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部队的各项既定事物已经在按部就班的做着。

与此同时,川崎副官对全大队的官兵做了一次普遍的摸底调查,基本搞清楚这些人原来是干什么的,或者家里原来干什么的,自己又擅长什么。这次摸底让川崎有了很大的信心,知道这些士兵除了摆弄枪弹,还有各种技能,可以用来从事自救等生产活动,这让川崎有了充足的信心。

川崎想,有了这些士兵,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就此,川崎拟定了一份比较详尽的报告,让义田大佐审批。


首先,得让义田大佐住进房子里,总是住在帐篷里面,到底不是个办法。还有那些生物学家们,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也没法开展工作,那是需要做大量试验的工作,也必须在房间里工作。

所以,在川崎副官的计划中,首要的工作就是构筑固定的住所和工作室。

为了这个目的,川崎副官带领一些人对这个岛屿做了详尽的考察,希望找到可以借助的山洞,本来这也就是一个中尉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不过,还真的让川崎副官给找到了。


在一面山坡上,他们发现了一个山洞,这个山洞原本是隐蔽在一片树木里面的,茂密的树林和枝蔓把不大的洞口的严严实实,就算是真的去找,也几乎没有可能找到,发现这个洞口,完全是一个偶然的原因。

那是一个跟随考察的士兵,本来跟在后面走得好好的,不知怎么就掉队了,反正岛子也不大,怎么着也能找到有人的地方。于是,他就一个人懵懵懂懂的走着,很有点森林漫步的意思。说是漫步,其实一点也不轻松,因为林木茂密里面光线很差,而且,空气潮湿,地上的藓苔很滑,一不留神他就滑到了,顺着坡道出溜跌落下去,落到实处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洞口,里面是黑黝黝的,便有些害怕,也不敢进去,抬头看看树枝藤叶遮蔽了太阳,从枝叶的空隙里看到的天空已经暗下去了,士兵一动,觉得好像腿摔断了,就更害怕了。

幸亏,这个士兵的枪也随着下来了,士兵就对空举枪射击。

川崎他们也正为少了一个士兵而着急,这平白无故的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这又不是在中国的地盘,随时可能遭到八路军武工队的偷袭,这满岛子上都是自己人,一个人会没有了,那准是掉进那个山沟里了,于是派了人原路折返回去找,这哪能找着,正着急呢,枪声传来,循着枪声,他们一路找过去,这才发现了那个士兵在一个山洞口。

伤兵抬走了,川崎带人走进山洞以后,这才发现,山洞里面竟然是那么宽敞,足有可以安置一百人。这样的地方,适合做整个大队的会议室。

所以,在川崎的计划中,这个石洞就成了会议室。

从这个会议室作为洞口,连绵进去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石洞,只要稍加整理并使之贯通,就可以使用了,这对川崎来说,是个既省时又省力的好事了。


这样的计划很快得到了义田大佐的批准。

部队还按照人员技能做了安排,木工石匠铁匠等等分工明确,工程就有条不紊的开展了。整个岛上,就成了一个大工地了。

随着工程的展开,陆续又发现了几个山洞,都是天然的,有些地方需要打通或者扩大,这样,就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坑道系统。

川崎里俊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几条打穿的山洞,竟然会一起走向了岛子中部的一个大天坑,川崎称这个天坑叫火山口。

的确,这太像一个小型的火山口了。

这个火山口的底部很深,里面长满了树木,下完雨以后,天坑就成水塘,士兵们很喜欢在里面游泳,真是个天然的游泳池。


义田大佐的办公室和卧室,就安置在靠近天坑口的位置,这里空气流通,还能照进阳光,坑道口的地方,川崎还特意设计了一个木制平台,义田大佐可以在平台上看书练字,旁边是伊梅尔伺候着,倒也显得十分的惬意。

义田的房间里按照日本的习惯,做成了榻榻米的形式,看起来就很温馨的样子。

伊梅尔已经习惯了和大佐在一起的生活,每天不离大佐左右,把义田大佐照顾的舒舒服服,自己也日益变得更加靓丽大方了。


那些生物专家们,因为一直没有适合工作的房间,他们那些瓶瓶罐罐的地下总不能摆在帐篷里吧,他们也就乐得逍遥自在不用投入工作,打坑道建营地这些事情又统统不关他们的事,剩下的只有逍遥自在的游玩了,于是,经常会看到他们三两的到处闲逛,有憋不住的还时常到那些菲律宾女人的帐篷前张望,看看是不是有机会吃个女人的豆腐。不过,为此,也让帐篷前站岗的士兵,驱赶过几次。

这些士兵只听命于川崎副官,而其他人,不管是谁,一律不客气,就连佐佐木船长还被驱赶过一次呢,更不用说这些根本和他们不相关的专家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本来军部安排这些女人就是要给这些军官们使用的,这么长时间的闲着也不是个事。

川崎把伊梅尔安排给大佐以后,解决了义田大佐的个人需求以后,就试着和大佐说这事,得给军官们机会了。

问了大佐几次,大佐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那川崎就有些犯难了,加上那些专家们,大小军官也有二十多人了,这四个女人哪够用的?

而且,为军官们服务的女人肯定不能像为士兵服务的那些慰安妇一样,士兵们排着队一个个发泄,那成什么体统?再着说了,要是因此染病了怎么办?栗原医务官说了,他们家的传统,可是坚决不医治性病的。那要是得了性病,只能等死了。

川崎只得求救栗原医务官,这事怎么办?

栗原说,“川崎君,你真听我的?”

“我这不是找你想办法了吗?”

“那好,我有办法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的,但是,必须按照我的安排执行。”

“行,你先说说,我再找大佐报告,或者你和我直接找大佐说。”

“我不去,还是你和大佐去说吧。”

“你我除外,有二十个军官,只有四个女人,我大致算了一下,一个女人一天只做一次性交,去掉女人的例假时间,差不多每个军官不到一周时间就可以轮到一次。这样是可以的,而且,我会要求女人们每天消毒,定期做身体检查。男人也一样,定期做身体检查。一旦检查有潜在的问题,就禁止性交,以免交叉感染。”

川崎听完,就说,“就按照你的规定办,安全第一。大佐那里我去说吧。”

“嗯,我只能做到这样,这也是已经突破我们家规了。”栗原医务官这么说着就有些不情愿。

“哎,对了,你是说,你不需要吗?”川崎故作一本正经的问。

栗原医务官说,“是呀,”栗原看着川崎说,“我们家族的规矩是,男人要是嫖妓,将会被阉割的。所以,我可以保证,我们栗原家的男人是最纯洁的。”

“哦,栗原君,真好男人,让川崎佩服了。”


义田大佐听了川崎副官转述栗原医务官的办法,只补充了一句,说,“谁要是违反了这个规矩,停他三个月不准接近女人。”说完,义田自己就哈哈大笑。

连在旁边的伊梅尔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也大概知道说的什么事,也跟着抿嘴一笑。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为此,义田大佐还专门给军官们开会,

义田说,“等到坑道工程结束,每个女人会分配一个房间,用于接待你们为你们服务,但是,请给我记住了,谁要是违反规定不服从栗原医务官的检查,就三个月禁止靠近女人,谁要是得了性病,就请剖腹自尽吧。”

“明白。”军官们答应着。

说是这么说,但是,大佐说的染病就要剖腹自尽,这实在是太严厉的处罚了,那么多男人共用几个女人,谁也难保一定不会得病。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栗原医务官。

栗原说,“诸位不用看我,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问题,请自重自爱吧。”

既然,栗原医务官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只好这么答应着了,不过,总是心里犯嘀咕,就怕万一不小心,这个自尽可够丢人现眼的。


本来召集这个军官会议的时候,并没有说是什么内容,所以,山田百惠子也来开会了,既然来了,也不好说不让参加,要是那样,这个女人还不生出什么事来。

会议一开始,山田百惠子就听明白要说什么了,就气呼呼的站起来说,“一帮子臭男人。”说完就悻悻的离去。

走到门口,还回过头来,朝着川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说了句,“你等着。”

男人们就是一阵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