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追凶(四)

寒石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只是,刚才的警笛声首先惊醒了黄宏建。让他清醒了过来,他明白马贵不是不会杀死他,但有一点,这个丧心病狂的前警察并非是个亡命之徒,他的目的只是想逃跑。可是如果他杀了自己,也许他真的就再也逃不了了。而他,和这个警察中的败类丝丝相扣的社会人员,有太多的理由得知道究竟是什么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只是,刚才的警笛声首先惊醒了黄宏建。让他清醒了过来,他明白马贵不是不会杀死他,但有一点,这个丧心病狂的前警察并非是个亡命之徒,他的目的只是想逃跑。可是如果他杀了自己,也许他真的就再也逃不了了。而他,和这个警察中的败类丝丝相扣的社会人员,有太多的理由得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至少,他也得有对策。他决定赌一把,虽然嘴里的语气显得不在乎,可心脏剧烈的跳动已经让他支持不住了。马贵的枪口一松,他几乎已经要瘫软了下来。但是,黄宏建不得不还强弩着自己,不让马贵再次看出自己的惊慌。

“你这个混蛋!”马贵虽然收起了枪,还是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行了,马哥。到现在为止,究竟出了什么事,您到是说说啊。”黄宏建虽然在称谓上依旧显得很尊重,可明显,整个语气和之前的客气已经有了云泥之别。

马贵重新又将身体缩了下去,不耐烦的说道:“先开车吧,这个地方不能久待。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话路上说。”

看着昔日威风凌凌,不可一世的派出所副所长。现在居然如丧家之犬一样,黄宏建在一丝幸灾乐祸之余,竟然生出了些许兔死狐悲的感觉。他默默的转动了车钥匙,松开了手刹,踩着离合器和油门。

专案组指挥中心里,几个领导成员又聚集在了一起。刚从追逃现场回来的倪晓燕正在讲述她的发现:“我们跟踪到了市立医院,发现脱下的警服,和水里浸泡的公务手机。经辨认,已经确认是原东门派出所副所长马贵的制服和配发通讯工具。随后,我们在其消失的最后地点,就是市立医院边门外小马路上,询问了这个时间段里仅有的一个证人。是环卫所一位清扫大街的同志,但所作的叙述,只有一辆黑色越野车开经此地,可是,他却没有记住这辆车的车牌号,连车型和品牌都无法说清。只记得是一辆颜色和大概形状。为此,我们连续调阅了该路段的监控录像。的确有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曾经出入此地。遗憾的是,我们的监控还是有遗漏,无法连续做出线路反应。从最后的迹象来看,方向应该是往南部郊区。”

付瑞轻轻的举了一下手,连续问了两个问题:“监控录像里,能否识辨这辆车的车牌?如果,这辆车是接应马贵,那么,他会不会已经乘坐这辆车逃离了本市?”

“不会!”倪晓燕立刻接上了问题,而且显得很有自信:“我们的技术做了局部图像识别处理,但显然,这辆车的车牌处本身就经过了伪装,污泥很多,有隐形反光涂改色。我们已经在城市的主、辅进出口上都安排了安检。协查令已经到每个公共点上。而且,车管所和公路局的协查通报资料上已经给出,根据我们提供的方向和车辆资料。那个时间段里,并没有黑色丰田越野车离开本市。”

“哦。”付瑞点了下头,随即又一扬眉:“还有什么发现?”

“有。”倪晓燕从桌上的证物袋里,拿出了两个个透明塑料袋。其中,一个里面是个做得较为精致的一次性金属打火机。机身上还绘有古代春宫图,上面还用烫金的古篆体写着‘花枝俏’三个字。另一个则装着一个用空压缩片处理的两页碎纸片,看得出,这是燃烧过后,并没有彻底烧干净的纸灰。倪晓燕首先举起了那个打火机:“我们查证了,这个‘花枝俏’是本市一所较为有名的娱乐场所,夜总会。曾有多次举报,这个地方涉嫌容留妇女卖淫和贩卖吸食违禁药品,但治安支队突击检查了几次,每次均无所获。治安支队那里也一直怀疑有人通风报信。赵支队,你们也去过几次,是不是也没查到什么?”

赵静珠点着头,连忙说着:“是,我们做过突击临检,和卧底渗入。但这个会所的人好像对生人防范的很紧,一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对了,我们那几次检查,也正是当地派出所做外围配合。带队的正是马贵。”

副局长从倪晓燕手上接过了这个打火机,仔细看了看。随后又将它递给了付瑞,皱了一下眉,问着倪晓燕:“仅凭一个打火机,是否就能确认,马贵和这个夜总会很相熟,或者说有勾结的可能?”

倪晓燕拿起了第二个证物袋,回答着副局长的问题:“我们的怀疑根据有几点。首先,这个打火机不是市面上销售常见的那种,而是只有在那个场所所特定供给的。而且,这个打火机制作得较为精美,也只有高级的客人才能获得。这个情况,我刚和赵支队核实过。”

“对。我们派出的卧底,曾经以消费的名义进入过这个场所。但由于入会费用过高,局里没有给批,便撤了出来。这个打火机,我手下的人确认,正是那里会员客人在会所里使用的器具。”赵静珠马上补充着。、“更何况,那个会所基本实行的是会员制,消费实为不低。”倪晓燕接着赵支队的话,继续着自己的说明:“以马贵的收入,根本进不了那种场所。但他持有这样的东西,可见,他也一定这个会所里消费过,或者说,他也是这个会所的VIP会员。当然,我们还有其他的证物。”说着,她的手已经指着碎纸片证物袋的一处,在她的手指点处,一张不成规则,周边已经被火焰烧得灰黑的小纸片上,几行字里隐约可见‘花枝俏’三个残破的字。对着仔细看着证物袋中纸片的几位高级警官,倪晓燕做着说明:“这是一个重大发现。第一,我们发现了这蓬纸灰,是在马贵办公室的一个废纸篓里。而在办公室空地上,明显有烧灼的痕迹。可以肯定,这是在他办公室里准备销毁的一份材料。第二,我们第一时间做了纸张分析,正是我们系统里日常所用的笔录报告纸。第三,我们的技术人员在拼接残片和阅读中,发现了尽管不成句,但有些地方还能读出基本意思的段落,证实了目前在拘的朱斌,其所说的举报情况和在市局所做笔录的真实性。尤其是,朱斌对我们的供述中,也提到了这个‘花枝俏’夜总会,朱斌是个外地人,对本地情况并不熟悉,他的笔录上出现这个名字,只是因为死者贾冰临对他的叙述。现在,包括我们市局的笔录和这份残破的笔录上都出现了这个场所名字,加上这个打火机。线索全部重叠在了马贵这个人身上,我认为,这个夜总会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碎纸片上的全部内容详细解读,技术员还在做进一步的分析中。”

副局长听得很仔细,倪晓燕的话音刚落,他便抬起头。眼光看向了付瑞。后者似乎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目光,而是放下了打火机,又拿起了证物袋,仔细端详着里面的碎片。突然抬起头,问着:“那个夜总会现在控制了没有?”

“已经派人进行了监控。”倪晓燕迅速的答道,干脆利落。一边的副局长露出赞赏的目光。

“好。”付瑞挥了一下手,又对着副局长说:“副局,您看。我的意见是,既然这个会所有和马贵相连的重大嫌疑,是否请晓燕同志现在带队,对这个场所立刻进行盘查。以治安临检的名义?”

“好,我马上签发有关文书。”副局长用力点着头,手已经从桌上的文具筒里拿出了一支笔,翻开了一边公文栏,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空白治安检查令。

付瑞又转向一边赵静珠,同样吩咐道:“也请赵支队派人协助,既然有藏毒嫌疑,是否趁此机会,带上有关设备,好好检查一下?”

“是,我亲自带队。”赵静珠习惯性的立正回答道。

桌上的电话铃此时蜂鸣了起来。副局长正在签署命令,倪晓燕见此立刻接了起来。原来是技术科的情况汇报,并不是证物的进一步报告。罗培缨的测谎结果出来了,完全通过。

倪晓燕立刻向付瑞通报了这一情况,并且将话筒递给了专案组组长。虽然,在付瑞的心里这并不出乎意料,但听到这最后的消息,他的心里还是不自觉的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对着电话道:“请立刻将罗培缨同志送到这里来。”挂上电话后,喜悦之色跃然于脸上。

刚想开口,副局长已经将签好的命令交给了倪晓燕,随后笑眯眯的问道:“要不我来说?”付瑞笑着,连连做了请的手势。副局长看了看手下的两位干将,宣布了起来:“鉴于反恐总局警官罗培缨同志,已经通过了组织审查。即刻起,她参加本专案组的工作。主要工作是协同付瑞组长完成这次部里部署的统一行动。希望大家努力配合,服从领导。”

“是。”

“是。”倪晓燕和赵静珠也都立正接受了命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