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孙中山对日卖国的都进来看看

白羽飞衣 收藏 9 3122
导读:[B]王耿雄著文力指《中日盟约》是伪造的,理由如下:(1)盟约的出处不明;(2)盟约上盖的“孙文之印”和“陈其美之印”都是伪造的;(3)盟约上的“孙文”签名是描摹的;(4)“2月5日不是签署‘中日盟约’”;(5)所谓孙、陈、犬塚、山田四人缔结盟约,根本没有可能;(6)盟约是日本军政方面的一些人编造的,意在阴谋要挟孙中山。他的结论是:孙中山是坚决反对“二十一条”的,“他决不会以日本援助中国革亐命作抵押条件,去放弃国家主亐权,更不会接受日本军部所提出的与‘二十一条’相匹敌的所谓‘中日盟约’案”。“中

王耿雄著文力指《中日盟约》是伪造的,理由如下:(1)盟约的出处不明;(2)盟约上盖的“孙文之印”和“陈其美之印”都是伪造的;(3)盟约上的“孙文”签名是描摹的;(4)“2月5日不是签署‘中日盟约’”;(5)所谓孙、陈、犬塚、山田四人缔结盟约,根本没有可能;(6)盟约是日本军政方面的一些人编造的,意在阴谋要挟孙中山。他的结论是:孙中山是坚决反对“二十一条”的,“他决不会以日本援助中国革亐命作抵押条件,去放弃国家主亐权,更不会接受日本军部所提出的与‘二十一条’相匹敌的所谓‘中日盟约’案”。“中日盟约”、“日中盟约”以及给小池张造信和“盟约案”均为日本军部策划侵略中国的阴谋,其目的是想以此作为论证日本掠夺中国的依据,从而掩盖“二十一条”侵略中国的野心。[46] 1998年1月藤井升三在台北“孙中山与现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仍强调:“‘中日盟约’不是伪造文书,在山田纯三郎回忆录中,有不可动摇的证据。即山田在秋山真之会编的回忆录中谈到‘中国方面是孙先生和陈先生,日本方面是犬塚先生与我,秘密缔结的’”。[47]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三份文献上的孙文签名“虽然确实和大部分孙文签名不一样,但是经过本人详细对比,发觉和一九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山田良政先生墓碑’上的孙文签名非常相似。”[48]针对此论,王耿雄再发文章加以辩驳,并根据史实澄清如下问题:(1)1915年2月5日孙中山“打电话,请陈其美持印速来”,不是签署“中日盟约”,而是要在颁给郑炳垣、邵元冲、金维系、吴醒民、江炳灵五人的委任状上签名盖章;(2)“中日盟约”日本方面的主导者有军部的影子,是“日本军部在背后耍阴谋,企图要挟孙中山”;(3)“中日盟约”、“日中盟约”、“致小池张造密函”的执笔人是王统一,可证山田纯三郎回忆录中所言三个文件都是“秋山将军执笔”是在撒谎;(4)孙中山不识日文,也未写信,

说孙中山对日卖国的都进来看看

国父孙中山先生更没有命王统一“担任传达之工作”;(5)“山田良政先生墓碑”是仿造的,非孙中山亲笔,不能以上面的孙文签名作证据;(6)山中峰太郎与王统一联合伪造了三个文件,他的回忆不可靠;(7)所谓孙中山要“给予日本当局好感”是无依据的;(8)孙中山曾对当时的“密约”谣传进行驳斥,说那是“阴谋家倡言”。王耿雄重申:所谓“中日盟约”、“日中盟约”及“致小池张造密函”均为日本军部策划侵略中国的阴谋,其目的是嫁祸孙中山,以此为论证日本攫夺中国的依据。[49]




孙中山在初期的确对日本抱有幻想,但孙中山在后来的就已经逐步认识到了日本的侵华野心,并公开发表了对日强硬警告声明,孙中山也的确和日本有过一些空头许诺,但这些空头许诺绝没有日本人伪造的“中日盟约”说的那么夸张,更谈不上卖国,要知道孙中山在1912年就提出了维护满蒙领土的完整,而那些空头许诺的内容无非就是经济合作和商业贸易,就这些也是在孙中山所坚持的维护主亐权的前提下提出的,孙先生和日本的一些空头许诺也从未真正的付储实施.正因为孙中山有自己的底线,所以日本人才会转而支持袁大头和北洋军阀.



所谓的“孙中山卖国论”在90年代就被主伪派学者驳的体无完肤,两方唯一的一次大辩论中日本人藤木近三也被主伪派学者驳的灰头土脸。以下是众多学者驳斥“孙中山卖国”的资料:



附带王耿雄论文



摘 要:《历史档案》1997年第3期刊载《孙中山与“中日盟约”的真相》一文,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占领日本的美军总部官员在东京霞关外务省绝密外交文书中,发现了一封大正四年(1915年)三月十四日孙中山给日本外务省政务局长小池张造的密函(日文),附有“盟约案”十一条,并有“孙文”签名。该密函记载着与“二十一条”极为相似的内容,丧权辱国。但这封密函前面“孙文”签名(见图一),经国内外研究专家考证其笔迹是伪造的,否定了这封“密函”和“盟约案”的存在。




对于日本强迫中国签订的各种不平等条约和所掠夺的各种权益,孙中山也首次非常明确地表示了他的真实态度.他说:“余本主张‘二十一条’应作废.日本并应于租借期满后,退出满洲各地.”[36]“这二十一条款所决定的,差不多完全把中国主亐权让给日本了。……二十一条款和军事协约,是日本制的最强韧的铁锁练,来绑中国手脚的。实行二十一条款之统一的中国,就是日本把中国整个征服去了。我们gm党,一定打到一个人不剩,或者二十一条款废除了,才歇手。”[37]从形式上看,孙中山的态度和前一时期几乎完全相反,实际上,这却正是孙中山一贯的立场。日本支持中国反动势力和利用中国gm党人的真实意图的充分暴露,全中国反对日本侵华阴谋的群众斗争浪潮不断高涨,孙中山本人所处环境与地位的改变,也促使他旗帜鲜明地表示他的真正立场与目标。



对于日本在认识上、思想感情上及实际关系中的这一重要变化,推动了孙中山决心作出新的选择,这就是转而确定联俄政策,争取真诚同情中国gm的苏俄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支持.在孙中山着手改组gmd党、领导巩固广东gm根据地的斗争及进行北伐的那些日子里,日本继续推行其侵华政策,孙中山也继续密切关注着日本的动向及中日两国关系的演变.1924年11月北上途中,他特地绕道日本,在长崎、神户等地发表了一系列重要的演说和谈话,专门论述中日关系问题.这些论述,实际上是孙中山对日观的一个总结.



值得首先注意的,是孙中山到达日本之前就告诫日本要根本改变对中国国民的看法.他说:“我从前gm,要推翻满清,一般日本人不相信有这个能力;近来gm,要推翻军阀,一般日本人也是不相信有这个能力.但是在辛亥年已经推翻了满清,最近又推翻了吴佩孚的军阀;更进一步,以后中国国民,当然有能力来解决全国一切大事。”孙中山强调日本对于中国国民的能力应坚信不移,“这个信仰是根本信仰”[38].这段话,是对内田良平1913年《支那观》的回击,也是对日本朝野抱有侵华野心者的严正警告.中国人民不是可以任人随意欺凌与宰割的,不论有多少曲折,中国gm必定会成功,中国的振兴必不可避免,,只有对这一点有清醒的认识,才能不对中国存凯靓之念,才能对中国gm、中国人民不采取敌对的态度,使中日关系有坚实的基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