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十九章

1834779914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贞玉,你怎么了”阿妈妮被女儿辗转反侧,打搅醒了。就转过脸,睡眼惺忪问。 “妈妈,没有为什么,贞玉回答,她就侧过身,想睡来着。她再次努力使自己安静,看能不能试着睡熟,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了吧。那怕能睡着都行。又过了会,根本睡不着。,她干脆起身。坐在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贞玉,你怎么了”阿妈妮被女儿辗转反侧,打搅醒了。就转过脸,睡眼惺忪问。

“妈妈,没有为什么,贞玉回答,她就侧过身,想睡来着。她再次努力使自己安静,看能不能试着睡熟,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了吧。那怕能睡着都行。又过了会,根本睡不着。,她干脆起身。坐在地铺上。

夜黑魆魆的。没有任何的声响和动静。十分的静默,安然。静的来仿佛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空的一样。就只有无边的惬意和寂静。以及,让身心和意识都入梦似的。

屋里有些凉。贞玉还没有注意。因为,在她的头脑里,全是王连长。心绪如飞。想见到王连长的愿望,十分强烈。就像直冲山底的瀑布。她渴望有人敲门,如是王直连长。她极想一转身,英俊,慈祥,勇敢的中国志愿军连长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想看见腰间系着皮带的,风尘仆仆的王直连长,向她走近。

后,妈妈也坐起来。从身边的柜子上,摸起一盒火柴,擦然,点亮位于地铺旁一小木桌上的油灯。母女俩就这样无声地坐着。

与其这样想,还不如去王连长的部队。贞玉这样认为。她决定立刻就去。

“妈妈,我明天要去王大哥的部队。”


作为母亲,怎么不知晓女儿的心思呢?贞玉一直想着中国志愿军连长,爱慕的不能控制。妈妈同时忧心,女儿的爱会无限期进行。是否能成呢!王连长是个勇敢,心眼好的男人。女儿如果跟了他,一定会幸福的。妈妈深信不疑。而对方呢!妈妈觉得这事是女儿的单方思念。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贞玉,你喜欢王大哥。这也不错。可是,对方是怎样想的,对你是什么看法,你了解嘛!”女儿没有回答。她沉默了。是啊,应去看看王大哥。在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他的态度。

“还有,”妈妈进一步猜测。“王大哥知道你喜欢他吗?”

贞玉摇摇头。

妈妈停了下。她觉得女儿要去看王大哥是一个机会。至少能知道

对方的想法和态度。为了不使女儿在这个问题上草率,妈妈觉得和女儿一起去。以送志愿军东西的机会为由。

“贞玉,妈妈和你一起去。”

“好的。”

但妈妈一怔。即刻问“你怎么去王大哥哪里!?你知道他们部队住在什么地方吗?”

贞玉见妈妈有些急。知道妈妈会怪自己。没有搞清王连长部队的地址。觉得妈妈在为自己着急。就回答“他们部队住在甘湾。”

妈妈一下惊讶:“去哪个地方需要一天!”

“所以,我们不等天亮就走。”

妈妈想让隔壁金大爷去。就对对女儿说“我们要给志愿军多送一点东西,表达我们西江村民对志愿军的心意和支援。贞玉,你赶快去准备一下,我再叫英淑,尹大伯他们拿一点东西。再喊你金大伯

“妈妈,你快去,但是,”贞玉犹豫一下。说:“这天都没亮,不太好吧!”

“只要给志愿军送东西,村民和金大爷,大婶不睡觉都要支援志愿军。”

于是,母女俩下地铺。穿好衣服。妈妈就先出去了。

贞玉在家里赶忙准备东西。一想到就要见到王直连长。贞玉就充满期待。人还未走。心儿早已飞向王直连长的身边。她想,就是死,也要跟定王连长。那怕王连长在任何地方。她甚至渴望一回身,就看见腰系皮带,英武健壮的充满纯朴爱意,面容坚毅,温存的王连长,喊自己,牵着她的手,用温情的目光瞅着自己。用他那男子汗宽厚有力的背膀,拥着自己,并感受到王连长那充满安全般,温暖,厚实的怀抱.....


“连长,这两次战斗,赵排长和一些战士牺牲了。哎!使人心痛!”王排长说。双手又扣在他腰间的皮带里。有点难过地稍微低下了头。战友之间的情谊随着那些阵亡的将士,也就被带走了。对王江排长来说,不管和他感情好或者较淡漠的战友,都是他的兄弟。他的心悄悄地在滴血,他多么想牺牲自己,让他们活着。

王直连长感慨:“他们是多么好的战士,和指挥官。”

“哎!”王江排长深深地叹了口气。就低下头。双手又扣在他腰间的皮带里。


“王江,我们不能老是在这里叹息。我想,只有坚决消灭美国侵略者,这才是战死的将士所希望的事。”

“嗯,”王江排长就不再说了。过了很一会儿,他望了一下远处的山,觉得朝鲜的山水多么美丽怡人。心情也缓和许多。刚才的难过,也就被一种舒畅的心情取代了。倒并不是说,他的心情转得及时,他只是记在心里,和连长,战友用胜利来记住牺牲了战友他们的。

“连长,这朝鲜的山多好看!”

“是啊!那么美的山河,被侵略者践踏,哪里的贫民又要倒霉了。”连长这话使王江排长想起了哪里的贫民。也就一下想起连长不久前还在朝鲜老乡家养伤的事。并很想知道。他知道这事要是别的战士问,连长不一定告诉。

“连长,你不是在朝鲜老乡家养过伤吗?”

“这又什么好说的。”

“连长,连我,你都不肯说吗?”王江排长以为连长不想谈,就有些显得不甘心。装作要马上走开。其实,连长知道王江是故意激将他。是啊,他和王江排长是最好的战友,就如同一人。他怎么会不说呢?

“好吧,”王直连长说:“在白马山上,周占海为救我,被敌人的机枪打死。下山,又遇上美军的巡逻。我让小陈快走,以免两个人遭遇不测。之后,我又肚子受伤,被贞玉和阿妈妮救起,被背回她们的家里。她们日夜照料我。为了给我买药和鸡蛋等,贞玉还摔伤了她额头。她们让我吃鸡蛋,和鸡。自己吃小菜, .....说到这里,王连长哽咽了,他垂下了眼帘。

王江排长说:“我觉得你,人也长胖,身子比以前健壮了!”

“那都是朝鲜老乡爱护志愿军的情谊。”

“怎么,都让你遇上了,怎么我没有遇到!”王江排长不禁羡慕起来。“哎,朝鲜老乡真好!”

王直连长眼里再一次有一丝泪花。他用手擦净那一丝眼泪。又说:“后来,我要回连队了,阿妈妮很舍不得。但不知什么原因,贞玉有事走开了。阿妈妮还把我送到村口,一脸不舍。”说到这里,王直连长又一次哽咽。

正在此时,战士,陈富贵跑来,兴冲冲地说:“连长,排长,朝鲜老乡给我们送东西来了。”

一听这事,王直连长极为意外。朝鲜老乡给志愿军送东西。他觉得一定要更加热忱的接待他们。没有朝鲜人民的支援,就没有中国志愿军的一切。王直连长立即对王江排长说:“走,王江,我们去接朝鲜老乡。”

“那快走吧,连长。”于是,他们回转身,朝山边快步走去。

王直连长,王江排长赶到山边。

王连长见是:阿妈妮,贞玉,还有挑着沉甸甸的箩筐,满是米,肉等食品,的一位大叔。正向山上非常劳累地缓慢走上来。

他们两个还有陈富贵,沿着下山的小道,跑下来。到阿妈妮面前。王直连长首先,向阿妈妮敬了一个军礼。热忱而满怀感激说: “妈妈!”

“志愿军同志。”阿妈妮母亲般的温和,疼爱的目光,不断地瞅着王直连长,仿佛看着她的儿子似的。

王直连长立刻向阿妈妮介绍:“妈妈,这里一排长王江。”

“阿妈妮!”王江排长立刻向阿妈妮敬了个军礼。

阿妈妮招呼王江排长。她觉得,王江排长和王连长一样。纯朴,健壮,真诚。脸上尽显正直,耿直,刚直的面容。阿妈妮高兴中,觉得忘了什么。就向他俩介绍道:

“这是,金大爷。”

于是,王直连长和王江排长走近金大爷,一齐向金大爷敬了个军礼。王直连长赶忙对小陈说:“小陈,快帮金大爷挑罗筐。”金大爷说他能行,小陈要坚持挑罗筐。......

于是,王直连长带着王江排长走到贞玉姑娘面前,王直连长满怀感激,微笑地招呼贞玉姑娘:“贞玉姑娘”

贞玉姑娘向前走近王直连长。一双纯洁,晶莹眼睛,深情地瞅着王直连长。就像清澈到底的山泉。一样。凝神地注视着王连长。而且,倾注了深深的思恋和爱慕。仿佛,她每一秒钟都在思念似的。她不愿意移开见到王连长的喜乐之极的目光。要立刻和王连长融为一体。从现在起,就不分离似的。


“这是,王江排长。”王直连长是无法洞悉贞玉的心思的。只觉得,贞玉高兴。同时,他也很想,把自己的亲密战友王江介绍给贞玉认识。

只是,贞玉连魂都附在王连长身心似的。像个傻子一样。无反应。阿妈妮忙用手碰了碰女儿。贞玉才回过神来。忙说:“你好!”并笑笑。给人的感觉,她在想着什么,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又好像被什么迷住了,还无法回到现实中来。

见大家都站在小道上。王江排长,觉得不能总是这样。毕竟,老乡走了很远的山路,累了。对王直说:“连长,咱们让老乡到连部坐吧。”

“好吧,阿妈妮,金大爷,贞玉咱们去连部。”王连长说。于是,他们一起去王连长和他的战士们的连部了。

在简易的山洞里。王直连长请阿妈妮,贞玉,金大爷坐下。歇一歇。并表示对朝鲜人民的感谢。阿妈妮,金大爷都说还要多支援志愿军同志。

而贞玉时刻都在瞅着正热情与妈妈,金大爷交谈的王连长。

却被王江排长注意到。

贞玉就羞涩地低下了她的头。右手放在左手上。默默地看着地上。王江排长是结了婚的男人,他看见贞玉姑娘闪动着炽热的爱的目光,他感觉到:贞玉的眼光,是一团燃烧着爱的火焰。于是,王江排长用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连长。王直连长转过脸来,见王江排长想对他说,又不好谈,有一丝神秘的样子,莫名奇妙地问:“王江,什么事?”

王江排长狼狈地不吭声。只好拿起桌上的盅,喝了一口水。掩饰难堪的心理。

见王江排长不说话。

王直连长又转过头,与阿妈妮,金大爷聊。

王江排长觉得这时让连长知道贞玉姑娘的心思也不是时机。而且,从连长的反应和神态来看,他是没有意识到贞玉姑娘正在爱他。王江排长在为连长惋惜。有姑娘喜欢他,而他却毫无察觉。如果,现在向连长谈贞玉,会更难堪的。他认为,过后再找机会告诉他。

这时,贞玉站了起来,显然,她似乎没心思聊。王直连长见贞玉要出去。就关切地 “贞玉,你要出去吗?”

贞玉点点头。

见她要出去,王连长又回头,陪金大爷,阿玛尼谈话去了。

贞玉向洞外走去。当她走到洞口时,又回头看了一下王连长。就出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