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战役 第一章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0.html

被包围的不只是一个团,整整两个团全被包围在方圆只有二十来里路的山坳里,拥拥挤挤,像是赶庙会一样。粮食和弹药全靠空投,飞机在上面一出现,下面就像蚂蚁似的密密麻麻地拥来拥去,也不管子弹是否长眼,全都往一袋袋大米和一包包棉衣上扑,然后各自分散开去,爬回自己的坑道。有几架飞机被对方打晕了头,胡乱把大米扔到对方的阵地上,惹得下面这边的士兵大声地骂娘。粮食扔的本来就不多,很快就被瓜分得一干二净,有两个连因为争大米差一点没开火,另有几个人跑得太快,被成包的大米砸成了肉饼。扔的最多的是弹药,成箱成箱的遍地都是,但没有人抢。

大米还没有煮熟,对方就攻了上来,轮番向阵地冲击,前仆后继。一整天,对方冲锋不止,距离近得可以摸到对方的鼻子。满耳都是枪声,还有子弹打进身体的声音。有些士兵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刚摸到枪就被打中了,一头栽倒在米锅里。

向晚时分,进攻停止了,枪声逐渐沉寂。在正前方某处,一只大喇叭在不紧不慢地喊话,声调虽然字正腔圆,但由于距离太远了,所以一会飘忽一会清晰,梁山听了一会,还是那几句:你们被包围了,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你们想突围吗?你们突围得出去吗……十几天来,在我们的重重包围和重重打击之下,你们的阵地越来越小,你们只有这么一点地方,横直不过才十几华里,这么多人拥挤在一起,我们一颗炮弹就能打死一群……现在,你们的出路只有一条,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梁山顺着喊话声看过去,对面雾蒙蒙的,除了不断飘落的雪片,什么也看不清楚。能看到的只有近处炸得千疮百孔的雪地、黑糊糊裸露着黑色泥土的弹坑以及一堆堆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些尸体残缺不全,它们形态各异,无奇不有,在黄昏里显得十分安详。

天将黑时,尚能活动的很快都填饱了肚子,把死尸叠起来做成了掩体,然后再将自己的身子蜷在尸体堆里躲避风寒。一些受伤的士兵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疼痛,有的从喉咙里发出哼哼声,有的大声呻吟着,还有的干脆是哀号,大声呼唤着爹娘老子。在经过战壕的交汇处的时候,叫嚷嚷的声音响成了一片,梁山定神看去,一群士兵正在抢一个尸体身上的毛毯,他们几乎要打起来,叫骂声不绝于耳。伴着这一切声响,一些没有棉衣可穿的都反应了过来,纷纷爬出战壕去扒死人的衣服。梁山自己还算不错,空投的时候,他抢到了一件棉衣,还有一条军毯。走不多远,梁山看到有一个家伙蹲下身来,正在脱一具死尸脚上的黄牛皮鞋,他抬起一条腿用力地拽着,那仰卧的尸体突然坐了起来,破口大骂,他的广东口音太重,只听得清一句:老母黑。

梁山在四周转了转,一边清点活着的人数,一边不时避开脚下的尸体。一个蓬头垢面的伤员坐在壕沟里,他瞎了一只眼,另一只眼却黑白分明。他抬起头,空洞的眼睛死盯着梁山,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梁山从他身上跳了过去,向东走,看见有个疯癫的家伙正在枪杀重伤的敌军士兵。共军的伤兵们被拖到一块,排列整齐,头都朝着一个方向,那人轻快地沿一排头颅移动,专心致志地开着枪,一枪解决一个,干净利落。他的脸上看不出愤怒和恐惧,只像在完成一件工作,从一颗头移向另一颗,嘴里还低低地唱着秦腔。

顺着战壕往前走没多远是一个临时搭就的简易医院,梁山听到里面传来哭声震天的嚎叫。他掀开草帘子,发现嚎叫来自于一个重伤员。那人正被一群人按着缝肚子上的伤口。梁山仔细看了看,那人一身的血,肚子上有一段肠子露在外面。

没有麻药吗?梁山问。

没有人理他。

你们还有几个人?梁山掏出小本子,问一旁正在被包扎的中尉连长。

连我在内还有十三个,中尉从地上坐起来,他脸上被硝烟熏得黑糊糊的,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从简易医院里出来刚走了两步,里面就传来几声枪响。梁山急忙折回去看,刚才正在手术的家伙可能疼得受不了了,不知道摸到了谁的枪,搁倒了三个。其他没被打中的人吓得抱着脑袋,趴在了地上。面对自己人的枪口,梁山站在门口愣住了,他还没遇到过这种场面,不清楚该跑还是该卧倒在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就把枪口顶在了自己的下巴上扣响了扳机。脑壳炸开了,身体同时猛地向后一挺便摔在手术台上,那些脑浆和着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像一块摔碎的西瓜。梁山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哆哆嗦嗦地走出手术室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再次掏出小本子,把“13”划掉,改成了“9”。

问到二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连长正在用雪水煮米。挖的简易地灶的旁边躺着连副,他被打中了脖子,看样子命已不保。梁山掏出小本子,记了一下人数,然后转身向回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