仙儿拽下手榴弹的保险销,这一举动,不但胡彪变了颜色,萧汉等人也乱了阵脚。

“仙儿!不许胡来!”

“死丫蛋子!你这是干啥?想吓死爹?不能有话好好说?”

“小鬼子、阎老西倒是跟他有话好商量,可这套管用么?他不就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么?啊呸!”一指胡彪,仙儿厉声喝道,“跟你废话不值,算了,还是让手榴弹跟你扯皮吧。”

仙儿可不是吓唬人,同归于尽的事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要是逼急了,那她就敢干。

胡彪是真怕死,而且还怕得不行,为何山寨能落到离心离德,军心涣散的地步,说到底也就是这个原因。结果心里一哆嗦,他便“吱溜”一声钻进椅子下,再也不肯抛头露面了。对于胡爷来说,钻桌子并不算丢脸,“想当年,宋公明他牛不牛?面临吃‘板刀面’和‘馄饨’,不也吓得开口求饶吗?跟他老人家比,我这算啥?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只看过程不看结果。”

胡彪是不在乎过程了,可其他人不行,魂飞魄散的一干人等,正准备上前阻拦乱飙仙气的仙儿,没想到她一咬牙,抓起手榴弹就准备往墙上磕:“爹!老萧!你们先出去,这里没你们事儿!”又瞪瞪围拢过来的小土匪,斥责道,“俺看你们谁敢拦?”

这是要拼命了,仙儿发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牛鬼蛇神也得退避三舍。

“别别别!仙儿,咱有话好商量,我降了还不行?快把那物件收起来!收起来!”胡彪终于支撑不住,立马转变了立场。仙儿跟她的手榴弹一样,基本都不怎么讲道理。“既然你们不讲理,那还是我讲理吧,惹不起,咱还躲得起,我怕了你还不成?“

想不到一个鬼头难剃的胡彪,就这么乖乖服软了,看来仙儿说得一点都没错,跟土匪打交道,摆事实讲道理是没用的。

“把他绑了!”仙儿冲马三炮和孟大勇使个眼色,二人快步上前制服了胡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呀呸!”照准屁股“叮咣”踹上两脚,感觉很过瘾。

“仙儿,你刚才……真打算跟他同归于尽?”余悸未消的萧汉,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榴弹,一边不停地盘算:“你要跟他同归于尽,这固然是悲剧,可世上的男人……嗯!享福了。”

“俺那是真戏假做,吓唬他的,”仙儿说,“如果他宁死不降,俺也没辙,怎么也不能连累俺爹跟着一起吃瓜落吧?”

听到这话,胡彪一闭眼睛,痛苦地摇摇头,心中悔恨不已:“唉!仙儿是个孝女,我咋把这事给忘了?谈判没摸到底线,焉有不败之理?天要绝某,天要绝某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