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五章(8)

墨檀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沈国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他闻到了于晴身上的酒味,之后没有怀疑,他说:“以后注意点。”

于晴立正答应,递过去手上还没开封的资料,王志文既然带她来这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已经想到这会惊动大队长。沈国接过袋子检查了一遍封口,然后打开,把里面的资料拿出来仔细的看。


时间在一分一秒度过,王志文和于晴看着沈国把最后一张纸翻过去,他看看于晴,说:“路上特种大队的跟你说了什么吗?”他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我之前的案子和这有关,仅仅这些。”于晴看着沈国翻扣过来的文件。

“他们没跟你说别的?”沈国有些不大相信。

于晴摇头,她能感觉出沈国的不信任:“没有。”

沈国看着她,问:“今天下午为什么请假外出?”

这一问有些猝不及防。

“我回特战看看我的战友,我有些想他们了。”

“今天下午的一下午的时间你都呆在特战大队?”

于晴点头:“没错,一分队的人可以给我作证。”


沈国看到了于晴脸上的变化,他放缓口气:“别介意,我就是问问。这份文件跟你没多大关系,你先回去休息吧,资料上也没什么重要东西,真是关于你之前的卧底的。”他递过去。

于晴放轻松些,她接过浏览一遍,但是看到那些文字的时候她好像被当头敲了一棒子,那些文字记载的是她卧底的那些悬案,她看着熟悉的名字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掠过,姚贝莉,郭啸江,张总,刘经理……于晴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睛也扑朔的闪着。

沈国冷眼看着,王志文感觉有些不对,他上前提醒了一下于晴:“于副队长怎么了?”

于晴没有回答,她看完资料慢慢的放回沈国面前的桌子上,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

王志文一头雾水的继续看着

“于晴,你是个好战士,但是你卧底的时候犯了太多的规,留了太多的谜团,反过来说,你不是一个好卧底。”沈国的声音还是不急不慢。

于晴辩解:“我那也是为了任务!”

“我知道,”沈国示意于晴冷静下来,“陈露为什么没揭穿你,走漏消息只有一个高建吗,还有,郭啸江叛变之前你一点警觉也没有?你还是把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他手里,你知道吗?那边泄密的时候这边也在泄密。我们一直查这个漏洞,我们的代价也很大。”

“我知道,但是我能保证,我卧底的时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任务,从来没有一点泄密情报从我这走出去。”于晴就差起誓了。

沈国站起来,说:“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作战员,这件事不是相信或者不相信能解释的,于晴,资料你也看过了,最后那张通知你也知道内容了吧?”

“退出大案,交待出一切跟大案有关的东西,以后不允许干涉。”于晴说。

王志文惊讶的看着她,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好好做你的副队长,退出大案,你照样很有前途。”沈国默然。

“大队长,这是为什么?”王志文再也看不下去了,卸磨杀驴也太早了啊。

沈国瞪王志文一眼,转向于晴:“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好好带兵,我指着你后年拿女子全军特战比武冠军呢!”


于晴敬礼,她知道挽回已经无用,她说:“我明白。”

就在于晴转身离开的时候,沈国叫住她:“你到底和陈露有什么纠结?你们之间又是一种什么关系。”

于晴回过头:“我真想知道。”说完就走出办公室。

王志文看着门被关上,他不满的看着沈国:“究竟是军队把我们宠坏了还是我们宠坏了军队?”

“你什么意思?”沈国不解的看着他。

“活着的人可以稀里糊涂的活着,死了的人总得给人家一个解释吧?”

“你稀里糊涂的活着吗?”

“可也迷糊了。”

“你想说我卸磨杀驴还是落井下石,你站在上面的人的角度考虑,”沈国指着那份文件,“一个人身上有太多的模棱两可和谜团,还跟以前纠缠不清,你真敢用这样的人吗?”

王志文别过头,赌气的说:“那开始为什么用她?”

“那个时候那种情况,只能用她,”沈国遗憾的说,“我也承认当时有些太仓促,但是比起国家利益来算是值得了。你以为穿上军装就是一个兵啦,你穿上军装就是为了让周围人羡慕啊,背后的苦和无奈只有我们自己能理解。”


“可是……”王志文打住,沈国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王志文无奈的拿过桌上的文件,仔细看起来。


于晴木然的回到宿舍,其实这并不能对她造成什么样的打击,她知道总会有一个结果等着她,但是这个结果有些太突然。现在这一切反而觉得无所谓,她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的回到宿舍,陶思然在房间里等着她。

“这么晚回来。”陶思然表情上写着不满。

于晴点点头,说:“路上发生了点意外,不过没什么。”

“你身上怎么有酒味?”陶思然更加不解。

“一人喝醉了,我把她送医院了,当时伏在我身上。”于晴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扔进盆里,不洗不行了。

陶思然站起来,说:“今天下午王志文和大队长来找过你,我说你出去了。”

“哦,王队长把我堵在门口了。”于晴疲倦的搬过张椅子靠在上面。

“没什么事吧?”陶思然观察着于晴脸上的表情波动。

于晴站起来,把领带解下来,说:“没事,还有洗澡水吗?我得洗洗。”

陶思然说还有,于晴拿起脸盆就往浴室走,陶思然看着她的背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她说不上来。


已经过了洗澡的时间,澡堂里空空荡荡的,于晴找到一个水龙头,有些偏热的水浇在头上身上,于晴就这么站了好久,直到全身被热水的温度浸透,她抬起手摸摸身上的伤疤,那些伤疤不只一次的记录了她的生死,和平年代,这么年轻的身体竟然见证了这么多的战斗。

陶思然上次问她是不是每个伤疤都有自己的故事,于晴不愿回忆,每次的回忆对她来说无疑是又一次把她拉回原来的战场。摊开空空的手掌,任凭水流在掌间流失,她抓不住水,就像抓不住现实一样,每个人都以为能掌握人生,而到头来多少人被人生掌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