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砖家”要用人口拖垮中国???

鲁迅徒弟 收藏 22 1876
导读:“砖家”要用人口拖垮中国??? ——翟振武说的什么话? 瞭望新闻周刊2011年09月13日发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的□文《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调整计生政策时间点已到》,看看翟振武说的什么话?客观地讲,文中说了不少很有道理的话,这些道理恰恰说明计划生育不能放松;而文章的标题即中心思想和落脚点则是主张放宽人口政策,内容显然自相矛盾。 中国人口早已过多过剩的实际,决定人口政策只能紧不能松。可是翟振武却认为“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写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逐步完善政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砖家”要用人口拖垮中国???

——翟振武说的什么话?


瞭望新闻周刊2011年09月13日发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的□文《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调整计生政策时间点已到》,看看翟振武说的什么话?客观地讲,文中说了不少很有道理的话,这些道理恰恰说明计划生育不能放松;而文章的标题即中心思想和落脚点则是主张放宽人口政策,内容显然自相矛盾。

中国人口早已过多过剩的实际,决定人口政策只能紧不能松。可是翟振武却认为“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写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逐步完善政策’,应该说调整的意向和方向已经明确了”。所以,说轻一点,这是唯上不维实;说重一点,是否成心要用人口拖垮中国?这些人到底是专家还是“砖家”?请看以下驳其之论:


应对中国老龄化的根本之道——旧包袱上面加新包袱之道


中国人口基数过大,人均国民收入和生活水平过低,现有人口的就业、住房等等问题都解决不好,中国社会诸多矛盾的主要根原之一就是人口过多,也就是说中国连现有的人口都养活不了,也就是说中国早已存在过多的人口包袱,所谓的“砖家”居然还说要调整计生政策放宽人口政策,还要再添新的包袱。

翟振武的谬论居然被某些人解读为《中国人口严重老龄化 专家称根本办法是调整人口政策》。这与“中国人口已经达到极限,多生孩子不是养老的出路,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和养老服务支持体系”的人口现状与正确思路,恰恰截然相反背道而驰。这不能不让人感觉这些“砖家”是否成心要用人口拖垮中国?

文章引用了一家英国媒体撰文呼吁中国全面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以应对中国“多老”、“少子”的现状,认为“单独二胎”等微调政策不足以扭转人口结构严重老龄化趋势。文章认为即使中国现在就着手放宽计生政策,今年出生的二胎、三胎婴儿,到2025年也不过14岁,未到结婚年龄,到2042年才31岁,真正能够大幅度地改变中国的人口结构,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年头。

这家英国媒体一面纵容中国多生人口,一面又不得不承认中国多生人口也不能解决老龄化问题。事实上,多生人口远水救不了近火,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能平添人口包袱。

因为我们所谓的“砖家”都没有弄清中国人口老龄化是特殊历史阶段出现的特殊的历史现象这个道理。我国现有和即将进入老龄的人口是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前出生的人口,这批人口即老龄人口比例的增高,是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前后这段时差,即特定历史时期所产生的特定的历史现象。预测的我国人口老龄高峰到来也就持续那么一、二十年,挺一挺就过去了,这批老龄人口就消化了,问题就解决了,并不会持续地老龄化下去。同时,增加新出生人口,看起来调整了人口比例,而增加的新出生人口并不是一出生就成为劳动力,而需要二十年左右的巨大的抚养教育成本,这恰恰是不应该增加的巨大的社会负担。

所以,现在要放松生育来增加新生人口,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的问题,而根本就是无济于事的、愚蠢的、荒唐的。

所以,要缓解和消除这种特定的人口老龄化的历史现象,靠增加新出生人口是没有任何积极意义的,恰恰相反只会带来巨大的负面效应。因为不管增不增加新生人口,都不能减少与改变老龄人口存在的事实,而新增人口却增加了本来就过多过剩的人口总量,只会进一步加剧就业压力、加剧社会负担、加剧人口与资源的矛盾。

如果说增加人口能够增加劳动力、增加创造社会财富,可是就业困难又如何去增加创造社会财富呢?一方面就业是有限的,另一方面为什么要人为地增加人口来增加就业压力呢?所以增加人口只会增加社会负担,只会增加消耗社会财富的比重。况且未来一段时期我国本来就面临人口自然生育高峰期,仍然面临人口递增过快的形势,哪里用得着放松人口生育呢?

不是说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吗?就象讲经济总量不能离开人均总量一样,讲人口政策决不能离开中国的人口总量。中国人口老龄化不同于其它国家的人口老龄化,增加新生人口根本不是解决人口老龄的办法。

我们还必须弄清是老龄人难养还是新生人口难养这个道理。老年人大多积累有养老财富,城乡养老保险福利制度也逐步普及,老年人真正需要完全供养的没有几个、真正需要完全伺候的也没有几天,与需要完全抚养20多年才成人成才的新生人口相比,后者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及资金资源要大出多少倍。再说如果老年人真的需要供养,那么宁可将少出生那部分人口所没有消耗的社会财富的多少分之一用来养老,也就绰绰有余了。

还有,老年人比例增大,正好可以缓解年轻人的就业压力,歪打正着。有人说今后一对夫妇要瞻养4个甚至更多老人,怎么负担得了啊?哪有时间伺候呀?这种说法,前者违背了今后中国的老人已经主要不是靠子女拿钱来供养,而主要是靠其自身积累的财富和养老保险福利制度养老的事实。后者则正好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即正在兴起的社会养老服务业来解决这一问题。

如果说一对年轻夫妇向上要面对几个老人,如果再放松人口政策,那不是向下还要承受多生养孩子的双重压力吗?不是压力更大了吗?那么何不把少生孩子节约下来的人力物力用来好好瞻养老人呢?况且现在每年多生的几百万上千万的新生幼儿再过几十年,又会成为每年增加几百万上千万的老年人,而且他们还会一代又一代地衍生出无数个几百万上千万的新生幼儿与老年群体,这样没完没了地多生下去,我们这个地球还能容纳得下吗?由于人口总量过大,“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已经承受不了,还能让“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吗?

中国本来就长期背着人口规模过大的沉重包袱,政府本来就在长期地为国计民生、扶贫脱困而疲于奔命,如果不是大脑进水,怎么还要放松人口政策而进一步继续加剧这种矛盾呢?

那种放松人口生育可以缓解人口老龄化,可以缓解独生子女家庭养老压力的观点,是不是在陈米里面掺沙子、火上浇油的愚人理论?

再看劳动力到底是不足还是过剩?第一,从宏观看我国劳动力严重过剩。每年上千万人难以就业,说明劳动力严重过剩,也正是人口总量过大的结果。无论怎么扩大就业渠道,要知道人口增长是无止境的,就业岗位是有止境的。第二,从微观看劳动力不足是个结构问题。一些地区、一些企业出现的用工荒,这是由其特定所需的劳动力的结构的不合理造成的,是劳动力结构与劳动力素质问题,而绝非劳动力总量不足。所谓劳动人口不足,只是假象而已。第三,从经济结构与劳动力结构看需要大力调整。中国的主要产业,已经不是产能不足,而是生产能力过剩,从产能的角度不需要增加更多的劳力。尤其要看到的是,经济发展的方向是发展高科技含量、高生产率的产业经济,需要的是少而精的高素质的劳动力;而不是发展低科技含量、低生产率、资源浪费型的、为满足低素质劳动力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经济。

如果一方面为了解决大量人口就业而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方面又说要放松人口政策,要增加人口,这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么?

应该说,解决就业问题靠发展经济只是治标,控制好人口增长才是治本之策。从长远来看,不控制好人口非但解决不了就业问题,人类将无法生存自我毁灭。到了那一天,出现人吃人的现象绝非是危言耸听。

而要解决劳动力局部不足的问题,必须大力提高劳动力素质和劳动生产率,科学培育劳动力结构。这样,即使今后劳动力总量减少了,也不会出现劳动力不足的问题。


“政策调整的时候到了”—— 用人口拖垮中国的时候到了


翟振武说:“现行政策实行30年来,中国的人口数量得到了有效控制,因此有了调整空间,如果现在中国人口增长得还很凶猛,那么政策完善和调整的基础就不存在了。”

30年前我们有10亿人,如果不实行计生政策,肯定不止现在的近14亿人。

但是30年增长了三、四亿相当于49我前中国几千年、几万年的人口,增长得还不很凶猛吗?居然还说有了调整的空间?难道增长还不够快、人口总量还不够大?难道还存在调整的基础吗?这是什么“砖家”啊?

我们只能说这30年实行计生政策少生了几亿人,相对减轻了人口包袱,这正是计生政策的成果。如果不实行计生政策,还会多生几亿人,人口包袱会更沉重。而不等于有了这个成果,就有了调整的空间与基础;不等于就可以放松人口政策,再多生人口去抵消过去的计生成果。也就是说,现在的人口增长还是凶猛的,根本不存在调整的空间和基础。即使增长不凶猛,鉴于人口基数过大,也不能放宽人口政策,而应该把人口降下来。

翟振武还说:“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矛盾逐步突出,应该未雨绸缪地进行前瞻性的调整。”这里如果讲的是人口的年龄结构,上面已经回答了,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讲的是人口性别比例结构,也没有什么逻辑,因为人口数量与人口性别结构没有必然联系,多生人口并不能解决人口性别结构问题。就象调整产业结构,是对现有的产业进行调整,而不是在数量上采取重复等量增加产业数量的办法。所以,调整人口结构是调整内涵,而不是调整人口结构的外延。

翟振武又说:30年间,中国的人口资源承载能力确实提高了很多。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大量利用了国外的资源,比如石油、钢铁、化肥等物资的大量进口。而且人口承载能力的提高也付出了一定代价,比如近年来越来越凸显的粮食、蔬菜、肉蛋生产中使用过量化肥、甚至增长素等食品安全问题。

翟振武你怎么不说:30年间,即使在大量利用了国外资源的情况下,中国的人口资源承载能力仍然是在勉强支撑、勉为其难?为什么非要放宽计划生育政策,而让中国达到15亿人口峰值呢?为什么10亿不是峰值、13亿不是峰值?15亿人口才是峰值呢?你能保证15亿人口之后不继续增长到18亿、20亿、30亿人口吗?

所谓的“砖家”没有去算算人口生死频率账。人口生育频率快于人口死亡频率。按人均寿命70多岁,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包括自己和子孙以人均25岁生育,即可生育近三代。也就是说,一对夫妇在他们的生命阶段,可以看到三代的出生。即使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一对夫妇从出生到死亡,只死亡两个人而出生三个人,所以人口总量也只会不断增长,除非有很多人不生孩子。但在中国,不生孩子的夫妇毕竟微乎其微。所以中国的人口总量只会持续增长,而不会象“砖家”说的到了15亿就会下降。按前面讲的频率,约70年人口总量会增加三分之一。事实上,上世纪的50年代到80年代的30年间,人口总量增加了三分之二;80年代到本世纪2010年的30年间,实行计划生育一胞化,人口总量还是增加了三分之一,远远超出了约70年人口总量会增加三分之一的频率。

所以,不用说“砖家”这个理论那个理论,只要用事实说话就一目了然。人口包袱本来一直长期在拖累着中国,如果说过去是拖累、还没有拖埼中国,如果在事实面前“砖家”们还要说“政策调整的时候到了”,那么只能说是他们用人口拖垮中国的时候到了。


“老龄化已无法逆转”—— 搞垮中国的决心也无法逆转


翟振武说:“无论中国是否放开计划生育,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和方向都已无法逆转。即使现在实行“单独二胎”,甚至全面放开二胎,对未来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只能起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作用。”

既然是“砖家”,不会不明白这个“缓解作用”没有任何意义。要说它的“作用和意义”,就是给中国继续增加人口包袱。不会不明白目前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是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前后特定历史时期所产生的特定的历史现象,挺一挺就过去了,并不会持续地老龄化下去。也就是说这种老龄化现象是用时间来消化,而不是用增加人口来缓解。到底真的是不懂逻辑关系,还是决心要用人口搞垮中国?


“桶型”人口结构——要光大养猪型的人口结构


发达国家一个劳动力可以养活几十上百人,中国一个劳动力养活不了几个 人甚至连自己都养不好。有的人不强调提高劳动力素质和劳动生产率,只知道搞人海战术,大谈什么可笑的“人口红利”?

发达国家人均收入与生活水平是中国人均的几十倍,中国人均收入与生活水平只是发达国家人均的几十分之一。中国人口政策的目标取向,应当从粗放薄养的大规模人口,向降低人口规模、提高人均收入与生活水平转化;应当从模视人口总量、轻视人口质量,向降低人口总量、提高人口质量与优化人口转化。

欧洲国家“桶型”的人口结构,呈现出“直上直下”的特征。由于中国人口基数过大,决不能“直上” 而只能“直下”,决不能再持续增长,只能持续下降到7亿、5亿左右人口。如果还要放宽人口政策,还要持续增长人口,就是持续维持中国高人口数量、低生活成本、低人口素质,象养猪、养鸡、养鸭一样的人口状况;就是认同愚昧、荒唐的人口认知与人口政策。

我对于中国人口状况与人口政策的观点,肯定会招来那些想多生孩子、从个人出发者的谩骂。但是为了国家的未来,不能不讲真话,挨骂也是值得的。(作者:鲁迅徒弟)2011-10-9

欲览更多精彩文章,看看鲁迅徒弟是否名副其实,敬请光临:鲁迅徒弟的博客(打入百度搜索)


附愿文:

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调整计生政策时间点已到

2011年09月13日11:19瞭望新闻周刊

应对中国老龄化的根本之道

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写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逐步完善政策”,调整的意向和方向已经明确了

8月24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李建国作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执法检查报告。报告中涉及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的众多数据,使得国内外媒体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讨论进一步升级。

8月26日,一家英国媒体撰文呼吁中国全面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以应对中国“多老”、“少子”的现状,认为“单独二胎”等微调政策不足以扭转人口结构严重老龄化趋势。文章认为生育政策有相当长的滞缓效应,即使中国现在就着手放宽计生政策,今年出生的二胎、三胎婴儿,到2025年也不过14岁,未到结婚年龄,到2042年才31岁,真正能够大幅度地改变中国的人口结构,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年头。

在对中国人口老龄化和计划生育政策的热议中,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专访了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教授。今年4月,翟振武曾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进行讲解,他对本刊记者表示:“综合考量之下,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调整完善的空间和基础已经具备,调整的方向也已明确。但这种调整决不能是大开大合式的,一定是分步骤的、有过渡的。”

“政策调整的时候到了”

《瞭望》:如何看待近一时期国内外媒体对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评论?

翟振武:中国的人口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综合问题。简单的“算数”,有时并不能展现其完整的意义。应该看到,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生育率下降,老龄化的进程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在经济不发达情况下,通过计划生育政策的人为干预,使生育率下降速度更快。因此,中国也面临着更快速的老龄化问题。

同时,计划生育政策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根据经济社会发展进行调整。在人口老龄化加速、人口数量过快增长势头得到很好控制的前提下,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也具备了一定的空间。

计生政策的调整,可以缓解老龄化进程,有利于家庭结构的完整和优化,有利于改善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也可满足人民群众的生育意愿。因此,我个人拥护从现在就开始完善计划生育政策。但是,政策完善和调整决不能是大开大合式的,而是要分步骤、有过渡的。

《瞭望》:目前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的时间点已经到了吗?您认为主要有哪些考量因素?

翟振武:我认为,近一段时期就已经可以开始调整计生政策了。但是人口政策这样大的政策调整,事先的准备、讨论、研究要特别充分。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写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逐步完善政策”,应该说调整的意向和方向已经明确了。

对计生政策作出调整,应主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一是,现行政策实行30年来,中国的人口数量得到了有效控制,因此有了调整空间,如果现在中国人口增长得还很凶猛,那么政策完善和调整的基础就不存在了。二是,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矛盾逐步突出,应该未雨绸缪地进行前瞻性的调整。三是,计生政策调整要稳妥、有过渡,避免人口的突升突降。这些问题都要全面考量。

《瞭望》:与30年前相比,中国目前的人口资源承载能力有没有变化?

翟振武:人口承载能力是一个变量。30年间,随着土地利用率和粮食产量的提高,中国的人口资源承载能力确实提高了很多。30年前我们有10亿人,现在有13亿人,生活水平还更好了,这都说明了支撑能力在不断提高。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大量利用了国外的资源,比如石油、钢铁、化肥等物资的大量进口。而且人口承载能力的提高也付出了一定代价,比如近年来越来越凸显的粮食、蔬菜、肉蛋生产中使用过量化肥、甚至增长素等食品安全问题。

在此背景下,未来在实现人口零增长、达到15亿人口峰值后,中国的人口数量应逐步、缓慢下降,以减轻对资源环境的压力,对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更为有利。

“老龄化已无法逆转”

《瞭望》:从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角度衡量,放宽生育能够起到多大作用?

翟振武:首先应该明确,无论中国是否放开计划生育,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和方向都已无法逆转。即使现在实行“单独二胎”,甚至全面放开二胎,对未来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只能起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作用。这个作用大概是2~3个百分点的降低,比如老龄化率从28%下降到25%或26%。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是一个历史必然的进程,只要生育率下降,就必然会经历这一过程。众多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都面临这一问题,在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促使人们生育观念发生改变,生育率也在下降,伊朗、越南的生育率也大幅下降,接近更替水平(2.1)。中国的生育率下降是在经济尚未发达的情况下,利用计划生育政策的人为干预实现的,而且下降速度很快,这是我们必须应对的。

任何政策都是暂时的,与它对应的是人们的观念,相比之下,后者发挥的作用更大。在中国,随着现代化、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女性普遍参加社会工作,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子女养老的需求大大降低,这都会影响生育观念。当前在一些大城市,即使允许生二胎,也有一定比例的人选择只生一个,一个孩子都不生的也大有人在。再过20年,随着人们生育观念的变化,放不放开生育政策恐怕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就像现在的欧洲一样。

《瞭望》:您认为应对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有哪些关键点?

翟振武:解决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不是靠“多生孩子”,根本出路在于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和养老服务支持体系。与此同时,要主动进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促进产业升级换代,提高劳动生产率,将劳动密集型企业升级为技术密集型企业,以应对劳动力的减少。

“桶型”人口结构

《瞭望》:对于“人口红利”消失的焦虑有没有必要?

翟振武:“人口红利”指人口结构呈现“两头小中间大”的时间段。有人口红利的时候,我们要利用;人口红利消失后,反而倒逼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倒逼产业升级的换代、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倒逼维护工人合法权益,使社会更加和谐。

拼人口数量的时代已经远去了。美国人口才3亿,但却是超级大国。西方发达国家总共7.7亿劳动人口一年创造36万亿美元的社会财富,而中国9.3亿劳动人口2010年GDP为6万亿美元。我们不能靠“多生孩子”来发展经济、支撑经济增长,而是要在现有人口数量基础上,要靠大力提高人口素质,提高科学文化水平,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提供新的比较优势。

《瞭望》:调整计划生育政策能够缓解“人口逆淘汰”的情况吗?

翟振武: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主要抑制了农村的生育,从平均生育6~7个孩子下降到1.5个,而城市从平均生育3个孩子下降到1个。农民为计划生育作出了更多的贡献和牺牲。从30年的历史长度衡量,农村和城市人口增长率的差距不是扩大了,而是缩小了。因此,计生政策并没有导致和加剧人口的逆淘汰,相反它延缓了人口的逆淘汰。

而改善“人口逆淘汰”问题,改善农村人口的健康水平、受教育水平,主要还要靠公共资源更多地向农村倾斜,靠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缩小城乡差距,而不是靠让农民少生孩子、城市人多生孩子。

《瞭望》:放眼中国未来20~50年的发展,怎样的人口结构是最为理想的?

翟振武:现在中国的人口结构倾向于倒金字塔型。塔顶的老年人口逐年增多,塔基的新生人口增长率逐年降低。这个情况已经不可避免,即使现在调整生育政策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人口结构。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人口增长那么快,决定了现在和未来老龄人口增长速度也会非常之快。到2040年左右,中国达到4亿多老龄人口的高峰值后,老龄人口会逐步下降,这是一个自然过程。也可以说,40年之后的人口结构,要比现在和近期的人口结构好,这是肯定的。

欧洲国家“桶型”的人口结构,呈现出“直上直下”的特征,是一种人口可持续增长的结构,也叫做“稳定人口”,应该是比较理想的。但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很大,在持续稳定的基础上,如果人口数量每年略有减少,实现“缓慢的负增长”,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更为有利。□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杨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9楼amumao

 以下是引用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在第16楼的发言:
看了楼主的这篇关于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文章,说得很好,也觉得有些道理,但有些地方值得商榷。

我国的计生政策实行了三十多年,的确是为缓解我国人口压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包括一些优秀或者幽默的计生口号的产生。比如:

1、少生优生、幸福一生;

2、要想富,少生孩子多修路;

3、一人超生,全家结扎;

4、结贫穷的扎,上富裕的环。等等,等等,不一枚举。

但是,三十多年来的计生政策,不仅使整个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口都成了独生子女以外,还使他们的父母在养育他们的时候,如履薄冰,生怕......

说那么多没什么有意义的。

资源是有限的,要解决问题难吗?不能。2点。生产力。人的欲望。就这么2点。

生产力、只有提高生产力,年轻人才可以生产更多的东西提供给社会,高产出自然就能高福利。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生产效率低,你物质上肯定疲乏。

欲望、现在的人吃不饱穿不暖?吃的比那个时代都好了。生活条件也比任何时代都好,但是人却越来越懒,越来越多抱怨,真是政府的腐败问题?看上去是那么回事。实际呢,饱暖思淫欲。老祖宗早就总结。当一个社会不提倡创造,却总是停的煽动着大家的欲望,这不是这个社会灭亡也不久了。当然也肯定有几百年。看看中国,收获要赶英超美,付出哪是得跟世界最尾比。可问题事情还得人做啊,衣食住行还得生产啊,看看中国,多少40多岁就退休骗社保,退休金了。哎。如此折腾,国家不是给贪官败完,而是给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老百姓给毁了。

 以下是引用下个世纪见 在第18楼的发言:
中国的老龄化并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现有的人口就业,住房目前就是最大的困难,让生第二胎肯定是富裕的人生啊,他们一生二胎,还不得考虑买房留一套给孩子吗,这样就导致的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现在社会已经导致了平复分化,真实得看一下现在尤其80后的现状,因为就业问题养活自己都是问题,更别说住房了,有住房的也是靠着老子的,有工作的也是因为父亲的权势,不解决这两大问题计生没办法行得通,因为有钱有权的毕竟是少数,也有一种极端是贫穷的因为生不起养不起二胎不生,剩下的就是有钱有权人了,但是这样的话有几年只剩老人了,......

不要想当然。中国现在生二胎的家庭,穷人远比富人多,农村远比城里多。

中国的老龄化并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现有的人口就业,住房目前就是最大的困难,让生第二胎肯定是富裕的人生啊,他们一生二胎,还不得考虑买房留一套给孩子吗,这样就导致的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现在社会已经导致了平复分化,真实得看一下现在尤其80后的现状,因为就业问题养活自己都是问题,更别说住房了,有住房的也是靠着老子的,有工作的也是因为父亲的权势,不解决这两大问题计生没办法行得通,因为有钱有权的毕竟是少数,也有一种极端是贫穷的因为生不起养不起二胎不生,剩下的就是有钱有权人了,但是这样的话有几年只剩老人了,希望领导慎重考虑。

看了楼主的这篇关于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文章,说得很好,也觉得有些道理,但有些地方值得商榷。

我国的计生政策实行了三十多年,的确是为缓解我国人口压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包括一些优秀或者幽默的计生口号的产生。比如:

1、少生优生、幸福一生;

2、要想富,少生孩子多修路;

3、一人超生,全家结扎;

4、结贫穷的扎,上富裕的环。等等,等等,不一枚举。

但是,三十多年来的计生政策,不仅使整个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口都成了独生子女以外,还使他们的父母在养育他们的时候,如履薄冰,生怕有个什么闪失。尤其是中老年的父母,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一旦他们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他们迎来的不仅仅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伤痛,而且还将承受老来膝下无子的悲哀。

虽说现而今有了所谓的社会养老保险,那只是仅仅能让每个人不受饥寒而已。怎能担当老人们失去与子女相处的天伦之乐后的精神创伤?再者因为是独生子女,千万个家庭都不由自主多多少少的有点娇惯。更何况一旦有战争爆发(这不是不可能的,看看我国周边张牙舞爪的越南菲律宾等宵小之国,虎视眈眈的日本印度等强邻),谁来保卫我们的国防?谁来保护我们的人民?别跟我说不会有这个问题啊。前段时间湖北不是有三个逃避兵役的年轻人被当地处罚了吗?几年之内不得考研究生,不得考公务员。为什么逃避兵役?怕苦、怕死。这件事情要放在三十年前,不,放在二十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这虽然是个案,但也足以说明独子政策带来的巨大负面效应。

子女问题涉及亿万家庭, 对未来的恐惧,也使每一个家庭产生潜意识的不安。于是,这种不安也波及到了教育、就业、消费、住房、保险、养老等各个层面。难道不是吗?因为只有一个孩子,于是,要让他(她)读最好的学校,绝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然后,全国所有的名校不论大中小,一律高收费的门槛,让贫家子弟望而生畏;因为只有一个孩子,于是,一定要他(她)挑选到最好的职业,最好当公务员。然后全国掀起考公务员的滔天热浪滚滚不息;因为只有一个孩子,于是要让孩子吃得最好穿得最好用得最好玩得最好。于是,富人子弟一餐饭,贫家子弟半年粮;因为······。

好了,不多说了。我也不是什么人口学家,政策研究者,只是谈一下我对计生政策的一点看法而已。像我们这种夫妇只有一个孩子,并且自己也步入老年门槛儿的家庭,这种担忧尤其大。我家是一个独子,但工作性质决定常年要在国外。因为项目多是我国的经援项目,且都在中亚、东南亚、非洲等地。孩子所待的国家要么邻国动乱,要么本国动乱。每一次出国,我们俩老的心都提溜在嗓子眼儿里,直到孩子从乌鲁木齐打来电话说到了,心才战战兢兢地放下来。一旦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两老就晚年凄惶了。我们也知道,出国去也是没有办法,总要他自己养活自己吧。我们已经退休了,两人加起来三千多块钱,看着是不少,够穿衣吃饭的。可是不可能再养孩子啊?再说了,孩子那么大了,也不可能养他,能把我们两自己养好就不错了。上月家里老人得了结肠癌,动一次手术就十来万,除了医保外,兄弟姊妹几个分摊,我们也出了四万医药费。最后老人去世了,钱也花光了。你们说,这还是我们这辈人都是多子女,我们的下一辈都是独生子女,叫他们向谁分摊去?说是有医保,但医保也不是万能的,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到头来还不是要靠自己的孩

子吗?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