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是在队里的话,说不定不会出事”--辽宁原缉毒警贩毒案

风摇树 收藏 8 3250
导读:2011年10月10日03:53《新京报》的《辽宁商人被涉毒警察指证贩毒一审判死刑》一文,文章有些长,节选了与原缉毒警贩毒案有关的文字。本楼座不做评论。 : 今天,冷国权走私、贩毒案开庭重审。 这名辽宁商人于2009年一审被判处死刑,起因是东港市原缉毒警鲍忠武贩毒被抓,鲍供认其向冷国权购买毒品。一审时,冷国权翻供,称遭刑讯逼供。法庭未认定。 冷国权的辩护人许荣认为,此案特殊性在于,一审在证据严重不足情况下定罪,没有查获毒品,而且毒品数量、去向均不清。用于定罪的只有同案犯口供,且供述互为矛

2011年10月10日03:53《新京报》的《辽宁商人被涉毒警察指证贩毒一审判死刑》一文,文章有些长,节选了与原缉毒警贩毒案有关的文字。本楼座不做评论。

今天,冷国权走私、贩毒案开庭重审。

这名辽宁商人于2009年一审被判处死刑,起因是东港市原缉毒警鲍忠武贩毒被抓,鲍供认其向冷国权购买毒品。一审时,冷国权翻供,称遭刑讯逼供。法庭未认定。

冷国权的辩护人许荣认为,此案特殊性在于,一审在证据严重不足情况下定罪,没有查获毒品,而且毒品数量、去向均不清。用于定罪的只有同案犯口供,且供述互为矛盾,遂提起上诉。

省高院进行二审,庭上,又一名同案犯人李春吉翻供,称他因欠冷国权的钱,被冷殴打,所以心生报复,称其贩毒。

冷国权在给辩护人的笔录中称,他曾在缉毒队任司机,和鲍忠武为同事,期间两次举报鲍忠武私藏毒品。

今年5月6日,省高院对此案作出裁定,撤销一审原判,退回重审。

----

鲍忠武曾任东港市公安局缉毒大队副队长,事发前8个月,他调到市局经侦科任民警。

案卷显示,2009年1月19日,17时许,鲍忠武来到袁家平住处,以3000元价格,将10克冰毒卖给赵金禄。鲍忠武在离开袁住处时被抓获,公安机关在其车内搜出320克冰毒。

鲍忠武向警方供认,其毒品来自于冷国权。他于2009年1月17日,向冷国权购买。

----

一审判决认定,冷国权伙同他人,多次走私、贩卖毒品(共4次,4850克),判决其死刑。李英全亦被判死刑。鲍忠武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李春吉被判无期。

----

冷国权在笔录中回忆,丹东市缉毒支队队长邓大生曾到东港来,东港市缉毒大队队长刘文峰安排吃饭,冷开车。在饭桌上邓说,鲍忠武不地道,可能吸毒。让刘文峰和我注意点。后来,刘便让我注意鲍忠武,有问题就汇报。一次抓捕毒贩范龙时,从他身上搜到一袋毒品。抓住毒贩后,刘文峰开着警车押犯人回到警局。我回警局后,取车。打开车门看到鲍忠武正在座位下掏冰毒。当时还有一位民警李刚(化名)看到,两人都没说什么。上楼后,那位民警问他,“冷哥,你看到鲍队拿冰毒了?我说,“你不说,我也不说。”后来,我把这事跟刘文峰说了,并要求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

冷国权还对辩护人说,他第二次见鲍忠武藏毒,是在搜查毒贩老杜家时。冷国权,李刚,鲍忠武三人在场。搜出一包白色毒品,鲍忠武当着冷的面打电话给一网吧老板,此人将白色毒品换走。他也将此事告诉了刘文峰。

冷国权的笔录还显示,之后,刘文峰召开一次会议,把我也叫上。刘表示,希望有些人珍惜自己的工作。并指出有人没收的东西,不但不上交,还调包,还什么钱都敢接。事后,鲍忠武找我质问,我没承认,鲍忠武不再用我的车了。

----

对于冷国权说的会议,他称是例行会议,经常要警示下面的民警。

记者也找到民警李刚,他称没有举报过鲍忠武。但是大家听说鲍忠武名声不好,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吸毒。

2008年,鲍忠武被调到市局经侦科。

----

2009年1月,鲍忠武案发。案发后,鲍忠武指证的毒品来源不只冷国权一人。

2009年2月5日,鲍忠武举报自己曾从于春东处购买毒品,而于春东则从杨光手中购买毒品用于贩卖。2009年7月7日,于被起诉到东港市人民法院。

刘文峰接受采访时称,鲍忠武是调离缉毒大队几月后才出事的。他要是在队里的话,说不定不会出事。对于收缴毒品的处理一般是谁办案,谁将毒品带回局里。然后交给专门保管的人员,犯人口供和证物要能对上。

“毒品案一定要有证据,而且是人赃俱获,重证据不重口供。如果有证据的话早就处理鲍忠武了。”刘文峰说。


本文内容于 2011/10/10 21:03:02 被风摇树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