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解放军力气大 干起农活来一个顶俩

wzx2001 收藏 8 44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也是七十年代中期,公社来了一队解放军,听大人说是来探矿的,因为前一阵子有直升机在公社周围飞来飞去。住在我家对面的文化站礼堂,就隔一条马路。自从有部队驻扎后,公社里经常有露天电影看,幸福死了。战士经常帮附近居民干活,那会街上都是欢声笑语,我们小盆友也最喜欢扎堆在驻地,如果有解放军喊我们帮抬下东西,那简直是无尚的光荣,通常事后都会奖励几个弹壳什么的。

后来我得了中耳炎,去医院看了,左边好了右边又发,很痛苦,特别是晚上的时候,疼得一晚上没法睡觉,哭到天亮。驻地的解放军知道后,带我去他们医疗室看,一个多星期就痊愈了,而且一分钱没收。当时我老爹老娘激动的把家里菜地里的菜采了几大筐送去,部队的领导就回送了一袋面粉和一块肉,嘿,晚上吃上饺子了。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当兵的太能干活了,我家院子里有口井,部队天天挑水,他们觉得不太好意思,就经常帮我家大扫除,房梁上都扫了个遍。当时春上我家的菜地翻土的时候,五、六个兵一天就把一片山坡给弄齐了,乡亲们都很吃惊,都说是馒头吃的多(部队基本吃面食,估计北方兵),力气就大。

家乡的乡亲们记得以往的东西不多,但这只部队的事情人人都能讲上一大段,我看得出他们眼睛里的怀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lmgcn

《最爱是兵》 (梁晓声)


天黑了。

暴风雪呼啸得更加狂怒。一辆客车,已经被困在公路上六七个小时。

车上二十几名乘客中,有一位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她的孩子刚刚两岁多一点儿。还有一个兵,他入伍不久。他那张脸看去怪稚气的,让人觉得似乎还是个少年呐。

那时车厢里的温度,由白天的零下三十摄氏度左右,渐渐降至零下四十摄氏度左右了。车窗全被厚厚的雪花一层层“裱”严了。车厢里伸手不见五指。每个人都快冻僵了。那个兵自然也不例外。不知从哪一年起,中国人开始将兵叫做“大兵”。其实,普通的大兵们,实在都是些小战士。

那个兵,原本是乘客中穿得最保暖的人:棉袄、棉裤、冻不透的大头鞋,羊剪绒的帽子和里边是羊剪绒的棉手套,还有一件厚厚的羊皮军大衣。

但此刻,他肯定是最感寒冷的一个人。

他的大衣让司机穿走了。只有司机知道应该到哪儿去求援。可司机不肯去,怕离开车后,被冻死在路上。于是兵就毫不犹豫地将大衣脱下来了……

他见一个老汉只戴一顶毡帽,冻得不停地淌清鼻涕,挂了一胡子,样子非常可怜。于是他摘下羊剪绒帽子,给老汉戴了。老汉见兵剃的是平头,不忍接受。兵憨厚地笑笑说:“大爷您戴着吧!我年轻,火力旺,没事儿。”

人们认为他是兵,他完全应该那么做。他自己当然也这么认为。

后来他又将他的棉手套送给一个少女戴。

她接受时对他说:“谢谢。”

他说:“不用谢。这有什么可谢的?我是兵嘛,应该的。”

后来那年轻的母亲哭了。她发现她的孩子已经冻得嘴唇发青。尽管她一直紧紧抱着孩子。

于是有人叹气……

于是有人抱怨司机怎么还没找来救援的人们……

于是有人骂娘,骂天,骂地,骂那年轻的母亲哭得自己心烦心慌……

于是,兵又默默地脱自己的棉袄……

那时刻天还没黑。

一个男人说:“大兵,把棉袄卖给我吧!我出100元!我身上倒不冷。可我的皮鞋冻透了。我用你的棉袄包脚。怎么样?怎么样?……”

一个女人说:“我加50元卖给我!他的大衣比我的大衣厚。我有关节炎,我得再用什么护住膝盖呀……”

兵对那男人和女人摇摇头。在人们的注视下,走到那位年轻的母亲身边,帮着她,用自己的棉袄,将她的孩子包起来了……

穿着大衣的几个男人和女人,都用大衣将自己裹得更紧了。仿佛,兵的举动,使他们冷上加冷了……

再后来,天就黑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车厢里忽然有火苗一亮:是那个想出100元买下他棉袄的男人按着了打火机。他接近到兵跟前,一松手指,打火机灭了。车厢里又伸手不见五指了。

他低声说:“真的,你这兵就是经冻。咱俩商量个事儿,把你的大头鞋卖给我吧,200元!200元啊!”

兵说:“这不行。我要冻掉了双脚,就没法儿再当兵了。”

他一再地央求。说哪儿会冻掉你双脚呢!你多经冻呀!不会的。说你太傻了点儿吧?你把大衣、棉袄、帽子和手套都白送给别人穿着戴着了,怎么我买你一双鞋你倒不肯了呢?没人会知道你是卖给我的!大家都睡着了,听不到咱俩这么小声说话……

兵沉默片刻,犹豫地说:“那……如果你愿意用你那半瓶酒和我换的话,我可以考虑……”

于是他又按着打火机,回到自己的座位那儿,取来了他喝剩下的半瓶酒交给了兵……

于是兵弯下腰,默默解自己的鞋带儿……

二人互换之际,他又灌了一大口酒。好像如若不然,这种交换,在他那一方面是很吃亏的。

兵从车厢这一端,摸索着走向那一端,依次推醒人们,让所有的人都饮口酒驱寒。包括那位年轻的母亲,包括那少女。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比一个贪心。反正黑暗掩盖着贪心,谁也看不见谁喝得太多了……

酒瓶回到兵的手中时,兵最后将它对着嘴举了起来——只有几滴酒缓缓淌进兵的嘴里。兵感到口中一热。似乎浑身也随之热了一下……

车是被困在一条山路上的。一侧是悬崖。狂风像一把巨大的扫帚,将下坡的雪一片片扫向悬崖底谷。

于是车开始悄悄地倒滑了。没有一个乘客感觉到这是一种不祥。

但兵敏锐地感觉到了,他下车了……

拂晓,司机引领来了铲雪车和救援的人。乘客们欢呼起来。只有一个人没有欢呼,就是兵。就是那看上去怪稚气的兵,就是那使人觉得还是个少年的兵。

人们是在车后发现他的——他用肩顶着车后轮,并将自己的一条腿垫在车后轮下。

他就那么冻僵在那儿,像一具冰雕。

也许,他没有声张,是怕人们惊慌混乱,使车厢内重量失衡,车向悬崖滑得更快。也许,他发出过警告,但沉睡的人们没有听见。呼啸的狂风完全可能将他的喊声掩盖……

事后人们知道,他入伍才半年多。他还不满19岁。他是一个多子女的穷困乡村的农家的长子。他的未婚妻是个好姑娘,期待着他复员后做他的贤妻……

这是我的一位朋友讲给我听的。他是听他的一位朋友讲给他听的。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想为中国的兵写一篇文字。尽管我一天军装也没穿过。从那以后,我总想说出的一句心里话是——我最爱的是兵……

“上山下乡”的年代,当兵是逃脱那一场运动的捷径。只有极少数的父母才有资格替他们的儿女作这样幸运的选择。

现在,据我所知,兵的队列,主要是由农家子弟组成的了。而且主要是由较穷困的农家子弟组成的。富了的和很富了的农家,自有办法不让他们的子弟去当兵。

这些十八九岁的农家子弟啊,他们一穿上那身迷彩服,就开始被训练成为不同的人。

毛主席当年有一条我们熟悉的语录,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兵们就被训练成这样的人。时刻准备着,为了老百姓去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一切的大灾难发生之后,最先出现的,必是兵们的身影无疑。兵的使命,使他们不惧伤亡、一往无前、前赴后继。

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朋友曾告诉我——他在审讯车匪路霸时,曾有如下的问答:

“为什么单单抢劫第二辆车而放过了第一辆车?”

“因为……因为第一辆车上有几个兵……”

和兵在一起,许多人就会逢凶化吉,一路平安。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要向人无虑相托,你看见一个兵,如果他真是一个兵的话,你就是看见了一个最值得信赖的人。报载:一位厂长在火车上请一个兵替他看着自己的手提包。他下到站台上没能及时上车。而那手提包里有十几万公款。不久,那个兵亲自将提包送到他的单位。

如果你要踏上一条充满艰难险阻的路,有一个兵为伴,你定会暗自庆幸的。因为你深信,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他都不会甩下你不管。如果有两个兵为伴,你就会无忧无虑。如果有三个兵为伴,你简直可以唱着歌儿上路。尽管他们才十八九二十来岁。尽管在年龄上你可做他们的长兄乃至父亲……

关于兵的事,知道的渐多了,真的不能不从心底爱他们。

是的,我爱兵……

从内心里爱他们……

是的,我爱兵……

从内心里爱他们!

本文内容于 2011/10/10 19:11:00 被lmgcn编辑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