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辛亥革命百周年祭

万里伏鹏 收藏 0 182
导读: “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 当“民国”变成“党国” “用手投票”与“用脚投票” 从“天下为党”到“天下为公” 以1911年辛亥革命为节点,中国共和之兴,帝制之亡,而来已整百年矣。 其实,共和之兴,帝制之亡,应该是1912年的事了。这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清朝正式宣告灭亡。 但发生在1911年(农历辛亥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

“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

当“民国”变成“党国”

“用手投票”与“用脚投票”

从“天下为党”到“天下为公”


以1911年辛亥革命为节点,中国共和之兴,帝制之亡,而来已整百年矣。

其实,共和之兴,帝制之亡,应该是1912年的事了。这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清朝正式宣告灭亡。

但发生在1911年(农历辛亥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却具有超越民国建立和清帝退位的划时代历史意义,因为这是革命党人在经历了黄花岗起义等多次失败后取得的最重大胜利。武昌起义胜利后的短短两个月内,湖南、广东等13个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宣布独立,延续了260多年的大清王朝至此终于走到了尽头。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上一场具有完全意义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在中华民族振兴的进程中,具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结束了我国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实现了我国国家体制的一次重大转变,使民主共和的观念从此深入人心。因此辛亥革命被称为二十世纪中国的第一次历史性巨大变化是当之无愧的。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海峡两岸都在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但我觉得纪念活动不应该成为一场形式,一个秀场。我们纪念辛亥革命,就是要通过回望中华民族一百年来走过的路,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为中华民族探寻更为光明的未来。


“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

整个一部中国近现代史注定要从公元1840年开始写起,因为那是中华民族苦难与屈辱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觉醒与探索的开始。

落后就要挨打,变革方能自强。近代“开眼看世界第一人”的魏源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认为技术的落后是中国落后的根源。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洋务派开始了“师夷长技”的大规模实践,他们建工厂、开矿山、修铁路、办学堂,搞得热火朝天,同时加强军备,组建海军,想以此摆脱落后挨打的窘境,实现多年以来的强国梦。

但一场中日甲午战争彻底击碎了他们的梦想,当李鸿章看到刘公岛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北洋海军变成一堆废铁时,知道他们“师夷长技”的洋务运动已彻底走到了尽头。

又一次的割地赔款,让悲愤的中国人认清,技术的落后并不是中国落后的根源,而中国落后的病根就在于——腐朽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坚持了14年的太平天国起义之所以失败,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完成中国社会政治制度的根本变革,一部资产阶级性质的《资政新篇》也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因而即使他们取得胜利,也只不过是让中国多经历一次王朝更替和治乱轮回而已。

“唯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无论是一人一家,还是一党一派,当天下变成小集团的私有财产时,必然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中国落后的局面就不可能根本改变。

要改变中国落后的现状,只有摒弃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而改革又有两种路径选择,即英日式的“君主立宪”和法美式的“民主共和”。

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维新派,首先了开始了第一条道路——君主立宪的试验。在光绪皇帝的支持下,戊戌变法运动开始了中国近现代制度变革的第一次尝试。如果这次维新变法成功,可能中国历史将会就此被改写。

但历史不容假设,维新变法虽然得到了光绪的支持,但可惜他是个光标司令,满清政府的实际权力都掌握在慈禧为首的保守派手中。这个从“辛酉政变”开始一步步爬上权力巅峰的女人,把权力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她怎会甘心让人限制自己的权力。于是,即使没有袁世凯的告密,后面的事情也是历史的必然:光绪被软禁,康梁流亡,六君子就义。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新变法运动,只留下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迈与悲壮,中国依旧走着君主专制的不归之路。

在民主浪潮不断冲击和人民群众反抗斗争的威胁下,1906年清廷被迫抛出“预备立宪”,表面上做出民主的姿态,但1911年清政府公布的内阁名单中,满族人就有九名,其中七名还是皇族,成为名副其实的“皇族内阁”。这种“假立宪真专制”的骗人把戏,必然遭到历史的无情抛弃。

看来经过自上而下的改良来实现“君主立宪”的道路在中国已经彻底走不通,那么能够拯救中国的,就只有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走“民主共和”这一条路了。

其实,早在康梁为君主立宪而热血沸腾时,以孙中山、黄兴为首的革命党人就已坚定地选择了武装推翻满清专制统治的革命道路;而在皇族们玩着“假立宪真专制”的骗人把戏时,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则已磨刀霍霍,时刻准备埋葬满清王朝了。

萍浏澧起义、镇南关起义、黄花岗起义……一次次起义的失败不但未能消磨革命党人的斗志,反而更加坚定了他们与两千年封建专制统治彻底告别、让中国坚定走向民主共和之路的决心。

终于,革命胜利的果实在九省通衢的武昌瓜熟蒂落了。四川保路运动吸引了湖北新军入川镇压,清军在湖北防御力量的削弱为革命党人发动武昌起义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1911年10月10日晚,新军工程第八营的革命党人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首先夺取了楚望台军械所,为起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随后起义军占领了督署和镇司令部,进而掌控了整个武昌。汉阳、汉口的革命党人闻风而动,分别于10月11日夜、10月12日光复汉阳和汉口。起义军掌控武汉三镇后,湖北军政府成立,黎元洪被推举为都督,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并号召各省民众起义响应。武昌起义胜利后的短短两个月内,湖南、广东等十三个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宣布独立。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清朝灭亡。

皇帝终于在中国成为了历史,其后虽有袁世凯复辟、张勋复辟,但都无法改变这一历史趋势。就在袁世凯做他的皇帝美梦时,曾经的君主立宪坚定支持者梁启超先生就以一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鲜明地表达了自己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政治立场。

连当年力但是保皇的梁启超先生,都站到了反帝制的队伍里,这表明在“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的世纪抉择中,历史已坚定地选择了民主共和的道路。从此,民主共和便成为中国社会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诸如袁世凯、张勋、傅仪之类幻想重温皇帝旧梦者,都必将被历史的滚滚车轮碾得粉碎。

帝制终于被推翻,民国建立起来了,孙中山等革命先辈不懈奋斗的“民主共和”的理想似乎已经变成了现实。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在一个延续了两千多年君主专制的国度里,建立一个全新的民主共和政治制度,真的会如此一帆风顺吗?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民国,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民国”吗?


当“民国”变成“党国”

皇帝在中国彻底成为了历史,中国民国也轰轰烈烈地建立起来了,但民国究竟该是个什么样,中国人在这方面还真是个小学生。

要数革命队伍中最懂民主的,还得说是人家宋教仁。早在革命之初,宋教仁便潜心研究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学说和法律制度。民国肇始,宋教仁便否定了孙中山主张的总统制,首倡政党内阁制,并起草了宪法草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成为日后《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的雏形。孙中山让位给袁世凯后,宋教仁继续实施他的政党政治理想,他将同盟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并领导国民党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赢得了压倒性胜利。

宋教仁的理想,就是要在国会中进行政党竞争,用选票代替枪杆,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共和制度。因为枪杆掌握在政治集团手中,而选票则是在老百姓的手中,只有老百姓手中有了选票,人家才能实现当家作主,民主共和的理想才会落地生根,民国才能真正称其为“民国”。

他这一招对一心想做皇帝梦的袁大总统无疑是釜底抽薪,袁世凯自然容他不得,拉拢收买不成,黔驴技穷的袁世凯只能痛下杀手,指使其走狗在上海火车站暗杀了宋教仁。

关于宋教仁的遇刺,尽管历史上还有争议,但可以确定的是,宋教仁遇害后,国会变成了摆设,政党政治的理想也随之成为了泡影。既然选票没有了用武之地,那么就还是枪杆子最实在,于是大小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中国又重新开始了改朝换代的轮回。

乱世之中,手里有人有枪,便可以割据一方,称王称霸,这便是“有枪就是草头王”;而如果实力更强,便可以问鼎中原,一统天下,实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了。这一点,袁世凯看到了,蒋介石看到了,毛泽东也看到了。

当年袁世凯就是靠着小站练兵起家,打造出一支响当当的北洋军,于是便有了称王称霸的本钱,连满清政府也不敢不买他的账。袁世凯正是凭借着这支“枪杆子”,一步步青云直上,直到坐上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宝座,最后靠玩弄政治手腕窃取了中华民国大总统的位置,甚至还过了83天皇帝瘾。

不过袁世凯这一黄袍加身,不仅冒了天下之大不违,而且也让他手下的将领们没了奔头。既然天下都成了你们姓袁的,那我们还跟你玩个什么劲儿啊!手下段祺瑞、冯国璋等大将都跟他离心离德,既丧尽天下人心又失去枪杆子的袁世凯自然再无坐不成金銮殿,只有到另一个世界继续做他的“皇帝梦”了。

“天下为家”的体制解体了,但“天下为公”的体制却并未建立。皇帝在中国成为了历史,其后虽有袁世凯复辟、张勋复辟,但都只是昙花一现。有了这二人的反面教材,之后再没人敢明目张胆地穿龙袍了,但大大小小不穿龙袍的土皇帝们却从来没有消失过。中国2000多年君主专制的历史,使很多人难以抵御那种拥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至高无上权力的诱惑。于是乱世之中,那些拥兵自重的枭雄们,谁都想过一把皇帝瘾。

袁世凯称帝终成黄粱一梦,他这一死,北洋军没有了主心骨,很快便随之分崩离析。直系、皖系、奉系,手里都有枪杆子,都想来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也不服谁,于是中原大地风云突变,一场又一场“撒向人间都是怨”的军阀大战轮番上演了。

从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再到吴佩孚、孙传芳,这些北洋系的政客们全都是一丘之貉,他们都只是把“民主共和”当成漂亮的幌子,实际上却在不断壮大自己的枪杆子,满足自己的权力欲。看清了北洋军阀真面目的孙中山只能重举革命义旗,二次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孙中山只能是利用一个军阀攻打另一个军阀,军阀们挂着跟随中山先生革命的“羊头”,卖的却是为自己扩大地盘与军队的“狗肉”,中华大地又陷入到军阀割据的战火硝烟中,名义上的民国是建立起来了,但真正民主共和的理想却似乎渐行渐远。1925年,心力交瘁的孙中山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遗言,无奈地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革命事业,民主共和的理想,只能留待后人去实现了。

中山先生逝世后留下的权力真空,让一些怀有野心的人看到了机会,这其中的成功者,便是蒋介石。蒋介石早年便追随中山先生革命,但他在本质上跟袁世凯、段祺瑞这些人没什么两样,也只是把“民主共和”当成实现自己野心的一个工具而已。在逐步取得了中山先生的信任后,蒋介石凭借黄埔军校校长一职,牢牢地掌握住了枪杆子,打造出一支忠于自己的黄埔系,进而一步步地实现了自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美梦。

第一次国共合作所发动的北伐战争消灭了直皖奉系北洋旧军阀,却又滋生出蒋冯阎桂党国新军阀,中华大地依旧在饱经着战火的荼毒。从满清王朝到中华民国,中国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看看中山先生那两位接班人,便可知民国何以国将不国了。

这位自诩继承了中山先生衣钵的蒋大总统,一朝权在手,干的却都是些排除异己、党同伐异的勾当,在他的金陵春梦里,一心想的只是建立自己的蒋家王朝;而那位当年敢于只身刺杀摄政王的革命斗士、热血青年,在权力斗争失败后却甘心认贼作父,当上了可耻的汉奸头子……

于是乎,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革命理想变成了“蒋家天下陈家党”的现实。从此,“民国”变成了“党国”,“党天下”代替了“家天下”,老百姓的境遇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当年革命志士们怀揣着“为天下人谋永福”的理想,“抛却十万头颅血”,而今看到的却是“城头变换大王旗”的苍凉,无数革命先烈所追求的民主共和的理想,仍然遥遥无期。

当“民国”变成“党国”,它灭亡的命运便已被历史所注定。因为,被剥夺了“用手投票”权利的人民群众,却依然拥有“用脚投票”的权利。


“用手投票”与“用脚投票”

靠枪杆子打出的政权毕竟是不稳固的,枪杆子里面可以出政权,也就同样可以失政权,因为最终决定一个政权生命力的不是枪杆,而是民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永恒的政治规律,无论是民主制度还是专制制度下都适用,所不同的只是,“用手投票”与“用脚投票”的区别。

在专制制度下,老百姓从来就没有“用手投票”的权利,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他们只能一次次的选择“用脚投票”,中国历史上的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民众“用脚投票”的结果。

当然,“用脚投票”所付出的成本和代价相对于“用手投票”是极其高昂的,对于一个社会整体而言,“用手投票”显然要比“用脚投票”划算得多,而现代民主制度就是要还人民“用手投票”的权利。政党本是现代政治的产物,不同党派间必然存在竞争,如果是在现代民主制度下,老百姓可以用手中的选票来选择哪个政党为其提供公共服务,不同党派、团体之间也可以在民主制度的框架下实现良性竞争、和谐发展。

当初宋教仁就是想要建立一个让民众能够“用手投票”的现代民主制度,而自从宋教仁的努力失败后,中国便只能重新陷入到“用脚投票”的历史旧循环中。

1928年张学良在东北易帜,蒋介石终于在形式上完成了中国的统一。可老百姓们发现,国民党革命之初承诺中的“民国”却变成了“党国”,当年满清的“家天下”如今变成了国民党的“党天下”,民主共和仍只是纸面上的一个画饼而已,民众依旧没有“用手投票”的权利。于是面对国民党的党天下,人民群众便只能再一次选择“用脚投票”了。

乱世之中,谁都清楚枪杆子的重要性,蒋介石就是因为抓住了枪杆子,才从黄埔军校校长的位置上一路走向大总统的宝座。可蒋介石抓住了枪杆子,却失掉了民心。因为他想把“民国”变成“党国”,进而变成他的蒋家王朝,就必然要不断地铲除异己,异党当然就更不行了。

从最初的“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就暴露出蒋介石早已将同在一个战壕里的共产党看作眼中钉、肉中刺了,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和蒋介石势力的不断壮大,他终于撕掉了最后一层面纱,公然向共产党举起了屠刀。

共产党最初没有枪杆子,一心想跟着国民党合作来闹革命,可昔日的盟友一旦翻脸不认人,手无寸铁的共产党人便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血的教训让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认识到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既然我们没有“用手投票”的权利,就只有领导人民起来对国民党“用脚投票”、“武装夺取政权”了。

最重要的是,毛泽东抓住了枪杆子,更抓住了民心。他们占领一块根据地,首先要开展土地革命,把地主富农的土地分给广大贫雇农。土地革命维护了最广大贫苦农民的利益,而这也正是历史上历次农民起义成功的致胜法宝。正是土地革命让共产党赢得了民心,有了人才会有军队,才有不断强大的枪杆子。有了民众的支持,弱小的红军不断发展壮大,从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开始,中国共产党人经过22年的浴血斗争,井冈山的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说起共产党的成功经验,其实并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实质上是“民心里面出政权”。陈毅元帅在谈到淮海战役时曾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那奔驰在淮海大地上的一辆辆独轮小车,不正是最普通的人民群众投给共产党的一张张赞成票吗?!

剥夺了人民“用手投票”权利的国民党,最终还是没能抗拒民众“用脚投票”的力量,而恶性通货膨胀则成为压倒蒋家王朝这只瘦弱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金圆券形同废纸之时,国民党在大陆已被人民彻底抛弃。埋葬蒋家王朝的,其实是国民党自己,而人民群众,只是用脚投了国民党的反对票而已。

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你可以剥夺人民群众“用手投票”的权利,但永远也无法阻止老百姓选择“用脚投票”的自由,这已成为一条铁的规律。

自从中国进入专制社会以来,这条铁律便一再地显示出它的威力。著名的暴君夏桀、商纣,就都是被这条铁律送上了不归之路的。

夏桀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著名的暴君,他“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荒淫无度,暴虐无道,还以天上的太阳自居,认为自己惠泽天下。面对他的暴政,老百姓不禁发出了“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的诅咒。最终商汤带领人民“用脚投票”、起兵伐桀,夏桀被俘后放逐而死。

商纣的暴虐比夏桀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什么“酒池肉林”、“刨烙之刑”便都是他的发明专利,最终搞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愤,而周文王在西岐振臂一呼,延续了数百年的殷商王朝便“忽喇喇似大厦倾”了。在最后的大决战牧野之战中,商纣王临时组织起的奴隶们更是阵前倒戈,集体投了商纣王的反对票,而将赞成票投给了周武王,于是留给商纣王的,便只剩下自焚一条路了。

夏商之后的历代专制王朝莫不如是,从秦汉隋唐到宋元明清,每个王朝末期,当政治腐败、民不聊生之际,没有了活路而又被剥夺了“用手投票”权利的老百姓便只能选择“用脚投票”,一次又一次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都是老百姓“用脚投票”的无奈选择。可以说,每一个封建王朝都是直接或间接亡于农民起义的,都是被人民群众“用脚投票”选下去的。

辛亥革命终结了封建帝制,但只要专制一日不除,这条铁律便会继续发挥它的威力。国民党的前辈们经过与满清王朝多年坚持不懈的斗争,终于在辛亥之年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那些自诩继承了革命衣钵的后来人却在其后与共产党的PK中惨败,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而这个“萧何”不是别人,正是民心民意。

国民党已从当年那个推翻帝制、打倒军阀、建立共和的热血青年,蜕变为对内独裁、对外卖国、一党专制的官僚恶霸。于是人民群众便只能象当年拥护辛亥革命、支持北伐战争那样,选择再次用脚把一张张赞成票投给了国民党的竞争对手共产党。当原来的赞成票变成一张张反对票时,丧尽了民心民意的国民党岂有不败之理?

或许只有经历惨痛的失败,方能引起人们沉痛的反思。退守台湾后的国产党痛定思痛,终于意识到,顺应天意民心,摒弃“天下为党”的错误道路,真正实现中山先生倡导的“天下为公”的伟大理想,才是国民党,也是中华民族最终的光明前途。


辛亥革命百年来的历史向我们昭示:只有民心民意,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任何个人、组织、党派,以及任何政治集团,在人民面前都是渺小的,只有人民最伟大!

人民万岁!!!



附:辛亥十杰


孙中山:三民主义千金诺,和平奋斗救中国。

黄 兴:博浪怀锥痛断指,勇健开国谁不知?

宋教仁:桃源渔父民为本,流血护法第一人。

廖仲恺:三大政策承遗志,血洒中华梦醒时。

邹 容:为国甘受牢狱苦,革命军中马前卒。

陈天华:回头猛撞警世钟,难酬蹈海真英雄。

林觉民:吾至爱汝忍舍汝,甘为天下谋永福。

秋 瑾:祖国沉沦感不禁,轩亭碧血侠女魂。

熊秉坤:楚望台上一声吼,匡复神州首立功。

蔡 锷:将军拔剑南天起,再造共和挥战旗。

本文内容于 2011/10/11 9:23:43 被小编a12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