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虚惊

一九八四年九月初的一天,那是我连刚调防云南老山前线天宝乡马家湾不久。我和侦察参谋杨伟及其通信员三人一行,奉命前往天保乡茨竹坝------昆明军区第一侦察大队指挥部受领任务。

由于当时一段时间越军特工队活动十分猖獗,不断渗透我方境内,绑架村民、捕捉我炮兵指挥员和战士,引导越方炮兵对我前沿阵地、野战医院以及村庄炮击。各部队都严防敌特工队的渗透活动。加之我们要前往大队指挥部的部分道路完全暴露在越军炮兵封锁之下。

所以 当天清早三点多钟,我们就从驻地马家湾整装出发了。

那天清晨,雾很大,微风。空气中的湿气也很大。不一会我们的头发尖上都是聚结的水雾分子,然后就马上变成了水珠子流了下来。

我们三人探着依稀可见的山间小道,慢慢自驻地山上顺坡而下,至天保乡夭六野战炮兵阵地我后方留守处,乘坐运送战备物资的车辆前往大队指挥部。

我行走在最前面,紧跟着的是杨参谋,断后的是其通信员。在即将到达山下夭六野战炮兵阵地还有一段路时,我突然感到浑身发冷,连着打了好几个冷噤。我当时就预感不对头,也就放慢了脚步。

杨参谋赶到时见我放慢了脚步,就问道:“怎么了,文书?”我就说:“感觉不对劲呢。”同时,我们都将手中子弹已上了膛的枪械保险打开了。

“ 口令”我在听到有人大声喊话的同时,也清晰的听到了对方枪械准备击发打开保险的声音。那声音在当时的夜空中传来,显得特别清脆和刺耳,我至今都记忆犹新。

我赶紧回答了当晚的口令:“祖国。”对方马上回复了回令:“万岁。”并命令我们原地站立不要走动。

待对方打亮手电筒照向我们时, 我马上低头看了一下地面。在微风吹散水雾时,隐约可见一根拌发地雷的拌线横拉在我脚前不到一米的小道上。

我当时就感到了我的头皮在发麻,身上立马就出了一身冷汗。老实的说,那绝对不是雾水呢。

那个战士从潜伏位置走过来,指引我们通过了设雷区。

原来是几天前,山下靠红河边的落水洞野战医院遭受了越军的炮击,死伤了多名护士和军医,几个正在抢救的伤员也再次负伤牺牲了。其间还有我军一部非常先进的进口炮兵侦察设备----西柏林雷达,在哨兵交班没叫醒下班哨兵、交班哨兵自己睡着了产生空岗时,被越军特工人员深入潜伏等待了近十天后炸毁,损失很大,同时有多名专家和技术骨干牺牲。据说此事上报中央后,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都拍了桌子。

所以磨山前线指挥部命令各部队都加强了警戒和设伏,以防越军特工的再次渗透。

事后,战友们都说我命大,同时也救了战友。我笑着说:“那是虚惊一场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一,我军84年从未有任何野战医院遭到炮击更谈不上医护人员的伤亡。这从战史资料就可以查到。二我军从英国进口的辛伯林雷达确实被炸但也不是在84年,那是一股敌特工路过我雷达阵地发现哨兵不在岗顺手搞了一次破坏敌人也不知道炸的是什么回去以后是按炸毁我方一部通信器材上报的,当时未造成我方人员伤亡更谈不上专家和什么技术骨干,至于邓拍桌子那就更是扯了战时一部器材的损毁都上报军委让他拍桌子去恐怕我们的邓主席一天到晚就是变成八爪章鱼也不够拍的。另外说句题外话那部雷达并未彻底损毁因为越特工不懂这部雷达的特点只是炸毁了天线和驱动部分所以这部雷达很快就修复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