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老兵逝去

bgh180 收藏 2 271
导读:转自新浪博客 原文:柴静:老兵逝去 发布时间:2011-10-10 14:49   “一个民族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今天的我们自己。”——《our life》   昨晚收到孙春龙的短信说“杨剑达在下午5点去世”。   这位91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抗战结束流落缅甸,在年迈时才有机会回乡探望。在接受完我们采访后,他当天晚上在医院检查出食道癌晚期。他的居留证日期有限制,只能返回缅甸。那里可以接收到中央电视台一套,他与家人看了这期节目。所以孙春龙说“谢谢《看见》,给老人最后的安慰”   我想起

转自新浪博客

原文:柴静:老兵逝去

发布时间:2011-10-10 14:49

“一个民族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今天的我们自己。”——《our life》

昨晚收到孙春龙的短信说“杨剑达在下午5点去世”。

这位91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抗战结束流落缅甸,在年迈时才有机会回乡探望。在接受完我们采访后,他当天晚上在医院检查出食道癌晚期。他的居留证日期有限制,只能返回缅甸。那里可以接收到中央电视台一套,他与家人看了这期节目。所以孙春龙说“谢谢《看见》,给老人最后的安慰”

我想起两年前在崔永元《我的抗战》的现场,好几个人问他,一期节目如果是只放一个故事,可能会更好看一些,为什么要放好几个人的采访。

小崔说“我们采访老人这么长时间,打搅人家这么长时间,就用几秒钟、几分钟,对不起人家。有时候海若做片子特别苦恼,因为我向他们提很多无理要求,我希望他们片子多出几个人,因为可能再看一个片子,这个人就没了,我希望他们能看到自己的影像在电视台播出,哪怕是中央电视台呢,这也很好。”

有次在华盛顿的博物馆里,我看到一个关于印第安人的展览,叫“我们的生活”,是由印第安的后裔组织的,跟我以前看过的展览不同,这里面并不是只有藏品和简介,我看到他们训练今天已经远离自然的人重新象祖先一样去雪地狩猎,放着古老手工藏品的旁边就是电视机里正在做同样工艺的女人的生活。今天的印第安后代,可以用模拟的手控船舵,沿河而去他们远古的家乡,体会驾船在密西西比河上,毕路蓝缕,从困苦处开拓的生活。

他们为自己的历史提供解释,他们也标明自己的族裔今天实际可做的事,如何提供更好的自我教育,如何重建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曾经被入侵的民族,面临失去文化,语言,成为弱势群体的危险。但他们在展览中标明“我们不期望于政府能做什么,我们只依靠我们自己。”

博物馆的钱是私人捐的,展览是社团办的,博物馆门口免费派餐的是另一个公益组织…做这些事情的人和钱大都来自城市的中产阶级,上百万的印弟安人后代与之相关。

这个叫“our life”的展览,在开场处,有一句注解“一个民族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今天的我们自己。”

在这期老兵的节目中,他们说“我们这一代受的苦,你们这一代,你们的下一代不用受了”

老兵已逝,我们生活在一个他们为之奉献生命的世界上,还有很多事可以去做。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远征军老兵逝去


杨剑达,男,1921年出生于广东梅州梅县,客家人。

1937年,16岁的杨剑达坐着小船到了汕头,再到香港,经过马来西亚,最后到达印度, 杨剑达和姐姐在加尔各答做牛皮生意。20岁时他加入当地华侨自卫团,义务是保卫华人华侨的安全。他们的自卫团有50多个人,教官是清华毕业的马来西亚华侨钟山。

1944年,抗战进入最艰难阶段,杨剑达放弃了富足的生意,加入中国驻印军。加尔各答上万名华侨欢送他们50多人入编驻印远征军。因为杨剑达会说印度话,专门给长官当翻译。他还同连长钟山到医院探望过孙立人将军。

抗战胜利后,一些士兵不愿回国打内战,他也留在密支那。梅县的小山村,成了他回不去的地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