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城 第一卷 罪恶都市 第二十三章 变节1/3

tycwez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size][/URL] 那名战地记者接过相机,揉了揉刚才被贝尔敲过的脑袋,说:“Thank you。” 袁惠文本来只是一名《解放军报》的记者,本来他只是在驻滨海市部队“深入基层”采访而已,但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让他一下子变成了战地记者。很快,袁惠文就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占据的优势——他是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那名战地记者接过相机,揉了揉刚才被贝尔敲过的脑袋,说:“Thank you。”

袁惠文本来只是一名《解放军报》的记者,本来他只是在驻滨海市部队“深入基层”采访而已,但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让他一下子变成了战地记者。很快,袁惠文就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占据的优势——他是第一名战争伊始就在部队里面的记者,而且现在他身处第一线,掌握着大量珍贵的第一手材料。他灵敏的新闻嗅觉让他马不停蹄的在基地里面采访——基地里德武警官兵,被重新组织起来的散兵游勇,前来避难的难民……这一天,他的数码相机的镜头几乎就没有盖上过盖子,他的录音笔因为超负荷工作已经报废,笔记写满了三大本……

那架“全球鹰”在空战中被击落的过程本来已经被他全程拍了下来,但是当他发现那架“全球鹰”的残骸就坠落在基地附近的时候,他又按耐不住了,找到了冷锋,请求让他帮忙派几个人带他到残骸那里去拍几张照片。

然后,大家都明白了……当袁惠文想要在这架坠毁的“全球鹰”旁边选取角度,还拍几张漂亮的照片的时候,斯图亚特手里的MK18开火了。

……袁惠文的回忆……

“Weak up!”贝尔啪啪的闪了袁惠文两耳瓜子,把袁惠文给拍醒了。袁惠文一睁开双眼,就看见那三个成年的百种男子站在自己面前,正看着他。袁惠文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的脸上站着什么粘液,他用手摸了摸,居然是血液,粘糊糊的,还微带着一点人体温度的血液,贝尔手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红褐色的血迹让他的双手看起来显得异常的狰狞。

“你是干什么的?”斯图亚特用汉语问他(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作者英语没过四级…… ),袁惠文愣了一会儿,显然他还没回过神来,他还没有适应现在自己已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俘虏的事实——有一种俘虏是最不好当的,那就是特种部队的俘虏——一旦你被特种部队——尤其是西方特种部队——抓住的话,那么你就赶紧放弃无神论的信仰吧!如果他们觉得你有什么油水,想从你的嘴里面套出点什么东西来的话,最好赶紧竹筒倒豆子,不然他们将会使用一切惨绝人寰的手段逼你开口,如果你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坚决保护机密的话,那么他们将会毫不留情的处死你;即使你告诉了他们你所知道的一切,那么不好意思,他们不会带着废物四处行动,你很可能连一具尸体都留不下,这时候你的生命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此,请对军方或者是有军队背景的特种部队永远持保留态度,因为他们可不是可爱的人。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写这么一大堆废话?你只要看过巴西电影《精锐部队》系列就明白了,军事化训练出来的巴西里约热内卢特警在平民窟,为了从毒贩或者是毒贩的亲友们嘴里套出情报,可以使用一切刑讯手段,从打耳光到塑料袋窒息,甚至是非致命性的枪击,有时候甚至把那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嫌疑人射杀。特种部队是执行极度危险任务的部队,面对的往往是穷凶极恶的敌人,因此他们往往会比他们的敌人更加残忍。这就是特种部队,当一群正在执行任务的特种兵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请祈祷。)

“Answer the question!”贝尔又打了袁惠文一耳刮子,这一下可是把袁惠文打醒了,“I……I……I am reporter!!Don’t shoot!!!”斯图亚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一下他受惊吓的情绪,然后说:“你可以用中文回答,懂吗?”

袁惠文:“Yes……好。”斯图亚特:“你是从那里(他用手指了指武警基地的方向)来的吗?”袁惠文点了点头,“你嫩(能)告诉我们那里情况如何吗?比如说,部队的编制……”袁惠文:“我只是个记者,我甚至连他们的正式番号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的四位数代码(作者注:也就是大家砸新闻里面经常听到的什么“解放军****部队”这样的啦)。”斯图亚特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转身对贝什米特说:“中国军队的开放程度真是落后。”(别说我口胡,去查查,除了驻港部队,全军有哪支部队有军营开放日?)贝什米特一听,就从腿部枪套里面掏出消音M1911A1手枪……袁惠文见状大惊,挣扎着想要逃跑,但是斯图亚特很快就制服了他,他一把将之按住,说:“别担心,不会痛的,只要一瞬间……”

斯图亚特对战地记者并不感冒,记者吗,无冕之王吗,只可惜美国人民痛恨封建制度,斯图亚特对“帝王”这样的头衔也带着那么一点恨意。眼前这个记者虽说是“非战斗人员”,但是战场上死去的无辜者还少吗?而且战地记者凭什么说自己置身事外?越南战争时期,不是由于那些媒体记者们有失偏颇——他们只报道美军怎么屠杀平民,却对越南人化装成平民在人群中打美军的黑枪的事实不理不睬——的报道,才使得美国国内掀起了庞大的反战浪潮,乃至出现了简·方达这样跑到河内参观越军高炮阵地的婊子?最后数美军撤离越南,在越南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还有在索马里,游骑兵,三角洲,160特航团的联合行动,好不容易抓住艾迪德,就是因为一段录像,一段[哔——]的录像,一段索马里人拖着美军尸体游街的录像,艾迪德最终被释放,士兵们的鲜血又白费了。

(生命:以上一段为斯图亚特个人的想法,也是映射一些美国军人的看法,并非作者的个人看法。但在越南战争后,美军的每一次军事行动都对新闻媒体的报道加以干涉,甚至对一些损害美军形象的报道加以封杀,甚至出现了射杀记者的行为。)

挣扎中袁惠文身上的数码相机掉了下来,“Wait a minute。”斯图亚特让贝什米特暂停行刑,他捡起了那个数码相机,他打开数码相机的相册,虽然操作菜单是中文的,但是并不妨碍他操作。斯图亚特低头看着数码相机屏幕上的那些照片,然后再抬起头来,看了看袁惠文。这时候的袁惠文已经吓得够呛,浑身直哆嗦。

斯图亚特:“这些照片是你拍摄的?”袁惠文:“Yes?”斯图亚特:“你是在问我还是在会把我?!”袁惠文:“是的……是的……”

斯图亚特拍了拍袁惠文的肩膀,把脸凑到他面前——袁惠文感觉到了斯图亚特的双眼里面的寒气——然后斯图亚特说:“Mr.袁,你可以休息了。”

……接下来就没袁惠文什么事儿了……

“先生们,我想我们有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斯图亚特举着手里那个数码相机向贝尔和贝什米特展示到,“根据里面的照片,中国军队聚集的地段的确有大量平民的存在。”贝尔冷笑道:“你把相机砸了,然后一切就都不存在了。”斯图亚特:“先生们,你们认为像他(指了指袁惠文)这样的记者,不会及时的发布自己的报道吗?我相信这些照片现在已经出现在了中国官方媒体的素材库里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