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数据链 正文 第一章 特种兵 第三节 为朋友两肋插刀

静之剑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2.html[/size][/URL] 车厢里,新兵们按排长的命令忙碌着,把凌乱麦草整理、铺垫成一个个条状,权当褥子。晚上往上一躺,被子一盖就凑付一宿儿。 城市兵骂骂咧咧的发着牢骚:娘的,忒狠,真不拿咱当人。农村入伍的毫无怨言,都是贫下中农子弟,这不算啥! 冀小兵和史华搭伙整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2.html


车厢里,新兵们按排长的命令忙碌着,把凌乱麦草整理、铺垫成一个个条状,权当褥子。晚上往上一躺,被子一盖就凑付一宿儿。


城市兵骂骂咧咧的发着牢骚:娘的,忒狠,真不拿咱当人。农村入伍的毫无怨言,都是贫下中农子弟,这不算啥!


冀小兵和史华搭伙整理着。小兵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地问:“我说,这能睡吗?”


史华憨厚的瞅瞅冀小兵,心里偷着乐,城里人有点傻哈,这有啥了,睡着美着呢。嘴上却忙不喋的解说着:“小兵,这是今年的麦草,铺着软和着呢。”史华为了证明什么,拿起麦草:“你闻闻,多香啊。”史华一脸的陶醉。


冀小兵:“切——”的一声,撇啦撇啦嘴。


史华见小兵一脸的沮丧,赶紧想辙儿:“这样啊,一半被子裹身上,另半铺开......”


冀小兵白愣白愣眼,无精打彩。


史华真急了,急得抓耳挠腮,突然眼睛一亮:“这样,这样啊,咱这样.......”史华兴奋的语无伦次。巴嗒巴嗒嘴,稳下神:“小兵,俺的被子当褥子铺地上,咱俩再合盖你的被子。咋样?”史华憋出了急招儿,再不行就崩溃了。


“啪啪啪!”冀小兵眼放异彩,情不自尽的拍打着史华:“高、高,真他妈的高!够意思,史华你他妈的真仗义!”这堆逻辑混乱的破话说明冀小兵还是个混沌少年。但有一点很清晰,史华的言行投了冀小兵的脾气。对于满脑子哥们义气的冀小兵来讲,甭管他事大事小,只要真心对朋友,这他妈的就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这就叫仗义!就凭这儿,恨不得立马撮土为香拜把子。血性少年都是这操性!


冀小兵又想起了什么,霸道地说:“我的被子当褥子啊,合盖你的。不要争就这样定了!”


冀小兵出乎意料的反应,尤其夸赞史华真仗义,让史华差点晕过去。你想啊,“真仗义”这称呼哪个血性少年不喜欢。这是爷们儿的美称,特拽!


俩人齐心协力把单人麦草归拢后再铺平整。然后把冀小兵的绿军被往上一铺,枕着史华的背包,舒舒服服躺在上面,得意的翘着“二郎腿”,拉着小甜“呱儿”。这叫个“滋儿”,那叫个美。妈的,给个皇帝都不换。


实惠的力量是无穷的, 多米诺骨牌效应瞬间似水银般泄满车厢。


这场无声的行动让刘排长看得目瞪口呆,这伙新兵蛋子真行。想想自己也该借力反弹因势利导,刘排长快速反应拍着手高喊:“同志们,同志们都注意了。大家自结对子搭伙儿睡觉做的好!再请同志们以此一帮一,一对红。乘车时互相关心,注意安全。能做到吗?”


“能!”众口同声,震得车厢嗡嗡作响。


这就叫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刘排长这会儿特得意,要不是有纪律,准保弄二两小白干“嗞溜”一口。


接过兵的都知道,把新兵安全接回部队驻地,是件责任重大的事,不能有半点闪失。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刘排长玩个“四两拨千斤”,安全问题就迎韧而解了。即完成了有效的组织工作,又提高了新兵们的自我责任心。一举两得哟。......对了,这是哪个新兵的创意呢?得找找......


此时的冀小兵和史华早已被刘排长的喊声“拽”起,正瞠目结舌地望着战友们“种出”满车厢的“绿草地”。


没等俩人回过神来,刘排长笑眯眯的已来到面前。他和蔼的弯下腰,低头看着俩人。


冀小兵、史华被看的心里直发“毛”,屁股像坐在火炉上了......


“你俩起的头?”刘排长和风细雨地问。


俩人意识到什么,一“咕噜”爬起,立正回答:“是!”


“不错、不错!都叫什么名字?”显然两人的举动给刘排长留下不错的印像,此小事证明了一个特质:善于动脑筋。


此次招特种小兵,就是要从几十人中甄选出符合特殊工作条件的小兵。往往不经意的小事,恰恰能反应出个人的秉性。


“排长,嘿嘿,俺叫史华,岳山公社的。”史华腼腆地回答。


“史华、史华......”刘排长念叨着。


“报告排长,我叫冀小兵!”腰杆挺的“倍儿”直的冀小兵简明扼要的回答,有点小军姿。


这小子有点军人作派,哪儿学的?刘排长心里想着,嘴也不闲着,“呵呵,很有点军人素质嘛。”刘排长意味深长的说。


“报告排长,我是在军队长大的。”冀小兵实话实说。


“哦......”刘排长若有所思。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刘排长眉头一皱,抬眼望去......


又是那个破“猴子”,脸红脖子粗的喊:“你管天管地,管不着老子拉屎放屁。我就要解‘大手’!”


临时班长拉着,劝说着:“忍忍吧,到前面军供站再解决!”


“一会拉裤裆里,臭死你们俺可不管!”“猴子”胡搅蛮缠加小威胁。


俩人拉拉扯扯,各不相让。


刘排长见状,急忙过去,大声喝斥:“吵什么吵,吃饱撑的!”


雷霆之下,两人停止了争吵。临时班长眼巴巴望着刘排长,期待着。


刘排长一时也没辙:“林庆,就你事多。上车前连里宣布的注意事项你忘了,还是没听见?”


步步紧逼,把林庆噎得委屈的喃喃:“那谁知道这会儿想‘解大手’。”


人吃五谷杂粮,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刘排长通情达理的看看手表,做开了耐心的思想工作:“这样吧,你再坚持会儿,再有个把小时就到军供站了。”


林庆无可奈何的做着天人之交,夹紧着屁股,两腿一颠一颠的。现在可算知道了,军队就是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管着一切。这叫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


说起来容易做可真难哟。咋办呢?


“嗨,兄弟,我给你支个小招儿。”随刘排长而来的冀小兵见有话缝,挤眉弄眼的说。


“啥招儿?快说,俺求你啦!”正冰火两重天的林庆算抓住了救命稻草,急不可待的问。


冀小兵绷住脸,一本正经的凑至林庆面前:“你听好了哈,我们把背包带系你身上,使劲拽着你。你脱了裤子安安稳稳蹲在车厢门口,屁股朝外......”话没说完,冀小兵想像中的场景,寒风飕飕的刮着大白屁股,那滋味儿......冀小兵发出了“哧、哧”的声响。


林庆本来聚精会神地听着,听着、听着觉得不是味儿了。瞅瞅冀小兵装神弄鬼的样儿,全明白了,蹦着高的骂:“娘的,你耍俺!老子非收拾你狗日的不行!”他脖子青筋挣得“凸凸”直蹦,两眼喷着火,恨不能掐死这个破小子。恶虎扑食般追“杀”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冀小兵......


闲的无聊正围看着“闹剧”的新兵们恍然大悟,哄堂大笑“哈哈、嘿嘿、嘻嘻......”,连续坐车地昏昏噩噩淡化了。


刘排长望着打闹的两人,尤其是冀小兵,自己是越来越喜欢了。冀小兵这一搅和转移了林庆的注意力,缓解了他憋得难受的感觉。还别说,招儿有点损,可目地达到了。


这边林庆不依不饶的抱着冀小兵,把他压在草铺上,恨恨地说:“娘的,敢涮老子!”想想不解气,抡开了王八拳。


冀小兵双手抱着头,承受着“暴风骤雨”。当听见林庆牛样的喘气后,这才说出惊天动地的话语:“咋样?好受啦?”


林庆猛的一愣,瞬间开了窍,脸就挂不住了,像个娘们儿样臊红了脸。他松开了冀小兵站起了身,又豪爽的向躺在地铺上的冀小兵伸出了真诚的手,“兄弟,谢谢你了!俺叫林庆,十五啦!”


冀小兵有点“显摆儿”,耍个小把戏,鲤鱼打挺站立林庆面前,紧握林庆的手:“冀小兵,十六!”


林庆这小子猴精、猴精的,一看人家这架势,全明白了。行,兄弟真仗义!


俩半大小子“英雄”惜“英雄”,“臭味”相投的PK起来。


军列借着夜幕缓缓停靠在河西车站。为了保密,载人军列一般均在夜里停靠站台。


河西车站是个三省交界的战略要冲,也是三省列车的交汇点。因此,在此地设立了较大的军供站、正规的军供站。


今晚多趟满载新兵的军列在此停靠。站台上是一片兵的海洋,新兵蛋子们的海洋。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兵蛋子们在此获得暂时的补充、喘息,再奔向祖国的边关、哨卡。


185267次军列的一个车厢门刚刚拉开一条缝隙,一条瘦小的身影,嗖的窜出......


这一天多,185267次军列上的新兵蛋子们总算能吃上口热腾腾的饭菜了。这一天多憋屈的,快成了他娘的兵马俑了!


冀小兵和史华吃饱喝足,精力过剩的在站台上瞎转悠,溜达着穿行于绿色海洋中,寻觅着新鲜刺激,舒展舒展胳膊腿,呼吸着夹带寒意的清新空气,透澈了肺,爽耶!


突然,史华冷不丁被人拍了一下,一哆嗦扭头一看:“呀,武平,老同学——你咋在这呢?”


“呵呵,娘们儿,你也当兵了,在哪个部队?”文静秀气的武平满脸是汗,挡不住的惊喜挂在眉梢。


“就那趟车,那个车厢。”史华掂着脚仰着头,用手比划着指着远处站台黑影中停靠的军列,“他奶奶的,谁知道是啥破部队。”


“嘿,咱俩是一个部队!”武平有点亢奋。


一直竖着小耳朵偷听的冀小兵,好奇心猛增。这小子有一怪癖:对外号有特殊的嗜好。也不认生,见有话缝,大大咧咧单刀直入:“武平,你咋叫他娘们儿呢?”


武平这才注意到冀小兵。刚想接话头,就被史华打断了。史华意识到自己失礼冷落了小兵,赶紧“找补”着:“武平,这是俺拜把子兄弟,一个班的叫冀小兵。”


冀小兵和武平握着手,相互打量着。


冀小兵一腾出空儿,立马“一根筋”似的追着问:“你为啥叫他......”


憨厚的史华急中生智,再次打断了冀小兵。这可是面子大事哟,“武平,你哪班的?”史华没想到,这次要歪打正着了......


“嘿嘿,俺给连长当通讯员呢!”武平一脸的自豪感。


一听武平是给连长当“马屁精”的。冀小兵放弃了对外号的穷追不舍,转而开始刺探军情,这家伙才更刺激。冀小兵小眼珠紧着转圈,没一会儿计上心来。


冀小兵破天荒的用上特恭维的好话“填吧”着武平:“武平啊,你是连首长的左右手哈,也是“二连长”,对吧。”冀小兵察言观色看着武平,只见武平嘴角微微翘起,“你看咱是老乡,你又和‘娘们儿’是老同学,就给咱这小兵‘剌子’透透小风儿,就一点点哈。咱是啥兵?往哪去呢?”


一旁的史华听了冀小兵这肉麻的话,酸的快他娘的倒了牙。这狗日的,咋是个汉奸的料呢。


小忽悠风这么一吹儿,武平这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小子,算被小狐狸冀小兵给“扇”晕了,把不住门了,得瑟的显摆着能儿:“咱这是去银州,省会!咱这批小兵要经过筛选,才能进入特种兵,那可是......”武平用手突然捂住嘴,戛然而止。两只大眼睛惊恐的望着冀小兵,意识到犯了忌。想想,又画蛇添足的追补着:“不要对别人讲啊,连长不让说!”刹不住车了又甩下一句:“只要二十人!不行,我得走了,连长还等着呢。”武平不知为啥,看不得冀小兵眼睛,那儿似乎有魔法,一看就得说。从此武平算落下病了......。武平犯了言多必失的忌讳。人匆匆消失在人群中。


听了武平的话语,史华这才明白冀小兵的高招儿,这叫那个啥来着,那个啥,对!叫能“团着”能“站着”就是大丈夫!俺是彻彻底底服了!


狐狸抱着逮着的小母鸡,“咯咯咯”笑着、啃着,那叫个真香啊!


冀小兵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银州——特种兵。那它到底是干啥的特种兵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