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密内蒙古等地UFO事件:它是个特殊飞行器


专家解密内蒙古等地UFO事件:它是个特殊飞行器

网友提供的9·26飞碟照片(图中亮光点)。 网友提供的广州岑村“飞碟”及倒影图。


9月26日晚7时30分,内蒙古、宁夏、陕西等地,多人目击了一起UFO事件。目击者声称,UFO持续出现了约10分钟,在空中自东向西飞行,中途有悬停,喷出彩色物体后迅速向西飞行。


今年,“UFO”频频出现,尽管多被证实非天外来客,但这一事件引起诸多关注,为“2011年是UFO活跃年”增加了新证据。对此,专家表示,地外智慧生物一定存在。


1、“它是个特殊飞行器” 专家解密“9·26”UFO事件


10月7日,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在搜狐微博上贴出了两张目击者提供的UFO照片,他表示,“我对今年9月26日UFO事件一些质量较高的观测报告、照片和视频的调查和初步分析表明:那颗黄色‘大星’悬停在我国内蒙乌海地区上空约400公里处,在它中心是一个特珠的空间飞行器,它一面旋转,一面喷射气体和大量细小颗粒,当时虽然地面已经入夜,但高空仍被阳光照耀,从而形成明亮的‘大星’。”


南方日报记者连线王思潮,他详细描述了分析过程:


第一步,判断UFO高度。乌海市的一位气象工作者观测到“大星”几乎位于天顶。那么把乌海市为基点,综合其余目击者看到“大星”时的仰角,依据余弦定理就能够算出“大星”的高度。鄂尔多斯看到“大星”的仰角为60°,到乌海的距离大概270公里,这么算来“大星”距地面至少有400公里,比天宫一号的350公里还高。“这样的高度就确保了‘大星’不是大气层内的飞机、直升机等人造飞行器。”


第二步,确定UFO的运动状态。不同角度的观测者都发现“大星”悬停了五分钟左右,然后才加速离开,这是超越了人类现有技术水平的。人类飞行器如果待在这样的高空,必须达到第一宇宙速度7.9公里/秒,如果悬停五分钟,肯定会掉下来。


依据这些分析,王思潮判断:它不是我们已知的空间飞行器,而是特殊的空间飞行器。他同时透露,本月15日上午9时至下午5时,在上海天文台将举行UFO光学信息研讨会,各路专家会对这一事件展开讨论。


2、美国空军“蓝皮书计划”报告第一次使用UFO一词 UFO的诞


早在1947年,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附近坠落了一个不明飞行物,现场迅速就被军方控制。少数“目击者”言之凿凿地声称坠落物是一个金属飞碟,摔得四分五裂的飞碟里还有几个小个子外星人的尸体,这些尸体被联邦调查局收走,进行秘密研究。


该事件被称为“罗斯威尔事件”,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UFO事件之一。


更有趣的是,军方对此事一直态度暧昧,一度证实了民间传言。“外星人身高大约90厘米,穿着金属紧身衣”,部分媒体煞有介事地披露了“外星人”的照片,一部名为《罗斯威尔》的电影甚至直截了当地把外星人的故事搬上了大银幕,引发一股关注热潮。


然后数十年后,真相大白于天下。联邦调查局依据信息公开法案解密若干旧档案,其中就有关于“罗斯威尔事件”的备忘录。备忘录中说:“……该飞碟呈六角形,以绳索连接于一个直径约20英尺的气球,某人(姓名被抹去)猜测该飞碟形似搭载于高空气象探测气球的雷达反射器……”


不过事实上,这位被抹去姓名的先生只猜对了一半。根据美国空军在1994年出版的官方文件《罗斯威尔报告:新墨西哥沙漠里的真真假假》所示,这个“飞碟”确实是被气球搭载的探测器,但不是为了探测天气。


故事要从这里讲起:1947年,美苏两大阵营间的铁幕已经拉下,苏联的核试验在远东秘密开始。为了掌握新任宿敌的最新动向,美国空军开始了名为“莫加尔工程”的秘密计划,释放出无人间谍气球从高空监测苏联的试验场。


其中一个间谍气球不慎掉落在罗斯威尔,就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飞碟”。而大家言之凿凿的“外星人尸体”,则是进行撞击测试用的人偶。


在漫长的冷战时期,“罗斯威尔飞碟”因身份敏感,使得军方和联邦调查局只能装聋扮哑,任由民间去演绎外星人的传说。


事实上,早期对外太空的探索非西方专属。中国也记载了彗星、流星、新星等不明天体的出现。《左传》记载:鲁文公十四年(公元前613年)“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这颗星就是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1456年哈雷彗星又一次回归,欧洲天主教世界把它与三年前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沦陷于奥斯曼帝国之手联系在一起,视为灾祸的象征。


直到1952年,爱德华·J·鲁佩尔特上尉在美国空军“蓝皮书计划”报告中才第一次正式使用UFO一词,即“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的缩写,意为“不明飞行物”,用来指代那些不明来历、不明空间、不明结构、不明性质,但又漂浮、飞行在空中的物体。


3、流行文化与大众心理相互作用的结果 UFO=外星人?


虽然绝大多数UFO被证明不是天外来客,但一听到“UFO”,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外星人”。


长期从事科幻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吴岩教授认为,UFO和外星人的联系,是流行文化和大众心理长期互相影响、互相促进的结果。


想象总是要以现实作为基础。吴岩表示,虽然早在1903年莱特兄弟就发明了飞机,但是由于飞行器的使用还远算不上广泛,因此直到二战前,科幻作家创作的神秘形象很少跟飞行器扯上关系。比如,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里出现的是蛰伏海底的潜艇,《从地球到月球》描绘的人类登月工具则是一门超级大炮。H·G·威尔斯的《世界大战》中,外星生物飞临地球后就开始进行战争,但是作者对于它们使用的飞行器则是着墨甚少。


二战后,UFO的记录井喷式增长,这正好与飞艇、火箭、飞机等各类人造飞行器在战争年代得以广泛应用的时间段吻合。


这些不明物体的传说在坊间相传。“UFO流言包含的神秘和疏离感为文艺工作者们提供了无尽的灵感。”吴岩表示,此后大量关于飞碟和外星人的小说、漫画、电影被创作了出来,如《黑衣人》、《ET》、《X-档案》、《第九区》、《保罗》等,“这些作品中栩栩如生的飞碟和外星人形象转而影响大众心理,更加深了‘UFO=外星人飞碟’的心理,而这种长期的心理暗示又促使文艺工作者创作更多的UFO题材作品。大众心理与文艺创作就这样形成一种正反馈关系。”


传播与技术的发展无法割裂。Web2.0时代,视频、图片的制作和传播更加方便,网络上UFO流言的影响力也随之剧增。光是新浪微博上两个名为“@UFO大纪实”和“@UFO事件集中营”的用户就分别拥有三十五万和十一万粉丝。


这种对暂且无法证明的事物的狂热也让不少人感到担心,甚至恐慌。但在吴岩看来,“完全可以平常心对待,不必派专家辟谣。网友传播这种言论,也就是图个乐儿。”


4、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独 真的存在外星人吗?


对于外星人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各界争论不休。中国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甚至提议在“十二五”期间开辟一个横跨多学科的“外星生命探测”研究项目。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迄今为止,北京天文馆尚未观测到任何不能解释的UFO现象。


不过,在他看来地外智慧生物一定存在。“仅仅是我们所在的银河系,就存在着上千亿颗恒星,按每个恒星有十颗行星计算,行星就有上万亿颗。上万亿颗行星中只存在人类一种智慧生物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肯定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独。但是宇宙太过浩渺,一种智慧生物即便能建立存在上百万年的文明,跟整个宇宙数十亿年的历史相比,也不过一个瞬间。不同的智慧生物想要跨越时空相遇,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然而,寻找外星人是个必须经历世代的问题。朱进表示,以现有的技术水平,使用航天器寻找外星人还不太现实。“一方面由于飞行器速度过慢,另一方面我们对地外文明究竟身处何方也是毫无概念,发射飞行器几乎不可能遇到地外文明。”


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加强观测或许是寻找“邻居”的好办法。根据相对论,宇宙中跑得最快的就是电磁波,当文明发展到一定水平,无线电通讯技术就会进入应用。“如果我们的射电望远镜能够接收到来自外太空的搭载广播或通讯信号的电磁波,就能找到地外文明的所在。”


朱进透露,今年美国宇航局宣布,“开普勒”天文望远镜经过一年的观察,在太阳系外找到了1200颗行星,其中54颗有存在液态水的可能,也就是说,这54颗行星上有可能有生命。


UFO“逗你玩儿” 广州岑村UFO视频事件


8月30日,两段关于“广州岑村巨型UFO飞碟抓拍”的视频短片在新浪微博上广为流传,视频中,一个带有六只助推器的飞行器在岑村上空优哉游哉地慢速飞行,最后突然加速绝尘而去。针对这段视频,科普组织科学松鼠会成员@谣言粉碎机会同众多热心网友,一起来找茬。


如果飞碟是真实的,那么飞碟与其倒影间的连线和房屋与其倒影间的连线应该平行,但上图中两组线条明显有个夹角。另有细心的网友指出,视频中惊恐的女声也被发现与伦敦骚乱视频中的声音雷同。


这个视频也缺乏本地目击者的支持。广州本地的论坛上有网友表示,在视频声称出现UFO的8月30日下午5点,自己就在岑村,并未发现天空中有任何异常。


8月31日凌晨,网友“UFO吧迷抱歉”在百度UFO吧发帖,宣布对此次“岑村UFO视频”事件负责。他声称该视频是某学校后期制作小组暑假的工作成果,尚处于半成品阶段时就被小组某成员泄密。


北京气泡UFO事件


8月20日,@果壳自然控小组在北京密云组织了一次观星活动,但原本的主角牧夫座“大角”的风头却被一个不速之客抢走了。当晚21点左右,观星小组和国家天文台都观察到一个白色气泡。气泡在天空西面迅速膨胀,又慢慢变淡,最终消失。最大时它的视直径超过60度,相当于满月的120倍。


来自蓝色星球的问候 人类送向外太空的UFO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航天局先后发射了先驱者10号和11号,以及旅行者1号和2号航天器。这四艘飞船完成了对太阳系内的科学考察后,逐渐关闭掉科学仪器,向着太阳系之外的未知空间前进。


两位“先驱者”搭载着镀金的铝板,描绘着人类的形象以及太阳系的示意图。而稍晚发射的两位“旅行者”携带的信息更加丰富,“旅行者金唱片”上录制着地球上的各种自然声音、音乐和图像,还有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的讲话。


卡特在唱片上留下了这样的演讲:“这是一份来自一个遥远的小小世界的礼物。上面记载着我们的声音、我们的科学、我们的影像、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思想和感情。我们正努力生活在我们的时代,进入你们的时代。”同时唱片里录制着五十五种地球语言的问候语。其中包括一句广东话:“各位好吗?祝各位平安、吉祥、快乐。”这四艘飞船就像四个装着纸条的漂流瓶,被人类用力抛向宇宙的茫茫大海。


经过三十多年的旅行,四个深空探测器距地球的距离都超过了80个天文单位(约120亿公里)。如果一直按当前的速度继续前进,百万年之后,它们或许会带着人类的善意和祝福,到达某个存在文明的异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