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出击 正文 第五章: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


车队又出发了,穿过高山、驰过田野、蹿过街市,很快一座占地规模为师一级别的军事驻地进入视野。

基地外墙是由厚实的混泥土墩垒成的封闭建筑,墙高3米,墙墩上还拉了一圈的铁丝网,最显眼的是布置于每一墙面边的两个高脚架式瞭望哨,四周遍布的是阿富汗民众的房屋,鉴于限令规定基地周边不允许有高于基地外墙的房屋,所以这些房屋是一层平房,都是用于做小买卖的店铺。

隔着基地正门前方100米处地带是用铁砂网隔出来的一条6米宽的车道,在路口两边是各一个警戒哨所,哨所里各架着一挺有护盾的重机枪,射击视角120°。这边由阿富汗的军队驻守,配有2名上合联军士兵做值班官。往里50米是一个类似岗哨,与第一岗哨接通的路段有‘Z’字型路障。这边由上合联军的小队负责,配有两辆VN1步战车、两辆“猛士”高机动车。基地大门是个比墙高不出1米的大栅栏铁门,铁门顶杆正中央飘着一面上合会徽旗帜,两边依次是中俄等上合成员的国旗。

从大门往里走是水泥路与人工草坪构成的天地,不到50米的地方就是同一样式的大小板房。在进大门的左边是一个有400米长跑道的操场,中央是一个足球场地,紧邻下边是两个篮球场,接着是一个供4架直升机同时起降的机坪,正对机坪的是机库,然后依次是装甲车库房,后勤保障库房等装备库;紧邻的三列是士兵住宿区,过来一列是军官住宿区,按中低级别入住。右边次列开头是食堂,接着依次是洗浴室、警卫室、高级军官住宿区、指挥部、情报处;最右边这列依次是警犬区、审问室等等。

在基地后头是一块模拟场地操练区。

车队经过一番左转右拐驶进基地,基地上空各型直升机飞舞着。基地内是一片人头蹿动,有的在全副武装的巡逻,有些则三三两两的在野战板房旁吸烟、聊天或在进行其他娱乐活动。

带着头盔和护目镜的地勤人员引导直升机升空或降落,各型车辆来回穿梭或进出基地。车队驶至指定位置,人员全部下车集合,大家把高俊明和古晓铭围在中间。

高俊明一看他们个个都是一番灰头土脸,不免甚是感觉好笑,这不是挖苦,而是为他们现在仍然不缺胳膊不少腿的站在自己面前感到高兴,这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高兴。在阿富汗这个当今恐怖暴力纵横无忌的特殊国度,能活着就是一种本事。

“今天的行动大家表现的都不错,我们无伤亡的情况下前后两次总共歼灭了33名恐怖分子,”高俊明兴奋的对大伙说道,“解散后,赶紧躺上一会,恐怖分子已经向我们下战书,所以说不定什么时候有任务,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伙齐声说道。

高俊明接着说道:“今天大家表现的很不错,我的意思是今晚好好犒劳犒劳犒劳你们。”说着递了个眼神征询古晓铭的意思。

“好啊!”高俊明话刚说完,这帮兔崽子想都不用想就张大嘴巴一脸兴高采烈的喊道。

“我没意见,只要大家玩的开心,待来日更英勇的干死那帮腌臜就行了。”古晓铭挺挺胸膛露出一丝微笑。

“既然指导员同意了,我是提出者,那晚上的庆功宴是铁定了。”高俊明乐呵着看着这帮老大不小的鬼灵精们。

“那我们的庆功大会资金怎么来?”陈杰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

“你这小子,当然是咱们自己凑了,你还想吃公款呐,你以为你是什么名人世家。”李振毅站边上捣蛋,陈杰回瞪他一眼,其实大伙都有陈杰的心思。

高俊明看出了大伙的意思,说道:“大伙放心,晚上的庆功宴不掏我们用命挣来的钱,既然是庆功宴嘛,我们是受表彰的,哪有我们自己掏钱的道理是吧。”一听高俊明这么一说,大伙也跟着乐呵着。

高俊明情绪高昂挥舞着手接着说:“放一百个心,晚上的活动经费全是国家赏给我们的,大家可以尽情的玩,尽情的吃、喝,吃饱喝足了,咱养足了精神气,再去跟那帮狗日的过招,掏了它的窝,到时即是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也是赤胆报国的时候。”

“好。”大伙听得心潮澎湃的鼓掌喊道。

高俊明摆摆手示意大伙安静:“指导员有要补充的吗?”撇过头来看着古晓铭。

“我要说的都让你给说完了。”古晓铭溜出个话来,大伙一听都笑的前仰后翻。

“对对对,我真糊涂,”高俊明握着拳头笑呵着仰着头锤锤眉心,高俊明清清嗓子说道,“那指导员没补充就解散吧。”看了一眼古晓铭忍不住又笑了一声,大伙也是轻笑着。

“好哦。”所有人照常律拍着手板喊道。

“那连长,我们几点进行活动呢?”邱尚华临走前想到,周边队员才回过神来。

“对啊,我们几点开始啊,好让我们准备准备。”上官宏胤撑在邱尚华肩头问道。

高俊明看了看队员,然后用手遮于眉心仰头看看西斜的太阳说道:“我们就定在七点吧,大伙也赶紧回去洗个澡,松松胫骨也好晚上敞开肚皮吃喝。”说着用手指指手腕上的手表说道。

“哦,晚上终于可以疯一下了。”李振毅兴奋的撞撞吴胜熊的手臂道。

“是啊是啊。”李振毅矜持些的说道。

“记住了,晚上7点啊,大伙到这边来集合。”高俊明再次提醒道。

“明白。”所有人喊得震天响。

“散了。”高俊明拍拍手,所有人各自回自己的住宿区。

“好了,我们也不要杵在这了,赶紧回狗窝小憩会。”古晓铭一手提着头盔一手捂着嘴巴哈欠不断的说道。

“你想的美,我们还要向参谋长汇报一下情况呢。”高俊明用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

古晓铭用手指了指高俊明的身后,说道:“说曹操,曹操到。”

高俊明转过头来向来人看来,“报告,高连长,”一个传令兵来到高俊明身边,“参谋长叫你打份报告汇报今天的行动,命你尽快呈上。”

“好,知道了,”高俊明回复道,“告诉参谋长,晚上我一定会交一份详尽的战情报告给他。”

“好的。”传令兵转身离去。

高俊明摘下头盔放在“猛士”的车前盖上,取出一包香烟,递给古晓铭一支,自己点了一根。

“哎,一提这次任务我就来气,情报部门这帮狗日,我看全他娘的是脑瘫,咱就不论中途的解救俄军,就我们自身执行的任务。”高俊明吞云吐雾,双脚交叉站立,左手撑在前车盖情绪激愤的说,“情报没核实就上程指挥部,这次差点死的不明不白。”

“这也不能全怪他们,战争本身似流水,什么情况都不是榜上订定了的事。”古晓铭右手两指夹着香烟,脸凑向后视镜龇牙咧嘴的察看什么,“这次被伏击也说明我们的对手不再是几个月前那帮虾兵蟹将。”

高俊明好像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说那帮狗日的可能派了个有一定能力的头头来这边。”

“你只说对一半。”

“只对一半?”高俊明狐疑的问道,接着急不可耐的半躬着身子凑向还在照镜子的古晓铭问道,“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只说对一半,你说说看。”

古晓铭乐呵着说道:“哎呦,一向脑袋瓜子灵光的连长大人今个是怎么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没想出个头绪了。”

“你就别再损我了,今个被伏击闹得现在还烧心呢,”高俊明摆摆手说道,“你甭卖关子了。”

“好好好,我说你只说对一半,那是有一定根据的,”古晓铭说是这样说,但仍是老牛拉破车,气定神闲的缓缓道来,高俊明见状擩起袖子,古晓铭立马老实了,加快语速道:“你看啊!我们这半年多来没干死他一千也有五百吧,”高俊明听着点点头,“阿普杜勒.沙耶夫这狗日的总共才一千来人,这会他的马前卒死的差不多了,这会还不动用一下他的精锐来展示一下力量,更待何时,”见高俊明听得如此上心,古晓铭心里也是喜滋滋的,他仰起头呼出一团浊雾后接着说道,“他想利用这次伏击向外界表明他们并没有被我们打的只剩一口气,想展示他们还能向我们发起致命的反击。”

“等等,你说他用精锐力量是什么意思?”

“哎呦,我的亲爹诶,你是装糊涂还是咋地,”古晓铭拍的额头‘啪啪’响,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然后调整气息道,“这次伏击我们的是他的王牌啊,王牌啊!”

“我好想明白了点,”高俊明缓缓道来,“你的意思是这次伏击我们的是他后方训练基地的精英,这次说有伙武装分子控制村庄是他们故意放出的消息,他们自己却在我们途径的山谷早已布好网,让我们中招。”

“满分,”古晓铭捏了个响指,“你想啊,如若是一些马前卒有这么完备的偷袭计划吗?”

“你说的也在理,看来将来不再是在街上打靶子那么简单了。”

“嗯,”古晓铭接过话来,“看来,在拔掉眼前这根刺前,有一番热闹。”

“怕个裘,即使他亲自上阵也挽不回被消灭的颓势。”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也不得不改变一下策略,应对新情况。”

“狗日的,总有一天老子要爆他的头。”说着用两指做了个击发的动作,但一想脸上闪过黯然的神情。

“又怎么了,”古晓铭把扔于地上还有火星的烟蒂踩灭,“刚才还斗志昂扬啊!”

“话虽说的简单,但倘若与这帮久经实战磨练的杂碎过招,我们也要付出些代价。”

“不错。”古晓铭也意味深长的点头称是。

他们的思绪飞回到五个月前的一天,这天他们才部署到阿富汗才不到一个月,也正是这一天有战友为国捐躯。

PS:由于接下来会涉及到现实中极端组织人物,本文将自撰人名,无奈对***文化所知甚少,故求读者推荐人名。另外就是拜求各位帮忙宣传本文,谢谢各位大大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