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五章(7)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理解错于晴颤抖的声音了,他更放肆了:“让你这么一搅和我们今天心情也不好了,今天你也别走了,留下来陪哥儿几个乐呵乐呵,我还没玩过女兵呢!” 如此轻浮的语气于晴再也受不了了,加上舞厅焦躁的环境,她冲上去一脚把那人踢翻在地,速度之快让闻讯赶过来的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理解错于晴颤抖的声音了,他更放肆了:“让你这么一搅和我们今天心情也不好了,今天你也别走了,留下来陪哥儿几个乐呵乐呵,我还没玩过女兵呢!”


如此轻浮的语气于晴再也受不了了,加上舞厅焦躁的环境,她冲上去一脚把那人踢翻在地,速度之快让闻讯赶过来的值班经理都愣在原地。舞厅的音乐停止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看着倒在地上爬起来的人,于晴后悔了,今天看来又得出一番事故了。

“好泼辣的娘们儿,兄弟们,上!”那人从身后掏出一把刀,舞厅的经理见状马山上来制止,而周围的人群已经开始慌乱起来,他们纷纷从这个角度后退,有的好奇的往前抻着头看,但是绝不越雷池一步。

经理带着保安上去,讨好的说:“都是做生意啊,大家消消气啊。”

“让一娘们儿这么整我怎么混?”那个被踢到在地的人找借口。

“这顿酒我请了,别出事,大哥,千万别出事啊!”面前的这人估计小这经理至少十岁,经理是个有眼识的人,看见于晴衣服上的标识明白这人不太好惹。

于晴瞪着她,同时提防着周围有没有人上来使冷刀。

“行啊,让她给老子干了这瓶酒!”拿刀的人指着慢慢的一瓶烈性酒。

保安们没见过这架势,他们不可能把于晴打出去,但是那几个人手里都有武器,上去自己免不了可能吃亏,他们只有看着自己的经理在那周旋。

经理的脸快成沙皮的褶子了,他回过头对着于晴说:“女豪杰啊,你就给他认个错吧,拜托你了。”


“我没错凭什么认错!”于晴一副宁折不弯的架势,一个军人怎么能给流氓认错!


经理扭头看着那个人:“算了吧,大家退一步,退一步,我这还要做生意呢!”

那人推开经理,用刀指着于晴:“给老子喝了那瓶酒滚蛋。”

“酒我不喝,人我带走——”于晴的气势把他震了一下。


“婊子给脸不要脸!”那人挥着刀就捅上去。


于晴没来得及出手,一只强有力的手伸过来,紧紧的抓住那只手,这手下手更狠,抓住对方的时候对方的刀子就掉在地上打了个滚,之后没有了在主人手上的那种杀气。

经理正要大叫着阻止被生生的噎回去,他看向那只手的主人,硬朗的脸上透着不屑,他是一身的迷彩装,值得一提也让经理足以犯心脏病的是,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和于晴衣服类似的军人。

陈风把那只手狠狠的甩回去,说:“会玩刀吗!”这一下把那人甩到几米外的地方,剩下的人见这架势明显的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只能手上拿着刀退着聚拢在一起,女的一脚能把人不到一秒钟之内踢飞,男的一只手就能把他们的兄弟扔出去,剩下的那俩人看样子也不是好惹的,更让他们胆寒的是后面的两人其中的一个捏了捏拳头。

于晴立正,在这个地方叫队长还是叫陈风除了暴露没有任何好处。

“办案子硬闯,你也太不懂事了。”陈风阴着脸斜睨着于晴,于晴知道这是给大家找台阶下。

“是。”于晴没有不服气,陈风出现让她感到踏实,却忘了怀疑为什么陈风也会来这里。

“经理。”后面一个穿常服的军官叫过经理,于晴这才发现陈风后面跟了俩不认识的尉官,经理像失了魂一样的跟过去。他跟那已经丢了半条魂儿的经理说着什么,从那尉官的表情和姿势上看他很轻松。

于晴没忘了自己的目的,她指着沙发上还不省人事的陈露说:“我要带走她。”


那伙人没说什么,他们让开一个空间,够于晴进去把陈露扶起来,看到陈露脸上的泪痕和身上刺鼻的酒气,于晴表情古怪的扶起她,慢慢的把她搀扶到自己肩膀上。

陈风好像没看见一样,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那把刀,随手捡起来放在手上掂量掂量:“有正事不干干这有意思么!”忽然他手上的动作一快,刀的寒光划过那几个人其中一人的裤脚,在地上直愣愣的插住,还晃着凌烈的寒光,不过这次是对那几个人而言。

其中一个人的裤腿里流下一些液体,他瘫坐在地上——他吓尿了。

于晴没管这一幕,她看一眼陈风,搀着陈露往外走,她又欠了陈风一笔,如果今天不是陈风来了,后果不堪设想。由于光顾着想自己的事情,脚下被一根水管绊了一下,扶着的陈露差点摔在地上,一个力量及时的扶住她的肩膀,这才避免两人一起倒地的结果。

“谢谢。”走到门口的时候于晴说。

陈风责备的看着她。


肩膀上的陈露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于晴赶紧带她来到一个角落的树底下,陈露吐得一塌糊涂,胃里的东西出来了,脑子也清楚了许多,她看着扶着自己的人,猛然的一把推开,但是烂醉的人使不上劲。

“滚开……”陈露以为自己在做梦,在外喝酒怎么能看见于晴。

于晴被这突来的一下挣脱了手,陈露往后倒退着靠在一辆车上,她往地上倒下去。

“你以为我稀罕管你啊。”于晴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上去扶起了她。她自己可惊讶自己的做法,一个曾经屡次想要自己命的凶手现在竟然让自己甘心深入险境。

陈露又一次挣开了于晴,她笑起来,这样的笑让于晴看的有些不可思议,颓败至极的笑,她扶住陈露不让她倒下去。

“于晴,你……我……你为什么不放过我?”陈露迷迷糊糊的说,看来刚刚的酒里的确加了什么东西。

于晴彻底愣住,她不知道陈露在说什么,但能肯定这不是谎话。


看着陈露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于晴再一次扶住她,她看着陈露不断的呓语,周围不断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一些在附近做生意的小商贩对着这里离指指点点。叫醒陈露是不可能了,她把陈露往自己的车上扶。

陈风一直冷眼看着这里,偶尔回答几句那两个穿常服的军人的问题,他们看起来更自在一些,看于晴把陈露扶过来,他冷冷的说:“带公安局去?”

“你有证据吗?”于晴已经满头是汗了。

陈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送她去医院。”于晴看陈风的样子有些害怕。

陈风气结的看着于晴搀着陈露往她从武警队开出来的车上走,在于晴开车门的时候说:“坐我的车,车上那么多的酒气你回去没法交代。”于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陈风已经跳上车发动车过来。

于晴把陈露扶到后座上,她安抚着意识模糊的陈露,温热的液体擦湿了自己的手,也滴落在自己的衣服上。陈露很痛苦,这不仅仅因为自己喝醉了酒,本来于晴应该十倍的恨身上的这个人,但是现在擦着陈露的眼泪,于晴恨不起来,她隐隐感觉陈露身上也有着什么和自己一样的地方。


送到医院之后,医生为陈露做了些紧急治疗,她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陈风看于晴给陈露盖好被子,在外面把于晴叫出来。

“你怎么到那种地方去,还穿着军装。”陈风看着于晴的领带结有些松了。

于晴从自己的袖口开始整理:“我正好看见的。”

“正好看见你也不能进去啊,你说刚刚那情况我不在怎么办?”陈风是陈风是个火人,他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你怎么不问问她怎么样了?”于晴把自己的领带整理好。

陈风双手叉腰,胡噜几下头发,说:“犯不着。”

“她也跟过你啊。”于晴对着瓷砖上的反光大约看看自己的着装。


“我交代过医生了,人在这不会有事的,我们走吧,你再晚回去不好解释了。”陈风提醒于晴。

于晴看看床上的陈露,想想也是,如果陈露醒来可能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她跟着陈风下楼,陈风今天有些爱搭不理的。

“我错了,我就是觉得她毕竟跟我曾经在一起患难过,而且她之前也帮过我。”于晴首先低头。

陈风要的不是这个,他继续往前走,到楼下的时候那俩个军官还在那。于晴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陈风带了两个不认识的人,看身上的标识物这两人的位置不在陈风之下,他俩站在路灯下看见他们之后招招手,于晴注意到过往的几个护士看见这俩军官不免的多看几眼。

之前是没注意,那俩人的外形特征十分好,帅和潇洒用在他俩身上一点也不过分,何况又是受过训练的行伍之人,不同于一般人随意的站大街,身上焕发的气质是常人一般没有的。

“风哥,事儿办完啦。”其中一个稍显白净的率先开口。

陈风脸上堆上笑,明显他们很熟。


“这两位是?”于晴看向陈风,刚刚的愧疚撂到一边。

“哦,我忘了介绍了,我是陈伟斌,他是司文斌。”那个白净的军官说,他指指旁边那个更显精武之气的同伴说。他的同伴跟于晴打了个招呼。

“我叫于晴。”于晴握住陈伟斌伸过来的手。

陈风看见这俩人之后好像也忘了生气,他笑嘻嘻的攀上陈伟斌的肩膀:“是我高中同学,铁哥们,上学的时候就经常惹乱子。对了,他们是武官。”最后这句陈风说的声音很小。

于晴轻嘘了一声,这意思是佩服。

“你们怎么到这里了?”于晴问过之后就后悔了,“对不起,对不起,泄密了。呵呵。”今天脑子的确是有些不好使了。

“我哥们儿,一起翻过墙头的哥们。”陈风笑嘻嘻的说,很少看见他这么不羁了,他的那俩哥们倒显得相对稳重一些。

真怀疑是不是你逼着人家翻墙的,于晴心里寻思着,没忘了对那俩人说:“今天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真不知道怎么样了。”想想后果于晴就心有余悸。

“没事,都是战友哥们的。”陈伟斌是个随和的人,他说。

几个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其中一个年轻女孩的目光落在陈伟斌脸上,脸竟然红了,这一切被他们这几个看在眼里,陈风看着陈伟斌嘿嘿的坏笑着。

“不早了,该回去了。”陈风看看时间,重重的拍了下陈伟斌的后背。

“你还这么整人啊。”那一下不是轻拍。


话说回来陈风也有些不够意思,人家俩武官毕竟跟着陈风做了件几乎是自毁名声的事,往医院走的时候竟然没等这俩兄弟,害的两人还是招了辆出租车打听着过来的,看见陈风的车之后又不知道上哪儿了,两人只好在原地晒月亮。


于晴要回去取车,坐车的这段空档于晴想起最大的不对劲的地方:“你怎么找到我在那里的?”

“你走后不到十分钟大队长急火火的找人让我留住你,给你这份东西自己看看,”他话说着把驾驶室抽屉里的一个牛皮纸袋扔过来,“王志文也有份,我已经打电话给他了,现在就在办公室等着你呢。大队长要我能撵上你给你,撵不上今晚也一定要送过来,本来寻思着走大道的,那里堵了,就只好绕了,谁知道正好看见你的车,我就停下上前看看,你不在车里我就打听着周围的人,正好听见门卫讨论呢。”

于晴看看那个没开封的纸袋,上面打着封印,于晴皱着眉头说:“你怀疑我?”

“这话从何而来?”陈风并没回避旁边那俩战友。

“你编谎你想想再编,我就从主道上过来的,现在几点,没实时信息,你飞出来的?”于晴瞪着他。

陈风哑然,斜眼看看他那俩哥们,说:“那你要怎样啊?”

“实话。”于晴提高嗓门。

陈风再坚持就是自找不舒服了,陈伟斌哈哈笑两声,说:“不愧是优秀卧底啊,分析能力够强。”

“对不起,”很少开口的司文斌脸上笑得有些尴尬,“是我们要求跟你的,雷大队长是没错,半路上我们看你的车停在酒吧外面我说保险起见看看,毕竟我们没跟你正式接触过。”

“你们知道我?”于晴看看这两张自己确定没见过的脸。

司文斌说:“其实我们这次来跟大案是一起的,你手上的资料是一部分,先透漏一点吧,到时候会大事,我们需要在这个城市能绝对信得过的人。”陈伟斌干咳了两声,司文斌及时收住:“反正到时候你会知道的,总而言之,你我陈风以后就是同一战线上的战友了。”

于晴想起王志文也要看的:“王志文队长呢?”

“哦,也算他一个。”陈风说。

车子在酒吧外面停住,于晴下车,跟车上的人一一告别之后走向自己的车,她仔细的检查一遍车体附近,上次的爆炸事件让她有了警惕,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于晴上车,慢慢的发动汽车。

陈风看于晴的车慢慢消失之后才发动汽车。

“我怎么觉得她心事好像挺重的。”司文斌回忆着于晴的眼睛。

“胡说八道。”陈风开车,口非心是的回答。


于晴开车赶回武警队,她下车的时候果然看见王志文在院子里迎接她,她把文件拿出来,给王志文看看封印的地方,然后两人一起上到办公室。王志文带他来到沈国队长办公室,于晴惊讶了一下,但看到王志文脸上的平稳之后横下心,他敲敲门进去。

沈国已经在办公前坐了很长时间,看到于晴进来后说:“我以为能早点呢。”

“对不起,路上出了点事故。”于晴抱歉的说。

“什么事?”沈国严肃起来,于晴进来的时候他就微微闻到一股酒味,王志文关上门。

“没什么,一人醉了发疯。”于晴把刚刚的经历概括成不到十个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