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九章抢亲

楚慈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九章抢亲

因为路不平,大雪将道路弄的坑坑洼洼的。而尼楚贺有坚决不肯坐爬犁,故此赶路异常的缓慢。护送兵丁的头目看着尼楚贺坐的暖轿子,嘴角不由的撇了撇。他承认尼楚贺是很漂亮,和中原的女子比起来是有一股别样的风情。可是他打心眼了瞧不起尼楚贺,他叫刘俊,是梁卓义的家丁中的小头目。

刘俊的这个家丁可不是看家护院的那种,而正儿八经的军中精锐。而梁卓义的家丁更是精锐中精锐,军中的军饷从来就没有按时发放过。再加上将军们吃空饷,一支军队满编如果有一千人的话,那么实际数字就只有一二百左右。即使着一二百人也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梁卓义为辽东都督,兼任辽东兵马总管。他手下的兵足额的话因该有十余万人,可是实际上呢?只有八九千。

而这八九千就是梁卓义的家丁部队,也就是梁卓义的私兵。其实每一个领兵的都这么干,不说别的就是能把军饷发齐了。可是兵器装备呢?如果打仗,想要装备整齐就得花钱买。和谁买呢?军器监的太监们。没钱?那你就空着手送死去吧,太监们可不管战局如何,没有钱宁可让那些精良的甲胄兵器烂在仓库里。

一来二去,将军们也学精了。足额的军队是养不起了,那么就精简。一千人的部队那么就挑出百十个壮实忠诚的,给他们的军饷兵器都是最好的。其余的该干啥干啥去,就是上边来点名的时候回来一趟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部队能打了,自己还能烙下不少银子。何乐而不为呢?打起仗来也就简单了。如果说大军十万,那么也别算了。真正能打的也就一千,还分派在不同的将领手中。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将自己的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家丁派上去。除了这一千来人以外,剩下的不是炮灰就是看热闹的。

而刘俊则是梁卓义的亲兵,一身武艺不说。那脑袋瓜子好使的不行,如果说将尼楚贺嫁给他,刘俊做梦都能笑醒来。可是了解情况的他看向尼楚贺时就是深深的同情可可怜了,梁重元早就成亲了。夫人还是京师中大官的女儿,而且还有十几个妻妾。

不说这个,就是个小妾的生活也是和天堂一样。但是梁卓义已经准备对丹真人动手了,梁卓义向武威丹真所要质子。让自己的儿子迎娶白山部头人的女儿,看似是安抚丹真的心。可是这也是暴风雨前飞宁静罢了,梁卓义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为什么刘俊一个小小的亲兵能知道这些呢,早在好几个月前兵器铠甲已经发下来了。而且探马不停的刺探丹真部的地形,而现在又来一出大戏。而对于梁卓义威胁最大的就是武威丹真了,这样都猜不出来,刘俊也就不用混了。

刘俊暗暗猜想这个丹真女子未来的命运,要是将来能一亲芳泽就好了。虽然只是想一想,但是毕竟不会杀头不是。大冷的天,口水还是从刘俊的嘴角流了出来。

‘怎么回事?头上咋多了一个东西?’然后刘俊就觉得头重脚轻,然后一头栽下了马背。“队长被射死了!有人偷袭!有人偷袭!”其余的护兵大喊着让随行的人员躲避,而后开始集结组成冲锋队形。

他们不愧是精锐,短时间内就找到了费杨塔珲袭击的方向。虽说在雪地里战马跑不快,可是也远胜于跑步。马蹄子将雪踢的到处都是,护兵们挥着马刀吼叫着杀向费杨塔珲所在的小山包。

费杨塔珲牢牢的坐在白马的背上,手里的三石蛇脊弯弓将一支支雕翎箭射出。雕翎箭呼啸着穿过空气,出现在最前方那个护兵的喉咙山。那个护兵甚至不能发出一声惨叫,便从马背上栽了下去。费杨塔珲一箭接着一箭,没有浪费一支宝贵的雕翎箭。

短短百十步的距离,让二十几名护兵全部被射杀。其实这些护兵的作战意志并不顽强,如果他们看见的不是费杨塔珲一个,而是十几个的时候,他们绝对掉头就走。可是看见费杨塔珲一个人时,他们就选择了冲锋。软柿子谁不爱捏啊,他们根本就不管有没有埋伏。这里的官军控制的地方,那里周围都是烽火台,有大股人马绝对会狼烟示警。

就是这样他们选择了冲锋,当他们中一半被射杀的时候。他们也慌张开始逃跑,但是费杨塔珲的射速实在是太快了。这就自幼在山林中打猎练就出来的,看着遍地的尸体。费杨塔珲纵马而过,这一战可以说是极为轻松的了。他一人解决了二十几名护兵,看着躲在爬犁后面瑟瑟发抖的民夫。费杨塔珲用生硬的中原话喊道“趁我现在心情不错,饶你们一命!滚!”

顿时鸟兽散。

费杨塔珲一声唿哨,刚才的那个小山包上面有出现了几个人。他们就是额图珲、雅尔甘、额鲁、查干巴拉、乌云。他们欢呼着,雅尔甘大笑着说“我就说我们的费杨塔珲不用我们帮忙,你看我说对了吧!”“狡猾的雅尔甘!刚才是谁将箭搭在了弓弦上?”查干巴拉指着雅尔甘大声说道,其余的人一阵大笑。

尼楚贺看着向自己轿子走来的费杨塔珲,年少英武。出身高贵,没有那些贵族的矫情。可以隐忍,和他在一起的兄弟极为忠心。这些就是他的本钱,尼楚贺知道锦上添花远远没有雪中送炭来的好。费杨塔珲的未来就是她尼楚贺的赌注!

看着一身盛装的尼楚贺,费杨塔珲也心动了。因该说是个男人就会心动了,尼楚贺看着盯着自己不放的费杨塔珲,没有丝毫的羞涩,而是将胸脯挺的高高的,任凭费杨塔珲看个够。

“你把我抢了,我以后就是你的老婆了”。尼楚贺大大方方的对费杨塔珲说道,费杨塔珲什么也没有说。一把将尼楚贺拉到了自己的马背上,将她抱在怀里。额图珲他们立刻挥舞着马鞭大声欢呼着,他们冲向了那些嫁妆。

“大哥,十张上好的弯弓。两百支羽箭,二十六把马刀,还有横刀一把。长矛二十根,镶贴皮甲二十六副,铁甲一副。剩下的就是一些人参鹿茸,毛皮什么的。不值什么钱 ,不过这些兵器咱们可是赚大发了!”额鲁喜滋滋的抚摸着一把横刀,这把刀也是那个护兵队长刘俊的。

“你要是敢用,你就到处显摆。咱们把他梁卓义的儿媳妇给劫走了,要是让他发现咱们用这些兵刃。那么咱们巴彦部的老小一个都活不了了,先避避风头吧。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费杨塔珲一把将横刀强到了手里“等会把那副铁甲清理好了送到我的毡房中,要是你们谁敢偷偷拿走,我就扒了你们的皮!”

费杨塔珲一夹马腹,白马长嘶一声便向远方飞驰而去。

“你说是不是有了老婆的人脾气就长啊?你们看今天的费杨塔珲明显不一样,以前他整天冷冰冰的。你看他现在,笑的和一朵花四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查干巴拉一边将羽箭往自己箭囊里塞,一边对同样往箭囊里塞羽箭的额鲁说道。额鲁的箭囊已经鼓鼓囊囊的了,可是额鲁还是不满意。“你管他了,他心情好,我的心情就好。”“你听见我和你说什么了吗?”查干巴拉看了一眼不知所云的额鲁跳到了一个爬犁上准备离开。

查干巴拉一鞭子打在拉爬犁的马屁股上,爬犁开始飞快飞移动起来。额鲁终于将最后一支羽箭塞到了箭囊里,一看四周愤愤的说道“我心情真她妈好!”原来这地方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原来额鲁光顾着那些羽箭了,没有注意大家全走了。

雅尔甘放声大笑“额鲁那个傻子,哈哈哈!他就一个人往回跑吧!”众人大笑。“你会遭到报应的,狡猾的雅尔甘”。这是乌云说的,“雅尔甘,你确定你是额鲁的对手吗?你牵走了额鲁的坐骑”。查干巴拉坐在爬犁上对雅尔甘说道,“是谁一声不响的将爬犁赶走的?是谁最后不通知额鲁的?”雅尔甘看着查干巴拉。

“可是主意是你雅尔甘出的!”额图珲说道。

“你们这帮让狼吃了良心的混蛋!你会遭到报应的!”这是在后面追赶几步就要后退几步回去捡起掉落羽箭的额鲁大喊的。

“你们看,我们随随便的打劫一次中原人,就能得到这么的精良兵器。如果我们天天去怎么样?”雅尔甘根本就没有看上那些鹿茸人参兽皮,那些东西巴彦部太多了。只有兽皮上没有一个窟窿的才值钱,至于爬犁上的那些雅尔甘不认为它们会很有价值。不光是雅尔甘这么认为,几乎所有的丹真人都认为那些有了窟窿的兽皮不值钱。

至于那些人参鹿茸,部落里太多了。鹿茸不说,人参谁都懒得去挖。费上半天力气,挖出来的人参也买不了几个钱,所以谁想要谁就自己上山挖去,有那点时间还不如自己睡上一觉。更换不到粮食,所以也就没有人费这个劲。鹿茸?部落里到处都是。小孩子拿着玩的,所以鹿茸是一路走一路扔。减轻一下重量,其余的好歹也是一点东西不是?

这就是中原商人的计谋了,他们告诉单纯的丹真人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而后多少给丹真人一点好处,而后他们大发其财。要是让中原的商人看见一路上丢弃的鹿茸,他们还不心疼死啊。

巴彦部的少年们谁也不知道他们爬犁上的东西只要到了中原,那就是几千倍几万倍。甚至有价无市,在他们看来这些马刀弓箭那就是无价之宝。比他们身上的猎弓好的太多了,以后他们也能远远的将野兽射杀了。费杨塔珲再也不用天天数箭玩了,他们手上的弓箭可以射中五十米以外的野兽,费杨塔珲以后在看见大野猪就可以远远的将羽箭射进它的眼睛里了。

以前不是费杨塔珲远了就射不中,而是他的猎弓有效杀上也就是二十多米。想要一箭将大野猪射死那就只能贴近了射,要不然射了也是白射。射到土里和射到脑袋里可不一样,土地松软,可是脑袋里有骨头啊。

要不是尼楚贺送给费杨塔珲一张蛇脊弯弓,还有雕翎箭。费杨塔珲再厉害也不能独自短时间内将二十多名护兵杀死,费杨塔珲看着在自己怀里的尼楚贺,嘴角一丝微笑“看来打劫是一条发财的好路子啊!不但有兵器,还有美人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