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二十三章:抓获了中日毒枭

王大三 收藏 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见到当爹的被自己点中了穴位,邵文忠得意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爹,我胡说?我干嘛不胡说别人,专门胡说自己的爹那,我有病了不是。” 邵文忠压低了一点声调说:“您老不是常教育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怎么您现在就忘了不成?不信,我说说你和左田社长交易的地点、时间和数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见到当爹的被自己点中了穴位,邵文忠得意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爹,我胡说?我干嘛不胡说别人,专门胡说自己的爹那,我有病了不是。”

邵文忠压低了一点声调说:“您老不是常教育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怎么您现在就忘了不成?不信,我说说你和左田社长交易的地点、时间和数量给你听听,不然你真是不信那。”

接着,邵文忠把他从日本人左田那里知道的邵敬堂瞒着大哥邵敬斋将鸦片卖给日本的两次事情一说,说的他老爹是浑身颤抖,不住的哆嗦。

“你,你这个王八蛋,你敢和日本勾结,我……我打死你这个汉奸!”

说着,邵敬堂拿起案桌上的戒尺朝着儿子就抽了过去,邵文忠一时不防,胳膊上狠狠的挨了一下子,疼的他大叫着跳起来躲避着后续的戒尺。

边躲闪,邵文忠便说:“你这个老东西,你再打我跟你急了啊!说我是汉奸,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和日本人不过是吃吃喝喝骗俩钱用而已。可你那,你和日本人勾结贩卖大烟土,你才是正宗的老汉奸,要是传出去,北平的老百姓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听儿子这一骂,可把个邵敬堂给骂醒了。吓得他赶忙放下手上的戒尺,轻声喊道:“我的个儿啊,我喊你亲爹成不?你叫你娘的肺啊,让外人听见我们邵家可就算完了。”

“哦,您老也知道害怕啊。”

邵文忠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个,又捂着胳膊道:“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吧,又这么打自己亲儿子的吗!兴你做还不兴我说了啊,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没错。文忠啊,爹那不是一时找不到买家犯了糊涂了吗,正好日本人给的价又高,我想卖谁不是卖啊,就卖给了那个大和洋行的左田老板,这个狗日的这么保密的事情他也敢和你说,不怕你嘴上无毛漏出去惹出祸来啊。”

邵敬堂连连向儿子解释道,他还在惊惶之中没缓过来那,因为这件事情的确非同小可,要真是被外界知道了,甭说是国民政府肯定要杀他邵敬堂的头,连大哥一家都别想躲过这场灾难,抄家没收财产和坐大牢是铁定的了。虽说这样的生意有冯大帅的股份在里面,但冯大帅也不知道他邵敬堂把鸦片卖给了日本人啊,届时他一推六二五,迎头顶刀的可就是他邵家老少了。而日本人和各路中国军队都没撕破脸皮,此刻仅有的一点华北的部队还在廊坊,保定一带,不可能为这事情和北平守军翻脸的。

邵文忠虽说是个浪荡的流氓,但也曾读过高中,对于事情的严重性自是知晓的。他只不过想以此为要挟达到两个目的,一是按照左田胜思的要求将邵敬堂彻底拉到日本人这边来,二是借此机会敲诈老子一笔钱罢了,真要揭发是根本不会去做的,他自己还恨不得跟在里面干那。

邵文忠在和他老爹的这次较量中,属于绝对的胜利者了。他开门看了看,四周无人便关好门窗和老爹细谈了起来。

“爹啊,不瞒您说,连冯大帅都基本答应和日本人合作了,你还犹豫个什么啊!人家说了,到咱中国来就是为了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不是为了霸占咱们中国。再说了,人家日本人现在是实力多强,你我又不是看不到,东三省都让人给占了,华北形势也岌岌可危,现在不和人搭上关系,等哪天日本人真进了关,那就晚了。”

邵文忠竭力的劝说着他老子,邵敬堂沉思了半天才说:“这事儿不能着急,我还得看看形势再说。你告诉左田,我现在给不出答复来,要等想好了再说那。”

“那好,反正左田先生的条件我都给你说了,您就抓紧时间想吧,别怪我这当儿子的没把话说在头里啊,这好事情不是天天有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邵文忠说完这些,张嘴问老爹邵敬堂要二百大洋,说是手头紧张,在这种情况下邵敬堂也只好满足了儿子敲下来的竹杠了。对于,他和周慧文老师的事情,邵敬堂就告诉他一句话:想办法把生米给煮成熟饭了,谁先煮熟的这锅饭谁就会将周慧文收入囊中。

所以,今天吃饭的时候,邵文忠虽说眼里盯着美人儿周慧文,心里则盘算着该找如何的机会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那。以他的了解,周慧文出身很一般,就是被自己霸占了也地儿告自己去,只能忍气吞声的跟了自己。而二堂哥邵文学知道了也只会感到是慧文老师移情别恋了,生顿气也只好作罢。

他想,老爹这个老狐狸安排的真是正确之极,这招儿要看使在谁身上,使在性格懦弱的慧文老师身上行,要是使在琴表妹身上就不合适了,梁雨琴可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姑娘。


梁雨琴和回家去的宋丽娜都准时返回了军营训练地的宿舍,他们本准备向柳砚教官报告一声,可柳砚并不在军营里,留下值班的值日官告诉两个姑娘,柳参谋和金队长接到军委会的紧急命令,带着人去执行重要任务去了。

说起来也巧,柳砚和金洪强接到的是军委会情报处的紧急情报,说是经过数次侦查,终于揪住了北平贩毒团伙的狐狸尾巴,这个团伙竟然将鸦片贩卖给了北平的日本人,而这些日本人很可能就是左田的大和洋行的人。

通知是由李汉谋主任的副官秦博基下的,他告诉柳砚:“柳参谋,主任要你小心点儿,前面这个案件也是你跟踪的, 不是说有邵府的人和日本人吗,这倒是个扳倒他们的好机会,只要你和金队长抓了先行,李主任会立即查封大和洋行的,对这个邵家也绝不客气。”

“好,这次我不会再让他们溜了。现在看来这伙人和督军府的人有暗中联系,不然不会两次我们的埋伏都被他们察觉了,临时换了交易地点,让我们扑了个空。”

柳砚说:“这件事情决不能再让大帅府的人知道了,全体办案人员集中起来,检查好武器,不许打电话,不许外出。”

柳砚说着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11点,根据情报他们的交易是在通县的大清河四号码头交易,所以我们现在出发正好,连夜赶到通县,不易暴露。到了之后,全体休息,这次不和当地警察局联系了,直接住进东北军宋哲元的队伍的兵营里,届时我和金队长先行侦查,然后晚上在东北军弟兄们的协助下吧包围码头!这点李主任已经和宋的部队联系好了,他们会接应我们的。”

金大牙是很会讨好柳砚这个北平军中第一花的,表示坚决执行,于是两个连夜集合好了队伍,分乘两辆卡车驶往了通县。

这一仗打的很漂亮,第二天夜里就在大清河码头将交接大烟土的双方抓了正着。

当时战斗打的也非常激烈,但毕竟在人数和武器上柳砚的国军都占据了绝对优势,加上对方又做贼心虚,所以也只抵抗了一个多小时,日本人和邵府的家丁就顶不住了,接连的败下阵来。除了被打死的,活着的一个也没能跑掉,全部被抓了现行。一清点人数,有九个个日本人和四个邵府的人和七个督军府卫兵队的人,当场缴获鸦片二百公斤,交易款大洋十万元,金条三十六根,可称得上是收获颇丰了。被抓的人里有左田的得力手下干将田中浩二,邵府的管事人员邵敬堂,还有督军府的副官朱大鼻子,遗憾的是狡猾的左田胜思并没亲自来参加交易,让他滑了过去。

为防止节外生枝,柳砚下令在宋哲元将军二十九军一个连的护送下,将所有的疑犯连夜押回了北平,并随即关进了北平陆军监狱。


第二天一汇报,可把李汉谋将军给乐坏了。

他拉着柳砚的手请她坐下,连说:“柳参谋,看不出来你一个姑娘家本事还真是不小啊,不是安排行动如此保密迅捷,组织严密,肯定又要被这帮祸国殃民的家伙滑跑了。这次,我看他日本人和冯明德怎么来解释。”

柳砚指着金大牙说:“都是和金队长配合的好啊,还是金队长的神勇起了关键的作用。”

金大牙被人夸自然是喜形于色的了,何况还是这么个大美人儿在夸赞自己那。

他道:“长官,这是柳中尉客气了。其实都是她的指挥部署的得当,连应该管此事的通县警察局柳中尉都不让告诉,结果没人能走漏的了消息,这才在这些人码头交易的时候抓了他们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好,你俩都别谦虚了,这件事我要向南京政府给你们请功。”

李汉谋将军道:“马上你俩给我组织审讯班子审讯疑犯,无比让他们开口招供,这样我们拿着口供材料就可以对外召开记者招待会了。”

柳砚和金大牙马上一个立正敬礼:“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审讯刚刚开始一会儿,外面扶着接待的典狱长来传说是督军府宪兵司令部的司令杜原山亲自带着人来监狱,要求提走疑犯。

柳砚鄙夷的对典狱长说:“你去告诉赵司令,本人在审重要的案子,没功夫接待他,有事请他直接去军委会找李长官去交涉。”

审讯开始后,柳砚吃柿子先捡软的捏,他让金大牙先审的是邵府名义上的二当家的邵敬堂,还有两个家丁。

邵敬堂先是嘴硬无比,死扛着不招,当将鸦片放在他面前时他也说不是他的,而两个家丁显得则相对的胆小一些。

柳砚冷笑着对邵敬堂说:“邵府可是这北平城里的名门望族啊,你们就是靠做这生意起家的?不仅暗地里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勾结日本人残害我东北同胞,你知罪吗?”

邵敬堂则嘴比粪缸里的石头还臭硬,他说这批鸦片和自己无关,自己只是来看看大清河码头通航情况的,没想到正赶上这事儿了。

柳砚道:“你不招认没什么关系,我相信你的手下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不会和你学耍光棍的。实话告诉你,我是看你上了点年纪才亲自审你的,目的是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要是您觉得我一姑娘家看不上你的眼,那我就给你换上我们的金队长,不过他的审讯方式和我不大一样,被审的对象一定要有良好的身体,不知道您老人家身体可好啊?”

说罢,她头都不回的冲着后面一招手,金大牙赤裸着上身,手上拿着一根鞭子,嘴上还叼着一根香烟,他走到审讯室中间的大火炉子跟前,拿起插在炉火上的一个铁烙铁凑上点着烟,然后往水桶里一放,顿时“吱溜”一声水桶上面冒出了一大溜子水汽来,显得阴森恐怖。


“老爷子,您先歇会儿,我这儿照顾老年人,先和你的手下玩玩,也顺便活动活动老子的筋骨。”

他一招手,打手马上将两个家丁绑在了柱子上并扒开了他俩的胸襟衣裳。

“小子们,爷给你们数数啊,能挨一百鞭子不吭气的爷立马放他走,弟兄们你们抽着,我统计数字。”

邵敬堂知道自己今天是栽了,再一看那两个家丁被绑在柱子上刚被金大牙的人抽了几鞭子,就大呼小叫的求饶,表示一切如实招供。

于是,他苍白着脸道:“金爷,柳小姐,饶命啊,我说,我什么都说,请你们务必开恩啊。”

柳砚在审讯桌后的太师椅上大腿翘二腿的坐着笑道:“邵二当家的,这就对了嘛,何必非皮肉吃苦才说那,到了我这里你是必须说实话的,扛着和不扛对我来说全都一样,但对你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您说那?”

“柳小姐说的对,说的对。”

邵敬堂知道这次事儿犯大了,要想抱住命那就得全招认了,还要看大哥敬斋肯否出面相救,还有冯大帅也会想办法的,这件事情被李汉谋做绝了,想翻身那就要看冯明德怎么和李汉谋去交涉,而自己先要免去皮肉之苦,然后静听外面的信儿了。

想到这里,邵敬堂只得一五一十的把贩卖鸦片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柳砚的审讯书记官都记录下六七张纸了。

而对日本人金大牙就更不客气了,尤其是那个曾和他在军委会大院里比过武,差那么一点就要赢了他的田中浩二更是在用刑上无所不用其极,把田中的一条腿都打折了。就这样田中还是咬紧牙关什么也不招,还一口一个“八嘎”的大骂金大牙和柳砚混蛋。

“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柳小姐,你给我记住,我田中发誓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叫你知道大日本的武士是不可屈服的!”

对于田中的叫嚣自然激怒了爱慕柳砚到了极点的金大牙,他也大骂道:“狗日的小日本,都这德行了,还想我们柳中尉的歪心思,老子今天要不好好的教你怎么做人老子就不姓金了!”

金大牙说道做到,他让手下将十八般刑具全用在了田中的身上,并且每次都要将他打的昏死过去为止。

不过田中死硬,不代表所有的日本都和他一样,还是有两个日本浪人经受不了残酷的刑罚,将接鸦片的事情招认了出来。这样,对于整个案件就形成了有力的证据链,现在将这帮家伙绳之于法在法律上已经是没任何问题了。

至于督军府的卫兵们来说,算是最识相的了,根本没有金大牙动手,在柳砚的审讯中都一一招供了出来。这是因为看到前面被打的不成人样了的田中等日本人,自己受到了惊吓,另外也是想到大帅一定会设法救他们出去而不必这会儿死扛着找罪受。

这样整个的审讯过程只用了一天一夜便结束了,这时候拿到证据和口供的柳砚才叫人把这些家伙全部移送给了北平警察厅,交给了岳家鹤的人看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