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枪上的玫瑰 正文 雷利风行7(1)

幽灵影子部队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9.html[/size][/URL] 我和云婕回到集训队,已是傍晚,这里没有楼房,都是军用帐篷,看的我有些发蒙,云婕也是如此,难道这就是我们期待有节已久的集训队?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拍了我一下,不用想我就知道是谁,“晨希!”晨希见到我们说:“真是的,你们两个在医院享清福,我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9.html


我和云婕回到集训队,已是傍晚,这里没有楼房,都是军用帐篷,看的我有些发蒙,云婕也是如此,难道这就是我们期待有节已久的集训队?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拍了我一下,不用想我就知道是谁,“晨希!”晨希见到我们说:“真是的,你们两个在医院享清福,我们可是遭老罪了,这不,队长知道你们两个回来,让我来接应你们,给你安排宿舍,然后去训练场集合。”

放下包,穿好作训服,没有军衔,没有臂章,跟新兵连一个样,一个老兵突然又成了新兵蛋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好亲切,亲切地想起了新兵连的日子,想起了班长,眼睛有点湿润,却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女兵连挣得荣誉。


燥热的天气,火红的太阳,尘土**的训练场,响亮的口号,这一切让我热血沸腾。晨希是代理班长,队伍集合完毕,队长王萧走了过来:“这几天的训练,你们让我很不满意,新兵连的啊!依我看来你们就是是欠练,今天天气很好,这太阳是我最喜欢的的啦,今天最高气温是35度,很适合练你们,现在是下午14:00,你们分为5个小组,每组两个人,在东南的沙地上做好伪装,你的对面有一排不定靶,可能2秒钟以后出现,也可能2个小时出现,甚至更长时间出现,你们必须潜伏在那儿等待不定靶,直到我让你们结束训练的时候,才能动。训练期间不准打报告,给你们5分钟时间自由分组讨论,由晨希负责组织,听明白了吗!”

“明白!”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个挑战,云婕和我一组,一凡和晨希一组,这样的天气,沙子是滚烫的,我敢说,如果不是我们的作训服质量好,早就烤成了鸭子!

云婕挖好了沙坑,刚好装下我们两个,我们相互把土盖在身上,摘了些植被,以作掩护。

如果别人无意间走过来,你之会看到一片沙地,却不知道这里有10几只枪口已经对准了你的头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面却依旧平静没有丝毫动静,我有些急躁,汗水和沙子融成了泥,现在的我们就是个野人,我估计现在就是我站在我爸面前,他都会认不出我来。

云婕的嘴皮已经裂开,我开玩笑小声说了句:“我怎么闻到一股烤鸭的味道?”她和我意会得相视一笑,或许这样才能赶走枯燥难熬的时间。“砰--------”一声枪响过后,对面一个装着红色气球的靶子被一凡击破,队长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然后叫人把靶子拿过来,看了看,然后又毫不在乎的把靶子仍在了地上,这可是在打击一凡的自尊心,要知道 ,在连里,她也算是娇娇者,一凡很不服的咬着嘴唇,等着王队,然后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继续瞄准,副手晨希暗暗敬佩着身边的这个班长 ,她想,她总有一天,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其他小组的成员都射击了,可是我们对面仍然如死水一般平静,云婕盯着狙击镜有些犯困,突然,一个移动靶以每秒2米的速度左右循环移动,我推了推云婕,她立刻清新过来,瞄准,射击,正中!

王萧看了一眼我们,然后轻蔑一笑,似乎在她眼里,我们做什么都比不上她,那种盛气凌人让人心情很不爽。

之后,的靶位随时在变化,枪声断断续续的一声声响着,我们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还是等待···就这样,一下午过去了,到了傍晚,天气终于凉了下来,心情也不再那么烦躁,疲倦和枯燥侵袭着我的每一根神经,而旁边的王队似乎兴趣刚起,她在等待着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越是让她有情趣的事,越是对我们糟糕的事,真是变态的一个女人,以后怎么嫁人啊,心里想着,就不自觉地乐出了声,云婕敲了我一下:“乐什么啊,专心看前方。”我又恢复了正常。

天色渐渐暗下来,对面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微微有一丝风吹来,吹干了汗水。沙地的气温开始降低,一丝丝凉意袭上心头,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突然正前方飘来一个飞靶,速度很快,云婕抓住时机,扣动扳机,没有命中,王队开始吹哨,然后集合。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你们的表现,让我很不满意,尤其是云婕和汪玥,一发都没有上靶!”我很不服:“报告,我认为我们不是最差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她笑了笑,“你有什么不服的,难道是让你等那么长时间等累啦??还是夜间射击就成了瞎子?狙击手什么?谁能告诉我!狙击手就是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来去自如,在任何条件下都能精准射击的人,无论外界因素多么恶略,都能克服的人!你们难道怕了吗?这点困难就找借口吗?”一凡向前一步:“有本事我们比比!不要在我面前显摆你自己!”这一句话 ,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王队拿起一凡的枪,看了一眼,她慢慢靠近一凡的脸,然后说道 :“我要的是 优秀的人 ,你这么做,是想让我承认你的优秀,还是打击你的信心,收回你的枪,然后做一个合格的狙击手,再跟我比。”接着,她把枪还给了一凡,一凡很不服气的接过枪,她看着王队,那眼神我能读懂,她要跟她杠上了。

“噗————————”一声哨响,“全体集合!别让我说第二遍!”这是王肖队长的声音,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队伍中。

昨晚的射击训练,我们失眠了。到了训练场,我们迟到了2分钟 。

“今天,我们队来了两个迟到的,别以为负伤了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给我养着,汪玥,梵云婕,你们两个!”

“到 !”我们同时喊道。

“由于你们的迟到,今天加跑5公里,负重30公斤,给我跑到前面那个山坡上再跑回来!看看你们的伤养好了没有!”

真倒霉,以后晚上再也不胡思乱想了,我和云婕背着包,扛着枪,顶着将近40度的高温准备狂晨希冲我抛了个媚眼,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开始狂奔 。

真是跑死人不偿命,口干舌燥,我的肺已经开始缺氧,脑袋昏昏沉沉,腿开始发软,云婕拉着我跑,现在全凭仅存的一点意识,什么都不想,就想早点结束,后面王队可不闲着,她骑个摩托车,手里拿着扩音器大喊着:“快点 ,子弹都不长眼,你们这速度想死啊,是不是病还没好呀,学林黛玉呢!快点!这都养了几天了,病早就该好了,给我加速!”

听到她的话我就恨得牙痒痒,我咬着牙,拽着云婕,一路狂奔,想甩开她,这样就听不到这个烦人的声音了。

等我们跑回来,天黑了,大家都站在帐篷外,谁都没有休息,一直再等我们,在她们面前站着那个上次考核我们的少校军官,待我们归队后,王萧上前报告:报告队长 ,集训队伍集合完毕,应到10人,实到10人,请指示。”

“稍息 !”

“很好,上次的考核你们都通过了,不错 ,我是你们的主教官 ,我姓祁,以后由我和王队来对你们进行综合训练,从而进行选拔,最后,我只要6人,也就是说你们的竞争会更残酷,考验会更变态!请大家做好准备。现在,解散!”

浑身散架的回了帐篷,晨希马上跑过:“汪玥,我想给你讲讲这个变态队长的,没想到今天,就充分体会到了她的变态,这是红花油,给你,我还有一瓶呢。”

我接过油,说道:“谢谢,她的变态,今天就尝了个够,王队够阴,今天我们受罚,为什么让你们站到那不解散呢?”

“你是不知道,那个祁队更变态,他说今天太阳好,让我们‘休息’一下,晒晒太阳,这分明就折腾人吗,那么大的太阳,烤死人,你知道我们私底下偷偷叫他们什么吗?变态二人组。”

我们两个哈哈大笑起来,一凡走过来:“说什么呢,笑那么开心,今天不累啊,早点睡吧。明天那两个变态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们呢。”

“噗——————熄灯!”

一声哨响,大家都睡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噗-噗-噗噗 噗——————紧急集合!!!”我猛地从梦中惊醒,跳下床就开始穿衣打背包。晨希边穿边抱怨道:“死变态,又开始折腾,我刚做的美梦都被他破坏了!”“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抱怨了,快点走!”我把枪给她,拽着她就冲了出去。

王队拿着表再计时,“倒数5名你们晚了20秒,扣5分。”好险,我们就差2秒就不及格了。

祁教官发话了:“现在是凌晨3点30分,你们两人一组,自由组队,在30分钟内到达对面山上的树林,各自找好伏击点,在你们的四周有许多不定时的暗靶出现,一个小组必须消灭全部的靶子。”

云婕这次没有和我一组,她和晨希一组,我和一凡一组,一声令下,我们出发。

一凡跑到一块巨石后面,我们躲了起来,这里可以看到山下的视角,隐蔽也比较 好,周围植被丰富。“一凡,你真会选地方。”

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周围异常的安静,一凡屏住呼吸,在 狙击镜里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前方一个白色的亮点闪过,一凡立刻调转枪口,射击,只听见玻璃碎片洒落满地的声音,“刚才那是什么啊??”我小声的质疑着,她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你能不能给我专心点!”我继续拿起夜视仪,进行观察。

不知多久,离我们不远处的6点钟方向有一声枪响,接着又是玻璃碎片撒满地的声音,这个靶子真奇怪,难道是啤酒瓶?但是夜间又有白光,应该不是的。

“哗啦啦,哗啦啦,当当----------哗啦啦,枪声和碎片声响彻了整个丛林,接着归入平静,天色渐渐接近黎明,祁队一声哨响,射击结束。


“刚才我看了你们的夜间表现,一凡很不错,找到了很合适的狙击点,其他小组也不错,但是,你们发现没有今天的靶子有什么不同??”

“报告!我觉得是玻璃,但又不像是。”我再疑惑中。

“说对了一半,是灯泡”听到这个答案,大家都有些震惊,真的吗?“我就想考验一下你们的技术,这次只是一个小测验,你们的表现基本合格,但是我不是很满意,夜间射击 ,考的不只是眼力,还有内心,枪和心是连在一起的,凭的不只是技术,还有感觉。”

队长的这句话让我有所领悟,感觉,狙击手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呢?每个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每天都是训练,早上爬山,之后射击,潜伏,下午体能,学习隐蔽和伏击,夜间射击,这些,成了我们生活的全部,每晚,都有人想放弃,可是大家谁都没有说,只是盖着被子,偷偷的哭几下,然后擦干泪水,准备着明天的挑战。

我,晨希,一凡,云婕,都不会放弃,为了班长,为了冉然,为了女兵连,坚持着,长这么大,我忽然明白,“责任”这两个字的分量,也是我的动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