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狼 正文 第四章 机 会(一)

asd1007 收藏 3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size][/URL] “大熊,有人找你。”李思湘刚将一车灰浆送到卷扬机上,准备拉着下来的空车去装浆时,一个工友过来,用手指了一下凉棚,说着顺手接过空车说“范哥让我替你盯一会,你去吧。”说完神秘地笑了一下。李思湘看见他诡异的表情愣了一下,“你小子耍我,在这个城市我除了认识你们几个,那还有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大熊,有人找你。”李思湘刚将一车灰浆送到卷扬机上,准备拉着下来的空车去装浆时,一个工友过来,用手指了一下凉棚,说着顺手接过空车说“范哥让我替你盯一会,你去吧。”说完神秘地笑了一下。李思湘看见他诡异的表情愣了一下,“你小子耍我,在这个城市我除了认识你们几个,那还有其他人。去,去一边呆着去。”

“真的,我不哄你,还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工友一本正经说道。李思湘一听是个女人,马上明白是谁了,向远远的凉棚望去,果然见里面站着一个穿红衣的女人。

“叶姐,你怎么来了。”李思湘进到凉棚一看果然是叶玉婷就问候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你吗”叶玉婷调侃着李思湘。

“不是,叶姐。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哪是那个意思”“咯咯”叶玉婷见李思湘尴尬里透着害羞的样子,一下笑的直不起腰了。本来叶玉婷就很漂亮,这一笑就更动人了,李思湘看的不由得呆了。

看见李思湘双眼直盯着自己,叶玉婷觉得有点过了,就说:“不开玩笑了,是这样,上次说过要请你吃饭的,由于最近新下来一批退伍军人,忙着安置,就没有倒处时间。今天是礼拜六就过来了。”

“不用了,叶姐。我还干着活哪。”李思湘有点激动地说“再说,我也没有做什么,您太客气了。”

“不,小李,你不知道,一个女人抱着不到两岁的孩子,在没有座位的长途车上,意味着什么,你是体会不到的。”叶玉婷认真地说道,“我是真心的感谢你。希望你不要拒绝。”

“叶姐,我。”李思湘挠着头,不好意思地憨笑着“那叶姐,你先去,我下班了就过去。”

“你们下班?那早就把我给饿晕啦。”叶玉婷有点撒娇的说。“我去找他们,给你请假。”还未等叶玉婷去找人,老范在那边就说“大熊,你去吧。把刚子叫上。”

“大熊,你叫大熊?是狗熊的熊吗。咯咯,笑死我了,”叶玉婷笑了一会说”拿缸子干什么,不用,餐厅里面什么都有。”

“哈哈,不是拿缸子,是我那个同学的小名叫刚子。哈哈”这回轮到李思湘笑了。

叶玉婷一听是自己搞叉了,羞的满脸通红。“你快点,我在门口等你。”话还没有说完,她人就已经出了凉亭。

李思湘和郭刚赶到民政厅家属院的大门,叶玉婷一家三口已经等侯在这里了,乐乐看见李思湘马上伸出了小手,叫嚷着“抱。”叶玉婷笑着对李思湘说:“这孩子对你就是亲。每次看到你都叫着让你抱,和你有缘分。”说完看到王少华的脸有点不太对,就忙说“小李,你看我们家乐乐,可是很感激你的,”听到这个话,李思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要从王少华手中接过乐乐,“王哥,我来抱会。”接过孩子,李思湘朝他们介绍了郭刚。叶玉婷挽着自己的老公朝郭刚笑了笑说:“别顾着说话了,赶快走吧,要不等会酒店就没有包厢了”

四人打了一辆车,就向酒店赶去。

到了王朝大酒店,在迎宾小姐的引导下,几人朝电梯方向走去。李思湘进来用眼睛扫了四周一下,心里暗叹:“真是个豪华的酒店啊。”

抱着乐乐的李思湘小心地同王少华和叶玉婷边走边说着话。郭刚就没有李思湘那么地拘束,大咧地来回扭动着他的头部,四处打量。

几人刚出电梯,对面电梯门也开了,走出了几个人。王少华看见前面俩人,愣了一下,赶忙上前小声地问候了句“省长好。”

省长停住脚步和悦地说“啊,小王啊,来吃饭。”看到叶玉婷就笑了起来“小婷子也在,一家人出来的,好好。”叶玉婷也上前问候了句。

“小婷,你爸爸还好吧,一直说是要抽时间去看看他,结果我人是公家的,还的看秘书的安排,哈哈。”转过头对旁边的人说:“西州大学叶教授的女儿,安置办的副主任。你们是一家人。”

“哈哈,是啊,小叶还是我们在地方的娘家人,以后还得多帮衬啊。”

“李政委,看您说的,做好安置工作是我应尽的义务。”叶玉婷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不一样,你可是比别人做得好的多。我那些从部队退出来的干部可都在夸你呀”说着不经意的眼光在叶玉婷后面俩人的脸上扫过,突然愣了一下,虽然只是一霎那,还是让李思湘感觉到了,李思湘就客气地笑了笑。

“小叶子,你也不介绍一下后面的同志。”省长同样也感觉到了李政委的异常。

李政委期待的眼光看着她,叶玉婷大方地说“这是我俩个朋友,李思湘,郭刚。”

这时,李政委后面的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像是李政委的警卫员,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李政委用锐利的眼光看了李思湘一眼,说:“省长,请。”说完就向前走了两步。

“小叶子回见啊,带我向你爸爸问好。”省长笑咪咪地向叶玉婷打了一声招呼,对着王少华点了一下头,在转身的时候用眼光扫了一下李思湘,就向李政委走去。

他们四人看着省长和李政委小声地说着话走进顶头一个最大的包厢,在包厢门关上的那一霎那,李思湘感到李政委的那个警卫员在用警戒的眼光看着他。

对于警卫员的眼光,李思湘无所谓,可是那个李政委的眼神就不一样了,特别是他第二次看自己的哪眼,仿佛可以击穿自己的心脏,看透自己。

叶玉婷见包厢的门关上了,就转过头和丈夫对了一眼,笑着说“小李,郭刚请。”

迎宾小姐早就被刚才哪个架势给吓坏了,别看她论长相还是个头在这个五星级的酒店是头牌级的,但由于她基本上是呆在大厅,接触的介绍场面那就少的多了,所以当她听到是省长时,腿就开始打颤。好不容易听到叶玉婷说“请,”立马高兴地赶忙到前面引路,当她推开重重的包厢门,心里终于呼出了一口长长的郁气,随之兴奋的红晕布满了脸颊。王少华看到迎宾小姐的这种诱人模样时,有股冲动不由地从腹部向下涌去,恨不得马上将那红透的苹果放进嘴里。

叶玉婷发现了丈夫的失常,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见到迎宾小姐那种诱惑式的春意荡漾的脸孔时,不由地有股妒意涌上心头。她知道这并不是迎宾小姐故意而为之,她也是女人,知道女人在任何形式的兴奋下都会出现这种情况。知道归知道,但她还是有点生气。

王少华太让她失望了,何况李思湘和郭刚还在后面哪,老公这一站,马上将自己和后面的人堵在了门口,太失礼了。

叶玉婷伸出手在老公的腰上掐了一把,对着迎宾小姐说“麻烦你冲壶铁观音,”说着不动神色地向旁边一闪,让开了路。王少华吃了老婆一掐,马上缓过心神,大步走到首座,拉开座椅说:“小李,坐这”

李思湘抱着乐乐用眼睛扫了四周一眼说“王哥,叶姐,你们太客气了,这地方要花多少钱啊。”心疼的感觉不不由地反应在他的脸上,也许乐乐感觉到他的感受,虽然不会说话,但还是把小手伸到了他的脸上盖住了嘴巴。王少华和叶玉婷看到女儿这种样子,都笑了起来,欢快的气氛充满了整个包厢,也掩盖了王少华夫妻的尴尬。郭刚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顾看包厢的豪华装修。

李思湘乘着笑声荡漾的功夫,抱着乐乐坐在了下位。王少华看到后,不由地在心里暗暗的赞叹了一声高,也把李思湘的在他心里的地位提高了不少。

叶玉婷接过服务员递过的菜单,顺手就转给郭刚说:“看看喜欢什么,就点。”郭刚的脸立马就红了,连忙摆手说:“不会,不会。”服务员听到此话“嘻”地笑出了声。李思湘见状忙说:“刚子,见到这么漂亮的美女,是不是连吃都不会了。”服务员马上立在了一边,兢战地不敢再出声了。

“叶姐,还是您点吧。平常没什么油水,让您见笑了。”叶玉婷和王少华心里暗叹了声“厉害”。

“小李,那我就替你点了。”叶玉婷打开菜单说:“我点的可都是我喜欢的,不管你们了。但你们必须是我点什么,就吃什么,不能有意见。”小乐乐用小手拍了拍李思湘的脸,大家立刻全笑了。

趁着上菜的功夫,大家就着乐乐这个开心果谈了起来,越谈王少华和叶玉婷心里越纳闷,李思湘和郭刚两人完全不像出门打工的,谈吐文雅,知识面很广,特别是李思湘在一些政治话题上,也能发表些见解,有的思路比王少华这个省委办公厅的秘书看到还深。这些深深地触动了王少华和叶玉婷,当然俩人的理解是不同的,王少华是认为李思湘在省城这一段时间,肯定经常去一些地方,例如茶楼,公园之类,听一些老干部们的谈话,现炒现卖,就是这样他也挺认同李思湘的。而叶玉婷则认为李思湘完全是个还没有开发的人才,假以时日如果有个系统的学习和锻炼,他立刻就能出人头地。

王少华打开一瓶五粮液说:“我喝酒不行,最多三杯,小李你们俩就多喝点,”说着就给他们把酒倒上。叶玉婷端着酒杯站起来说,“这第一杯是我们全家感谢你的”说完和老公互望了一下,将满满一杯酒倒入口中。王少华接着说“小李,我敬你”就喝了一杯,李思湘一手抱着乐乐,一手端着酒杯望着他们两夫妻愁眉苦脸地说:“王哥,叶姐我从来就没有喝过白酒,这一大杯........”叶玉婷接过话头说:“第一杯是感谢酒,你得喝。就冲着乐乐你就该喝。”这话说的是有点醋味,菜上齐后,叶玉婷准备把乐乐抱过去,可这个丫头死活不愿意,大喊大叫地还把叶玉婷伸出的手给打回去,还是李思湘解了围说:“叶姐,还是我抱吧”,叶玉婷没有办法,只好歉意地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丫头就喜欢呆在李思湘怀里,这时候小手拿着拨好的龙虾肉,放在嘴里叭叭地吸,小模样嚷是可爱。

李思湘怕酒熏着乐乐,别过头,邹着鼻子闭着眼,将酒喝了下去。李思湘喝下酒后,觉得很奇怪,别人都说酒喝下去很烧心,可自己喝下去却没有这个感觉,也就不怕了。三杯以后,李思湘见王少华和叶玉婷的脸都很红,郭刚只是微红,自己全然没有任何反应。叶玉婷见他这个情况就笑着说“小李,你还说第一次喝酒,你看看我们三人,那个不是有点多,而你好像没有反应。咯咯,你不老实呀。”李思湘的脸马上就红了,尴尬的挠着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郭刚接过说“我可以保证,他是从来没有喝过白酒的。”王少华立刻就说:“你的保证不算数,你们是同学,有包庇的嫌疑。”郭刚就急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什么事我不知道,包括他的丑事。”叶玉婷接过话说“他有什么丑事,你说说看。”李思湘马上瞪了郭刚一眼,脸却是更红了。

老百姓常说;好人有好报。在李思湘最尴尬的时候,服务员进来对着王少华的耳朵小声的说了句话,王少华立刻愣住了,叶玉婷马上问:“怎么了。”“省长让咱们俩过去。”“啊”叶玉婷听了后惊了一下,虽然省长和她父亲是同学,可在公共场合,这种情况是没有的。俩人站起来对李思湘和郭刚说了声“对不起了,我们去去就回来。”说着,转身就走,刚走了一步,叶玉婷就对王少华说“是不是省长想看看孩子。”王少华想了想说:“有可能,那把乐乐也抱过去吧。”走到李思湘跟前好说带哄地从他手中抱过孩子,赶紧向外走去。

郭刚见他们夫妻出去了,就笑着说:“大熊,你是怎么招惹上人家老婆的,老实交代。”

“交代个屁,”说着就将他在车上让座的说了一遍。

“你小子,命真好。让座也能让个贵人出来,好命呀”羡慕地说着话,就将面前的酒喝了。

“好个屁的命,要是好命,就不用出来了,也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李思湘说着眼睛就红了。说到母亲,郭刚的眼睛也红了,想想自己出来两年了,没有回过一趟家。这两年给家里寄了几千快钱,家里的生活好了点,妹妹和弟弟也可以上学习了,特别是妹妹,今年在县重点上高一,门门功课都考全年级第一,很是安慰自己的心。弟弟也不错,虽然不是全年纪的第一,但也在前几名。郭刚说着妹妹和弟弟的事,说到动情处,就喝一杯。李思湘越听越伤感,说;“你还好,有弟弟妹妹照顾妈妈,”说着抬手这是一杯酒,“而我哪,就母亲一个人,一个多月了,一个月没有母亲的消息,刚子,我心痛啊。”李思湘说着,就哭了起来。哭着,说着,喝着,不一会大半瓶酒,就让他一个人喝没了。郭刚开始没有感觉到,等一瓶酒空了,才发现不对劲,赶忙劝。

王少华和叶玉婷抱着孩子进到包厢,才发现了问题,这俩个人,一个哭一个劝。全然没有发现他们进来,叶玉婷以为李思湘喝醉了,就准备上前劝劝。王少华一把拉住,使了个眼色,叶玉婷才发现服务员的眼睛也是红的。对,是红的,她也是出来打工的,谁没有母亲呀。

俩人就这样抱着孩子看着李思湘和郭刚。李思湘伸手去拿酒瓶,才看到王少华和叶玉婷已经回来了,马上将手缩回来,胡乱抹了一把脸,害羞地笑着说:“王哥,叶姐你们回来了。”郭刚低着头还正在劝着,猛不定的听见,一手撑在桌上站了起来,用的力有点大了,桌子一下开始倾斜,马上就要翻了的时候,只见李思湘抬手一点桌面,餐桌马上缓慢地又落了下来。

李思湘和郭刚没有觉得什么,但看到王少华和叶玉婷眼里却不一样了,这也太神奇了,马上要翻的桌子,又缓缓地落下,关键是缓缓地,就像是有人慢慢地用手放。最感到惊奇的不是王少华和叶玉婷,而是站在门外的李政委和他的警卫员。李政委看到这一幕后,看了警卫员一眼,警卫员看看自己的手指遥了遥头。意思是说,我出手也做不到这样。李政委见警卫员这回答,愣了。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是很清楚,这个警卫员是由于自己最近经常要到疆省处理公务,军区里特意安排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跟着。就连他也不能做到,那这个李思湘也太有点问题了。虽然前面警卫员给自己说这俩个都会武功,自己有点警觉,但没有想到会如此之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