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漫卷狼烟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伪局长限期破案

野火秋烽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0.html


厢黄三屯案发的第二天早晨,接到报告的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就马上亲自带队,除了坐班警察倾巢出动,分别封锁了火烧谷草垛、火烧四合院、击毙刘大贤及两个马弁、勒死两个炮勇等四个案发现场,划定的警戒线也都撒上了一圈白石灰,五具尸体早已被家人盖上了炕席。

快到中午,由伪双城县警察局派来的日系刑侦警官小田警尉带个翻译,坐着警车逐一亲临案发现场,又是勘查,又是照相,又是搜索,又是记录。但因得到报告较晚,没能及时封锁现场,再加上家属和亲友以及行人的踩踏,现场周围和死者身边的脚印都已重重叠叠,杂乱无章,就连死者的尸体也都被仰面朝天地重新摆好,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平整过。现场遭到严重破坏,没有发现一点儿有价值的蛛丝马迹,结果没能提取一样有用的东西。忙活了半天,小田警尉摇了摇头,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翻译告诉关云峰巡官,可以通知围观的家属们自行料理后事了。

就这样,小田警尉和翻译坐着警车,关云峰带领警察蹁上骑马,只好扫兴而归,前后相差不到十分钟,就都回到了厢黄头屯警察署。

在警察署,小田警尉临时布置了一间暗室,共冲洗出四十多张案发现场的照片,他仔仔细细、一张一张地反复审视了半天,还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从中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新的线索。根据他多年的刑侦经验,把自己对案情的判断和推理、了解和分析,直接用日语向警察署长前田正路说了半天,要求做好记录,存档备案。看得出来小田警尉非常认真,对此案特别重视,并让翻译同时把他的话直接翻译给关云峰。

小田警尉四十来岁,刑侦经验相当丰富,他非常自信地认为:第一、纵火案,杀人案,枪击案,可以三案并一案,根据是纵火和枪击的主要目标都是针对被害人刘大贤;第二、案犯可能就在本村,或者不会太远,根据是勒死两个炮勇,纯属杀人灭口,证明死者认识案犯;第三、案犯纯属仇杀,定有深仇大恨,根据是案犯纵火杀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并非为了钱财;第四、案犯是一伙人,根据是从草垛着火至听到枪声,那么短的时间,一个人做不完那么多的事情;第五、主谋和同伙绝非等闲之辈,根据是共在受害人身上掠走十支短枪,图谋为自己所用,其后果不堪设想;第六、报仇之人和同伙一定情同手足,亲如弟兄,根据是一般关系的人,绝不会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另外,仅根据死者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被害人死亡的时间顺序应该是,两个炮勇被勒死在前,刘大贤及两个马弁被枪击在后,因没必要解剖尸体,这个纯属经验之谈……

综上所述,小田警尉建议,本案的调查重点应该是:第一、都有谁和被害人刘大贤有深仇大恨?都有谁和这些有深仇大恨的人关系密切?事发当天他们有无接触?各自都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有谁能够证明?第二、刘大贤在被害当天都去了哪里?接触了哪些人?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哪些人对他的行踪可能知道?有谁能够证明;第三、重点怀疑对象在案发时间是在哪里?或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表现有无反常?行迹是否可疑?有谁能够证明?小田警尉明确表示,这只是个建议,在调查本案时仅供参考,具体应该怎么做,警察局马上会有指令。

小田警尉不敢耽搁,当天就返回到县警察局,把他所了解的案情和自己的建议如实做了汇报。因此案涉及两把大火、五条人命、十支短枪下落不明,案情特别重大,警察局长宫野一郎便签署了限期破案的死命令。厢黄头屯警察署对案情的调查,一直在暗中紧锣密鼓地进行。

准确地说,厢黄三屯这起特大案件的案发时间,是一九三二年(即大同元年)公历五月一日(即农历三月廿六日)夜间;而从公历五月三日(即农历三月廿八日)算起,直至公历五月十七日(即农历四月十二日),为限期破案时间。几天下来,陆德江呈上一份案情调查报告。

关云峰坐在椅子上急忙打开一看,只见上面这样写道:“遵照双城县警察局的命令,参照刑侦警官小田警尉的建议,对发生在厢黄三屯的纵火、杀人、枪击案,我们集中警力展开调查,其主要结果如下:一、据查,主要被害人刘大贤,生前虽积怨很深,树敌过多,但并未发现确有深仇大恨者;二、因其前几天曾积极提供线索,跟随本署参加抓捕行动,可能有人怀恨在心,乘机报复;三、在抓捕行动中被缉拿的案犯曾被本署审讯,身上略带轻伤,事后骂不绝口,皆有复仇积怨;四、据此现已锁定重点怀疑目标,即厢黄三屯的吴忠信、孙明智、郑德礼、陈宝贵、张耀祖、梁君义等六人;五、正在进一步调查都有谁和这六人关系密切,事发当天他们有无接触?各自都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有谁能够证明?六、正在进一步调查这六人在案发时间是在哪里?或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表现有无反常?行迹是否可疑?有谁能够证明?……”

关云峰摇了摇头,接着看到:“现已查明主要被害人刘大贤,遇害当天只去老平台子喝喜酒,前半夜在那里和几个地主老财打牌,忽然闻听厢黄三屯着火,一看好像是在他家附近,于是带着马弁骑马而回,并在行至厢黄三屯三节地时被一枪毙命;虽然王财主家办喜事人很多,但其直接接触的都是地主老财,唠的都是家常嗑,酒后只是打打牌,并无异常现象。因吴忠信、孙明智、郑德礼、陈宝贵、张耀祖、梁君义等六人,都租种过王财主在厢黄三屯的土地,接到请帖后那天一同前往,知道刘大贤晚上在那里打牌,可能随即采取报复行动。综上所述,调查已有很大进展,核实正在陆续进行,重点怀疑目标,已被实施监视,恳请可否缉拿归案,边审边查?第五区警察署,于大同元年公历五月七日。”

关云峰一字不漏地看完这份调查报告,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点上了一支烟卷,皱了皱眉头,对坐在对面的陆德江说道:“德江啊,报告写的很好,用词也很恰当,似乎面面俱到,只是泛泛而谈,缺少真凭实据,不能说明问题。由此可见,近几天你亲自负责的调查工作,如果就像这份报告所说,那肯定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还有,对重点怀疑目标实施监视是可以的,但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缉拿是不行的,千万别忘了前车之鉴,再不能重蹈覆辙。德江啊,限期破案的时间是不等人的,希望你好好地动动脑子,再下一番苦功,必须把案情尽快调查清楚。”

陆德江站起身来,说了句:“是,德江明白,请您放心,我这就去安排。”转身拉开门走出关云峰的办公室,并随手带上了房门。

等陆德江走后,关云峰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仍旧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自从几天前接到报案的那一刻起,他就清醒地认识到,两把大火,五条人命,还有十支短枪下落不明,其案情的严重性和危害性,绝对非同小可,不能等闲视之。由于本身职责所系,必须抓住天赐良机,力争自己有所表现,但愿能够如期破案,那他就会升官发财,身价倍长;假设不能如期破案,或被别人抢去头功,那后果就不堪设想。说实话,刚才看到陆德江送来的调查报告,他压根儿就没把吴忠信、孙明智、郑德礼、陈宝贵、张耀祖、梁君义这六个人放在眼里。因为据他所知,在这六个人当中无论抻出哪一个,在气头上背后说说大话、骂骂大街还可以,要是动真格的哪个也不是那块料,一筐木头砍不出一个橛子,白搭。

那他为什么刚才没有说破,却让陆德江继续组织人力进行调查呢?那是因为在这案情重大的关键时刻,一是不便过多干预下属的工作,弄不好自身就会揽上罪责;二是要给自己留个出人意料的后手,以便贪天之功占为己有。刚才他对陆德江所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好像针对性很强,但仔细一琢磨,也是左右逢源,模棱两可,说了跟没说一样。其实,他早已派出自己的心腹之人,明着以抱病休假为名,暗中的调查却在悄悄地进行。凭直觉,对案情的分析,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只是火候未到,时机还不成熟,只好顺其自然,不动声色,不能提前亮出这张底牌。

在当时的伪满警察中,其警衔共分十一个等级,即:一等警官俗称一等警监,比照上将军衔;二等警官俗称二等警监,比照中将军衔;三等警官俗称三等警监,比照少将军衔;四等警官警衔为一等警正,比照上校军衔;五等警官警衔为二等警正,比照中校军衔;六等警官警衔为三等警正,比照少校军衔;七等警官警衔为一等警佐,比照上尉军衔;八等警官警衔为二等警佐,比照中尉军衔;九等警官警衔为巡官,比照少尉军衔;十等警察警衔为警长,比照上士、中士军衔;十一等警察警衔为警士,比照少士军衔。比如宫野一郎大佐的警衔,就是一等警正。

而被关云峰暗地里派出去的心腹之人,就是刚调来警察署还不到一年,现为警士警衔的钟福财。此人二十多岁,心眼儿多,脑子活,会来事儿,人缘好,随机应变,通情达理,会察言观色,善阿谀奉承。钟福财私下里哪怕吃个虱子,都要给上司留条大腿,很得关云峰的赏识。

早在案发第二天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钟福财就被关云峰叫到了副署长办公室,并且非常亲热地对他说道:“福财老弟,做为大哥的心腹之人和得力助手,我现在决定交给你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同时也是给你一次可以升官发财的机会,真的是千载难逢,千载难逢啊……”

钟福财受宠若惊,打个立正说道:“感谢大哥对我的信任和栽培,只要是您的吩咐,小弟愿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关云峰非常神秘地低声说道:“根据我本人对案情的分析,已把重点调查的目标盯在了老平台子的任丙章身上。从明天开始,你就不必来警察署上班了,我给你五天时间,就以抱病休假为名,暗地里单独行动,要在最短的时间,把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给我调查清楚……”

接着,关云峰严肃地说道:“现在我命你查清:第一、案发当天,老平台子王财主家办喜事,任丙章有没有去喝喜酒?是不是能看到刘大贤当时也在场?有没有正面接触或发生冲突?是不是知道刘大贤晚上在那里打麻将?当时任丙章和谁在一起?什么时间离开的?有谁能够证明?第二、案发当天,刘大贤在王财主家办喜事的场面上,主要都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有没有刺激或涉及到任丙章?是否能够被任丙章听到或知道?直至案发时间任丙章都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和谁在一起?有谁能够证明?第三、都有谁和任丙章关系密切?究竟密切到什么程度?案发当天直至案发时间,这些人都在哪里?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和任丙章在一起?是不是去过厢黄三屯?都到过哪里?在谁家相聚?有无异常表现?有谁能够证明?总之,你必须把思路放宽,把眼光放远,要守口如瓶,要单独行动。请你放心,抓紧时间,事成之后,大哥亏待不了你……”

钟福财一拍胸脯,说道:“是。请大哥放心,您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任务交给我,小弟绝不能不识抬举,我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现在,派出钟福财暗中调查已经有五天了,从案发的第三天算起,距离限期半个月破案只有十天时间。前田正路每天叽哩哇啦地就像个催命鬼,县警察局也是每天几次电话逼得很紧,催得很急,关云峰每天应对这些事,就弄的着急上火,忙的焦头烂额。关云峰沉思了一会,随手又拿起刚送来的这份调查报告,再次仔仔细细地审阅一遍,还是没有看出丝毫有价值的东西。心想,陆德江那边的大队人马肯定都在瞎忙活,可要是钟福财也同样调查不出令人满意的结果,那恐怕真的就要一筹莫展、棋输满盘了。可又一想,先别急,沉住气,俗话说出水才见两脚泥。

此时的关云峰显得很自信,因为当年伙同刘大贤陷害任丙章父亲的时候,他是为虎作伥的始作俑者,他的心里最清楚,和刘大贤有深仇大恨者,非任丙章莫属。直觉告诉他,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是有根有据,钟福财的调查绝不能一无所获,说不定还会带来出人意料的好消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