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谍战:影子 正文 二十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


钟云惠已经醒了。

其实,她根本就一直没有昏迷过。她知道上官雄就躺在离自己不愿的椅子上,但因为刚刚戴了半天的手镯不见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面对上官雄。而更令她陷入迷茫的是那雄的出现,让她突然觉得自己迷失了方向。

上官雄并没有入睡,他清楚钟云惠也一直清醒着,那一点小伤根本不足以使她虚脱。他判断钟云惠之所以演戏,一是避免赵传凯等人的怀疑,二是为了给李厚德传递消息。但奇怪的是,李厚德始终没有出现。他想,或许他们已经约定,只要钟云惠出现在医院,就证明日军空降成功,这样,李厚德就用不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钟云惠的面前了。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走到钟云惠的面前,然后低下头去,轻轻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为了完成丁处长的任务,这出戏是必须要演的。

钟云惠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己,尽管本来打算一直装下去,但来自异性的亲吻,还是让她禁不住浑身一颤,也就只好睁开了双眼:

“是……上官吗?”

上官雄点了点头:“别……说话,好好休……息。”

钟云惠伸手抓住他的手:“上官,我……我把手镯给弄丢了。”

“没……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回头我再……再给你打……一个。”

这时,门被推开了,小刀疤走了进来,他来到钟云惠的面前:“钟组长,您没事吧?”

钟云惠在上官雄的搀扶下坐起身来靠在床头上:“没什么大事,就是腰部有疼,吊完这瓶药就可以回站里了。”

“那么急着回站里干什么?”这时,成森带着赵传凯和老三走了进来,他不无歉意地来到钟云惠的面前:“嗨,是我的一时疏忽险些让党国的精英蒙难,以后呀,不准你离开电讯室半步!”

“站长,是我不才,才……”

“什么也别说了,安心养病!”成森望了上官雄一眼:“你是钟组长的主治医生吗?”

上官雄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嗯,你到底是还是不是?”

老三凑近成森的耳根轻声说道:“据他刚才自己所说,他是钟组长的未婚夫。”

成森一愣,他看了看上官雄,又看了看钟云惠,然后笑道:“哈哈,这位小伙子好手段呀,才多长时间呀,面对我们的军统之花你就捷足先登了?”

上官雄脸一红:“我……我们早……早就认识,过……过去是同……同学。”

成森又是一愣,尽管从表面上来看,上官雄似乎配不上钟云惠的艳丽,但他身上那种不卑不亢的气质,至少让人能够感觉出他也是条硬铮铮的汉子,但却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结巴。

成森忍不住仔细地打量了上官雄一番。他想,一个结结巴巴的普通医生,既然能够打动眼高于顶的钟云惠,那就证明他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突然,一种稍纵即逝的念头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该不会就是那个“影子”吧?

当然,这种奇怪的念头也就一闪而过而已,因为成森觉得,上官雄与“影子”相去甚远,两者没有一丝一毫的共同处。影子的声音很洪亮,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影子的声音很冷,他的声音却显的干涩而木讷;而更可怕的是,即使是背对着影子,都能够感觉到他周身所散发出的萧杀之气。

成森无意中瞟了赵传凯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地一直站在那里,成森又看了看钟云惠,心里觉得至少从外表和身份上来说,赵传凯似乎比上官雄更适合钟云惠。

“好了,”成森笑着对钟云惠说道:“你好好养伤,一定要养好为止,不要急着去上班。赵队长?”

“在!”

“你要绝对保证钟组长的人身安全。”

“是!”

成森最后笑着对钟云惠说道:“那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

钟云惠欠了欠身:“谢谢站长。”

成森和赵传凯、老三坐着同一辆轿车离开医院,在车上,老三忍不住抱怨道:“钟组长这朵鲜花,怎么就会插在那堆牛粪上?真让人想不明白。”

成森微闭着双眼问道:“赵队长,你觉得那个上官医生怎么样?”

赵传凯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道路。

成森笑了笑,颇有深意地说道:“嘿,还是先总理说得好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呀!”

老三接道:“应该没有革命那么艰难。赵队长,我看你是没下真功夫,否则,那个结巴怎么会是你的对手?”

赵传凯面无表情地说道:“钟组长与众不同,我始终觉得她的那双眼睛的背后,还有一双眼睛。”

成森一愣,随即又恢复了常态:“是呀,一个结结巴巴的医生,恐怕并不只是因为提供了日特的情报就打动了钟组长吧!”

老三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哎,您还真别说,听赵队长这么一说,我们怎么觉得钟组长和那个上官医生,表面上似乎不是一类人,但背后似乎又有一种什么东西把他们维系在一起了。”

赵传凯也有同感,对于钟云惠他不是很了解,但对于上官雄他自认为很了解,但想破头都想不出他们之间会有一种什么背后的默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