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德国的狙击手与狙击枪

尖兵探路者 收藏 50 55646
导读: [img]http://img7.itiexue.net/1381/13816591.jpg[/img] 二战德国狙击手 [img]http://img8.itiexue.net/1381/13816592.jpg[/img] 二战德国狙击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狙击手曾横行欧洲战场,对协约国军队构成巨大的威胁。协约国士兵对那些幽灵般出没于战壕中的德国狙击手惊恐万分,将他们称为“看不见的魔鬼”。然而,一战结束后各国几乎都忽略了狙击手的作用,笼罩在“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二战时德国的狙击手与狙击枪

二战德国狙击手

二战时德国的狙击手与狙击枪

二战德国狙击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狙击手曾横行欧洲战场,对协约国军队构成巨大的威胁。协约国士兵对那些幽灵般出没于战壕中的德国狙击手惊恐万分,将他们称为“看不见的魔鬼”。然而,一战结束后各国几乎都忽略了狙击手的作用,笼罩在“巴黎条约”阴影下的德国就更不用说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快速闪击的德军根本就不认为有使用狙击手的必要。后来,活跃在东线的红军狙击手用致命的子弹让德国人重新意识到狙击的重要性。由于一战中有实战经验的狙击手已基本废了“武功”,能担负狙击任务的军人寥寥无几,德军只得匆匆大量设立狙击手学校以应付战事。


守林员和猎场看守员是德军狙击手的最佳来源。此外,由于战争爆发前希特勒青年团以增加了对成员的军事训练,因此狙击手学校大量招收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和那些经验丰富而且射击技术出色的士兵,如果有两年战斗经历也可以接受全面系统的狙击训练。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对狙击也很感兴趣,很早之前就在党卫军中设立了狙击训练项目。


在狙击手学校担任教学任务的不泛参加过实战的好手。其中,在图普塞塔尔艾普狙击手学校(德军最主要的狙击手训练基地)任教的泽普*阿伦贝格尔,自1942年12月到战争结束,共射杀257人(据正式记录),在德国国防军记录中排名第二。


狙击手学校的主要课程包括射击,潜伏,伪装,目标判读,野外生存等,对狂热的年轻学员们来说,击中600米甚至1000米外的目标并不难,最难的是要在掩蔽处连续潜伏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通常,一名狙击手要在黎明时分便进入战位,并一直坚守在这里,直到日落才能休息,有时,他们会连续2-3天得不到任何补给。教官告诉这些毛头小子,他们必须学会在残酷的战场条件下生存,并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狙击手学校传授的东西很多,但对未来的狙击手们来说,最关键的无外乎以下几点:必须精力充沛地投入战斗:静下心来选择目标,不要盲目射击,快速射击往往起不到作用:对一名狙击手来说,敌人的狙击手是最大威胁:射击后立刻转移阵地,否则会暴露自己:多利用战壕进行掩蔽:多练习如何测定距离:成为一名伪装和利用地形的专家:无论在前线还是后方,都要坚持不懈地练习射击技术:时刻紧握你的狙击步枪:10倍的伪装+1倍的射击技术=活着离开战场。


1944年德军拍摄了关于狙击战的军教片〈隐形武器〉,在军内广泛播映。


二战中拥有最高狙击记录(射杀345人)的德军王牌狙击手,来自山地部队的马蒂亚斯*海岑诺尔认为,狙击手只能执行特定的狙击任务,不能像步兵一样战斗。德军二号狙击手泽普*阿伦贝格尔则认为,冷静,自信和勇气是一名优秀狙击手的必备素质:狙击手要想准确测量并修正枪支的弹道,掌握最恰当的射击时机,需要不断地训练和积累经验。


经过系统培训的冷酷杀手们很快就派上前线,配备在连,营或是更高一级编制的狙击小组中。他们通常不单独活动,而是以两人为一个狙击小组(一人为射手,一人为观测员)执行作战任务。如果有必要,他们也可以单独作战或者组成多人狙击小组。除专业狙击手外,德军连,排级编制中的某些士兵也配发了狙击步枪,可以准确无误击中400米外的目标。然而,由于这些士兵没有接受过全面系统的狙击训练,且要随部队执行普通的战斗任务,所以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很有限。


德军狙击手的基本任务是消灭敌军重武器观察员,指挥官,反坦克手,机枪手等价值较大的目标。与普通步兵相比,狙击手拥有更大的自由性,可以在连阵地范围内随意猎杀每一个目标。战斗中,军官往往是最具价值的目标。当一方发起攻势时,若指挥官被击中,防御方的压力将大大减缓。


泽普*阿伦贝格尔认为,在战场上确认盟军指挥官比较容易,因为他们的装备,衔级标志都与士兵不同。当无法从服装和装备上区分盟军指挥官兵时,可以从士兵是否向某人敬礼进行识别。而据一名被俘的德军狙击手供述,他判别盟军军官的方法非常简单:向留有小胡子的军人开火。经验告诉德国人,虽然盟军吸取教训,去掉了军官和高级士官作战服及头盔上任何表明身份的军衔标识,并像普通士兵一样使用步枪,但他们唇上修剪整齐的小胡子却明白无误地告诉狙击手:嗨,向我开枪吧!


起初,唯一能和德军狙击手实施对抗的是苏军狙击手。不过,由于苏军的作战模式落后,仅重视600米以内的中,近距离直接支援小单位作战的狙击战术,再加上使用的瞄准具只有4倍,因此无法有效歼灭远距离的重要目标。相反,德军狙击手比较擅长射杀600米以上的远距离目标。


通常,一名德军狙击手可在400米内准确击中目标头部,在600米处击中目标胸部。虽然射杀一个站立在1100米外的士兵难度极大,但有些德国狙击手也没有放弃这种尝试。他们只是想让敌人知道,即使站在这个距离上也不安全。多数情况下,如果目标相距甚远,狙击手们会像在家乡猎鹿一样,静静地等待猎物进入有效射程之内再开枪。这样更容易命中并确认战绩。


活跃在前线的德军狙击手给盟军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不过,衡量一个狙击手是否成功的标准并不是他射杀了多少人,而是其行为究竟对敌军的行动造成了多大影响。如果指挥进攻的军官阵亡,部队的行动必定会停滞不前。据马蒂亚斯*海岑诺尔回忆,美军有一天连续8次发起攻势,指挥官都被他一一射杀,结果美军当天再也没敢发起进攻。


让德国狙击手郁闷的是,根据规定,只有在防御时射杀的敌人才能列入狙击记录,在其他情况下取得的战绩不能算数。自然,盟军如果一天内发起好几次攻势,潜伏在防御阵地上的德军狙击手就能获得相当高的射杀记录。进行阵地防御战时,狙击手所属部队会有一名军官或2名士兵观察结果,以确认狙击记录。狙击手们每天都要汇报观测结果,弹药使用及射杀记录等情况。


德军狙击手的制式武器是配备光学瞄准镜的7.92毫米口径毛瑟Kar 98k狙击步枪。需要解释的是,Kar 98K全称为Karabiner 98 Kurz,意为98式短卡宾步枪。毛瑟Kar 98K是德军二战中的主力步枪,采用内藏式弹仓,一次可装填5发7.92毫米毛瑟步枪弹。作为短卡宾型98步枪,毛瑟Kar 98K比标准型的98式短6英寸。


作为狙击枪使用的毛瑟Kar 98K配备有捷克生产的4倍瞄准镜和6倍瞄准镜。对有经验的狙击手来说,使用配有4倍瞄准镜的毛瑟Kar 98K狙击枪可射杀400处的目标,若选择6倍瞄准镜则可射杀1000米处的目标。


战争期间,共有129468只毛瑟Kar 98K狙击枪装备部队。该枪因射程远,精度高而颇受德军狙击手欢迎。不过,毛瑟Kar 98K也有个大缺点,那就是必须在开火后拉动枪机完成抛壳,上膛动作。而在四周一片寂静的时候,拉枪机时的“喀啦”声经常使德军狙击手暴露目标,成为苏军的靶子。


由于战事紧张,1944年之后生产的毛瑟步枪都成了“缩水版”,质量每况愈下。例如,枪托底部改为罩杯式冲压组件,前护箍由切削件改为点焊,弹仓底部及护弓也改成了钢制冲压件。而在第三帝国垮台前夕生产的一些Kar 98K步枪甚至连刺刀坐都省略了。


除堪称经典的毛瑟Kar 98K狙击枪外,德军狙击手还广泛使用了主要配发狙击手使用的7.92毫米口径G43半自动狙击步枪。同普通型G43相比,G43狙击型在复进机匣外增加了瞄准镜固定槽,可装上带固定坐的制式瞄准镜。


在使用G43参加战斗的德军狙击手中,一些人认为这种枪不好,因为它的有效射程只有400米,精度也不高,并且太重了。有的狙击手则认为G43不错,因为它性能可*,射击时的感觉和毛瑟Kar 98K差不多。最主要的是,采用10发弹匣的G43半自动步枪射击速度比手动的毛瑟Kar 98K快多了,适合在敌人进攻时进行狙击。有些德国狙击手在盟军后方活动时,则为G43装上曳光弹,从远处连续射击盟军的油料车,直到目标成为一团火焰。


尽管德国人对G43褒贬不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使用8毫米毛瑟步枪弹的G43威力太大了!虽然我们不清楚其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战后至今美国联邦法律仍禁止生产或进口G43步枪足以说明问题。有意思的是,G43步枪的枪栓位于枪机左侧,似乎是为左撇子射手而设计的。


除毛瑟步枪等德制武器外,德军狙击手也曾使用过苏制狙击枪。苏德战争爆发后,为了弥补狙击步枪的不足,德军也装备了部分缴获的苏制莫辛-纳甘M1891/30狙击步枪。莫辛-纳甘狙击步枪以1931年投产的7.62毫米M1891/30型莫辛-纳甘步枪为基型枪,将枪栓加长并改成了弧形,以便在枪的左侧安装瞄准具坐。20世纪30年代中期,苏联人将基型枪的6棱形机匣改成了圆形,使延长的瞄具坐更加结实。



由于莫辛-纳甘狙击枪采用7.62×54毫米步枪弹,因此比毛瑟Kar 98k更具杀伤力。为了便于远距离狙击,德国人用6倍瞄准镜替换了原枪配备的3倍或4倍瞄准镜。


有时,为了消灭躲在炮盾后的盟军炮手,德军也使用配备了瞄准镜的反坦克枪。不过,由于反坦克枪的精度不是很高,而且笨重异常,因此再好的射手也只能击中300米以内的目标。德军狙击手普遍认为,使用威力够大,但精度不高的反坦克枪消灭敌人简直是太愚蠢了,前面提到的王牌狙击手马蒂亚斯*海岑诺尔就从不用反坦克枪射击软目标。


自1941年开始,活跃于欧洲及北非战场的德军狙击手便不断给盟军制造麻烦。但对盟军来说,真正认识到狙击手的可怕还是在1944年。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立刻遇到了德国武装力量的顽抗。坚守西线的德军作战部队表现不错,狙击手的作用尤其突出。从诺曼底高大茂密的灌木丛到亚平宁半岛崎岖的山地,到处都晃动着德国狙击手幽灵般的影子。他们躲在每个角落射杀盟军的军官,士官,火炮观测员,信号员,炮手,传令兵,车辆调度员等重要目标。


诺曼底登陆后不久,英国第三步兵师第九步兵旅“皇家阿尔斯特”营便与德军狙击手不期而遇。该营接到命令,夺取登陆点附近的一处小高地。然而,该营屡遭冷枪袭击,行军速度比蜗牛还慢。当他们完成任务后,一共俘虏了17名德军士兵,其中狙击手竟然多达7人。


当德军大衣部队撤离诺曼底地区时,好些德军狙击手留在后方继续顽抗。在诺曼底地区,罗马帝国时期的灌木篱笆随处可见,而覆盖在篱笆上的茂密植被或附近的花花草草都为狙击手提供了良好的伪装。有趣的是,由于美军配发的M1942迷彩服和武装党卫军的44式迷彩服图案酷似,因此导致了多起误伤事件。那些在盟军战线纵深作战的德军狙击手往往在弹尽粮绝后才弃械投降。


在疯狂血腥的诺曼底战场,一些德军狙击手的战术也发生了变化。起初,他们还不断转移阵地,但后来一些年轻狙击手的脑子似乎进水了,竟然在同一位置连续射击!要知道,这可是狙击手的大忌。这些家伙的愚蠢行为往往招来盟军更加猛烈的火力压制。这些狙击手年龄不大,都是些纳粹的“小罗卜头”,但他们狂热的作战精神确实让盟军感到畏惧。


美国随军记者昂尼*佩尔当年的报道描述了诺曼底战场上的景象:“到处都是德国狙击手。他们埋伏在树丛中,房屋内,废墟或草堆里。不过,多数狙击手都藏匿在战场和道路两旁高大浓密的灌木篱笆中。”


事实上,那些长着灰蓝色眼睛,目光凶悍的德军狙击手不仅藏匿于灌木和树丛中,还埋伏在距十字路口不远的地方,射杀盟军交通岗及军官等重要目标。桥梁也是搞破坏的理想地点,只要狙击手开几枪就能造成巨大的恐慌,破坏效果极佳。狙击手们有时也在废墟中战斗,这样便于频繁变换阵地。农田也是德军狙击手喜欢的潜伏地,因为高大的农作物可以将他们遮的严严实实。此外,水塔,风车和教堂等制高点也是狙击手们理想的藏身之处。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射击后几乎无处可逃,最后成为盟军的活靶子。


当盟军穿越法国诺曼底著名的“篱笆”地区时,一名配备了G43步枪的德军狙击手甚至可以压制住一个步兵排。当他射出第一发子弹的时候,盟军的行军纵队会立刻停下,狙击手则可乘机换个位置继续射击,直到把整支队伍搅的人仰马翻。美国陆军第九步兵师的一位排长回忆说:“新兵最容易犯下的致命错误就是遇到敌军打冷枪时,立刻原地卧倒,一动不动。有一次,我命令手下一个班转移。途中,一个士兵挨了德军狙击手一枪,整个队伍马上卧倒在地。最后这个班的士兵被同一个狙击手逐一射杀。”



1944年6月26日,武装党卫军第12工兵营第4连的普兹曼悄悄埋伏在一棵小树下。他首先挖了个洞,然后盖了块坦克上的装甲板,又在上面铺了些草,只留下一条缝观察敌人。通过那道狭窄的缝隙,普兹曼用他的毛瑟步枪杀死了大批英军,直到最后耗光弹药才被英军击毙。后来,人们发现在普兹曼的伏击点附近,躺着大约30具英军尸体!


在西线,这些顽抗到底的德军狙击手给盟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盟军官兵对这些狙击手自然也毫不留情,基本上不留活口。


随着战争的发展,德国还发展了夜间狙击用的装备。其中一种代号为“吸血鬼”的红外线夜视镜可以装备在StG44突击步枪上使用。1945年初,“吸血鬼”红外线夜视镜首次投入实战试用。结果,不到一个班的德军使用带“吸血鬼”夜视镜的StG44在黑森林地区消灭了英军半个排的兵力。


战争后期,德军往往对狙击手给予特殊奖励已鼓舞士气。1944年,武装党卫军编制内有50次射杀记录的狙击手可以得到一只手表,有100次射杀记录的狙击手可以得到一只猎枪,有150次射杀记录的狙击手则被邀请同希姆赖本人一同猎鹿。为了鼓励狙击手,德国在1944年8月20日开始授予一种狙击手臂章。臂章分为三等:一等代表至少有60次射杀记录:二等代表至少有40次射杀记录:三等则表示有20次射杀记录。


尽管盟军不断采取新战术以减少狙击手造成的损失,但是这些看不见的魔鬼仍然顽固地对盟军实施骚扰。直到1945年,希特勒的第三帝国轰然倒地,纳粹德军狙击手的幽灵才彻底从欧洲大陆消失,永远成为了历史。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